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17章黑塔邬琉

章节字数:2235  更新时间:20-04-15 09: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何苦正在饭团铺里仔细听着那些人说话的时候、在门口站位的小二踉踉跄跄跑了进来、怒睁双眼、想要说话、却只是发出了一声嘶哑的哦声、就扑面倒在了地上。后背上深深的插着一把尖刀、血液正顺着刀口流了出来。

    全铺的人都大惊失色、唯独翀鵟波澜不惊地仍然站在原地。跟在倒地小二后面进来的是一个黑塔般的大汉、手上拿着一柄刀鞘。蛮横的看了眼全铺、恶狠狠地发出声音来:“连爷爷我也不认识?你们说他是不是该死?还敢拦着我不让我进来。”说着、弯腰从小二的后背上抽出那把尖刀、顺手在离他最近的一个人的长衫上荡了又荡、直到把刀上血迹给擦干净了、才将刀插进他手上拿着的刀鞘中。那个被大汉在长衫上擦拭血迹的男人、大气不敢出、小气不敢撒、畏畏缩缩地看着这个大汉。

    “邬琉大人来了!”福老板端着一椟。此椟极为精致、何苦看上去就觉得是他印象中那些古人精心打造的鸡翅木食盒、只是唐朝以前的古人都把食盒叫椟、也就是何苦那个时代打包外面用的饭盒。

    福老板进到铺堂中间说了一句话、就愣在那儿了。

    “这是怎么个事儿呢?”缓过气来后。福老板看见那个叫邬琉的汉子正把尖刀别到腰里、似乎是啥都明白过来了:“是不是小二对邬琉大人不敬了?”

    “岂止是不敬?他根本就不认识我!”邬琉吼天吼地、突然看见福老板手上拎着一个漂亮的椟、知道肯定是有人点了带走的饭食、便说:“爷我来吃你个饭团都还要看小二的眼色、幸亏爷胆量粗、没有被这小二给吓着。只是伤了爷些筋骨、你这一椟的饭食就算是给爷陪个罪、如此、爷便都不追究了。”说罢、伸手就夺过福老板手上的椟、左腿一伸、脚尖一勾、把张条凳勾到堂中。一屁股坐下、左手一掌就把椟上的盖子给掀翻、椟里立马就传出一阵饭菜之香来。邬琉的这一系列动作只是在一瞬间完成的、就连福老板想要阻止、哪里还来得及。见邬琉已经把椟给打开了、福老板只好站在邬琉的边上小心翼翼地说:“邬琉大人、这是那个小少年订的飨物、伏维祭上去的。”

    “啊?呸呸呸----晦气。”邬琉一听福老板的话、连声呸呸呸起来、同时举起手上的椟。福老板以为邬琉这是要把椟还给自己、伸手就要去接、结果邬琉哪里是来还给福老板的、他举那么高、就是想重重的把这个他认为的晦气给摔到地上。果然、椟被邬琉给摔到了地上、鸡翅木的椟被摔得支离破碎、里面的饭食也是散了一地。还有一个饭团滚到了何苦的脚步。

    “邬琉大人、你----”福老板没有想到这个邬琉会这么来一下的、气急之时、说不出话来。

    “你什么你?你玷了我的手、污了我的心、还不快快上一桌好酒好菜给我压压惊。如若不然、你看我掀翻你的房顶。”邬琉说着、从腰里抽出一根铁鞭。鞭长近丈、尖细如针、尾粗似腕。柔中带刚、刚中带柔。邬琉只用手腕轻轻在铁鞭的尾端轻轻一抖、力度就从铁鞭的尾端冲铁鞭的尖端而去、铁鞭便如蛇行般向上运去、尖端快近屋顶时、邬琉手腕稍稍做了点收敛、铁鞭的尖端把屋顶一根大腿般粗细的横梁给打断。横梁断裂的支呀声、让满屋的食客们有惊慌失措起来、纷纷想穿过中堂、夺门逃去。却被站在中堂的邬琉厉声给吼住了。

    “我今天不伤人。要是我想伤人、刚才鞭梢到顶的时候、我就会收力回来、如此横梁早就断了。还由得你们跑出去?我只想要福老板送我一餐饭食、事情和你等无关。你们接着吃你们的、吃你们的。”邬琉说着、又横坐在了中堂之中。

    刚才的一切、何苦是看了个清楚的。就邬琉手上拿的那根铁鞭、就那铁鞭的刚柔度能这么完美的彼此结合、就算是放在何苦生活的2120年、要是想把铁质的材料做成这样刚柔并济的铁鞭、也是不可能的。除非是用钢质的材料或者是合金。可是、这个还是北魏年间、连钢的影子都还没有呀?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又是一个巨大的问号在何苦的心里产生。正当何苦在思想的时候、少年翀鵟不紧不慢走到了邬琉的身边。

    “你想干嘛?”邬琉见一个少年居然对自己毫无惧色、还敢走到自己的身边来:“你吃了豹子胆了?”伸手又把已经盘在腰间的铁鞭的木把握在了手上。

    “你赔我饭食来!”翀鵟也不恼、轻言细语地和邬琉说着。

    “赔你饭食?哈哈哈----好笑、真是好笑。福老板、你说的少年订的飨食祭上的就是他?”邬琉一声福老板、把个福老板吓得赶紧奔到邬琉的面前说:“就是他、就是他。孩子小、不懂事。翀鵟、你别让邬琉大人赔了。你这都算我的。”福老板说着、就要去推开翀鵟。推了几下翀鵟居然没有动、想着肯定是自己的力度不够、就再次用大的力度、可是这次不当翀鵟没有动、福老板居然还被丝毫没有动的翀鵟给反弹了回来。邬琉见到这一切、惊得站了起来、心里想到:小小少年、身板单薄、骨骼细小、面无杀气、怎么能有这般功夫?我倒是要会会。心里想着、脚下就做起了小动作来、跟着就见邬琉身边的那张条凳从他的脚下冷不丁的飞了起来、直接就向翀鵟的脑门子而去。这速度、真是倍道兼进潮鸣电掣、等何苦只眨了下眼睛、条凳已经飞到翀鵟的脑门边上。

    “小心呀!”在场的人只有何苦冲口而出。再看翀鵟、还是不惊慌、眼不看飞来的条凳、反而看着冲他叫着的何苦。何苦心中叫声不好;这少年是不是傻了?眼看条凳离翀鵟的脑门子只有一指之距的时候、翀鵟抬手并拢食指和中指、快得何苦的眼睛只眨到一半的时候、翀鵟的两根手指头稳稳的把条凳给定在了自己的脑门子前面、然后食指和中指贴着条凳的内壁、借着条凳冲过来的力量、在空中绕了几圈、等条凳的冲力被化解后、翀鵟轻轻的把条凳给放到了地上。自己也稳稳地坐到条凳上。正当何苦为少年的功夫叫好、也为少年化险为夷庆幸的时候、眼前又是紫光一闪、就见福老板铺里的那张高不过半尺的方桌从邬琉的脚下飞起、旋风般的向少年的胸口扑了过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