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爱情  第三十六章 姐姐

章节字数:2649  更新时间:10-10-11 13: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吓死我们了。”林孜松了一口气,但是一旁的靳朗却眉头深锁的看着婕雅,然后地下身子说,“好好去休息。”

    “嗯!”婕雅点点头。

    一旁的志旭也上前来然后温柔的说道:“我陪你去病房。”

    “好!”她微笑着回答,可是她的心却在害怕。

    靳朗和林孜跟着医生进了办公室,“根据资料显示,令千金脑部曾经受过剧烈的撞击,而且血块并未取出,关于她这次的晕倒与平常的劳累或者感冒头晕之类的并不同,所以我怀疑是她脑中的血块引起的。”医生边翻动婕雅的档案边说道。

    “当时医生说血块会根据年龄的增长而消失的,难道不是吗?而且这么多年来都一直没有事,我们都有给她做检查,医生都说那个血块不会有影响,现在怎么就突然间有事了呢?”林孜紧张的说道,她的双眼瞬间溢出了泪水,她没有想到会这么严重,这么多年来婕雅一直活的很健康,没有一点异象,她以为她已经没事了,为什么现在会这样。

    “苏太太,你别太激动。”医生立刻安抚她说道,而她身边的靳朗始终没有说话,“我们还没有对她进行详细检查,所以具体的我也不敢肯定,现在我请脑外科的医生过来对令千金进行一次详细的检查,至于究竟是怎样,也只有等到结果出来以后再说了。”他拿起电话拨通了另外一个科的电话。

    “没事的,婕雅不会有事的。”靳朗搂着林孜的肩膀说道。

    骆轩今天让自己彻底的失踪了,没有去婕雅家,也没有回家,他来到昨天跟婕雅闲逛的商场内。走进那家水晶店,“您好!”营业员礼貌的说道,“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

    “我想买那个‘难言的爱’”骆轩指着橱窗的水晶说道,他打算将它买下以后直到他能够真正爱婕雅的时候送给她,这样来表达自己的爱意。

    “不好意思,那个坠子,我们是非卖品。”营业员笑着说道,这个时候走进了一位很优雅的女孩。

    骆轩没有转头而是一直紧盯着橱窗里的“难言的爱”不放,那个女孩走到了他的身边,看了一眼橱窗里的坠子然后走到营业员的身边用手语问道:怎么了?

    “他想要买那个坠子。”营业员很老实的回答,女孩对她又比划了几个动作后,营业员走到骆轩的身边说,“你是想送给你女朋友吗?”

    “不是。”他摇头,“送给我喜欢的人,但不是我的女朋友。”

    女孩走了过来,然后又比划了起来,“她问你,你有多喜欢那个女孩。”营业员在旁边翻译道。

    “我不知道,我只是知道,她想要的我都想送给她,她喜欢的我想让她拥有。”他没有多想便回答道,这是他心灵深处的答案。

    女孩看着骆轩的双眼许久后又比划了一下,“她快乐所以你快乐吗?”营业员原本本的说道。

    “是的,她快乐所以我快乐。”骆轩点头说道。

    女孩满意的点点头,然后从橱窗拿出了“难言的爱”然后递给营业员,骆轩不解的看着她的举动。“她是这家店的老板,她现在把这个坠子送给你了。”营业员将坠子放进盒子里,然后递给骆轩。

    他不解得看着女孩,“为什么?”他好奇的问道,这个女孩看起来非常的年轻,也许是因为身材的关系,所以看起来还不到二十岁的样子,实在让人无法想象她是这家店的老板。

    “因为你就是那个有缘人,她从你的眼睛里看到了真爱。”营业员笑着说道,“拿去送给你喜欢的女孩,珍惜你们在一起的每一刻,这是她要你答应她的。”

    “谢谢你,我会的。”骆轩看着手上的坠子,高兴的答应道。

    没有人通知骆轩婕雅在医院,因为靳朗和林孜都处于混乱的状态,早就已经忘记了一切事情,而婕雅是故意不想让他知道她在医院。病房中婕雅安静的躺在床上,一旁的志旭欲言又止,“你想说什么?”婕雅看着他的样子忍不住问道。

