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章

章节字数:2510  更新时间:20-10-26 01: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四十章

    君舍魄从客房出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满园子粉红泡泡,无他,眼前这一男一女实在是……黏糊!

    原谅他用”黏糊”这个不雅的词,因为除了这个他实在想不到用第二个词来形容了。

    续缘低头看看面前的浅雪,再看看君舍魄,露出一抹歉意:“抱歉,是吾等失礼了。”

    不管浅雪因为什么对自己露出爱意绵绵的眼神,续缘都不想将这些表露在外人面前。

    “无妨。”君舍魄倒没在意这事,毕竟小两口一看便是一对,他还能阻止他们不要亲近吗?

    “绮罗生伤势已经稳定下来,但目前还不能移动,二位可有什么打算?”

    与续缘合作救人的这段时间,他对其医术精深之佩服不用言说,除了绮罗生心口的箭伤需要用到补肉之物,其余的自己竟然没能帮上忙,一切都是这位”风倾素”的大夫一力完成。

    续缘还没开口,浅雪想起自己刚刚激活的式神,眼前一亮,她扭头看向续缘道:“你们聊,我去看看绮罗生前辈。”暗中握着续缘的手捏了捏,示意自己有事。

    续缘不动声色,点点头:“去吧,看完之后我们就出发。”说完对上君舍魄道:“绮罗生前辈还得劳烦阁主照看,吾与雪儿另有要事,实在不能多留。”

    君舍魄不意外:“无妨,绮罗生乃是吾旧人之友,照看一词言重了。”没彻底摸清这俩人的底细之前,他也不敢让他们在天雅阁多呆,能早点离开亦是好事。

    浅雪不知道续缘与君舍魄在说什么,她此刻的注意力已经转移到了昏迷的绮罗生身上。

    说实话,若不是与续缘相遇在前,她可能真的会被绮罗生的皮相所迷惑。

    看着昏迷之中的绮罗生,面色苍白,但弱柳扶风的姿态却令人心折,尤其是中毒之后无意识露出的魅态,若非自己心有所属,怕真的会扑上去轻薄一番。

    胡思乱想着,浅雪手中的动作却没有停下,她避开君舍魄来看绮罗生自然是想验证一下缘结神的能力,浅雪记得憨憨神可是治疗式神呢~

    感受着体内的力量,浅雪小心翼翼的把力量经过缘结神的红绳印记,淡淡红光从她掌中溢出,一股脑扑向面前的人。

    “绮罗生~神赐良缘哦~”调皮的念出缘结神的技能语,浅雪看着他惨白的脸色慢慢缓和,中毒之后发烧的驼红也慢慢变成正常的粉色,对缘结神的能力理解更加深刻了。

    浅雪没有用太多力量,一来好的太快会让君舍魄怀疑,二来她不想再昏迷让续缘担心,所以等绮罗生呼吸不再那么沉重之后她就停了手。

    外面,续缘与君舍魄也谈的差不多了,浅雪想了想,将绮罗生的手放回被子里,准备离开。

    不料转身刹那,绮罗生的手腕上猛地出现一截若隐若现的红绳。

    “嗯?”浅雪疑惑出声,移动的脚步顿时停下,她看了看绮罗生,最终没忍住伸手去够红绳。

    入手刹那,浅雪手中残留的神力就被红绳吸收,也就那么一瞬间,她听到了仿佛来自天外的呢喃。

    ”最光阴……”

    最光阴?

    浅雪懵了,这不就是时间城主要他们找的人吗?绮罗生认识?可时间城主不是说最光阴千年之前就化名老狗了吗?按理说苦境没人知道这个名才对。

    本就不聪明的小脑瓜顿时一团浆糊,浅雪知道自己不是动脑子的料,她想了想,截取这段红线揣进了怀里,说不准有用呢?

    很快,浅雪便出去了,不过当着君舍魄的面她没有将事情说出来,只讲希望君舍魄好好照料绮罗生这样的场面话。

    若不是续缘看着她面色有异,估计也会被她骗过去。

    离开天雅阁之前,浅雪没忍住问了君舍魄一句话:“阁主,你可知谁是青霜台?”

