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早就该还了

章节字数:2054  更新时间:20-03-18 16:3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场大雪过后,京都被裹上厚厚的银装,加上时近大寒,冷风寒彻入骨。

    御史府外,秦妙雪卑微的伏在地上哀求站在台阶上的男人,“夫君,求你放过父亲!”

    台阶上站的是皇上亲封的监察御史陆远风,他身穿暗红官袍,面无表情的看着伏在地上的秦妙雪。在雪色的映衬下,那张脸又冷了几分。

    曾经位高权重的尚书大人一朝锒铛入狱,弹劾他的监察御史居然是自己的女婿,这噩耗来的何其突然?

    “我不是你夫君。”不带一丝温度的声音倏忽钻进秦妙雪的耳朵里。

    秦妙雪早已经冻得发白的嘴唇抖了抖,凄凄的抬头看向这个和她做了三年夫妻,却形同陌路的男人,“求陆大人放过我父亲。”

    “呵!”一声冷笑,陆远风的眸子也染上了嘲讽,“秦妙雪,三年前你父亲用我家乡亲人的性命威胁我娶了你,又害得秋儿丢了性命,这些,早就该还了!”

    果然,他放不下。

    三年前的科举前夕,秦妙雪出游遇到了进京赶考的陆远风,未曾和他说上半句话,秦妙雪就芳心暗许,回家和担任这次科举知贡举的父亲秦仲说了自己想嫁陆远风的事情。

    原本不过是想让秦仲在见到陆远风贡卷的时候稍稍手下留情些,却未曾想秦仲竟胁迫陆远风亲自上门提亲。那时的他脸上的笑有几分敷衍,秦妙雪因着喜悦,全然没去想因由。

    后来陆远风果然金榜题名夺得状元,在众人的恭贺声里娶了秦妙雪。

    新婚之夜,陆远风掀了盖头便拂袖而去,直到一个月后方才归来。

    他回来的时候怀里还楼着个娇滴滴的小娘子,说那是他指腹为婚的未婚妻。

    那小娘子满脸羞怯,双眼似是受惊的小鹿,全然不像秦妙雪那般冷静自若。

    到底是自己抢了人家的夫婿,秦妙雪想着给那小娘子找个达官贵人嫁了,也不算亏了她。

    话不曾出口,陆远风便说要娶平妻。

    秦妙雪从小识文断字,也看了不少画本子,一向崇尚一生一世一双人,自然是不愿的。

    这事拖了两日,也不知是谁把风声给透到了秦仲那里。

    秦仲回来把那小娘子以勾引他人夫婿之名打了一顿板子,等陆远风回来的时候,那小娘子已经去了半条命。

    自此以后,陆远风便搬离了尚书府,带着那小娘子另辟了别院,再不曾回来过。

    后来听说那小娘子因着那顿板子落下了顽疾,不过在世上苦苦撑了两年,便香消玉损了。

    而这两年里,陆远风的官途一路顺风顺水,很快就升到了正三品。

    半年前皇上有意让陆远风去做大理寺卿,他竟给拒绝了,提出要做监察御史。

    世人皆说陆远风目光短浅,殊不知他做监察御史的目的就是为了报复秦仲和秦妙雪。

    初时秦仲便料到陆远风的意图,只是占着自己在朝中位高权重,不曾放在心上。

    哪曾想皇上早就想借他人之手除掉秦仲,所以在陆远风弹劾秦仲的时候,皇上顺水推舟的就把秦仲直接打入了大牢。

    等秦妙雪知晓的时候,一切木已成舟。

    左思右想,秦妙雪觉得陆远风是记恨自己,这才匆匆赶到御史府求陆远风放过自己的父亲。

    听了陆远风的话,秦妙雪越发的肯定自己的猜测,便绝了心思,冲陆远风求饶:“只要陆大人肯放过我父亲,妙雪原意削发为尼为秋娘子诵经超度!”

    陆远风看着秦妙雪,嘴角勾起残忍的幅度,“你想出家逃避这一切?”说着,他一步一步的从台阶走下,走到秦妙雪面前站定,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为了自保放弃自己的父亲,还说的那么冠冕堂皇,秦妙雪,你可真够狠心的!”

    他的话像冰渣子,一点一点的钻进她的耳朵里,寒的她浑身上下没有一点温度。

    陆远风,竟然是这么看她的吗?

    喉咙动了动,秦妙雪几乎把牙咬出血,问:“陆大人要怎么样才能放过我父亲?”

    他淡漠的眼睛里划过了一丝嗜血,“不如你也试试被人拿走半条命的滋味?”

    所以他做这些,其实都是为秋娘子报仇吗?

    秦妙雪闭上眼睛长长的呼了口气,睁眼对上陆远风冰冷的眼,“好。”

    她回答的毫不犹豫,就像去赴死也不过是场戏台上当不得真的誓言。

    “秦妙雪,你以为我会不忍心吗?”他突然伸手提住她的领口,径直把她从地上拖起来。

    秦妙雪直视着他,双眼那么的无畏。即使她跪在地上求他,她的眼神里依旧没有一丝卑微。

    盯着她看了一会,陆远风突然用力把她甩到雪地里,朝门房喊:“来人!给我狠狠的打!”

    那门房自然是认识秦妙雪的,有些惶惶的看着陆远风:“大人,那可是夫人……”

    “闭嘴!”陆远风一声暴喝打断了门房的话,“我从始至终都没有什么夫人,门外跪的是罪臣之女!和我陆远风没有半分关系!”

    直到板子噼里啪啦的落到背上,火辣辣的感觉传遍了四肢百骸,秦妙雪才晓得当初的秋娘子是怎样的绝望,也晓得了自己当初错的多么离谱。

    打了二十几板子的时候,秦妙雪的视线就有些恍惚了。

    她告诉自己死了也罢,否则她欠陆远风的,真的还不清了。

    都说赴死的人都会害怕,秦妙雪却并不觉得怕,反倒十分的倘然。

    三十几板子下去,秦妙雪没了动静。

    “大人……”门房担忧的看向陆远风。

    看着那张透明的像是随时都会化成水的脸,陆云深皱了一下眉,甩手走了。

    秦妙雪醒过来已是三日之后,破旧的柴房里搭着一张木板床,薄的几乎遮不住寒冷的旧棉被无力的耷拉在她身上。

    她旁边坐着一个聋哑的老嬷,见到秦妙雪醒来,黯淡无神的眼里浮现出喜悦,急匆匆的就跑出去找陆远风了。

    等了大半个时辰,陆远风这才出现在柴房里。

    他丝毫不关心此时的秦妙雪身体怎么样,反而冷冷的看着她,不带一丝怜惜,“你醒的刚刚好,可以亲自看着你父亲出殡。”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