云梦有情天(另类清穿)

热门小说

正文  第二十章 中秋(3)

章节字数:1979  更新时间:09-01-06 18: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众人一片赞赏声中,我意外的瞧见穆松望着我专注探究的眼神,心下一阵慌乱,为掩尴尬轻咳一声,对雪洛说:“素闻公子琴艺妙绝,但凡琴曲必能过耳不忘,且能且听且奏,卿尘现有一曲,不知雪洛公子可否为卿尘和音?”

    “不妨一试。”雪洛的脸色缓和了一点,瞧我的目光有了温度。呵呵,看来与雪洛的冷战解除冰封有门。

    我轻咳一声,目光投向湖面迷离惆怅,轻启檀口,婉转吟唱道:

    “芳雪落天际

    伶人歌楚凄

    自古红颜多哭泣

    泪落洗菩提

    英雄划剑依

    歌去人影稀

    谁知明日是分离

    台上望珍惜

    我歌声与君兮

    何日再重提

    君不闻曲相寄

    天下皆足矣

    唱一曲别离

    谁在君怀里

    昨日相依

    今夜又相离

    歌伶笑泪滴

    一出悲戏终离

    佳人老矣。。。

    唯戏幕里英雄美人在交替

    笑谈千年传奇”

    眼睛虽然望向江面,身边在我的余光范围内的雪洛却在听到“伶人”二字时明显的轻颤一下。这首童丽的《伶人歌》算我表白心迹的吗?让雪洛明白?我理解他,我知道他在担心什么,伶人身份的苦楚和尴尬。我都知晓,我能体谅。我不在乎雪洛到底做什么,我只在乎,他是不是在乎我。唱完歌,雪洛和我的误会就能冰释了吧?

    很尴尬,我唱到最后已经有些怯懦,从头到尾,雪洛只弹了两个音。他不是这样的!我已经唱的很慢了,他可以跟上的,为什么要晾我!?

    我又轻咳一声,容若不知何时为我倒满了茶盏,端给我,温柔一笑:“已经咳了三次,快润润喉,歇一歇吧。”

    竟然是沉默!大家都沉默!

    我硬着头皮接过茶杯,将那个满杯茶水一饮而尽,却因喝得太快,呛得又直咳嗽,“慢点。”容若和悦岚好心的为我轻拍后背。

    一道冰冷利剑般的目光直射过来,我下意识抬眼望去,雪洛细长的凤眼中有强压下的怒火,他咬牙切齿般的一字一顿道:“在下鲁钝,跟不上姑娘的歌声,却也听出,姑娘似乎在嘲笑在下是个伶人!”

    “什么?!”我咳的更厉害,容若急忙抚我后背,却让此举激起雪洛强压的怒气,他冷哼一声:“各位抱歉,在下略感不适,先行告辞。”

    未待我反应过来,雪洛已经大踏步的奔离而去,彦轩挽留不住,差了穆松前去送客。

    “刚才还好好的,怎么……”月旋被若竹轻扯,话没说完,咽了回去,不满的嘟起嘴。

    “是我错了么?”我顿时浑身无力、颓然的倒下,容若担忧的扶住了摇摇晃晃的我。

    大家被我一闹,兴致顿失,本是充盈着快乐气息的气氛倏的僵冷下来。

    “卢姑娘也很喜欢喝这茉莉香片吗?”冷不防,身旁的悦岚波澜不惊的问道……和吟秋呆的最久的人就是她。既然月旋能听出我跟吟秋的声音很像,悦岚也听得出吧?

    她是在怀疑我吗?在我的头脑因雪洛的突然翻脸而乱成一团浆糊后,适时的抛出这个问题来探我的虚实。悦岚,不再是皇宫里成天闹着要出去玩,觉着新鲜要闯荡江湖的毓琳公主。如今的悦岚,沉睡在体内的敏锐和沉静渐渐苏醒显现出来。只是,人长大了,心思多了,烦恼多了,对她,真的好么?

    “不常喝。”我摇头苦笑,昧心叹道:“其实,我最喜欢品尝西域商旅带回的褐红色异域佳酿(葡萄酒)。”狠下心,不再理会她眼中的怅惘神色,也向彦轩告辞。

    “卿尘失礼了,搅了大家的雅兴,改日必定设宴赔礼。但今日有些疲乏,先行一步。”我向众人福身。

    大家知道,我心里也存了疙瘩,便不强留。容若也离了座,请辞,一道回卢府。

    中秋的夜,月朗星稀。笼住万物的夜幕沉寂辽远,夜晚的风夹了寒意吹起行人的发丝、衣袂,些许凉意让我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瑟缩在夜色里的薄肩顿时觉到一阵温暖的气息笼来,容若不声不响的脱了外衫罩在我身上。没有推拒,我轻声回道:“谢谢。”

    并肩与他走着,步履缓慢,沉默了半晌,他终于开口,安慰我:“我知道你并无他意。”

    “可他并不知道。”我低喃了一句,容若闻声,不语。

    “今天中秋,你不在父母身旁,你的阿玛额娘可会怪罪?”

    “呃……三爷已经带了口信,他们想必可以体谅吧。”他顿了顿又说:“二弟和三弟在家。”是揆叙和揆方吧?突然很想问他,你的颜氏侍妾此刻身在何方?

    “容若?”如此亲昵的叫法让他一怔,神色旋即恢复如常。

    “我只是卢大人的义女。”我的直白并未引起他意料中的惊讶,他平静的说:“我知道。”

    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突然说起这个,也不明白容若为什么没有追问下去。

    “容若,你是什么季节出生的啊?”我明知故问,没话找话说。

    “是冬天。”

    “那你小名是不是叫冬哥?”

    “啊?你怎么知道?”

    “我猜的。”

    “哪能猜那么准?”

    “没办法,谁叫我这么聪明。”

    “呃……好不谦虚啊。”

    “谦虚?(牵须)……我又没有胡子,为什么要牵须?”

    “啊?……哈哈哈……好,你不用谦虚了。”

    “本来就是嘛……我唱歌给你听好不好?”

    “好!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现在不听,以后就再也不给你唱了。”

    “好!好!我听!我听!”

    “干嘛?好像我在逼你听我唱歌似的,心不甘情不愿的?”

    “我……”

    “别我了……我可唱了……”

    “好!我洗耳恭听!”

    路不近,我们走得很慢,一路轻歌,一晚上只饮了茉莉香片却似醉酒的我,心里的憋屈劲儿发泄的差不多了,回到静雅阁,竟睡得一夜无梦。

    却不知,容若竟兴奋的经历了许久不曾有的失眠。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