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和离书

章节字数:2117  更新时间:20-03-18 16:3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直到天色已经泛了鱼肚白,陆远风才缓过神来。

    正要收拾一番去上朝的时候,院子里急匆匆的闯进来一个干瘪老头。

    尚书府虽不至于戒备森严,但好歹也有看守巡逻,怎的竟有人闯进来?

    他还没来得及仔细琢磨,便听那老头慌慌张张的道:“妙雪被人带走了,怕是凶多吉少!”

    这是事隔近一年来,有人头一次在他面前提到妙雪二字。哪怕是曾经日日侍奉在秦妙雪的身边的冬儿,也知晓他的忌讳,从不曾在他面前提过秦妙雪。

    可他为何忌讳,却无人知晓。

    一问才晓得这老头竟是秦妙雪的救命恩人,几乎来不及感谢,他匆匆的赶到了宫中见了太子殿下。

    他这个皇帝面前的红人,自是谁的想亲近的,可因着秋娘子,众人都以为陆远风是站在二皇子这边的,也对他产生了颇多猜忌。

    那太子殿下自然知晓这一层面,见到陆远风突然来访,倒是弄了个一头雾水。

    陆远风匆匆将自己只晓得一些大事说与太子殿下听,那太子殿下信了半分,却不全信,问及因由,陆远风也不再好着面子,直接说出秦妙雪被二皇子的人带走一事。

    虽然陆远风日日往乱葬岗跑,可在众人眼里,秦妙雪早已经是个死人了,猛一听她还活着,倒是有些吃惊。

    将信将疑的,太子殿下派人中途截下了二皇子的人马。倒也不曾起什么争执,就是故意认出了秦妙雪,几番说辞之下,强迫他们把秦妙雪带回大理寺。

    有了太子殿下的人,陆远风自然放心许多,这才匆匆回皇宫面见皇帝。

    其实去见皇帝的时候,他心里也惴然得很,都说伴君如伴虎,皇帝为何宠信他,他心里如明镜一般。

    如果进宫为秦妙雪求情,怕是不但丢掉官位,甚至连命都没了。

    可即使如此,他也甘愿一试。

    皇帝平日里的确是个明君,可提到秦仲的事就像换了个人似的,不论是给秦仲证明清白的,还是给秦仲抹黑的,一律被判了削去官职。

    因此大家都知晓那是皇帝不能触碰的痛处,偏偏陆远风要碰的就是这个痛处,而且力道用的越大越好。

    他去见皇帝是常事,众人也不曾觉得奇怪,可见他张口就提秦仲,却是差点惊得差点没站稳。

    皇帝原先心情不错,听到陆远风一来就提秦仲,脸色慢慢的冷了。

    一个冷着脸的天子,谁也不知道他会不会下一刻就一声令下要了你的脑袋,因此就连侍奉了多年的公公都不敢出声了。

    紧接着,他胆子越发大了,直接和皇帝说,让近身內侍都出去,二人要单独谈谈。

    敢和天子讲条件的,天下怕是找不出除了陆远风之外的第二个来。

    原本众人都觉得皇帝肯定会大怒,却不曾想,他居然答应了。

    后来两人说了些什么众人却是不知的,只知道陆远风陪着皇帝在御书房待到深夜才回了尚书府。

    后来下了一道圣旨,说是秦妙雪已然是死过一次的人,算是代过了,直接放出去贬为庶民。

    其实这圣旨下的颇为奇怪,秦妙雪先前也没什么封号的,此番贬为庶民也不过是多余的。

    知晓秦妙雪离开大牢的日子,陆远风一下朝就候在了门口,虽面上看不大出什么,可心里其实早已经想过千万种猜测。

    所以当秦妙雪将他无视,又让他松手,是他早就预料到的。

    从前他怎么对她的,他心里清楚得很。

    她会对他那么冷情,也在他的预料之内。

    “你是我的结发妻子,我为何要放开?”这番像极了流氓无赖才会说的话,就那么轻飘飘的从陆远风嘴里钻出来。

    听了这番话,秦妙雪只是眉头微微蹙了蹙。

    她总是那样,有任何事,都表现的那般不动神色,其实他多希望她像在别苑时,以为在做梦的那个她。她会哭会难受,是个有血有肉的人。

    “陆大人,我们已经不是夫妻了。”秦妙雪一步一步往后退,手也一点一点从他手里挣脱,“半年前,你已经给了我休书。”

    陆远风早晓得她要那么说,笑的颇为得意,“那休书上头,我没盖官印,做不得数。”

    他此话一出,秦妙雪微微一怔,也知晓陆远风说的不假。其实当时她也曾怀疑那份休书不是陆远风写的,可看到好几处只有她才会察觉的细节,她才晓得那休书本就是陆远风亲手所书。只是为何没盖官印,秦妙雪只当他是觉得自己还配不上用官印,便也没放在心上。

    后来死里逃生,对陆远风的希冀终也是散尽了,便没有那么多心思去想那份休书了。

    现在猛地听陆远风这么一说,怒火上涌,恨不得给他一巴掌,厉声说:“陆大人,我秦妙雪福薄,受不起你这番抬爱。你不是喜欢那秋娘子吗?便去同她一处便是,找我是何意?”

    话说出口之后,秦妙雪又颇为后悔。

    这秋娘子此时是二皇子的人,轮不到她来编排的。

    陆远风脸上的笑意瞬间敛去,径直走过来扯住秦妙雪的胳膊,将她强行的带回了马车内。

    进了马车后,陆远风也没出去骑马,让自家的车夫出发,自己紧紧的盯着秦妙雪瞧。

    秦妙雪防备的看着他,眼神不带一丝畏惧。

    这个女人总是这样,喜欢触怒他。

    兀自在心里叹息一声,他松开了秦妙雪的手,坐在一边,“以往的事,终究是我错了,我来找你认错,那休书我写的时候也是刻意不盖官印的。”

    等了许久不曾听到秦妙雪出声,陆远风抬眼,发现秦妙雪双眼无声的瞧着马车外,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明明是那么亲密的关系,却偏偏要揣测彼此的心意。

    秦妙雪不出声,陆远风也不知道自己该说点什么。多到底,秦仲的死,是他一手造成的,他想让秦妙雪当此事未曾发生过却是在痴人说梦了。

    到尚书府之后,冬儿欣喜不已,拉着秦妙雪说了许多的话。

    原本陆远风还要很多话要说,终也狠不下心打断她们主仆二人,匆匆的去了厨房,让厨房备上秦妙雪爱吃的吃食。

    待一切吩咐妥当,陆远风才回了秦妙雪的闺房。

    这才进去,还未说上半句话,秦妙雪便将一张墨迹未干的和离书递到了他面前。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