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初忆

章节字数:1953  更新时间:20-04-07 10: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若从忠孝论门阀,个是并州第一家。

    永远只有战死的杨家将,绝无逃跑的杨家兵。

    这些话,我从小便在耳边听烂了。

    所以,哪怕过了再多年,哪怕我连自己是什么样子都记不清了,它们却像刻在骨血中符咒般犹言在耳。

    可但凡想起总归又是对自己心中的一番折磨,毕竟这满门忠烈的名头,总归是要被我这号反贼给全毁了。

    其后,又再叹一遍可悲可悲,我这白活数十年,如何忠烈从未了然,临到死了,也只是空担一反名,不知何故也。

    不过,我惯是个过得之人,便宽慰自己道这世上会做忠烈的人不知几许,总归是不少的,可他们往往也想不明白这后一问呢。

    譬如,岳将军,张指挥使……这一列,还真又叫我想起来,这反贼的名头我家倒也不是第一次撞上了。

    这一回想便要从我十岁时说起了……

    那年我二哥哥刚新娶了冷家嫂嫂,官道又是顺风得很,便在开封置办了座新府。双喜临门,自家人自不该缺席。可惜北部边关侵扰不休,爹爹妈妈在太原是万万走不开的,家中人丁也不兴旺,最后竟只得由我这个才及外傅之年的妹妹带上带上大件小件的贺礼领着车队前去恭祝。

    当时的世道虽比如今太平上不少,但总还是时不时有些匪贼劫路之事。

    我此前虽未出过远门,却并非是那种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小姐,思来想去晓得爹爹妈妈定会为此事忧心,便提上我的梨花枪要去寻他二人。

    “小姐原是在这儿,老爷夫人在前厅。。。。。。。”

    正巧碰上了来寻我的家仆,听得“前厅”二字,便即刻飞步而往。

    果见他二人正坐于堂前,表情严肃,旁边还坐了个靛青色衣服的男子,不过眼下我有打紧的事要办,并未留心此人。

    我一入屋内,便用左手先拍了拍胸脯,雄声言道:“爹爹妈妈何须愁,只要有我杨羽一柄枪,莫说寻常山匪不能近身,便是天王老子来了,也得斗上一斗,”说着右手执枪重重往地面上敲上一声,“若贺礼有损分毫,我定提头来见!”

    话音刚落,只见一白色扁物朝我飞速袭来,我即刻向旁一偏,左手往前一抓。

    掌心一痛,这力道属实不小,不过我还是牢牢地把它抓在了手里。

    我嘴角一咧,笑道:“爹爹,是想要试试我的本事?”

    定睛一看,发现是个茶杯盖,又握在手中摇了摇像是炫耀。

    “咚。”却只见爹爹往桌面上重重地一拍,厉声喝道:“胡闹!半点礼数没有,快将你那些玩闹的破烂收起来,叫客人看了添好大个笑话。”

    爹爹的声音是又粗又急又大,我的身子跟着桌子一起哆嗦了一下。

    “什么玩闹的破烂?”我有些丈二摸不着头脑,加之我那时总以为家中有本狮吼功的秘笈,又说道:“不过爹爹你居然又拿狮吼功偷袭我,绝非大家行……”

    “径”字的音还没脱口,突又听重重一“咚”声,若说刚刚是猛地一拍,现在爹爹恐怕就是在砸了,而且看他举起的手多半还想再来一次,我怕这桌子得裂。

    多亏妈妈赶紧拉住了他的手,又抚了抚他背,劝道:“发这么大火,徐哥儿还在呢。”又转向我,言:“好了,羽儿,你也快些将你的枪收起来,别惹你爹爹生气了。”

    枪?爹爹口中的破烂是我的梨花枪!?我“唰”地涨红了脸,一时间觉得又羞又恼,不愿意承认,于是竟梗着脖子说了句:“枪在人在,枪亡人亡!”

    “啪。”许是因为另一只手被妈妈拿住,爹爹这下终于不打桌子了,改成拍自己的腿。

    “作孽啊,作孽,都是你妈妈平日竟知道惯你,教出这满嘴胡话来。”他一副捶胸顿足的痛心模样。

    即刻,爹爹的另一只手被猛地甩开了。

    “好呀,好呀,好你个杨将军,杨大人啊,温儿争气了,你就四处去说给你老杨家长脸,是你老杨家有本事。现在你觉得羽儿不行,就全成了我的事。”我瞧着妈妈的脸在一瞬之间垮了下来。

    “我这是就事论事,你平日是不是总惯……”

    “那你管呀!”妈妈的声调,莫非是修了什么穿墙钻脑的魔音?连爹爹脸上都是一怔,“合着羽儿不是你的闺女,我瞧她没什么不好的,要有不好就全是被你这个每次只知道吹胡子瞪眼的爹给吓出来的!”

    “你这话说得……”

    “我怎么说了……。”

    此后二人以言语为锋不知过了多少招,其攻守之快我难以插入,索性旁观。

    “夫人,夫人,都是我错了。”爹爹平日对我虽总占上风,在妈妈面前却总归还是要败下阵来的。

    “啪”但须臾间,他竟又拍了一次腿。

    也许比起将军,爹爹更适合去衙门当差,可以一下一下地打惊堂木。

    “我与你大娘一时气性上头,真是让徐哥儿见笑了。”他满怀歉意地朝旁边靛青色衣服的人拱了拱手。

    这时,屋中的人仿佛都如梦初醒一般才记起这儿似乎还有位客人。

    就连那人身边的随侍都是如此。那随侍看了眼客人的茶杯,大概是看着见了底,慌慌张张地赶忙拿起壶往里面又添了一些。

    不过这客人似乎并没有很在意,不疾不徐地回了句:“伯父伯母,无妨的。”

    妈妈的头微微朝下垂着,也很不好意思,她朝我招了招手:“羽儿,快过来拜见你徐大哥。”

    爹爹妈妈这一通架吵得似乎都忘掉要让我收枪了,我自然乖乖地走了过去,免得一激又叫他们想起来。

    我一上前,那客人也跟着站了起来。

    不站不知道,他这一站,我突然感觉头上的光被遮住了,他微微前倾朝我作揖。

    “见过,三妹妹。”

    作者闲话:

    第一次在连城写文,希望可以加油,谢谢每一个看的人呀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