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19章何苦来哉

章节字数:2241  更新时间:20-04-16 10:4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何苦和翀鵟相互报了名字。翀鵟对何苦的名字有些质疑、便问道:“如何取一个这么苦难的名字、有什么来历吗?”

    “何苦来哉。本意为为什么要自讨苦吃呢?出自《史记•高祖本纪》。”

    “我知道了”吾以义兵从诸侯诛残贼,使刑馀罪人击杀项羽,何苦乃与公挑战!””翀鵟没有等何苦再往下说、自己居然背诵出何苦出处的原文来。

    “小老弟好才情。”何苦又是一番夸赞。

    “小哥来自何处?”翀鵟开始打量起何苦有些与众不同的装束来。

    “来自------来自------邺城。”何苦真不知道怎么说自己的来处、要是说自己来自1000多后的时代、翀鵟是怎么都理解不了的、而且自己也给翀鵟解释不清楚。只好按照自己的记忆选择了一处离洛阳城比较近的城池。

    “贺六浑所霸之地?听说富庶兴旺、官民相融极好。”翀鵟眼里一亮、似乎是对这样一个地方充满了向往。

    “是吧。”何苦没有想到自己胡乱编出的一个自己的来自、却是翀鵟倍而了解之地。如何回复翀鵟、心里纠结起来。又没有资料深入的和翀鵟聊下去、便用了是吧来搪塞。

    “是吧?你不关心生存之地?”果然、翀鵟起了疑心。

    “小老弟要不先和我一起吃点酒水?”眼见自己的谎言就要被翀鵟给戳穿、何苦赶紧转移话题。

    “不了、小弟在等飨食、便去伏维祭上。”翀鵟又对何苦作了一揖。

    “呵呵、我忘了。小老弟是来打包快餐的。”何苦尴尬地笑了。

    “打包快餐?”翀鵟疑惑而问。

    “哦哦哦、是来备飨食祭上的。”何苦马上又觉得自己失言、赶紧纠正自己的话。翀鵟还是在疑惑中、正要深入下去再问何苦、福老板再次拎着一个椟出来了、正好解了何苦的窘状。

    “我先去了、日后来与福老板结算。”翀鵟一撩长袍下摆、干净利索地站起来、接过福老板手中的椟、回眸看了眼何苦、飘然而去。

    “这孩子真是苦命。”福老板冲着翀鵟的背影说了声。

    “正是。”何苦因为看见翀鵟在刑场的一切、心里更是深有感触。

    “唉、祸害呀!”福老板又叹息了一声、扭头要走、被何苦留住。

    “福老板。”何苦叫着的时候、顺手把福老板按在自己坐着的那条凳子上:“官家何用如此严律?”

    “原来并不如此呀!”福老板接着叹气。

    “原来?”何苦不了解、便再问。

    “对呀、永熙年前。你是?”福老板突然警惕地看着何苦。

    “我就是邺城来的一个路人。福老板不必紧张。只是好奇、便随便问问。”

    “你见到行刑了?”福老板想着何苦这样问、肯定是见到了行刑的场面。

    “是的、还见到了翀鵟的父母冤死。”

    “小老弟、慎言、慎言!”听见何苦说冤死、福老板又紧张起来、四处看了看、发现饭团铺里已经没有人了、才又小声在何苦耳边说:

    “永熙年间休谈冤死、都是该死之人!”

    “哪有该死之人?”福老板的话让何苦心里一惊:官府厉害呀、冤死之人还不敢出声。就算是翀鵟的母亲真有参与盗窃什么墨眉剑、但是罪不至翀鵟的父亲吧?祸不嫁翀鵟和他的妹妹吧?

    “永熙之年就都是该死之人。特别是盗窃墨眉剑者、严苛厉律就是让他们心生畏惧、震慑他人的。官家岂会轻置?我去忙活了、小老弟慢用。”福老板说着又要走、又被何苦再次给拦住。

    “福老板、真有什么墨眉剑?你们可都见过?”

    “有是没有、反正我能接触到的人是没有见过的。但是官家专门修建了黄庙置放此剑、还派出公主铁骑护卫、你说是真有还是假有呢?”福老板把问题又给何苦甩了回来。

    “我在刑场听群演------哦------不不不------听一个人说被斩首的那些人根本就不因为盗取墨眉剑被杀的。”何苦说到刑场、思想还停滞在最初对场景的判断上、免不了又说成了群演。赶紧改了口。

    “嘘------小声点。”反正饭团铺大堂里早就没有了人、福老板只是盯着刚才邬琉去的那个包间一小会、证实没有动静了、才又和何苦说:“从永熙年开始、宫里进了妖精、惑了元修后、永熙年间死刑犯的罪名就都是盗取墨眉剑了。哪里还有什么抵抗土地兼并之类的死刑?”福老板又是一反问、倒是搞得何苦不知再说什么好了。

    “那么、按照福老板所说。什么土地兼并之事就是现今最激烈的社会矛盾了?”想了半天、何苦觉得这个时候不能冷场、要不福老板就借机走掉了。

    “慎言、慎言!休再提土地兼并、强取豪夺、政事黑暗、律法不公、奸佞当道之事。堪比暴秦、堪比暴秦。”福老板一连串的诉说让何苦疑心起来:他虽然一直强调慎言、慎言。却又在每次慎言之后、列举多例事态、福老板究竟是何用意?何苦觉得福老板的言行是不是也太自相矛盾了。

    “何来此说?该是何罪就是何罪?如何把罪类全归结到盗取墨眉剑上?一个政权就应该穷理认定赏罚、本情以正褒贬。赏罚分明、律法脉络清晰、无误判、冤判、瞎判、莫须有之判、这才是一个政权的人间正道。”何苦觉得欲救红姬出来、就必须要多了解这个自己不熟悉的社会、算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吧。听见福老板说到北魏律法居然如此牵强的草菅人命、有些义愤填膺起来。

    “什么是”穷理认定赏罚、本情以正褒贬”?”福老板没有听懂何苦这一句、愣愣地看着何苦问。

    “哦------”何苦意识到又无法给福老板来解释了、自己用的这句是出自唐朝中期柳宗元的《驳复仇议》、和北魏的年代相差了200多年。

    “何为哦?”福老板不依不饶、一脸求学问的神情。

    “哦------就是------这句话是出自另外一个世界的-------一个先知专门说律法的事情的。这个先知说------如果官家倚仗权势、挟私怨违法杀人、而又没有得到惩处、受害的百姓呼号无告、贪冤负屈时、是可以对这样的官家复仇的。”何苦一边脑子里思忖着、一边想着要怎样既不显露出自己的真实来历、也能给福老板解释清楚。便虚虚实实的给福老板讲解了几句。

    福老板哎呀了一声、眼里露出对何苦充满敬佩的眼神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