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梦有情天(另类清穿)

热门小说

正文  第二十六章 异术(2)

章节字数:1908  更新时间:09-02-02 18: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这本体,楚吟秋,还是谁?居然会催眠术?或者说是摄魂术?

    呵!想不到,这具身体带着如此多的特别之处。原来戴冰蚕丝面具,如今在我的思想与身体完全契合后,竟发现会有异能,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哇!如果好好利用,我不就想如何就能如何了?想吃霸王餐,跑到醉仙楼胡吃海喝一通后,把大掌柜催眠,让他认栽;想用银两,直接冲进钱庄,瞪他几眼,白花花的银两就往我手里送,比持枪抢劫文明多了。还想什么?哈哈!要爱情?抓过个帅哥与他深情对视,蛊惑他爱上自己!

    呃……漫无边际的世纪狂想在最后一个念头冲出脑海时戛然而止。

    雪洛!

    他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是因为什么喜欢我?美貌?他是第一个见我真面目的人,即便是雨中的狼狈模样也比楚吟秋平凡清秀的相貌美丽许多。才艺?我倒是会唱歌,可其他什么都不懂啊!毛笔字还是拿不出门的丑!性格?我什么性格?温柔和我不沾边,爽朗又不是很贴切,没有郭芙骄横,却也不如郭襄洒脱。有时调皮可爱,有时多愁善感,有时不可一世,有时沉静内敛,有时极端到不可理喻,到底哪个才适合我?

    雪洛,是因为我是我而喜欢我吗?

    他!是被我催眠过的?会不会?……不可能,我快速神经质般的摇晃脑袋。

    可越是这样,让我难受如坐针毡的想法更是雨后春笋般急着破土而出,往我脑袋里招呼:他不知道我的过去,不知道我曾经身为毓秀宫毓琳公主的一等宫女,更不会知道我竟还会有个前世的身份——冷秋,生活在三四百年后的新时代的人。

    从现代穿越到清朝,让一个自小生长在清朝环境下的正常人怎会相信?除非,把穿越解释成为借尸还魂?还是把我的存在解释成灵魂附体?

    我的天哪!头痛欲裂!让所有的想法都消失吧!脑子不要再转了!我头好痛!不能再想了!

    摇摇晃晃的躺倒在床榻上,本要闭目养神,却一觉睡了过去。

    再醒来时,小桃进屋来通知我吃晚饭。

    刚才一觉似乎有梦。梦中一人伫立在我的床前,没有说话,只是一直注视着,我看不到他的脸,却很奇怪的感觉到梦中的人没有恶意,甚至……还有怜惜。想坐起来说话,却完全没有力气,挣扎只是徒劳无功,毫无效果,睡了一觉因了这个梦反而觉得更加疲累。

    吃过饭养足了精神,我开始静下心来思考问题,如今待解决的事:验证我是否真的具备催眠能力。于是身边的小丫头,小厮都成了我的试验工具。

    有些不好意思,知道了这几个人的秘密和怪癖,心里有些歉疚,毕竟是窥探了别人的隐私,可只能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我要弄明白,为什么与我从未谋面的义父要收我作义女?敬尧不一定会知道,紫云更不用说,而比较得宠,现在有莫名其妙向我示好的二姨娘有可能会知道什么。

    于是,我借故拜会了二娘,支走了她身边的丫头,嬷嬷和敬敏,在单独的试探和催眠后,她向我透露出卢大人收我作义女的缘故——竟然是如此荒唐可笑!义父信道,某日出游偶遇一老道,说是会遇到贵人,这贵人就是某月某日说话的第一个陌生女子。而我好巧不巧的偏在老道士说的那天被鄂叔引荐给了他。后又挑选了吉日让我住进了卢家。

    我?贵人?哈!天大的笑话!她让我住进来就是要给卢家带来贵气吗?怎么带?我又不选秀女……停!

    敬尧和容若是同窗好友,容若来泉州贺喜住在卢家的时间正是我认卢大人作义父之后,难道义父想要让我跟容若发生点什么?好给卢家带来荣耀?

    拜托!纳兰容若是大学士明珠的长子!他的第一任妻子可是两广总督卢兴祖的女儿!跟我有什么关系?!

    卢兴祖?!卢?卢!……卢卿尘!我的义父可就是姓卢!不会吧?那个?不可能吧?怎么会呢?绝不会的,肯定不会的!

    我回房后在床上辗转反侧,终于憋不住,跑到丫头小桃的房里,十分严肃的问他老爷的名讳——卢程茽……还好……还好……

    我跟容若没关系,只是义父碰巧姓卢而已……只是这样。

    自己有片刻的怔忡,为什么心里会有大石落地的轻松和释然?容若……容若……纳兰容若,心里一遍又一遍的默念着这个前世敬仰着的词人。

    他,成德,为了避皇室的讳改名性德,字容若,善丹青、善词令、善骑射、善武功……他几乎无所不能,重情重义的这样一个人,竟然真真实实的存在于我的生活中。可,是因为我对他的生平了解的太细致,研究的太透彻,而不愿意成为他生命中的那个卢氏么?如此完美的一个人,入太学,考进士,升侍卫……康熙对他的宠信当时无人能及,可他心里的想法又有几人能知?一个对清初联络文人学士、融合满汉文化起着非比寻常作用的人,却从未能在仕途中发挥所长。康熙为了牵制他的阿玛明珠,牢牢的把容若以“御前一等侍卫”的高帽捆在自己身边。结发妻子的早逝让他更加郁郁寡欢。31岁这样的英年却在随帝北巡的路途中……病死。一个习武之人,竟然……是因为风寒而死?!是事实确实如此,还是另有隐情?是帮派的争宠倾轧,还是阴谋暗箭的牺牲?还是……没有精神支柱的一心求死?如他所说,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