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34章谎大反真

章节字数:2234  更新时间:20-04-23 14:5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何苦见福老板的上房也不能掌灯、便动起了心思、把个荣凯将军府邸给纳入了眼界。想着白天荣凯将军府就灯火通明、何不趁现在去偷些回来先凑合凑合?

    想到这里、决定说走就走。糊弄了几句福老板、并不说荣凯将军已经死了。只说要福老板带路便可。刚才何苦回福老板店里的时候、也就只是记住了从荣凯将军府到幽情街的来路、现在要何苦再走回荣凯将军府、加上天又黑定了、算是找不到去路了。

    “我生意不做了?”福老板自己心里清楚、倒不是自己想做生意、而是怕去荣凯将军府。虽然何苦说的脉是脉络是络、可终究那里还是将军府邸呀。

    “就你这样的生意你还做得下去?兴许我们去见到了荣凯将军、荣凯将军看在即墨将军的面子上、送我们十天半月用的灯油和蜡烛也不是没有的事情?”何苦见福老板还在犹豫中、便把这个谎扯得更大些了。谎话不在多少、只在于大小。越多的谎、越要更多的谎来圆、容易露馅。越大的谎、一下子就会把人给魇住。他哪里还有什么分辨能力?何苦如此在想、福老板也就如此上钩了。

    “真的?那我们还不快走起。”拔腿就走。走了几步又回头叮嘱小二们看好铺子。等何苦追出门的时候、福老板已经弹到了数丈之遥。

    “看来还是要有物质上的动力。”何苦追上福老板后说。

    “你说个什?”福老板专心赶路、没有听清楚何苦在说什么。

    “我说、就算是挑大粪的从你面前过、你也要蘸一指头、放到嘴里吮吮。”何苦刻薄起来是要人的命的。

    “你是没有吃过苦头。落魄的时候、一个人带着一大家子人在茅房边上睡了三个月。天天带着大大小小的出去乞讨、讨回来就窝在茅房边上吃。吃了三个月、后来没有茅房的那气味、我们都还吃饭不香了。小哥子、你要是经历过这样的非人生活、你再来说说我试试?我想到了那个时候你就说不出口了。”何苦满以为自己刚才的话会激怒福老板的、没有想到福老板不当没有被激怒、还给自己忆苦思甜起来。

    “你有一大家子人?我咋就没有看见?”何苦想起刚见到福老板的时候、就是觉得这个人是经历过千般磨、万般难的。

    “嘿嘿------我给他们安置在别处呢。”说到家人福老板的笑容就充满了幸福。

    “他们?究竟有多少?几儿几女、几妻几妾?”何苦逗趣起福老板来。

    “几儿几女就不说了吧。倒是有一妻七妾。”说到这些的时候、福老板居然憨厚的笑了起来。

    “啊?难怪你-------你------”何苦被福老板的一妻七妾给惊吓住了。

    “你要说个什呢?”

    “我就是说你满脸的酒色嘛。”何苦拉停福老板、扳过他的肩头、让福老板的脸相对着路边一家灯火还算明亮的饭庄说:“你看看、你看看。满脸都是女色!想不到你------还娶了这么多妾。”何苦本来是想说你都穷成这个样子了、还娶了这么多的老婆、一想、不对、这话太埋汰人了。转口就把穷字给抹去了。

    “可不是我要娶的。是我大老婆让我把她们娶进门的。”

    “啊?”何苦又是一惊;真是没有想到福老板居然还有这么一个通情达理的老婆。就算是在分封制度下的社会、一个大老婆要想做到这么开明、还真是了不起哟。

    “你咋都是一惊一乍的?娶几个妾就让你惊讶成这个样子?就好似没有见过大户人家妻妾成群的。”福老板以为何苦是没有见过世面的毛头小子、还未近女人身子的处男。

    “不是、不是------你------能养活她们吗?还有孩子们?”何苦确实是没有见过妾。就是知道妻和妾在拼音的构成上、妾只是多了一个E。

    “有啥养不活的?我不是有饭团铺嘛!”福老板一下子又变成了很有担当的样子、得意起来。

    “哦、我知道你为什么做生意这么谨慎、晚上都不愿意多点油灯和蜡烛了。你身上的担子不轻呀!”

    “所以嘛、饭团铺就成了我的命根子。赚银子就成了我唯一的爱好了。你现在知道为什么要逼你给银子我了吧?”

    “银子不银子我们另说。我好奇大半天了。你这个饭团铺为什么要叫倭国饭团铺?倭国不就是扶桑国吗?”何苦还不能在这个地方说日本国、那时哪里有什么日本国?

    “哎------我就是随便、胡乱给取的一个名字。名字不重要、只要能赚够银子就可以了。”福老板避重就轻回了何苦。眼见何苦还要再问自己、福老板一指面前十字路口道:“荣凯将军府到了。”

    “对对对、就是这里。我白天来就记得是一个十字路口。哎呀------”何苦故作惊讶叫了一声、便要开始唱独角戏了。

    “你哎呀个什?”福老板满腹狐疑地看着何苦。

    “为什么将军府到了晚上门口就多了些人呢?”何苦指着灯火通明的荣凯将军府说。

    “你这个人才是说巧话呢。哪有将军府门口没有几个当值的官丁奴才的。这还不是太常有的事情了。走呗、你带路我们进去。”福老板伸手一拉何苦、却被何苦被挣脱。这何苦不挣脱能咋办?将军府哪里还有活着的将军?他何苦何时又见过活着的荣凯将军?

    “问题是、这些当值的官丁奴才不是白天认识我的那些人呀。”何苦把戏演深了一级。

    “那我们就打道回府、明天再来嘛。”福老板一说话、扭身就要向回走。被何苦又给拦住:“福老板、今天这才是一个机会。据我所知、荣凯将军每当要是出征的头天晚上、就会给自己增加官丁和奴才。我的意思就是说、荣凯将军明天就要出征了。我们明天来哪里还能见到将军?”何苦本着自己对谎话的深刻理解、又扯了一个大大的谎给了福老板:“还有、荣凯将军明天走了、那些灯油和蜡烛不就没有用了吗?这样的情况下、你说我们今天要是见到他了、他会不会把剩下的灯油和蜡烛全给了我们呢?”何苦觉得谎言还不够分量、又给加了一点码。

    “那你的意思是?”福老板果然被何苦的谎言给吸引住。

    “你住助我翻墙进去!”何苦终于说出了开始就准备做的事情来。

    “啊?翻墙进将军府?你知道抓住了是什么罪吗?”福老板被何苦的话吓得差点墩到地上。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