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35章壁橱里的女人

章节字数:2048  更新时间:20-04-24 09:4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何苦给福老板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就是想要福老板助他翻过墙、到荣凯将军府里去。

    “啊?翻墙进将军府?你知道抓住了是什么罪吗?”福老板被何苦的话吓得差点墩到地上。

    “管他什么罪。反正是抓不住我的。”何苦一笑、自己知道荣凯将军府里面就是没有一个的人。郦即墨就是这样交代的。

    “凭什么?”福老板不相信何苦的话。

    “凭这个!”何苦一指自己的脑袋。跟着有些不耐烦的对福老板说道:“你别再啰嗦了。把些好机会都放过去了。跟我来。”拉着福老板偷摸走到将军府的最后面、藏在黑暗之中、观察了一下巡逻的士兵路线。发现巡逻士兵的路线虽然是走了这最后的院墙下面、但是中间间隔的时间至少有一根烟的功夫。

    “嗯。时间足够了。”

    “你准备怎么办?”

    “你帮我爬上那个墙头就可以了。”何苦指着白天郦即墨上的那扇山墙的墙头说。

    “笑话、这么高你怎么上得去?”福老板一看山墙都丈高有余了、这那是何苦能上去、就算是自己助他一把、那还得他自己有些轻功在身才可以的。

    “我上不去、你上得去?”猢狲歪头一看福老板:“快点到墙下去帮我。一会巡逻兵又来了。”何苦也不等福老板回答、自己径直就跑到了墙脚下面、回头看着福老板。福老板见何苦根本就是不管不顾的、这个时候要是再让何苦回来、估计就正好是巡逻兵要拐过墙角出现在他们视线里的时候。一想、要是何苦暴露了、也就是自己暴露了。说时迟那时快、福老板猫腰疾步跑到了何苦的身边。

    “踩我肩头上。”福老板拍了拍自己的肩头。

    “还是差一段。”何苦站到福老板的肩头向上伸直了手臂、结果是离墙头还有尺许。

    “你就不知道跳一下呀。”福老板急得、咬牙切齿低声吼道。

    “你以为我有你那逃跑防身的本领?”何苦在福老板的肩头用脚踮着:“巡逻兵过来了。我看见他们长长的影子了。”突然对福老板说。

    “你害我!”福老板起身抱住何苦的双腿、往后一拉、让何苦先骑到了自己的脖子上、然后一弯腰、双手在何苦的后背一拍、何苦就从福老板的肩上落到了地上。紧接着福老板原地起跳、一个三百六十度就旋到了墙头上、跟着就是一根绳子落到了何苦的身边。绳头早就打好了两个环圈、何苦伸出双手、分别抓住两个环圈、福老板一用力、何苦腾空而起也落到了墙头上。这些都是在一瞬间完成的。

    “看来你还是有实力的吧。”何苦松开绳头、把绳子扔向墙的另外一边:“你拉好绳子、我先下去了。”顺着绳子滑到墙底、刚一落地、福老板已经下来、站在了何苦的身边。

    “你害苦我了!”福老板气难消、低沉的吼着何苦。

    “我不逼你、你会使出你的招数来吗?我这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你。”

    “原来你早知道我会轻功?”

    “知道不知道、一急你不就知道了嘛!”

    “万一我不会呢?我们俩不就死翘翘了?”

    “万一就是你会嘛。嘘、小点声。”何苦见将军府内果然一个人都没有、带着福老板来到荣凯将军的书房。

    “你怎么知道府里没有人?”福老板见何苦在将军府如入无人之境、好奇的问道。

    “嘘------别出声。我们拿到灯油和蜡烛就走。”虽然何苦见到过荣凯将军的尸体、甚至还和郦即墨一起搬过。但是、那是白天、又跟着些随从。现在是晚上、整个将军府一个人都没有、虽说是仲春、可是这夜晚的风一吹、还是让人感觉阴嗖嗖的。

    “灯油蜡烛在哪里?”福老板问。

    “灯油在条几后面的壁橱里。蜡烛在后面的窗台上。”白天勘验的时候、何苦早就对将军府里门儿清了。

    “我去拿灯油、你去拿蜡烛。”听完何苦的话、福老板立马就奔着灯油而去、连何苦想制止都来不及了。果然、还没有等何苦出声、福老板就惊叫了起来。可能想着是不能出声的、立马有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一只手指着条几上白天被何苦和郦即墨放在上面的荣凯将军的尸体、惊恐得眼珠子都快要掉了下来。何苦赶紧冲了过去道:“叫你都叫不住了。别怕、这就是荣凯将军。”

    “他他他------是死人?”何苦来到福老板身边后、福老板就躲到了何苦的身后。

    “是的、白天就死了的。现在没有时间和你解释、马上拿上我们需要的东西快走。我还不知道你刚才那声尖叫有没有被士兵们听见。”何苦说着、自己走的壁橱边、拉开壁橱。这一拉不打紧、壁橱里发出一声女人的惊叫声、跟着何苦也叫了一声。等福老板回头一看壁橱、也叫了一声。三个人大眼瞪小眼呆在了那儿。

    “千万别出声!”相互愣了一会、何苦见壁橱里那女人又来张口的、以为她又要叫、伸手就捂住了她的嘴巴:“你是谁?”接着问。

    “呜呜-----呜呜------”女人呜呜着、用手指指自己的嘴巴、又拍拍何苦捂住自己嘴巴的手。

    “哦。这样、我松开手、但是你千万别再叫了。如果明白我的话、你就点点头。”女人点了点头、何苦慢慢松开了捂住女人嘴巴的手。女人果然信守诺言没有出声。何苦便接着问道:“你是何人?为何在将军府的壁橱里?”

    那女人未曾开言先流起泪来、嘤嘤的抽泣着。

    “哎呀、你倒是说话呀。这里那是你哭的地方。”福老板急了、催促道。

    “福老板、别急。应该是不会有人来的。我们三个刚才的叫声、到现在都还没有人来。肯定是他们根本就听不见后面的声音。别催她、等她缓口气。”何苦深感这个女人来历注定不简单、肯定是和荣凯将军的血案有必然的联系。便耐心的在边上等着那女人抽泣流泪。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