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客栈

章节字数:2969  更新时间:20-04-12 22: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们到客栈的时候夜幕已至,大堂的客人零星无几,亏得这样没有引起什么大的乱子。

    并非是我有意夸张,我两虽先前擦过了脸,但衣服上难免血迹斑斑,徐京着黑倒还不显,我素爱亮色,如今活脱脱一个血娃娃,我们又都背着枪这样的长兵,着实不像什么善茬。

    那掌柜看见我们登时身子就朝里缩了一步,连打尖还是住店都没问。

    “执行公务。”徐京掏出一张青铜令牌。

    徐京这是在说谎?不过他这张面无表情的脸似乎还挺适合干这事的。

    “那……官爷您需要什么?”掌柜勉强朝前移了半步仍是有些哆哆嗦嗦。

    “一间上房,再打盆水来。”他一边说着一边把碎银放到掌柜面前。

    “哦,哦。”掌柜点头如捣蒜,然后转向一旁缩到柱子后面去的小二说道:“还不快过来领官爷上楼。”

    “是……是。”那小二哆嗦了一下还是站了出来,战战兢兢地领着我们上了楼,“两位这边请。”

    一将我们送进去,他立时说道:“我去帮二位打水。”,转身就走。

    不多时,水打来了,小二又是一递进来,头也没抬,就迅速开溜。

    然而,我在看到那盆水的瞬间……

    水面有些摇晃,让脸的形状也泛起波纹,但那被凝固暗红所结起的长发,脸上点点干枯的血斑已然清晰地映入了我的眼帘。

    白骨、血肉、刀枪、粘稠的触感、腥臭的味道、还有那最后狰狞的神情忽然像潮水一般涌入我的脑海,挤入我的身体。

    “哈,哈,哈”我大口地呼吸,胸口像是被堵住了一般,我快喘不上气来了。

    不要,走开,都走开,我不要这些东西!

    于是胃肠开始抽动,我猛烈地呕吐起来,想将一切排出。

    水一下子变得浑浊不堪。

    “小二,叫个婆子帮我妹妹换身衣服,再打盆水。”徐京看了我一眼,然后蹲了下来一边拍着我的背一边对外面吩咐道。

    那个小二看来今晚还得多跑两趟了。

    不知道吐了多久,我终于消停了下来,换好了衣裳。

    哎,我当初来开封时就吐了一场,如今离开时又吐一场,不知是福还是祸呀。

    我一个人坐在桌前扒拉着碗里的小米粥,垫补垫补吐空的胃。

    这时,窗外吹来一阵风,夏天的风本都该是凉爽而惬意的,我却打了个了冷颤。

    意识到,根本就已经是祸了呀。

    我环视了一眼房间,虽然能看到徐京在屏风后面的身影,可桌子和屏风后还是有一段距离的,万一有人突然从窗户跳进来该怎么办?

    不知不觉中我已把徐京当成了唯一的安全所在,于是我的脚步十分诚实地跑了过去。

    他换了一身新的黑衣,左臂衣袖挽起,露出赫然一条长而深的血痕,他的右手拿着酒壶正在往伤口上浇,也许是酒光在伤口之上让那颜色显得更加触目惊心。

    红黑入目,我不受控制地胃里直接一抽,我迅速埋下头用手捂住了嘴。

    我还是把吐意憋了回去。

    “你先……别过来了。”我抬头时看见徐京将伤手背到了身后,垂着眸子说道。

    他的声音很低,他虽然一天也不曾说过几句话,但我还没听过这么低沉的声音。

    我想徐京有点伤心了,或者不止一点。

    我一步一步地退到屏风外,头也是越垂越低。

    伤口吓人归吓人,可越吓人不也代表伤得严重么?

    想想徐京一路上除了一开始抽了口气,之后是连哼也没哼过一次,他甚至还直接拿酒往上淋。

    我知道的,以前每次受伤,用酒擦洗时是最痛不过的了,就算轻轻用棉布一点一点地擦也像是把伤口又撕开了好几遍一般。

    这样他都没叫出来,而我却只是看了一眼那伤口,竟就差点吐了。

    阿青说得对,徐京才是真正的大英雄,而我是这天底下最坏最坏的大坏蛋!又自私又胆小。

    徐京出来时手臂上已经缠好了纱布,面色似乎也已恢复如常。

    这时,我却跑到了屏风后面。

    看到徐京之前脏掉的衣服被他包成了一团,我把它打开来,有碎成两半的护腕。

    是了,徐京之前救我的时候,那贼人从身后偷袭,我看见他将刀势打偏,却没想他是用得手臂硬接的一刀。

    有之前他撕下来包伤口的布条,黑色的衣服,干了的血大多都是看不出的,但其上还是有些鲜艳的痕迹,我想除了他还在出血以外,应该就是之前凝上的血,拆开布条时又撕扯一次所致。

