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18章一飞翀昊苍

章节字数:2370  更新时间:20-04-15 09: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何苦看见少年翀鵟化解了邬琉第一次急速的攻击、正在为少年翀鵟庆幸之时、邬琉的脚下又飞起一团紫色的光团、速度之快、等何苦看清楚飞起的是一个什么玩意儿的时候、一张高不过半尺的方桌已经飞到了翀鵟的胸口处。眼看伸手是来不及了的、就见翀鵟略微一含胸部、方桌稳稳的停在了翀鵟的胸口处、翀鵟再一吐气、方桌吧嗒掉到了地上。

    就这么一顿操作、再次让邬琉震惊、还恼羞成怒起来。反手抽出腰间的铁鞭、一刻一不在手上停留、抡起铁鞭就相向翀鵟。何苦心中大惊、就这邬琉使铁鞭时用的九成力来看、少年翀鵟只有避让才能躲过一劫。可是铁鞭除了眼都跟不上的急速外、最叫人难防的还是铁鞭在冲向翀鵟的过程中、在空中看上去毫无章法的动向、而实际上却是邬琉在手腕上动了手脚、暗藏着变数的蛇行之状才是邬琉使出铁鞭的精华所在。

    何苦知道什么事情、特别是在武功上的事情、都会有一个破解之法的。虽然说是唯快不破、但是在何苦的2120年代、这个武功神话早就不存在了。但是、现在是在北魏年间、就眼前的这个局、翀鵟如何来破?何苦的思维没有邬琉的铁鞭快、就在何苦暗自替翀鵟担忧的时候、突然听见在自己的身后有一声沉闷的声音响起、声音响起的同时、邬琉冲到翀鵟脸颊的铁鞭突然高昂、冲向了屋顶、屋顶再断一根屋梁。这次断的屋梁不像先前邬琉有意留了三分力度的那根屋梁。这次、邬琉是使出了十二分力量的铁鞭抽向了屋梁。屋梁瞬间断成木渣、连同那片屋顶上的青瓦哗哗啦啦落了下来。翀鵟倒是安然无恙了、只是落下的屋梁和那些成了碎渣的青瓦、把一个清清爽爽的少年弄成了一个灰不拉几的样子。接着便听见福老板央求邬琉的叫声:“邬琉大人手下留情。”所有的事情都是在瞬间发生的。何苦这个时候看见福老板双膝跪在邬琉的面前、更让何苦吃惊的是、在福老板的双膝下面、出现了一个直径三尺有余、深达小二尺的凹陷坑。

    “好功夫呀!”何苦在心中暗叫:“翀鵟就是因为福老板这么一跪给救了命的。”

    “你---”邬琉看见自己面前的那个凹陷和跪在自己面前的福老板、心中正一万个疑惑在升起;妈的、就我刚才这一鞭、对面的这个小杂种不死也要掉层皮。为什么眼看就要得逞、鞭梢却冲向了屋顶呢?

    “邬琉大人饶命。小孩子不懂事。看在我面子上饶了这个孩子吧。”说话间、福老板已经站了起来、双腿无恙、行动自如。

    “你敢坏我的事、还来给这个小兔崽子求情?你活得不耐烦了?”邬琉说着、双手同时向后、从后腰间抽出一双匕首、双双斜插着就要刺进福老板的左肝右胃。这个时候的福老板是一点防备也没有的、估计是福老板自己认为邬琉不会对自己下如此的毒手的。眼看邬琉的双匕首到了福老板的腹部、马上就要斜插进去、却见邬琉的一双匕首上亮光一闪、双双落到了福老板的脚下。福老板倒吸一口凉气、抬头望去、就见翀鵟正收回8字扣环铁链上的一双小刀。

    “鸳鸯索命刀!”邬琉在惊叫着:“你是何人?”邬琉重执铁鞭在手、做出准备攻击的样子、却是不敢再贸然而动了。

    “黑塔陋夫、纣秦宵小、休与你言语。”翀鵟言行一致、抬腿走向福老板、拱手抱拳:“福老板有礼了。”并不说缘由、而是用脚在福老板跪出的那凹陷的边缘跺了跺。

    “翀鵟言重、小人失礼了。”福老板做出受宠若惊的样子、又转向邬琉、邬琉正被刚才翀鵟的话急得呜呜呀呀冲翀鵟而来、正好遇见福老板转身、怒气一来、用肩头就撞向了福老板的肩头。他满以为这么一撞、福老板会仰面八叉的、却被福老板给弹了回来。又一楞、准备在撞、猛然发现福老板脚下的几块垫脚石是粉碎的。惊出一身冷汗来、思忖着;福老板深藏不露、还是在场另有高人?自己的两次要命的攻击都被人化解了、这在我攻击的历史上还是从来就没有发现过的。

    “你挡住我干嘛呀!”邬琉决定好汉不吃眼前亏、先化解眼前的尴尬再行决定、要不自己再攻击一次又给化解、怎么在郦即墨和公主面前交代?公主铁骑还怎么在洛阳城混下去。邬琉便转怒为笑、指着福老板的鼻子说:“你说你一个饭团铺老板、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劲。我无非是想到你的包间里去吃餐饭、你拦着我是个什么意思?生意不做了?”

    “哈哈哈----邬琉大人你早说嘛、里面的包间早就给大人准备好了。大人里面请!”福老板见邬琉软了下来、知道再无危险、引路带走了邬琉。顺便在路边站着的一个小二的耳边嘀咕了几句、那小二走到倒地死在地上的小二边上、也不弯腰、将自己的一只脚伸进倒地小二的肚皮上、只一用力、倒在地上是小二已经凭空而起、稳稳这个小二伸出的两只胳臂上。然后他大气不出、小气不喘的扬长而去。“铺里藏龙卧虎呀!”何苦在心里叫了声、便把精力放到了翀鵟的身上。

    “敢问少年尊姓大名?”看刚才翀鵟的表现、何苦就更加觉得自己应该在这个人生地疏的地方交上这么一个朋友、便拿出包里的一条一次性毛巾、一边给翀鵟掸着身上的那些碎土、一边笑着问道。

    “翀鵟。”翀鵟见何苦也算是一少年、而且笑嘻嘻的在给自己掸着碎土、便配合着何苦转动着身子。

    “敢问是哪两个字?”

    “双习加中、是为翀。鸟上加狂、是为鵟。翀鵟。”少年翀鵟坐下、沾茶水在桌上写出了二字、接着解释道:“鹄飞举万里。一飞翀昊苍。”

    “好生生僻。却又极为特别。倒是曹植诗句笔力雄健、词采华美。一飞翀昊苍还真是与少年绝配了。”何苦知道翀鵟刚才说出的两句诗是出自曹植的《赠毋丘百荆州诗》。

    “哦、小哥也熟通曹植之诗?”一听何苦说出诗的出处、翀鵟欣喜起来。

    “也不算熟通、只是知道一二。”何苦不喜欢诗、说是诗人就是疯子。

    “敢问小哥尊姓大名?”估计是翀鵟也觉得何苦是可交之人、便拱手请教道。

    “不敢不敢。”习惯于握手礼的何苦、见翀鵟对自己如此客气起来、也是激动、伸手就拉住了翀鵟的双手、猛然又见翀鵟面红耳赤起来、才想起古人是没有握手礼的。赶紧松开、也向翀鵟拱手还礼说:“何苦。如何的何、苦难的苦。”也学翀鵟沾了点茶水在桌子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如何取这么一个苦难的名字?”翀鵟看着何苦的名字后、觉得与常人的名字有些不同、便又拱手问道。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