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最终的最终  第三十七章 真相

章节字数:2677  更新时间:10-10-12 13:1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所有的经历都跟费骆轩相同,根本就是吻合,“我听我媳妇说你还住了医院,还说伤的很严重,现在看你挺好的,我就放心了。”老人继续说道。

    “老爷爷,我想再看看榕树上的字。”她突然间觉得自己一直活在一个大家一同编的谎言里。

    “好,梯子在那里。”老人指了指门的那边。

    婕雅走过去搬来梯子,然后往上走,这一次她很小心的看着上面的每一个字,她发现原来在比较高的地方有些已经模糊的东西。她又上了一层,那些字已经被人划花了,但是隐约还是可以看到:丫丫永远幸福快乐。轩

    她走出小巷的时候,整个人处于迷茫的状态,直到手机响起,“喂!”她毫无表情的接起手机。

    “你怎么了?声音怎么这个样子?”骆轩只是想看看她睡觉了没有,却听到她这个毫不生气的声音。

    “你是姐姐吗?你是我一直在找的姐姐吗?”婕雅听到骆轩的声音以后立刻问道。

    骆轩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愣了愣,心跳立刻加速了起来,“你说什么?”

    “费骆轩,为什么你不告诉我?为什么?”婕雅的眼泪就像是山洪一样的爆发了,她无力的跌坐在了车站边的柱子旁。

    “你在哪里?告诉我你在哪里?”骆轩紧张的问道。

    “为什么?这么久了你却不告诉我,为什么?让我像傻子一样的去猜,去找,原来你根本就是她。”她拼命的抽泣着,甚至有点呼吸不过来,“你是不是觉得折磨我是你人生的一大快事,是不是?”

    “你是不是在那个院子里?我过去找你,别到处乱跑。”骆轩边打着电话边坐上了的士。

    “为什么,我恨你。”婕雅拼命的哭泣,刚才的打击再加上现在的,她已经承受不住了,“我恨你。”车站边上的所有人都好奇的看向她,现在的她已经完全没有力气去顾虑其他的东西。

    “婕雅,你在原地别动,好吗?”骆轩紧张的说道,他现在完全就不知道该怎么做,最近的事情太多了,他完全忘记了上次老人给他的警觉。

    婕雅挂了电话,在原地一直的哭着,没有理会别人的目光,骆轩很快的找到了她。看到费骆轩的那一刻,她哭的更加的大声:“你为什么要出现在我的生命里?为什么?为什么?”

    骆轩没有回答,只是拉起她将她带到一个人比较少的地方,然后默默地帮她擦着眼泪,“对不起!”

    “你已经说过了很多的对不起了,我不要再听了。”她的双眼通红,手机也在这个时候响起“喂!爸,我跟骆轩在一起,等等我就回去。”她没有等靳朗回答,便挂了电话。她冷眼的看着他,“你现在可以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吗?你为什么要一直瞒着我,为什么?”

    “冷静,你记得你还欠我一件事吗?答应我别那么激动,这就是我要你做的事。”骆轩没有想到她会这么的激动,这是他始料未及的。

    婕雅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心因为这句话更加的难受,“说吧!”她擦干眼泪。

    骆轩整理着脑中的回忆,“我6岁的那一年,爸妈带着我搬到了一个新的地方,那里有许多的小朋友,我很开心的想上前跟他们一起玩,谁知道他们却我认为我是一个女孩,甚至还要我脱下裤子来证明自己是不是个女孩,在拉扯的过程中我号啕大哭,大家被我的哭声吓跑了,而这个时候有个女孩过来帮我擦眼泪,她就叫丫丫,从此我们就成了好朋友,形影不离,和她在一起的日子是快乐的,但是两年后我妈妈去世了,她陪着我说要去给我捉萤火虫,说是我妈妈会变成萤火虫守护在我的身边,可是她出去后我却在医院才看到她。”

