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命重要

章节字数:2090  更新时间:20-03-18 16:3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几个牢头纷纷被吓住了,可又觉得不可能。秦妙雪到底是个官家小姐,怎么可能沾染那种花街柳巷才有的毛病?

    “我们可不信,不如你把衣服脱了,我们给你验验?”

    其他人一听,全都猥琐的笑了。

    秦妙雪没想到这群人竟然狡猾到如此地步,愣神了一下又笑道:“你们几位要是不怕,我倒是大可给你们瞧瞧。”说着抬手就放到了衣领上,“只是我大热天的还穿着厚衫,就是因为之前张御医说过这毛病传染性极强,哪怕是看上一眼,也会转染,更别说是被风吹拂。”

    既然对视一眼,一下子就懵了。

    秦妙雪嘴里的张御医他们自然是晓得的,据闻这人主要医治妇科,在宫里颇受各宫娘娘的赏识。加之秦妙雪的确穿着与时节不符的衣服,一时间竟然踟蹰了。

    但很快又有刁钻的人觉得既然秦妙雪已经是将死之人,又为什么和他们浪费许多口水,正常人不是应该拉一个下水算一个吗?

    那人这么一说,其他人又纷纷觉得有理,这到嘴的肥肉要是让她飞了,岂不是可惜?

    这么一合计,他们还是决定对秦妙雪用强。

    秦妙雪看着他们,不怒反笑,“之前我想着你们能帮我苟且偷生多活上几年,也就将自己这见不得人的毛病与你们说了。现在看来你们是不信了,左右都要死,拉几个一起作伴也不错。”

    她说着,竟是毫不畏惧的伸手就把腰带抽下。

    那群人懵了片刻,皆不约而同的往后退去。

    若真得了那毛病,还真是没几年可活了。

    秦妙雪见几人已经有些信了,就继续把腰带抽下,扯掉裙子露出白色的褥裤。

    他们一行人见秦妙雪笑的癫狂,又不像是故意吓唬人,一个个削尖了脑袋往外跑。

    等他们跑出牢房,秦妙雪已经把褥裤褥裤都退到了膝盖,露出了里面的褒裤。

    秦妙雪一边脱一边笑,不到三两下的光景,满头的青丝也乱成一团,猛地一瞧,竟像个厉鬼。

    一群人惊魂未定的坐在门外,看向秦妙雪又哭又笑,好半晌才缓过神来,暗自庆幸没和秦妙雪春风一度,否则真是后悔都来不及。

    等到了下半夜,一行人睡下了,秦妙雪这才慢慢的坐在了角落里。

    谁都不知道此时的她在想什么。

    一个尚书府的官家大小姐,为了活下去装疯卖傻,甚至在一群不认识的男人面前宽衣解带,她秦妙雪可真是应了陆远风那句话:为了活下去不要脸。

    有了那日的事情,那群人虽不曾想再对秦妙雪做些风月之事,却对她格外的苛刻。比如两三日还不送一碗水给秦妙雪,更遑论是送吃食。

    没水没食物,牢里又潮湿,秦妙雪很快就病了。

    这半年来她几乎都在卧床养病,突然被送来这种地方,又日日对着一群随时都打算弄死她的人,秦妙雪的身体很快就支撑不住了。

    不知道过了几日,大约是七八日的时候,秦妙雪终于支撑不住闭上了眼睛。

    她闭上眼睛的时候看到了自己的父亲,他身穿官袍,和那日她说自己遇见陆远风,他似笑非笑时一模一样。

    身体软绵绵的像是踩在棉花上,饥饿感也跟着消失了,秦妙雪想:就这么死了吧。

    见她没了动静,那几个牢头捂着口鼻进去用脚踢了踢,见她脸色发青,也不见呼气,定是死的透透的了,便朝着外面喊:“这罪妇死了,可要给上头报一声?”

    “左右是个死人,拖到乱葬岗一把火烧了便是。”有人回道。

    几人嫌晦气,拖了个草席裹住秦妙雪,把她丢上板车便拉到了城外的乱葬岗。

    这事过了三日,监狱里这才匆匆走进一人。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陆远风。

    他面带喜色,看着竟是开心不已。

    牢头们见他官袍便知其阶品,匆匆下跪行礼,心里却是惴然得很。

    那日秦妙雪死后,他们觉得不妥,便找了上头,哪知上头一听死的人是秦妙雪,发了好大的一通火,他们才晓得那罪妇竟是尚书夫人。

    后来急匆匆的去乱葬岗,只来得及找到半片衣角,那尚书夫人,已然化为了灰烬。

    一行人怕陆远风开罪,便添油加醋的把罪名都推脱到秦妙雪身上。

    陆远风听着他们的回答,好半晌都没缓过神来。

    那休书是他写的不错,他不过是想着秦妙雪定能通过休书上的暗示找出法子来保全自身,却万万没想到她竟死了。

    略微一晃神,他似乎看到新婚那晚,他不耐烦的掀开盖头,看到秦妙雪笑意盈盈的盯着他瞧,那双漆黑的眸子里带着暖意,竟是连向来不屑儿女私情的他都晃了神。

    后来的许多年里,他再没见过那个样子的秦妙雪。她总是冷冰冰的,像是看到任何事都不会在意的模样。也让他觉得,秦妙雪其实不需要人呵护,她那么的坚强。

    其实秦妙雪若再稍稍说些体己话,他也会服软的,可两人次次见面都是剑拔弩张,不像是夫妻,更像是仇人。

    一二来去,本就不熟悉彼此的二人更是生疏不已。

    秦妙雪被关进了大理寺,他整夜整夜的睡不着,想到了半年前秦妙雪在别苑的时候,他有一晚半夜多喝了几杯,居然鬼使神差的去看了秦妙雪。

    当时不清醒的人不仅他一个,秦妙雪睡得半梦半醒的,只当他是幻觉,与他说了许多交心的话。

    也是那时候,他才明白这个女人从来都不是什么坚不可摧的,她也是个需要让呵护的小女人。

    一二来去的,他便上了瘾。明明是去见自己的妻子,硬是弄得和宵小之徒似的,日日半夜悄悄的摸进秦妙雪的闺房内。

    后来又发生了那庄事,他想起那照亮半个京都城的大火就觉得后背发凉,要是她没逃出来,那会怎么样?

    也是这个时候,他发现一向怯生生的叫着他陆大哥的秋儿,早已经变了模样。

    他想着让秋儿打秦妙雪一顿平了她的怒火便是,没想到她的要求那么过分。他想,若是由他亲自行刑,她能少受些罪吧?也就自请亲自赎罪。

    他以为自己能护着自己想护住的一切,却发现自己错了,错的彻彻底底。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