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20章官家天书

章节字数:2175  更新时间:20-04-16 10:4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何苦因为说了句柳宗元的名句、不得不又给福老板解释了半天、福老板才哎呀了一声、眼里露出对何苦充满敬佩的眼神来。

    “你哎呀是什么意思?”何苦问福老板。

    “哎呀、就是说这个先知真是说得好。不过、说法好倒是好、就是难以实现。”听了何苦的话、福老板先是一高兴、后来转念一想、这个事情要想实现起来还真是难呀。

    “即使是复仇有难度、那也要将所有罪名都给压到盗取之罪上的这个律法给纠正过来。我还真就不明白了、官家何以要用如此下三滥的手段来奴役百姓?”

    “不就是要做一个幌子、拉个大旗、做个虎皮、盗窃之罪才能至死嘛。为此、官家还出了官书。各家各户、大街小巷、商贾游客、暗娼流娼、店铺车马、平头百姓哪个手头没有一张这样的官书?堪比暴秦、堪比暴秦。”

    “福老板手头可有?”何苦被福老板说的官书给吸引、总是与盗窃墨眉剑有关之文、便想一看究竟。

    “当然有呀。这里有一张、这里也有一张、咯吱窝里还有一张、我上房了里还有好几张呢。”福老板说着话、从鞋垫里掏出一张、从盘头的包巾里也摸出一张、再从咯吱窝里掏出一张来。三张一起送到何苦的面前。

    “刚才那张是从你头上的包巾里掏出来的?”何苦嫌弃福老板从鞋底和咯吱窝里掏出的官书有气味、没有直接去接过福老板一并送过来的三张官书、而是用手捂住鼻子问福老板道。

    “中间一张。”福老板或许是明白了何苦的用意、干脆把最上面的一张和最下面的一张又一起给塞到了咯吱窝里。

    “我看看。”何苦接过福老板递给的官书一瞧、头就懵了:这那是什么官书嘛、简直就是天书。

    道是何苦看见是官书还是天书、我们按原文记录于此。

    何苦缠着福老板闲聊、就想在闲聊中打探些北魏的实情、也好为己所用、救出红姬。当福老板聊到什么官书的时候、何苦更是兴趣浓厚起来、确定这个官书会和所谓的墨眉剑、亲属行刑这些事件有必然的联系。便央求福老板找一份来瞧瞧。何苦那里知道、就这么一个官书、居然在洛阳城里深入人心、处处都是。因为就是福老板一个人、仅仅只是从随身都掏出来三份、福老板还告诉何苦、他那上房里还有好多份。

    何苦接过福老板递给的官书、只看了一眼、就惊讶得说道:“这那是什么官书、简直就是天书嘛。”

    “谁说不是呢?官家还宣称、如果有人释解了这个官文、就可以拥有一次免死机会。”

    “有人释解了吗?”何苦翻看着手上的官书、问着福老板。

    “不曾有一人!堪比暴秦、堪比暴秦。”

    “如何一直说堪比暴秦?”当福老板第三次说出堪比暴秦的时候、何苦实在是忍不住问了声福老板。

    “口头禅、口头禅。嘿嘿、说习惯了。”福老板有些尴尬、嘿嘿了几声。何苦只当是福老板的口头禅、人嘛、都会有一个口头禅的。便不再追问、捋平被福老板放在包巾里被弄皱了的官书看了起来。抬头是官书二字、也无官书名称、直接就是连标点符号都没有的一小块文字、何苦也不管、照字就读了起来;“受登拜下拜下不敢羞子天遗以下于越陨恐拜下无命之子天贪敢余白小尺咫颜违不威天曰对拜下无级一赐劳加老耋舅伯以曰孔使子天命后有且曰孔拜下将侯齐胙舅伯赐孔武文于事有子天曰胙侯齐赐孔宰使王也礼好修且盟寻丘葵于会。”

    “小老弟可以呀。还能一口气给读出来。”福老板见何苦一口气也不歇、把官书上的文字都给读了出来、心中还是稍有佩服之意。

    “可以什么呀、完全就没有读懂。官家是作何解释的?”何苦缓了口气后、才又问福老板。

    “官家解释说这个就是意欲盗取墨眉剑的法律文书。只是怪我们老百姓读不懂。”

    “好一个强奸民意的官家意思。”何苦气急、心想北魏律法该有多欠缺、才至这样。

    “官家却说是顺天应人。堪比暴秦。”

    “这不是欺世盗名嘛。”

    “官家说是名副其实。堪比暴秦。”

    “你能不能不说你的那个堪比暴秦。和你前面的话搅在一起说、好话都给你后面的堪比暴秦给注释成了坏话了。”何苦还不习惯福老板一口一个堪比暴秦。

    “呵呵------口头禅、口头禅、我再不说了。”福老板有些羞赧起来。

    “就这些何以服众?”何苦抖了抖拿在手上的那天书般的官书说。

    “以兵刃服众。你也看见今天的刑场了。”

    “太过残酷。”何苦都不忍心在回顾刑场上的每时每刻。要是开始何苦就知道不是拍片场所、他自己是万万在那样的地方待不了三分钟的。如此的虐心和残暴、是个人就不敢多待一会。

    “早已习惯!”福老板不再说后缀了。这个倒是让何苦好受多了。

    “对了、福老板、你所说永熙年开始的那妖精是什么情况?”

    “只听传闻、并无见识。所以不敢妄加评说。”福老板似乎是讳莫如深:“各自心中有数、不便言说。”

    “那此官书出自何人之手笔?”何苦知道不便再追问下去、便把事情回到了官书上。

    “邺城贺六浑之手。”

    “北魏大丞相?”何苦隐约XN植入法在起作用了。要不这个时候真的就没有办法和福老板接着聊下去了。心里默默在祈祷着这个陌生的XN植入学习法快点在自己的身上完全的生效起来。

    “对。你来自邺城、应该比我还熟悉贺六浑。”

    “哪里、平日里潜心学习、不曾关心外事。”何苦赶紧假装谦虚道。这个时候、何苦也只是有谦虚了、要不再被福老板一追问、那不就露馅了?

    “难怪小老弟能一口气读出天书上的字来。原来是一个学子。”

    “我也就是读出了字面、字义还是一窍不通。敢问福老板也是一点也没有明白?”

    “是呀、都揣在咯吱窝里三年了。看起来还是像看天书的。对了、小老弟、你说会不会是这个该死的贺六浑胡乱写了几个字、就是想让百姓都看不懂、他好糊弄人的?”

    “他不就是一个大丞相吗?如此糊弄就不怕怒了陛下、陛下治他一个玩忽职守、草菅人命之罪?”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