    “我是怎么受伤的?”婕雅想借由他所说的故事寻找着脑海中的东西,但是连片断都没有,她忘记了,完全的忘记。

    “你爸爸说你在出去找萤火虫的时候,被人拐带了,他们想将你带到别的城市,可惜的是车子在半路就翻了,由于惊吓还有脑部受到震荡。”骆轩看着她空洞毫无生气的双眼,心揪在了一块,他没有想到这件事对她的打击这么大。

    “我全明白了。”婕雅突然间苦笑起来,“原来你对我这么好,不是因为我是苏婕雅,而是因为我是丫丫,你觉得是你害了我,你觉得愧疚,所以才会突然间转变对我的态度,所以你才会什么都对我说好,是不是?”婕雅的双眼直视着他。

    “我……”骆轩没有回答她的话,其实连他自己都搞不明白对她的感情。

    “你没有欠我的,根本就与你无关,你没有必要愧疚,你做了那么多,从头到脚你都在算计我,要我答应你一件事,也是为这件事做铺垫,我该说什么呢?”婕雅说完以后,忍着即将要流出来的泪水,往外走,而骆轩却坐在原处没有任何的行动。

    婕雅快速的拦了辆的士回医院,她的心在这最后的时刻崩溃了,从头至尾他都只是因为愧疚才会对她这么好。这么多年来,父母拼命的隐瞒她失去记忆的事情,就在这一天内她知道了全部,这样她更加的无法接受。她的头因为哭泣更加的疼痛起来,有一种欲裂的感觉,她第一次觉得死亡原来离她这么的近,手机拼命的响着,她没有接的欲望,因为这个时候的她已经完全陷入自己的世界之中,外界的声音对她而言都是空气,毫无动静的空气。车子在医院门口停了下来,她犹如幽灵一般的走进病房。

    “丫丫?”林孜紧张的叫道,站在她面前的女儿好像已经没有灵魂一样,傻傻的走进自己的病房。不论父母在后面怎么呼唤,她都无暇理会,走到床边衣服没有换,什么都没有做的,她便迅速的躺下了床。靳朗和林孜只好缓缓的走到她的床边,坐在边上的椅子上,安静的看着她没有言语,他们知道在这一刻,婕雅需要的是安静。

    骆轩坐在家里的沙发上看着已经打的没有电的手机,心中有说不出的害怕。他将手机拿去充电,然后准备去洗个澡让自己能够清醒一点,好像清楚究竟应该怎么做。当他正要踏进浴室的时候,家里的座机响起了。

    “喂!”他接起了电话。

    “您好!请问您是费景行的儿子吗?”那边说的是非常不正中的中文,就好像外国人在学中文一样。

    “是的,有什么事吗?”他的直觉告诉他,不是什么好事。

    那边沉默了许久以后说道:“我是与你父亲同行的人,这段时间我跟他都在日本,昨天日本发生了地震,你父亲失去了踪影,我们至今没有找到他。”

    骆轩握着听筒愣在了原地,他的手在颤抖,完全不敢相信刚刚那人所说的话是真的。对方一直在喊:“喂!喂!请问您还在吗?”

    “你刚刚说什么?”他让自己镇定以后又问道。

    “您的父亲在日本地震中失踪了。”那个人又重复了一遍。

    他尽量让自己的心情平复,“我可以过去日本跟你们一起找他吗?”没有想到在这短短的几天内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这一切都是让人始料未及的,而在这一刻他才发现,即使自己有多么的恨父亲,但是他都不能失去他,因为他确实是自己的父亲,至少在远方还能有一份牵挂的父亲。

    次日,骆轩便开始着手办前去日本的事情,所以并没有去学校,而婕雅自然是在医院里等结果。费佳佳在接到骆轩请假后的不久,便也接到了婕雅请假的电话,但是婕雅却交待不能让骆轩知道自己在医院。直觉告诉她婕雅的病并不简单,而现在骆轩又在为能够去日本救叔叔的事而奔波,她也不知道究竟该不该说,所以必须去医院走一趟,她才能够放心。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