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37章暗道

章节字数:2210  更新时间:20-04-26 11:4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福老板见何苦在救治荣夫人的过程中、不是用双手按在荣夫人的胸部、就在试鼻翕的时候把嘴唇碰到了荣夫人的嘴唇上。“这还了得?居然乘人之危乱动骚淫之心。将军夫人岂是你能这样玷污的?”福老板心里这样想着、所以、就在何苦起身去试探荣夫人鼻翕的过程中、碰到了荣夫人嘴唇的时候、福老板实在是忍不住、飞起脚、就冲着何苦的脑门子而去。好在何苦有了上一次的教训、就算是在给荣夫人救治的过程中、也留了个心眼防着福老板在。耳听身边有一股疾风到了、本能的一闪。福老板踢空了、踢出的腿借着惯性、直接踢到了墙壁上。福老板哎呀一声就倒在了地上。

    “你不至于吧?石头你都给踏碎了、这木头的墙壁还能伤着你?”何苦还记得在福老板的饭团铺里、福老板和邬琉暗中较量的时候、福老板就把脚下的石头给踩碎了向邬琉暗中示威。

    “爪钉------”福老板脸上都扭曲了、指着墙壁对何苦说。

    何苦顺着福老板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墙壁上果然是一爪钉露出了一个尖尖。再低头看福老板的脚、早已经是鲜血淋漓了。

    “我给你包扎一下。”何苦快速的在福老板的衣服的下摆上撕下一条布片、抬起福老板的脚放在自己的腿上、就要给福老板包扎。

    “救荣夫人要紧。这里我自己来!”福老板推开何苦。何苦却不动、抱肘看着福老板笑着。

    “你爹爹的还不快去救荣夫人?”福老板一急、连爹爹都骂了出来。

    “我怕你还在我后面暗算我。”何苦仍然是不急不慢的说着。

    “你不救-------可惜的是-------我那方士之术为什么在洛阳城就这样失效了-------”福老板说这个话的时候、手上正使劲在包裹自己脚上的伤口、疼得龇牙咧嘴起来。

    “你说什么?方士之术?在洛阳城就失效了?你也不是洛阳城的人?”福老板的话让何苦大吃一惊、觉得福老板应该也不是洛阳城的人。何苦这一连四问、倒是把福老板问得不知所措、嗫嚅着说不出话来。何苦觉得这是非同小可的事情、因为何苦身体里的XN系统已经很明确的告诉了何苦;方士出现在周朝、衰弱于秦末、消失于三分魏蜀吴年代后期的蜀地。于公元263年在蜀地剑门关出现过一次最大的方士聚集后、所有关于方士的事件、人物就在一夜之间消失殆尽。到现在的北魏534年、之间有近三百年了、缘何福老板又口出方士之言?

    还是觉得有不妥之处、便把自己刚才的四问又问了一次。

    “我刚才说了方士吗?”在何苦的连声追问下、福老板狡猾的反问起来、看着何苦那么认真的样子、想着何苦就不会善罢甘休的、马上又把话题给岔开:“你我现在都说了什么不是大事、救治荣夫人才是大事。你还不赶紧去救治、荣夫人不能有什么三长两短的。他们还有俩幼儿。”

    “啊?孩子呢?我先看看荣夫人。”其实就在何苦刚才试荣夫人鼻翕的时候、何苦已经知道荣夫人恢复了呼吸、只是因为惊吓和疲倦还没有醒过来。这个时候听福老板一说荣凯将军还有两个孩子、便觉得荣夫人真的是不能有什么三长两短、要不他们的两个幼儿将会成为孤儿。

    何苦再次接近荣夫人的时候、也正好遇见荣夫人醒了过来、一见何苦离自己这么近、荣夫人退缩着靠到墙边、脸上还是显露出非常的惊恐之状、犹如何苦就是她面前的一个厉鬼般可怖。

    “荣夫人、你别怕。何苦小兄弟与我生死之交、绝无伤害你之意。”福老板在地上拖着伤脚、向荣夫人这边挪了过来。

    “我啥时与你有生死之交了?”正在疑虑福老板胡言乱语时、看见荣夫人听见福老板说的话后、荣夫人惊恐的表情明显有了改善后、何苦明白了、这就是福老板的权宜之计。是在让荣夫人放松下来。

    “这里不是久留之地、我们得想办法先离开、回到你饭团铺去。”何苦已经觉得在荣凯将军府待的时间太长了。

    “你是说荣夫人也要去我的饭团铺吗?”发现何苦说的是我们时、福老板已经意识到何苦不会把荣夫人给留在将军府里了。

    “对、荣夫人不能待在将军府。在没有搞清楚荣凯将军死因之前、荣夫人谁都不能见了。”何苦还是深信荣夫人是事件的见证者或是知情人。

    “可是------你看看-----我们还能上到高墙上面去吗?”福老板指着自己受伤的脚说。

    “如何是好?如何是好?”何苦忘了福老板受伤这事、脑袋嗡的一下就大了起来;福老板用不了轻功、就意味着自己和荣夫人也上不了高墙。

    “我们走大门出去?”福老板征求着何苦的意见:“或许还有你白天熟悉的、或者是熟悉你的官丁家奴?”

    “怎么可能?”其实何苦白天也就没有见到几个什么官丁家奴、就算是见过、哪里有记得的?就算是有记得他何苦的官丁家奴、谁敢保证这里面没有花姑安排的人?便接连打消了福老板的这个念头:“就算是我俩能从大门出去、荣夫人呢?荣夫人既然躲着、就说明事情紧急、至少是荣夫人不想见到任何人。荣夫人、你说是吗?”

    “我------我------是按照------老爷的吩咐偷偷进来的。”荣夫人已经精气回神、感觉到何苦对自己是没有威胁了。

    “荣夫人怎么可能偷偷进来?外面官丁家奴至少有上百人。”何苦对一个女人的话感到质疑。

    “老爷修有一条暗道。”荣夫人说。

    “啊?”何苦和福老板同时叫了起来、又同时兴奋了起来:“暗道在哪?”两个人同时啊了、又同时问了。

    “就在壁橱里。”荣夫人指了指她刚才躲的壁橱。

    何苦飞快跑到壁橱边、拉开门、顺手执起手边的一掌油灯放进了壁橱。

    “左手边的木板后面是空的。”荣夫人也走到了壁橱边上、对正在找着暗道入口的何苦说道。

    “尊夫人请。”何苦并不知道暗道机关、把壁橱口让给了荣夫人。荣夫人蹲到壁橱门边、反身坐到壁橱里、伸出右手在壁橱左边的隔板上轻轻一按、隔板支呀一声、慢慢向后面倒了下去。一个半人高的洞口就出现在了何苦的眼前。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