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离别

章节字数:2653  更新时间:20-04-10 14: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原先以为阿青是个爱大惊小怪的,但小蝶让我开始思考也许这是贴身丫鬟们的某种技艺也说不定。看到我的伤口时,她那深吸的气,紧蹙的眉,惊惧的神色和瞬间盈满眼眶的水珠让我差点以为我是受了什么没得救的伤。

    接着她就飞快地冲了过来,一把我抱起二话没说地冲回了府里,待看见哥哥嫂嫂,眼泪一下就如决堤一般,哭着说:“都是婢子的错,都是婢子没有看好小姐,婢子该死,该死。”

    不对,不对,她比阿青还要夸张上至少十倍,我身上就是有百道这样的划伤也死不了呀,她怎么就要寻死了。

    之后来的大夫也是一样夸张的路数,看着一道划伤也能开出十几味药来,还说什么“若不好好将养,将来恐要留疤,可惜好好一姑娘。”

    难道这就是开封和太原民风不同么?

    可怜我因他那一句可惜被困在府里数日,之后不知为什么夫子也不来了,甚至连我每次看到哥哥他也神色匆匆地没与我说两句话便走了。

    这哪里是养伤分明就是禁足啊!

    可这到底是为什么呢?总不会是之前那个小胖子真得告状告到府上来了吧?

    我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原因,日日憋闷地怀疑自己在这么待下去会变成长在房间中的一棵树。

    于是,这日一大早,我终于趁着小蝶打瞌睡之时往外溜去,又小心翼翼地从院子里翻墙跑了。

    也许是对外面的花花世界久别重逢格外想念,我站在华街中央闭上双眼深吸口气大大地伸了个懒腰,让自己沉醉于这自由香甜又热闹的气息。

    待我睁眼之时却只见一辆马车不知何时竟已行至我的身前,我和车夫的眼神交汇皆是瞬时瞪如铜铃。

    只听“吁”的一声,车夫立时想要刹住马车,但此时此刻恐怕已是为时已晚。

    更可怕地是我身后似乎也有“哒哒”的马蹄声越来越响,似是与我急速靠近着。

    如果被一匹马踩是肉泥,两匹马是不是就变成夹肉火烧了?

    这可怕的预想,让我又闭上了双眼。

    据说人死前思绪会不着由自主地落在最怀念东西上,我最爱的竟然就是个火烧呀。

    脚下一轻,整个身体似乎腾空了,这就是升天么?

    一点也不痛呢,就是脖子似乎被勒住了,有点喘不上气。

    只片刻,正当我有些疑惑死人也要呼吸之时,屁股处又有了实感,还一颠一颠的。同时左肩一重,后背传来一种似曾相似的温度。

    我心下不解,将眼睛睁出一条缝来。

    我……我不是被撞得灵魂出窍!我身下是一匹飞驰的骏马,它速度极快,带起的风将我的脸颊吹得生疼,方向却被主人驾驭得很好,让我们与马车以毫厘之距擦肩而过,哪怕他只有单手握住缰绳,另一只手则按住了我的左肩将我护在了他的怀中。

    话本子里的故事是真的,每当千钧一发之刻,这世间的大英雄就会骑着高头大马赶来相救。

    在错过马车后,马逐渐慢了一些,风也不再那么急,而是让六月闷热的开封浸入了丝丝凉爽。

    此起彼伏的叫卖声,不知停歇的蝉鸣声,我们在这人影绰绰,车水马龙的中穿行。我想马约莫也仍是快的,如入无人之境那般,不然为何在这样嘈杂的街巷中,我却有渐渐地只听得到马蹄的哒哒,和胸腔中的咚咚。

    我微微地仰了下脖子,不喜欢仰视什么的,如果对方是个大英雄的话,自然也就不用在意了。

    笔直刚毅的下颚角,目不斜视的坚定眼神,不愧是……

    等等,我猛地将头又埋了下来,大而修长又骨节分明的手……不对,不是为了看这个……这黑衣白马的搭配虽属实烂大街,可我眼前的也实在太过眼熟了!

    我一瞬间有些僵硬,随后又微微地颤动了起来。

    “坐好。”我的动作终于引起了他的注意。

    能将每句话都说得毫无起伏,简之又简的枯燥之人还能有谁?

