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36章将军夫人

章节字数:2286  更新时间:20-04-24 09:4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何苦之所以敢带和福老板潜入将军府、就是因为白天亲耳听见郦即墨交代过官丁奴才们、没有他郦即墨的手谕谁也不能进将军府。两个人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就在郦即墨尸首后面的壁橱里居然藏着一个女人。这个女被何苦和福老板给吓的尖叫、何苦和福老板也被这个女吓得差点没有了魂魄。好在何苦还算镇定、稍微惊恐了一下、见是一个活人、还是女人、心里就放宽了些。等着这个女人抽泣够了、何苦才接着问她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将军府里。

    “我是筱棠呀!”女人还蹲在壁橱里。壁橱里一半是明的、一半是暗的。正好明的那一半是女人的下半身、暗的那部分却是女人的上半身。

    “我不知道筱棠是谁呀?”何苦本来就看不清楚女的长相、女人这样哀怨的强调自己是什么筱棠、何苦还以为她认错了人、把自己当认识她的人了。

    “福老板------我是筱棠呀!”女人把堵在壁橱门口的何苦扒拉开、伸出一个颗脑袋来。

    “啊?是筱棠姑娘。”福老板这个时候是看得真切了、叫声筱棠姑娘、又马上跪下、尊称道:“荣夫人、小人这里有礼了。还请荣夫人移驾出来。”

    “是荣凯将军夫人?”听见福老板这样叫喊、何苦觉得印证了刚才自己思忖的这个女人不简单的想法、也叫了声荣夫人、和福老板一边一个把荣夫人给扶了出来、架到荣凯将军书桌前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荣夫人、这都是什么情况?”福老板见是荣夫人、便代替了何苦的问话。

    “嗨-----难言呀------咦-------这个后生是谁?为什么看着这么眼生?”荣夫人应该还是有些戒备心理、本来是想跟福老板说什么的、一看何苦在场、自己又觉得眼生、便把话题放到了何苦的身上。

    “这位是我的朋友何苦、从邺城过来的。”福老板刚介绍说何苦是从邺城来的、荣夫人就站了起来、连着倒退了数步、直到后面的墙抵住了她的身子、才停了下来。嘴里如见到鬼似的语无伦次起来;邺城------杀机------流娼------啊--------到了后面、荣夫人居然双手抱头又大叫起来。一口气没有上来、晕死了过去。噗噜噜倒在了墙边。

    “什么情况?为什么对你这么大的反应?你究竟是什么人?”福老板也倒退几步、做出一个防范的姿态、唯恐何苦就要马上向他进攻似的。

    何苦也没有想到、好不容易在福老板那里稳定了自己的情况、也不用在费力解释这解释那了、结果荣夫人这一晕倒、一下子就把福老板推到了自己的对立面上去了。

    “福老板、你听我说------”

    “你最好站着别动。”福老板又退后两步:“你要是把这些说得清楚、我就饶了你、你要是把这些说不清楚。哼、我相信你见识过我的手段了。”

    “有什么要说清楚的?就是邺城来的一个寻生活的人、不是早就给你说清楚了嘛!”何苦想糊弄过关、却又觉得自己的申辩实在是没有一点点力量。特别是在福老板说出下面这段话后、何苦更加觉得自己非要给福老板把事情讲明白了、今天才算是能过关了。

    福老板接着说:“有什么要说清楚的?你心里不清楚吗?出现在我铺子里时、穿的那身衣服、你说你从邺城来、你又不知道贺六浑?你那能装我声音的东西又是什么?你明明知道荣凯将军已经死了、为什么还要骗我过来?为什么荣夫人一听说你是从邺城来的、就会惊恐至晕?还有------”

    “福老板、我们先不说这些、抢救荣夫人事急。”何苦也不管福老板怎么强硬、自己走到荣夫人身边蹲下、伸出手背在荣夫人的鼻子下触了触、惊呼道:“荣夫人没有出气了。”这声惊呼倒是把福老板给呼了过来。

    “我去请大夫!”福老板扭身就要跑、这次被何苦一把给抓住了:“来不及了。我来试试看。”何苦俯下身、双手按在荣夫人的心脏处、就要开始做心肺复苏、被福老板一掌给推得远远的、福老板口里还骂道:“将军夫人的尊贵岂是你等小儿这样玷污的?”

    “我这是在救命!科盲!”何苦也是被福老板这一掌给推得火冒三丈、站起又走向荣夫人:“你要是在捣乱、荣夫人就救不回来了!我告诉你、我现在接着给荣夫人做心肺复苏、要是还想推我的话、你就尽管推。只是这样、荣夫人命丧黄泉了、你就是杀人凶手。”何苦接着附身给荣夫人做心肺复苏。心里却是不静、一半的心思还预防着福老板再次的进攻。刚才福老板的这一掌、很是让何苦受的。要是何苦不是蹲在地上的话、估计这一掌足以让何苦躺到地上、至少是这会还站不起来的。

    “这样能行?”福老板被何苦一唬一诈、还是有些胆怯起来、慢慢走到何苦的前面蹲下、小心翼翼地问着何苦。

    “只能是试试了。”见福老板走到自己前面来了、何苦没有了心里压力、心肺复苏就做得到位多了。

    “我还是去叫大夫吧?”福老板还是不相信何苦。

    “等-----你-----把大夫------叫------来了-------荣夫人的尸首都------凉了------”何苦已经开始气喘吁吁起来:“------你别------瞎------说-----话就算------是帮了忙------了--------”何苦的双手实在是受不了了、停了下来。

    “救不了了?”福老板问。

    何苦不理会他的、附身趴在荣夫人的鼻子处、闻闻、想知道荣夫人有没有进气了。因为慌乱、趴下去的过程中、何苦的嘴唇触到了荣夫人的嘴唇。这下又被紧紧地盯着何苦一举一动的福老板给看见、飞起一脚就踢向了何苦。何苦觉得有阵风冲着自己过来、不能的一闪、福老板踢空了、提出的腿借着惯性、直接踢到了墙壁上。福老板哎呀一声就倒在了地上。

    “你不至于吧?石头你都给踏碎了、这木头的墙壁还能伤着你?”何苦还记得在福老板的饭团铺里、福老板和邬琉暗中较量的时候、福老板就把脚下的石头给踩碎了向邬琉暗中示威。

    “爪钉------”福老板脸上都扭曲了、指着墙壁对何苦说。

    何苦顺着福老板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墙壁上果然是一爪钉露出了一个尖尖。再低头看福老板的脚、早已经是鲜血淋漓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