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萧淑妃

章节字数:1814  更新时间:20-03-18 16:3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陆远风的话,秦妙雪毫不意外。从知道秦仲是陆远风亲手送进大牢的那一刻起,秦妙雪就一直在等他的休书。

    闭了闭眼睛,秦妙雪对上陆远风的寒眸,“好。”

    陆远风怔了一下,他以为秦妙雪不择手段的嫁给他,听到他要休了她的时候,多少会情绪失控。

    可,没有。

    甚至连眼睛都没多眨一下。

    他突然发现他从未了解过这个女人。

    “不过,我有个条件。”片刻后,秦妙雪清冷的声音响起。

    果然,她哪有那么容易就同意。

    陆远风嘴角勾起一抹嘲讽,“说吧。”

    “你送我去给我父亲守孝,休书你可现在写好,到了京都城,我立刻按手印。”

    然后呢?没了?

    陆远风等着秦妙雪的下文,却怎么都没等到。

    莫名的,烦躁不已。

    “秦妙雪,你回京都不是为了守孝吧?”他微微眯眼,狭长的眼极尽刻薄。

    秦妙雪好不容易涌起的希望因着陆远风的话瞬间消亡。

    他总是觉得她不择手段是不是?就连最基本的为人子女为父守孝,他都能把她想的那么不堪?

    强压住心里的不舒服,秦妙雪对上陆远风的眼睛,“陆大人,妙雪别无所求。”

    别无所求?好一个别无所求!

    也不知哪里来的怒火,陆远风拖着秦妙雪的手大步大步的就走回别苑。

    秦妙雪早已是强弩之末,被他毫不留情的往里一扯,腿软了一下,瞬间就跌在了地上。

    “小姐!”冬儿下意识的去扶秦妙雪,却被陆远风一个眼神被止住了。

    “装柔弱?”陆远风冷笑了一声,“昔日权倾朝野的尚书大人的女儿,竟是个靠装可怜博他人怜惜的女人,不知道那尚书大人知道了,会不会气的活过来?”

    他的话就像布满荆棘的利刃,毫不留情的捅进了她的胸口,又用力搅动了几番,才慢吞吞的抽回来,疼的她差点呜咽出来。

    嘴唇被咬出了血,秦妙雪忍住了呜咽,却没忍住眼泪。

    眼泪无声的滑落,落到雪里很快消失不见,就如同她对陆远风的真心,一点一点被消磨殆尽。哪怕她把整颗心都挖出来放在他面前,他也视而不见。

    “如果我父亲能被我气的活过来,那我也算是尽了孝道了。”许久以后,秦妙雪清冷的声音才传来。

    她的话如是在挑战他的耐性一般,瞬间让陆远风怒火中烧。他用力抓住秦妙雪的手臂,猛地把她甩了出去。

    门口那方观景池不大不小,正好能容一人。

    也不知陆远风是不是有意的,竟直接把秦妙雪丢到了光景池内。

    那池子结了薄薄的一层冰,秦妙雪一甩上去,直接浸到了水里。

    原本就已虚弱到极致的身体,被这么一刺激,硬是病了大半个月。

    那半个月里,只有几个冬儿不认识的御史府家丁送来药材和食物,陆远风像是失踪了一般,从未出现过。

    寒气入体加上伤口溃烂,秦妙雪本就只剩下半条的命又去了大半,若不是冬儿悉心照料,怕是早就成了一具冰凉的尸体了。

    等秦妙雪精神头好些,她立刻念叨着要回尚书府去。

    “小姐,尚书府怕是不在了……”冬儿欲言又止。

    秦妙雪愣了一下,很快凄凉的笑了。

    是啊,父亲都死了,那尚书府也被查封了吧?

    呆住许久,秦妙雪闭上眼睛靠在床头。冬儿从未见过这个样子的秦妙雪,就像是从里到外都死透了,没有一丝生气。

    “陆远风呢?”许久以后,秦妙雪开口。

    她闭着眼睛,冬儿也猜不透她在想什么,就老实的回答:“前几日听送食物来的家丁说姑爷这会已经取代了老爷的位置,成了最年少的尚书大人……”

    秦妙雪一向沉静的脸上划过一丝沉痛,好半晌才像是若无其事的睁开眼睛,“哦。”

    又在别苑养了大半个月陆远风也不曾来过,他说的休书也没人送来。无人打扰,秦妙雪也终能好好的修养几日。

    有一日,外头天气不错,下了大半个月的雪也有了停下的势头,冬儿便扶着秦妙雪到院子里走一走。

    方才走到别苑的前厅,陆远风就带着一行人走了进来。

    走在前头的华服女子,正是两年前就该香消玉殒的秋娘子。

    她头戴金步摇,身穿华贵的毛皮大氅,那张素净的小脸更是多了几分秦妙雪永远学不来的楚楚可怜。

    “秋娘子……”

    “放肆!还不拜见萧淑妃!”秦妙雪的话尚才出口,就被秋娘子身侧身穿月白衣裳的婢女怒喝打断。

    是了,只有宫里的婢女才穿月白色的衣裳。

    晃神片刻,便有人冲上来摁住秦妙雪和冬儿的肩膀,强压着两人跪下。

    也不晓得她们是不是故意的,秦妙雪跪下在的瞬间觉得膝盖骨都差点碎了,钻心的疼。

    好不容易等疼痛缓过去一些,秦妙雪抬头就撞进了陆远风冰冷的眸子里。

    一人站着,一人跪着,二人遥遥相对,没有半点夫妻该有的温情。

    秋娘子偏头看了看跪在地上的秦妙雪,像个天真的孩童般,问:“秦姐姐可还记得秋儿?”

    “记得。”秦妙雪神色都不曾变半分。

    秦妙雪那云淡风轻的模样让秋娘子恨不得冲上去撕碎她的面皮,明明已经走投无路了,她还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模样。

    盯着秦妙雪看了好一会,秋娘子又开口:“那姐姐可还记得自己往秋儿药里下毒的事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