    这大夏天的果然还是太热了,热气是一股一股的往脸上冒,风也吹不凉我这滚烫的双颊。

    我之前果真是被热昏头了。

    徐京把我扔回了府里。

    他怎么又来开封了,难不成是接我回去的!?可是哥哥并没有同我讲啊,我也没来得及问,他二人便直接进了书房,而我被带回了房中,多了好几个看守。

    到午膳时分,我才又被领出房去,桌上摆着王楼前的獾儿和野狐,梅家鹿家的鹅鸭鸡兔,更有滴酥水晶脍,夏月麻腐鸡皮等一干菜式,好不丰盛。

    然而整顿饭,除开哥哥不停地叫我多吃些,大家都莫名地安静着,我心中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

    饭后嫂嫂先回房休息,哥哥叫我留在了前厅。

    未几时,他拿出一个包裹来还有我的那把梨花枪。

    我知道这预感是坐了实。

    “哥哥,哥哥,我以后都乖了,不到处乱跑了行不行?”我扑到他身上抱着他的腰哭诉道。

    我这眼泪花其实时常来得也不比什么小蝶阿青慢,这说来也是件极好笑的事,那时的我竟觉得要被送回家就是件顶天难过的不好之事了。

    我看见哥哥的眉头沉了沉,知道他瞧我哭从来都是会心疼的,心疼心疼心就软了,便抱着他哭得更为起劲。

    “哎。”我听他轻叹了口气,然后蹲下身子来扶住我的肩与我平视,说道:“小妹舍不得哥哥么?”

    “嗯……嗯。”我一边抽着鼻子一边点头。

    “哥哥也舍不得小妹呀,可是爹爹妈妈这么久没见到小妹,是不是也会很想小妹呀?”

    “……嗯。”我想了一想也点了点头。

    “所以小妹在哥哥这儿待了这么久,是不是也该回去看看爹爹妈妈了?”

    哥哥大抵是心意已决,其实我也明白总归是要有回家的那一天的。

    “那……那哥哥,我以后还可以来东京玩么?”我抽泣着小声问道。

    “当然了,哥哥跟你拉钩。”他伸出一根小指同我的小指钩到一起以示承诺。

    “不骗人么?”但我仍是不放心地又问了一句。

    “哥哥什么时候骗过你。”他揉揉我的头,又朝我勾了勾嘴角。

    “对了,”他突然转头在包裹里翻起来,“小妹前些天不是说想要绣花的绢帕么,你看这是你嫂嫂亲手帮你绣的。”拿出了一张崭新的绢帕,又把包裹拿到我眼前,说道:“包裹里还给你装了好多好吃的好玩的。”

    我一看果真琳琅满目的什么都有果脯蜜饯,风车弹珠甚至还有新衣服。

    “小妹,喜欢么?”他认真地看着我。

    “喜欢。”看到哥哥对我如此上心,我也渐渐止住了抽泣,努力地朝他笑了笑点头道。

    “小妹还是笑起来好看,以后不要再哭了。”哥哥用那张新手绢轻轻地一点点地擦干我脸上的水珠,他也把唇角上扬的幅度勾得更大了。

    这时,有脚步声渐进,是徐京回来了,他之前似乎是去准备车马。

    哥哥看到徐京准备起身,但我一把把哥哥抱住了,我把头埋到他肩上小声说了句:“哥哥一定要想我呀。”

    “那小妹也不能忘了哥哥呀。”哥哥也回抱住了我。

    “一定!”我说得异常坚定。

    “好了,再晚些,天恐怕就要暗了,没法赶路。”哥哥的手在我背上轻抚安慰了几下,终究是松开了。

    他直起身来把包裹打上结和枪一起递给了我,然后拉着我走到徐京面前,对我说道:“一路上一定要听徐大哥的话啊。”又转头对徐京说道:“这一次就多麻烦你了。”

    我瞧见徐京的张开喉头滚动一下,这是我第一次觉得徐京似乎想说些什么,但他最后仍是抱了抱拳道:“杨兄,保重。”

    哥哥向他回礼,也道:“保重。”

    我和徐京一起离开时,似乎听到哥哥也“咳咳”地清了清嗓子,我转身看去,却见他别过头去。

    作者闲话:

    哈哈有人评论了,开心,努力更新ing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