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梦有情天(另类清穿)

热门小说

正文  第二十三章 青楼(1)

章节字数:1931  更新时间:09-01-21 18: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答应。”是常宁的郑重承诺。可答应的是哪一部分?我不很了解他,生在皇家的男子妻妾成群,从小耳濡目染的常宁会如我所愿的尊重若竹吗?抑或者,生在这个男尊女卑的年代,若竹也许会甘为侧福晋甚至庶福晋……我只是在一厢情愿的管闲事。

    气氛有些冷。

    常宁打破了沉默,嬉笑如常:“卢姑娘就不为自己想点儿什么?”说罢,目光有意无意的溜过容若。

    怎么的?想要乱点鸳鸯谱?容若是明珠的长子。我嫁过去充其量也是个妾、新社会一夫一妻制在我的观念里根深蒂固。我宁肯跟着雪洛吃苦,也不愿意与其他女人共侍一夫。

    “五爷真是大方。”我娇笑一声,心里却对自己暗斥,这说话口气怎么那么像龙门客栈的老板娘金镶玉?

    “卿尘现在还没想到,可否让五爷卖个人情,等想到了再说与五爷?”

    “啊……哈哈哈……卢姑娘果然不同凡响。好!我答应你!只要能办到,不违背我的原则,一定让姑娘的愿望实现。”常宁爽快的说。

    “多谢五爷!”我从心底里乐起来。不要白不要。实在想不起来,要个免死金牌他未必能办到,要个千两白银盖个别墅倒省的我跟雪洛辛苦当房奴了,也是个大便宜啊!

    火枪案子因涉及外事,外籍人员送京也由常宁、容若亲自监管。二人第二天就起程回京。临行前,常宁和容若向云天告了别,约定归日再回泉州。

    以为终于可以去找雪洛耳鬓厮磨了,却很生气的发现我们在醉仙楼聚餐时,雪洛就出发去了宿城。消息是紫堃告诉我的,说是那边重金请雪洛过去讲习。鄂叔刘叔也鼓励他不要坐失良机,茗香居有刘叔和蓝鑫在,场面未受太大影响。

    可是,我一下子变得很无聊。

    紫云和敬尧现在可是你侬我侬的连体夫妻,到哪儿都不分开。坚决杜绝了我作电灯泡的想法。

    没有雪洛的茗香居,紫堃和蓝鑫的眉目传情让我嫉妒。云天那边,一个人发现不了问题,可太多双的眼睛却会让我如临大敌。更何况,每见一次杨彦轩,心都会被针戳百遍。我还想让自己活的久点。所以,云天的人能少见就少见。

    想来想去,终于想到可以找的人——凌云。不过,我去哪儿找?自己真是大意的可以,忘了让凌云留下他的地址。又没有手机,没有QQ,上哪儿去找?

    那醉仙楼的可有认识他或凌骁的?打定主意去了醉仙楼,因为我的面具,掌柜的认出了我,虽然没有告诉我他俩到底是干什么的,却让我得知了一个半天才消化的消息。凌骁有个开妓院的姐姐,而他无事时就呆在……妓院里!那凌云……肯定也在!

    我的天!雪洛知不知道?是不是肯定不知道?知道了还允许他弟弟跟着凌骁?那个冰山原来不是好东西!大色狼!就近狎妓!时间长了,凌云也会学坏的!

    我气鼓鼓的回家想对策,雪洛如今不在,这事我知道了怎么办才好?

    要不,先去看看实际的状况再做定夺?我开始了无聊之后的伟大计划——去青楼救人。只不过不是英雄救美,而是去解救未来的小叔子。

    面具不能带,那就化妆以黑脸示人,贴点头发渣子作胡子,穿上为雪洛买的还没来的及送出的有些大的衣服,将头发辫好,揣了些银两直奔贼窝……啊,不——青楼。

    这青楼居然有些耳熟,“烟碧楼”,想不起曾经在哪儿听过这个名字,至少比什么“怡红院、百花楼”雅致的多。

    青楼的姑娘绝对以貌取人,只不过这貌里衣着大概占多数。我为雪洛买的这套衣衫可是花了不少银子,虽不奢华却也是飘逸好料,我如今络腮胡子却穿了一身儒雅俊美的月白长衫,有点不伦不类。可这也没让那迎宾的小姐皱一下眉,笑得花枝乱颤、说话说的柔媚入骨,声音甜美动人,别说男人,我的心都动了,骨头都酥了。

    以为有钱就能行的我也算开了眼,烟碧楼对生客并不多客气,端茶小妹送上开题笔墨,就晾我一个人在大堂。这是初试,让生客舞文弄墨一番,若让姑娘瞧了过关,才可叫姑娘陪酒。即便陪着,也要有一定的文采或银钱才能成为姑娘的入幕之宾。

    我拿起毛笔半天没写下一个字,哎……毛笔字太差了,可不愿在这丢人。况且,我又不是真来玩的,找人要紧。于是,脑袋雷达般的转动,从众人中找寻凌云或是凌骁的身影。

    无果,脖子却有点酸。咳咳……如果那个冰山带坏了凌云,那……这两个人会不会在某某花魁的房里?!

    啊!不知廉耻的家伙!怎么可以这样?!一个人忿忿中,却见送茶小妹有些警惕的问:“爷怎么不写啊?”

    “啊!我在想!我要写首好的!嗯!”我急忙捋须点头,眼光已经瞥见角落里一个打手模样的人警示般的看向我。

    我如此文弱的模样,怎么会是踢馆之人?你们色情场所的营业执照又不会被轻易吊销,干吗这么恐怖?像对待卧底似的。

    写就写吧,不就是字丑了点,而且全是简体字吗?我写了,你们看惯繁体字的还未必懂呢!微微思索,大笔一挥,写下:

    “一步踏错终身错,

    青楼卖笑讨生活。

    奴家本是采茶女,

    未料如今风尘过。

    轻歌曼舞裙钗落,

    不得郎君千金诺。

    心儿滴血眸滴泪,

    只叹源自红尘堕。”

    写完,小妹收好,笑盈盈的又添茶道:“爷请稍待。”躬身退下。

    信口胡诌的诗毫无章法可言,反正又不去考试,先把那些打手打发走了再说。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