    “可以告诉我你怎么了吗?刚刚看到你晕倒后的样子,我……”他想起刚刚她无助的样子,就浑身发抖。

    “没什么。”婕雅微微一笑,“刚刚把你吓坏了吧!我不该不注意休息的。”她让自己放轻松,要自己很坦然地去面对眼前的一切。

    没有多久,靳朗夫妇和一个医生走进病房,“我们要对你做下全身检查。”这个医生与刚刚那个医生有很大的不同,不同于他们的年龄,刚刚那个比较年轻,而这个已经人到中年,但是却显得很专业的样子,婕雅抬头看了看他胸前的名牌,上面显示脑外科,她的心突然不自觉地惊了一下后又笑着说道,“哦!好啊!”虽然她不想去做那些检查,但是她还是表现的很开心的样子来答应,她不想她的父母担心,就这样她被推进了脑扫描室,经过一个小时的折腾,她终于可以躺在床上好好休息,现在的她不是身体疲惫,而是心灵十分的疲惫。

    志旭最后被她劝回了家,现在病房里就剩下了靳朗和林孜,“骆轩知道你住院吗?”林孜突然想起,因为刚刚看到志旭的时候,她充满了惊讶。

    “不知道,你们别告诉他了,我不想他担心。”她不想让他知道自己在医院,更加不想让他知道自己生了一个连自己都不知道病。

    “好。”林孜和靳朗点点头,“我想我要回去一趟,帮婕雅准备一点东西,熬点粥或者什么,你想吃什么?告诉妈妈,我给你做。”林孜帮着婕雅边调整枕头的位置边说道。

    “我想吃牛肉粥。”婕雅笑着说道,“生病真好,妈妈会为我做好吃的。”

    “胡说八道的。”林孜的心难受到无法呼吸,却还是要装作若无其事的说道,“我走了,你留下来陪陪她。”

    “不用了啦!我又不是不会下床,爸爸还是送你回去吧!不然你打车,麻烦呢!”婕雅立刻说道,这个时候她需要足够的安静时间让自己好好的沉淀下心情。

    “我们走吧!”他搂着妻子往病房外走,靳朗至始至终的话都很少,女儿的每一个动作和表情他都看在眼里,他总是觉得她好像知道了些什么,而这个时候他真的该想想怎么办,虽然这么多年来他时刻都在担心着婕雅的病会复发,但是现在真正发生的时候,原来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去接受和适应。

    他们两个一离开,婕雅终于松了一口气似的躺在床上,让自己的思绪随意的飘荡,7岁前的记忆是在那个院子里,那么她现在是不是应该去那个院子里去找寻她的记忆,去找寻自己究竟是为什么而受的伤。她从床上跳起来,然后乘着护士和医生不注意,跑出了病房。

    婕雅站在那棵榕树下,却不知道该怎样上去,“小姑娘,你又来了啊!”老人的声音在她的身后传出。

    “嗯!”婕雅点点头。

    “对了,上次跟你来的那个男孩,后来也有来,我还叫他告诉你,你上次问的那个跟你很好的女孩,其实是一个男孩,他跟你说了吗?”老人笑着说道,这句话让婕雅产生了很大的疑惑。

    “她是个男孩?”婕雅回忆着照片里的那个人,怎么看都不像是个男孩。

    “是啊!一个很漂亮的男孩,我们都叫他轩轩。”老人点头说道,“那天回家跟家里人谈起,我才想起来那个孩子,一个很可怜的孩子。”

    “轩轩!”这个字让她不自觉的想起了费骆轩,“他的全名是费骆轩吗?”她觉得不可思议,原来答案一直抖在自己的身边,但是却始终都没有找到。

    “是啊!那个时候他母亲去世了,后来他就被他伯父带走了。”老人点点头然后回忆道。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