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一场梦

章节字数:2088  更新时间:20-03-18 16:3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在清水村不过过了不到一年的安生日子,秦妙雪便不得不面对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

    那是中秋,家家户户团团圆圆的日子。

    秦妙雪早早做了一桌子菜,孙老头去村头李大爷家买酒去了,想着这是二人头一次一起过中秋,两个早被世间遗忘的人,自是欣喜的。

    秦妙雪做好饭菜把碗筷拿好等到孙老头回来,等到菜凉了天色也暗下来,孙老头依旧不见回来。

    秦妙雪只觉心惊肉跳的,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在院子里饶了片刻,拿起灯笼便朝着李大爷家走去。

    尚未走到李大爷家,就听到一片吵嚷,还夹杂着孩童啼哭的声音。

    原先秦妙雪也不爱凑这热闹,本想直接走过去,便听到有人说:“你们窝藏逃犯,就不怕株连九族吗?”

    “官爷,我们一村人都是老实的庄稼户,哪会窝藏什么逃犯啊。”这一声凄凄哀哀的声音,是张大娘。

    紧接着是一片嘈杂,很快又被人压下来,那人说:“这是逃犯的画像,我们来之前就问清楚了,她就藏在你们清水村!”

    “这……这……这不是孙家小娘子吗?”有人怯怯的出声。

    “放屁!”一声怒骂,却是孙老头。

    孙老头像是以读书人自居,从不说荤话,会有如此大的反应,众人自然知晓了其中关键。

    已然被人捅出来,想瞒着自是不可能了。秦妙雪提着灯笼站在人群外,若是此时借着夜色逃跑,指不定能逃出去。偏偏她的脚像是生根了似的,半分都挪不动。

    既然称她是逃犯,那自是秋娘子的人了。她若是逃了,怕是这一村人都会跟着遭殃。特别是那个把她从鬼门关拉回来,给她过了安生日子的孙老头,怕是怎么都逃不掉了。

    不过略微沉思,那头已经有人将秦妙雪就是孙老头带回来的徒弟一事给供出来了,那群人自是不把一干瘪老头的性命放在眼里,刷拉一声就把明晃晃的刀子架在了孙老头的脖子上。

    那刀子也不晓得要了多少人的命,泛着寒光,看着就怪渗人的。

    偏偏孙老头一点也不怕,还嚷嚷着让那群人要了他的命便是。

    到底是天子脚下,谁敢不把人命当回事,自是不敢下手的。可是看孙老头那嚣张乖戾的模样,又好几次差点没忍住。

    就在一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人群后头传来了一声清冷的女声:“我在这里,莫要伤人。”

    众人寻着声音看过去,只看到暗如墨玉的天色下,一女子犹如误闯喧闹人世的仙子,亭亭一立。手里提着一盏灯笼,映衬着她明亮的眸子,似是欲语还休。

    众人晃神片刻,白日里常常见到这孙家小娘子,却不曾想,她竟是这般的倾国倾城。

    那群官爷是最先缓过神来的,直接冲过来粗鲁的夺掉秦妙雪手中的灯笼,二话不说扭住了她的胳膊。

    秦妙雪倒是不曾反抗,只是冷冷的瞧了那官爷一眼。

    那人是二皇子手下的一名官差,别说抓个女人,就是杀人的勾当他也是做过的。可被秦妙雪那么一瞧,硬是后背都冒出了寒意,手上下意识的就松开了她。

    “女儿……”孙老头看着秦妙雪,那双浑浊的眼差点落下泪来。

    秦妙雪径直跪在了孙老头面前,大声道:“妙雪本就是苟且偷生之人,不该瞒着身份骗你老说自己是迷路的孤女,今日既已被官府的人找到,自然也不能再累积您老。”说着,她俯身在地上使劲的磕了三个响头,“您来的恩情,妙雪来生再报。”

    话落,她径直站起身来,一眼都不曾看向孙老头,仰着下巴看着暗如墨色的天空,“走吧。”

    直到秦妙雪被一行人带走,清水村的人才缓过神来。

    一群人全去问孙老头怎么惹上逃犯的,孙老头一言不发的回了家,直到第二日大家才发现,孙老头竟是连夜离开了清水村。

    再次回到大理寺的监狱,秦妙雪有些恍如隔世的感觉。清水村的一草一木,想起来竟像是做了一场梦。

    那梦很美,让她闭上眼睛就不舍得睁开。

    原以为这次回来又是一场酷刑,却全然没有,关了不到三日,秦妙雪便被放了出去。

    出去的时候日头正好,秦妙雪被刺的睁不开眼,等好不容易适应了,一眼就瞧见了站在台阶下的陆远风。

    他身上穿着官袍,竟像是从宫里急匆匆赶来的。

    秦妙雪略微皱眉,直接抬脚便走,把陆远风当做了不存在。

    在秦妙雪经过他身边的时候,他突然伸手抓住了秦妙雪的手腕,力道很大,像是要把秦妙雪的手腕都捏碎了。

    秦妙雪冷冷的瞧着他,吐出两个字:“放手。”

    若是从前,陆远风早就撒手了,可此番不同,他找遍了整个京都城都没找到秦妙雪,却怎么都没想到,这秦妙雪就在乱杂岗附近的一个村子里。那村子他也派人去查过,回来的人说那里没有外乡人,后来想着秦妙雪就算活着,也不会留在那么危险的地方,反倒派人悄悄的去了边关。

    可去了边关也是一场空,秦妙雪的舅舅已经连秦妙雪的灵位都供上了。听闻那些人是陆远风的人,他恨不得直接横刀就把他们给剁了。

    可到底是镇守边关的大将军,怒了片刻让他们回来告诉陆远风,他们势不两立。

    连边关都没秦妙雪的踪迹,陆远风几乎相信秦妙雪已经死了。

    日日到乱葬岗,不过是寻求一丝慰藉而已。

    中秋那日,整个京都城欢声一片,陆远风的尚书府却清冷孤寂。他拿了一壶酒坐在庭院里,一坐就是一夜。

    寒冷一点一点侵蚀着他,他却越发的思念秦妙雪了。

    在他冷落她的日子里,她是不是也是像他现在一样,每日都是煎熬?

    曾经他觉得自己是恨秦妙雪的,恨她夺走了他男人该有的尊严,强迫他娶了她。也恨别人说他金榜题名是秦仲早就定下的,他这个状元做的不光明。

    耳边全是那些难听话,他便信了,总觉得自己的人生都是因为这个女人才变成了这样。

    可后来呢?她死了,他却发现自己在思念她。

    蚀骨的思念终究让他明白,他爱她,爱到了骨子里。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