    “你……”徐京也走了进来,看着我的所作所为似有不解。

    我转向他,只见他那白色的纱布上又是隐有鲜红。

    他看见我的眼神第一反应竟又是将手往背后一躲。

    撕开布条时一定是疼的,淋酒也疼,撒药也疼,包扎也疼,更不用说一直流血,他还骑马了对伤口一定不好。

    我想象着这疼痛,突然只觉鼻子一酸,眼眶里的眼泪啪嗒啪嗒地落了下来。

    “怎么了?”徐京先是一愣,接着立时蹲到了我的身前,与我平视,神情写满了不解与慌张。

    徐京之前似乎还真没见我哭过,就连和哥哥离别时,他也是在我差不多止住眼泪后才回来的。

    “是…。。是我又吓到你了么?”他的眼睛又要往下垂。

    “不是,不是。”我赶紧摇了摇头。

    对啊,徐京都没哭,我哭什么,白白惹他误会,我又手忙脚乱地擦起脸来。

    可是距离这么近,我又看到了他额头上覆着一层薄薄的汗,感觉更是酸涩,难免又抽了一下鼻子。

    “徐京,你很痛吧。”我看着他问道。

    “没有。”他回答地出乎意料地快,仿佛不假思索一般。

    “你骗人。”他的身体怔了怔,“疼的时候说出来的话,会好受一点,真的。”我认真地盯着他的眼睛说道。

    “。…。。”徐京的眼神闪动了两下,沉默了许久,还是说道:“不痛,皮外伤而已。”

    徐京这个人,从来不会喊疼,哪怕那阵他还是个未及弱冠的少年罢了。

    我没有再说话,而是从怀里掏出了小手绢一点一点地帮他擦起额头来。

    他蹲在原地没有动,似乎连眼睛也忘了眨。

    但不知道为什么徐京的汗好像越擦越多了起来,脸也有些红,是更疼了么?

    我又想拿起他的左手帮他吹一吹,不过好像不小心碰到了他的伤口,他的眉头迅速地皱了一下。

    我真笨,不用说那个花手绢小姑娘的温温柔柔我是一点不会做,比起阿青来似乎都还要粗苯不少,我有些丧气。

    “谢谢你。”不过徐京的三个字还是又给了我一些信心。

    徐京的眼睛真黑啊,但是里面又好像有光一样。

    ……这样的话,一定是阿青放到我脑子里的。

    那天睡前,我看见徐京在地上铺床褥。

    “徐京,你受伤了,到床上来睡吧。”我趴在床头说道。

    “不用了。”他摇了摇头。

    “可是……”我咬了咬嘴唇,嗫喏道:“我害怕。”

    今天过后,我觉得我得暂时接受一下自己是个胆小鬼这件事了。

    不过虽然徐京已经陪我一起到床上睡觉了,但是一熄灯,一没声,我心里又紧张起来。

    “徐京,你渴么?”我可以给他倒杯水。

    “不渴。”

    “徐京,你冷么?”我可以给他盖被子。

    “不冷。”

    “徐京,你会有点睡不着么?”我可以给他讲个睡前故事。

    “不会。”

    他好像什么都不需要,我似乎没有理由再找事做了,我只得又试图睡觉。

    然而一闭眼,那些血腥画面再次席卷而来……

    “哈,哈。”我喘着气,害怕地一个翻身钻到的徐京的被窝里,死死地抱住了他。

    “……”徐京睡着的时候居然可以一点也不动。

    我翻回身去,再次闭眼。

    半晌后,我又钻进了徐京的被窝。

    “睡不着么?”原来他没睡着也可以一动不动啊。

    “有一点。”我话音落下,感到他的右手开始在我的身上一下一下有规律地轻拍起来,好像哄小孩啊。

    我第三次试图闭眼。

    片刻又睁开了。

    “徐京你今天使得是连钩枪法么?”那些画面里似乎也不光只有恐怖的东西。

    “是。”

    “那徐宁是你什么人啊?”

    “弟弟。”

    原来如此,我早该想到的,爹爹妈妈哥哥能让徐京送我,一定是因为我们两家是世交,之前似乎听徐宁说起过他大哥外出求学归来一事。

    不过徐宁那小子打不过我呀,但是徐京之前似乎也说过什么不善枪法,难道徐宁也是在哄着我玩。

    这样我们家那些护院小厮们会不会也是……

    我人生从来没有这么没信心过。

    “徐京,你觉得我武功特别差劲么?”我问道。

    “没有。”

    “真的?”

    “嗯。”

    ……

    之后我的思绪又杂七杂八地不知道想了多少问了多少,终于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