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30章可疑的管家

章节字数:2368  更新时间:20-04-21 10: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何苦在鲜苔上的一个趔趄、搞出的事情让他自己心里吓得都炸裂开了。而且那个不知道死活的郦即墨还在空中把那张纸条给抢在手上、抢在手上就抢在手上嘛、他还顺手就交给了花姑。给花姑也行、你就不能先看看吗?这不是自己找死嘛!何苦看着正在慢慢撵开那纸团的花姑、心就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花姑展开纸条就大声念了起来:“这像是即墨将军的墨宝哟。呵呵------两个大男人在这里玩起来-------啊-------你们不是刚见面嘛、咋就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了呢?”花姑念完说完、诡谲一笑、将纸条还给了何苦。何苦的这颗心呀-------才平静下来。心里却又升起一个疑问;明明郦即墨写的字我是放在腰间荷包里的、为什么一下子到了郦即墨的手上?哪么、郦即墨伸手在空中接住的那张从荣凯将军手上掰出来的纸条去了哪儿?还不容何苦细想、郦即墨发话了:“何苦先生、你们邺城是不是有把人的墨宝放在鞋子里的习惯?”

    “啊?”郦即墨的一问、让何苦又是大吃一惊;原来他真的看见自己把纸条塞到鞋子里了?正要申辩、郦即墨又说话了:“我看见我的墨宝从你的鞋子里飞了出来。”

    “奶奶的、差点又出了错了。”郦即墨后面这句话分明是在告诉何苦;我是在你飞出的鞋子里看见纸条的、不是在你塞进鞋子里的时候看见纸条的。眼神忽闪、犹如电波射向何苦、何苦惊完、在郦即墨的眼神里也读懂了七七八八。便道:“是呀、邺城那边就是有这样的习俗。就是对人书画墨宝的爱护。”

    “哈哈------没有想到你把我的墨宝给爱护到了天上。”从郦即墨轻快的语言中、何苦听出了郦即墨明白了两个人之间在花姑面前演的戏了。便也玩笑道:“只是即墨将军的墨宝太过神奇、它不适应我们邺城的习俗哟。”

    “何苦先生此言差矣。我倒是觉得我这个乱纸团飞了出来、是为了满足花姑姑娘的好奇心而已。免得花姑姑娘对先生鞋子里藏的纸团胡乱猜疑。花姑姑娘、你说是吗?”

    “即墨将军------”花姑偷瞧何苦藏在鞋子里纸团的事情被郦即墨给揭穿、花姑立马就羞红了脸:“我哪有、只是对何苦先生的鞋子感兴趣而已。”

    说实话、花姑这样的托词倒不失为一个很好的借口。因为何苦穿在脚上的鞋子确实是与洛阳城里任何一个人穿的鞋子都格格不入。

    “这是我自己设计、找街上的工匠给加工的。”何苦在心中暗自庆幸下车的时候、只是穿了一双很普通的板鞋、眨眼看去、也和洛阳城街上的那些人的鞋子无异。只是洛阳城人那些人穿着的鞋子、在脚尖处都是略微上翘的。而何苦穿的这双鞋子却是实平实平的。最格格不入的就是鞋子的面料、何苦穿的这双鞋子是皮与橡胶的混合材料。

    “何时也给我设计一双、找你们邺城街上的工匠给我做做?”看上去花姑并不是质疑何苦的话的真实性、倒是真的想让何苦给帮忙去做一双。何苦一听花姑的话、又在心里暗骂了声自己:真是嘴欠!我这去哪里给她找工匠来做一双。

    “我们在案发现场聊这些是不是太------啊------荣凯将军还尸骨未寒呢!”郦即墨提醒何苦和花姑。

    “对对对。我们继续吧。何苦先生走道再小心点。别把即墨将军的墨宝又搞成鸡毛飞上天了。”从花姑恳切的语气中、何苦觉得这次花姑是完全对自己塞进鞋子里的纸团放弃了怀疑了。便拱手道了声谢。

    “家里的佣人都在哪里?”郦即墨和花姑又把整个将军府看了个遍后、还是没有发现有任何的可疑情况、郦即墨便问道。

    “回将军的话。荣凯将军一旦出征、就会遣我们这些下人回家去务农、帮工、持家。这次荣凯将军回来连我也不知道。所以、就没有通知那些个佣人回来伺候。”一个白发老者从人群中站了出来。

    “你是何人?”郦即墨问道。

    “回将军话。我是荣凯将军府上的官家荣抟。”老者说道。

    “你为何在此?”郦即墨射出一道怀疑的目光。

    “老奴孤家寡人、也没有去处。再说荣凯将军府里的花花草草也需要打理。所以、在荣凯将军出征之时遣其他人回家的时候、我便留在将军府、这也是多年来的定制了。”荣抟说话极具条理、不温不火、慢慢道来。

    “何以也姓荣?”郦即墨追问到。

    “老奴不是姓荣、复姓一个宰父。来到荣凯将军府上后、荣凯将军觉得这个姓有时现今礼制、还说字面意思尤其不好。在荣凯将军府便只叫我荣抟了。”

    “宰父之姓现今字面上看起来确实是不好。到是家里人给你取这个名也不好。当然、就后面荣抟二字单独成立的话、还是一个蛮有意境的名字。尤其是和荣凯将军府联系起来后、就更加有些意义了。抟嘛、有凭借之意、说扶摇而上之文。凭借荣将军扶摇直上。好好好!”郦即墨连说了三个好。

    “倒是后面的名字和前面的复姓放在一起、解释起来就有些让人不寒而栗了。宰杀父亲、再凭借荣将军扶摇直上?真是说起来就恐怖至极了。”刚才听郦即墨的解释、何苦还觉得这个名字真是不错。现在一听花姑的解说、猛然就觉得这个名字好生邪恶起来。

    “荣抟、你不必在意的。我们只是说说你名字而已。再说复姓宰父也不是你的错。据我所知、这个复姓早就在春秋时期就出现了。只是、你这个荣抟中的荣还真是与荣凯将军有些巧合呢。”本来郦即墨就是看见荣抟在听了花姑的话后、脸色有些难堪起来、说些话来安慰安慰荣抟、也好让荣抟的心境静下来、才好接着问些荣凯将军府里的事情。没有想到的是、郦即墨这个荣与荣凯将军荣的巧合、一下子让荣抟紧张得手足无措起来、脸色也变了。

    “此人心里必定有鬼!”何苦从荣抟不凡的言语、曾经镇定的神态和他刻意强调自己是孤家寡人多次上分析、特别是荣抟说他根本就不知道荣凯将军今天要回家的话中、何苦认定荣抟有问题。把疑问小声告诉了郦即墨。

    “把你今天上午的行动轨迹给我画一张图。”郦即墨听完何苦的话、也是觉得好多事情太过巧合、便对荣抟说。

    “老奴今天一天到现在还没有出过门。”荣抟低头挑眼看了看郦即墨说道。

    “他胡说、我今天上午还在当铺见到他了!”人群里传出一个声音、把别人没有吓到、倒是把个荣抟给吓得一哆嗦。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