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28章神秘纸团

章节字数:2183  更新时间:20-04-20 10: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郦即墨一听花姑说荣凯将军身中十五刀、是自杀身亡、就有些不淡定了。极力找着一些荣凯将军不可能是自杀的因素来说服花姑。

    “还身着官服、想必是刚进家门。我知道荣凯将军的习惯、他是不换下军装不到书房坐下的。”郦即墨继续说道。

    “即墨将军何以这么肯定?”

    “因为荣凯将军是一个泾渭分明之人、他是绝对不会把杀气太重的军服穿到书房去的。”

    “这么说来、还是陛下判断失误、荣凯将军就是被他人谋杀而亡的?”花姑又是一反诘、这次加上了犀利的眼神。这也是何苦第一次在肌肤如雪的花姑的脸颊上看见这么犀利的目光。

    “你------”

    “先别激动了。我俩该好好勘验完毕、一同去给陛下回复成命。你说呢?”花姑又变得轻言细语起来。

    “先勘验就先勘验、说不定还有新的发现。”郦即墨估计就是希望还能在勘验中有新的发现、也好用证据来推翻花姑说的荣凯将军是自杀的荒唐无稽之词。便先去拉动荣凯将军的身子、刚把荣凯将军的身子拉动了一点点、荣凯将军的身下就传来一声清脆却又有些渗人的金属与地面撞击的声音。

    “刀、刀掉到地上了。千万别用手拿刀、带上手套!”何苦从窗户里看见是从荣凯将军垂下的手上掉下来的一把刀、也是被吓得一跳、肩头就撞到了窗户沿上、在刀落地的声音刚一结束、何苦撞到窗户沉闷的声音又把书房内的郦即墨和花姑给吓了一下。

    “你给我进来。偷偷摸摸干嘛!”郦即墨本来就正在火头上、先是给花姑说的荣凯将军是自杀给震到、又给刀给吓到、现在又被何苦给惊到、便有些愠怒起来。何苦只好进去、靠墙站着、看着郦即墨和花姑勘验现场。

    “过来帮忙。”正准备去和花姑把荣凯将军的尸体从太师椅上给挪开的时候、郦即墨可能觉得让一个如花似玉的少女来搬动一具尸体有些不妥、便把花姑推到了边上、对何苦说道。

    “来了!”何苦正好想在花姑面前表现一下、争取找到和她说说红姬的事情。刚和郦即墨去抬荣凯将军尸体的时候、何苦的手触到了荣凯将军垂到太师椅边上的左手上、顿时感觉到有一硬硬的东西扎了自己的手一下。何苦弯腰去看、就见还在淌着血的、荣凯将军拽得紧紧的手里露出一个折了多次的纸片的小角出来。刚才把何苦给扎了一下的就是这个纸片的小角。

    “肯定是非常重要的东西!”何苦趁和郦即墨一起用力的机会、故意高声叫了声:“一二三、起呢!”顺势又把自己的手滑到了荣凯将军的左手处、结果一心二用、让何苦和郦即墨使出的力气不同步。郦即墨本就是军中人物、力气自然要比何苦大、加上使出的气力不对称、荣凯将军的身子一下子就歪到了何苦这边。尸体带着太师椅一起就跌翻到了地上。何苦干脆乘势装着去抢荣凯将军的尸体、也倒在了地上、然后用最快的速度把荣凯将军的手给掰开、取出那团纸球、塞进自己的鞋子里。

    “何苦先生、你没事吧?”见何苦摔倒、郦即墨赶紧来到何苦的身边、伸手把何苦给拉了起来。

    “我没事、没事。脚下滑了一下。嘿嘿嘿-------”何苦极力掩饰自己的慌张、抬起脚给郦即墨和隔着书桌正够着看何苦的花姑看。何苦的脚上果然有些血液。

    “没事就好。要不我叫几个士兵进来吧。”郦即墨说道。

    “不用!再来试试就可以了。”何苦说着、自己先弯腰抄住了倒在地上的荣凯将军的左身子。郦即墨也不说话、与何苦一起用力、将荣凯将军的尸体抬到了一张长条的几上、平放在了上面。

    “即墨将军、你看看、伤口都在前面、符合自杀的条件。自杀的人总不会往自己的后背上去捅几刀吧。”花姑掀开荣凯将军的军服、指着荣凯将军的身子说道。

    “我先看看后背。何苦先生、你还能帮忙吗?”看见何苦的脸上有些惨白、郦即墨以为何苦是被荣凯将军的尸体给吓住了。其实何苦是被花姑的话给说愣住了;自杀的人会在自己的胸口捅上四刀?这都是致命伤呀!花姑难道连这么点基本常识都没有吗?

    “能能能。”何苦也是急于想搞清楚究竟是什么情况。便和郦即墨把荣凯将军的尸体侧身翻了起来。

    “你扶住!”郦即墨吩咐何苦、自己拿出随时佩戴的小刀、“刺啦”一下、把荣凯将军后背上的军服给划开、直到能看见荣凯将军的整个后背、才停了下来。

    “后背真是一点伤也没有!难道------”郦即墨自言自语。

    “所以说嘛、荣凯将军就是自杀身亡的、陛下的判断还能有错?”花姑趁机也说道。

    “十五刀、两刀插进胸口三寸、两到插进去五寸有余。其余十一刀分别在左右下腹、大腿股动脉和手臂上的划伤。”郦即墨在何苦的帮助下、把荣凯将军的尸体又平放在茶几上后、他认认真真一个一个伤口的量了尺寸、做了记载、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自杀是不可能的!

    “按照即墨将军的说法、就是还结不了案?”花姑抖了抖手上的花枪、脸上带笑着问郦即墨。

    “至少应该来一个仵作做下勘验。你我都不懂法医之术、武断了结、恐怕对荣凯将军不公。荣凯将军怎么说也是我朝常胜将军、功不可没。草草结案、难以以理服人。还望花姑三思。”听了郦即墨说的话、何苦被郦即墨这般认真和严谨的态度所折服、想着要是有郦即墨的帮助、还是应该能把红姬给营救出来的。只是现在还不是太清楚郦即墨的立场。见郦即墨个花姑争论不下、何苦有心想帮帮郦即墨、便把一只手藏在身边、慢慢展开从荣凯将军手上抠出来的那纸团、侧身低头去看纸上面的字、不看还好、这一看、让何苦大惊失色起来。紧张得赶紧把那纸条揉吧成团、拽在手心里。

    “何苦先生你什么情况?”郦即墨看见何苦的脸色蜡黄、额头上还冒着黄豆粒大小的汗珠、急切的问道。

    “没事、没事。”何苦急于摆脱郦即墨、特别是花姑、便说:“可能是晕血吧。我出去透透气就好了。”说完就要夺门而出。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