    君舍魄猛地看向浅雪,眼神及其锋利:“姑娘从何知晓此名?!”

    浅雪本是心血来潮问这一句,没想到的他会这么大反应,顿时被吓了一跳,续缘看情况不对,急忙旋身挡在浅雪面前:“阁主,雪儿无意冒犯,还请见谅。”

    君舍魄被续缘的气势一激,顿时冷静下来:“无事,是吾过激了,不过,姑娘可否告吾知从何知晓此名?”

    续缘看向浅雪,后者也看着他,前者微微点头,示意她直说。

    “我是无意中听到一个男声在呼唤”青霜台”这个名字的,他的语气……很悲伤。”

    听完她的话,君舍魄面上已经只剩下苦笑了:“多谢姑娘告知,但之后还请姑娘保密,青霜台此名……不宜外露。”

    续缘察觉这其中怕是有隐情,所以毫不犹豫代替浅雪应下,三人这才分道扬镳。

    看着俩人消失的背影,君舍魄站了很久,最终转身化光去往一处禁地。

    而离开了天雅阁,浅雪终于有机会将事情与续缘说明。

    “所以我才会问出那句,没想到阁主反应那么大。”

    看着浅雪面带歉意,续缘笑了笑道:“人人都有难以启齿的事,或许只是你运气不好撞上了,不过无妨,阁主非小气之人,他看上去并未迁怒于你。”

    听到这话她就放心了:“那太好了,要是因为我的莽撞害的绮罗生前辈被扔出来,我怕剑宿前辈会打死我。”

    没好气弹了一下她的额,续缘道:“你呀,该好好学学礼仪了,下次可不能这么直白。”

    浅雪捂着额头,噘嘴:“可我不是故意的呀。”突然想起另一件事。

    “对了,我可能有最光阴的线索了。”

    续缘眼神一凛:“哦?从何而来?”

    浅雪将之前为绮罗生治疗的时候发现的事一一道来,最后总结:“虽然不知道绮罗生前辈怎么与最光阴扯上关系的,可是这截红绳确实念的是最光阴,不信你听!”

    浅雪激活用神力激活红绳,很快,缥缈的声音再次出现,这次分享了缘结神印记的续缘特听到了。

    后者露出思索的神情,好一会才道:“雪儿,若如你所说,结缘绳能连接两个人,那么绮罗生前辈会不会与最光阴是……恋人?”

    浅雪一愣,低头看看手里的红绳,最后摇头:“不确定,红绳看起来及其不稳定,缘分似乎要断裂了,是不是恋人真心不好判断,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有特殊的东西牵系着双方。”

    续缘没再说话,只是叹了口气:“要是能找到最光阴就好了。”

    把玩着红绳的浅雪一顿,突然看向续缘:“或许……真的可以……”结缘可是双向的!

    续缘看着浅雪将红绳握在掌心,神力运转不停输入:“最光阴,再续前缘吧!”

    话落,红绳化为一道红芒向着某处飞去!

    续缘不用浅雪说,已经带着她化光追去。

    不久之后,寂静的飘血孤岛再次迎来了声音,只是……

    浅雪与续缘看着红绳遁进一只被乱石压着的獒犬眉心,前者万分纠结:“续缘,你还记得城主说,最光阴现在叫老狗吗?”

    续缘也纠结了:“记得,可……那不是个代号吗?”

    所以,这红绳牵系上一条狗是个什么鬼?!

    獒犬看着眼前俩人,似乎也懵逼了:“嗷呜?”

    于是俩人一狗对视良久,终于,他们想到了该做的事——先把狗刨出来!

    问题是,狗刨出来了,顺便还带出一个尸体_(:зゝ∠)_而红绳牢牢绑在尸体的手腕上。

    (⊙﹏⊙)b抱歉城主,原来你儿子真的是个人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