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29章纸条小风波

章节字数:2246  更新时间:20-04-21 10: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何苦从死去的荣凯将军手上掰出一张纸条、趁郦即墨和花姑在那争执时、偷偷地看了眼纸条上的内容。这不看倒是没有什么、看了却是把何苦吓的魂飞魄散、脸色一下子就蜡黄起来。何苦这个并不算细微的变化、让郦即墨看见了、郦即墨追问何苦缘何如此。何苦慑于纸条上内容的压力、并不能在花姑在场的情况下告诉郦即墨实情。便努力克制住自己内心的不安、只是告诉郦即墨自己有些晕血、需要出去透透气、说完就要夺门而出、被花姑叫住了。

    “刚才你不是还踩到血上了的吗?那个时候为什么没有晕血?”花姑被何苦突然的行为不惑不解、紧盯着何苦问道。

    “这个------不是------生理反应不是还需要一个过程嘛。”何苦为自己的机智得意着、想着如此深奥的解释、花姑会听不懂的。

    “废话、我身边晕血的人就不少、还没有见过你这样的。手上拿的是什么?”花姑突然盯着何苦紧紧攥着的左手、表情端庄、冷静。并不表现出自己内心潜伏着的兀傲。这个时候的花姑、要不是因为她直接对何苦发出如此紧迫的追问、何苦都觉得花姑真是一个冰雪聪明、慧心巧思、拥有瑶林琼树般气质的美女。

    “可是------”何苦边在想着要不要把手里的纸条拿出来、又边在对花姑做出这样的疑问:要是说花姑和郦即墨都是公主身边的人、那就应该一心向着公主。至少是在大是大非面前两个人的意见要是统一的。可是对于眼前这么个一目了然的案子、两个人却是出现了如此大的分歧。自杀和他杀是有天壤之别的。既然花姑和郦即墨都是花姑的人、为什么在对待荣凯将军的案子上、又是陛下亲自口谕交代的呢?还是不能让花姑知道纸条上的内容。

    “要不何苦先生、你也克服一下。我们把案发环境勘验完了一起出去。这是规矩、我们不能破了这样的规矩。”正在何苦不知所措的时候、郦即墨看出了何苦心中必有窘事、便静不露机的出来替何苦圆这个窘态。

    “对、我就是这个意思!哪有勘验到一半、就出去的事情?刚才我就示意你不要进来、官家之事、就是不想让你参合。”花姑不再追问何苦手中攥的是什么、扭头对郦即墨说:“我们先看看门窗墙头有无痕迹。也好让即墨将军心服口服。”

    就在花姑扭头和郦即墨说话的时候、何苦手疾眼快的讲手中的纸团又塞到了左边的鞋子里。虽然花姑是没有看见何苦的动作、但是郦即墨的余光还是看见了。

    “何苦先生、劳烦你给我把衣服脱下来。”郦即墨把何苦拉到他和花姑的中间、将后背对着何苦:“双手掌完全撑开、左右手各用食指和大拇指轻轻捏着我的衣服领子、慢慢往上提拎。对对对、就是这样。真是的、出来喝茶、就没有想到会到什么案发现场来的。这身衣服花了我不少的银子、面料是极好、只是起了褶就不笔挺了。好、就是这样脱的、对对。你交给我、我来折好。你双臂伸平、手掌全部伸开、手心向上、对对。好、你接住我折好的衣服给我放到外面的车上去。”郦即墨一边教着何苦怎么给他脱衣服、一边两次让何苦把双手的手掌全开。

    开始何苦以为郦即墨也发现了自己手中的秘密、想让自己显山显水、把手上的东西给暴露出来。后来发现、在自己两次将手掌完全张开的时候、郦即墨都是不经意的在自己的手上捏了一下。在最后何苦和郦即墨面对面接过郦即墨折好的衣服时、郦即墨分明还对自己做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色。这个时候、何苦才明白郦即墨完全是在暗中帮助自己、直到花姑对郦即墨的所作所为发出一声“噗-------”的时候、何苦就更加确定郦即墨就是在帮自己。

    “不就是一件衣服嘛、用得着即墨将军这样细致?我看你平时也没有对一件衣服这么在意过。只是我想问问即墨将军、你把衣服脱了是来干嘛的?”果然、花姑也对郦即墨这么认真的脱一件衣服表示怀疑。

    “不是要勘验门窗和墙头吗?难道让你一个女人去爬墙头、钻门窗?”郦即墨的这话才让何苦彻底明白他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脱衣服了。

    “我倒是蛮欣赏你这样风度的男人。”花姑第一次笑出了声。

    “我倒是一直认为像你这样的冷美人是不会笑出声的。”郦即墨开始走到了书房外面天井的墙边。

    “我看看我们运筹帷幄的将军是如何爬上墙头的。”花姑和何苦都跟了出来。

    “我倒是愿意上战场去杀敌。”郦即墨说着、轻轻一缩身、双脚脚尖微微一弹、等何苦缓过神来、郦即墨已经站到了丈余高的山墙上。

    “好轻功!”花姑脱口而出:“原来将军是韬光养晦呀!”

    “上面青苔完好、无任何人为痕迹。”郦即墨也不理花姑的、在山墙上走了一个来回、毫无惧色。

    “莫不是遇见即墨将军这样的高手、轻功了得、并不要借助墙头?”听似一句和郦即墨开玩笑的话、花姑却是说得极为的认真。这话突然让何苦联系起自己鞋子里的那张纸条来、心里一惊、脚下就乱了方寸。加上墙边鲜苔一地、脚下一滑、一个趔趄。情急之下、何苦伸出双臂撑在墙上、才让自己没有滑倒。然而、却发生了一件何苦自己都认为不可逆转的事情;何苦左脚的鞋子飞了出去。鞋子是飞走了、鞋子里的纸条却从空中掉了出来、摇曳着慢慢往下落着。何苦惊出了一身冷汗、整个人都傻了、只知道愣愣地看着那张纸片慢慢往下落着。眼角的余光已经看见花姑走向正在下落的纸片下面。何苦心里想着完了。就在这个时候、何苦觉得有一团身影从头上飘了过来、那身影在空中翻了一周后、落到了何苦的身边、左手在何苦的腰间摸了一下、右手已经伸手接住就要落到花姑头顶的纸片、又一个转身、稳稳落到了何苦和花姑的中间。原来是郦即墨!

    “花姑可是想接住这张纸条?”郦即墨将手里的纸条送到了花姑的手上。何苦在边上暗暗腹骂道:你个憨子、也不看看纸条就把它给了出去。何苦真是没有想到、自己多事拿到手的纸条、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闹出这样的风波来。

    花姑莞尔一笑、接过纸条、慢慢撵开、何苦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