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46章夤夜敲门声

章节字数:2007  更新时间:20-05-01 20: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福老板也算是义气之人、想你在饭团铺暗斗邬琉那般威风、真汉子也。再说、我这些那是闲杂无用之物?这些都是给你饭团铺用来招揽食客的宝贝。还有、你的声音还在------”何苦想着人这个东西、就是好听美言、本想着用些赞美之词、惯起福老板的虚荣狂焰、也好快点把事情给解决了。没有想到这个福老板并不是轻易就能飘飘然之人、倒是说给他饭团铺招揽食客更让他有兴趣。

    “你也休再说。”

    福老板便盯着何苦说招揽食客事情接过了何苦的话头:“就这些亮泡泡------”福老板刚一开口、何苦就被他的这个亮泡泡给呛得岔了气的笑了起来。

    “又何发笑?”被何苦一笑、福老板丈二和尚起来。

    “这个一下子给你说不清楚。等你把这些搬回去、我给你装好后你就知道了。这些东西要比你的那些灯油蜡烛亮上几百倍。喏、就跟这个一样、只是比这个还要亮许多。”何苦拧开手电、一束光直指天空。

    “小爷呀、还不快弄灭。招来士卒、在这样的宵禁之夜、罪同盗取墨眉剑、是要被砍头的。”福老板说着、扑到何苦的身边、用胸膛挡住了手电的光亮。

    “我有何怕?就是要招来士卒。”何苦想;我本就是千多年后的人、命绝不会丧断在北魏。如果自己真是命丧北魏了、那千年后的何苦是谁?

    “你有九颗脑袋?快点别闹了。我跑两趟还不行嘛!”福老板居然被何苦的一瞎闹给说服了。

    “早说呗。”何苦咯咯一笑、站起身、帮福老板把一个旅行箱上到肩头、福老板掂了掂一个行李箱的重量、发声道:“帮我把那一个也掂到肩头来。”

    “果然是威武嘛。”何苦根本就不怀疑福老板的气量、双手掂起行李箱、稳稳放到福老板的肩头。

    “能凑合、能凑合。你跟上。”福老板说着、紧贴城墙脚、一路小跑沿来路而返。稍后、何苦就只能看见远远的、福老板的影子。生怕自己盯丢了福老板、拼了老命跟在后面。

    回到饭团铺后、何苦直接让福老板将两箱东西放到了自己的上房中、精神萎靡的和福老板说了些交代、道声有话便长说、无话便短说。福老板也是被何苦拖累了差不多一整天、自无话、离开何苦、自顾自到柜台上倒头就睡了。

    何苦心事特重、此要弄个明白、彼要见个分晓、又乱无头绪。虽倦极、却无睡意。辗转难眠、触到枕下一纸片、知是白天福老板给他的所谓官书。便拧开手电、轻声读了出来;受登拜下拜下不敢羞子天遗以下于越陨恐拜下无命之子天贪敢余白小尺咫颜违不威天曰对拜下无级一赐劳加老耋舅伯以曰孔使子天命后有且曰孔拜下将侯齐胙舅伯赐孔武文于事有子天曰胙侯齐赐孔宰使王也礼好修且盟寻丘葵于会。

    如此反复轻诵读、却还是找不出一点点突破口、便试着给官文加上标点、无奈也无进展。待到还准备再诵读一下时、一股睡意袭来、扔下纸片、拧灭手电、浑然睡去。

    此时正是丑时与寅时之交、饭团铺沉浸在了黑暗和静谧之中。而、永日公主府上却正是灯火通明之时。

    尉迟楚楚被永日公主带回公主府后、狼吞虎咽一番、便倒头睡去。从接到要被斩首的禁令之时、尉迟楚楚便恍惚如梦、心里惶恐。对于一个无任何亲人的人来说、尉迟楚楚属于被官家指派刽子手的受刑者。想着自己无亲人会替自己受虐、也就心宽些许。只是到了刑场后、被那血腥和冷暴的场面给惊得三魂七魄各自只剩了半分份。想着自己是最后一个要被斩首之人、心中更是无主、强撑着到了最后、没有想到台下跳上来一个奇装异服的女人、使了些脂粉之术、居然能把自己从死神那里给拉了回来。所以、尉迟楚楚一到公主府上、完全确认自己真的就是从死神那里回来了后、浑身的神经一下子就松懈了下来、饥饿和困倦同时袭上心头。她这一觉、直从未时始睡到了丑寅之交。

    醒来的尉迟楚楚打量着自己睡的这个房间;此房间略有三丈见长、两丈见宽、高不过一丈、窗门各二。窗、一低一高、低则是墙壁半中一窗、两扇板窗棂、线槽和花纹都是极其的精美。高则是顶上亮窗、采用双木成桥、人字成顶的设计、既挡了风雨、又给房间采来了光亮。门、说是两扇、其实也就算是一扇。主门为单开板门、亦无镂空花饰、又无门钉加固、只有一门栓、门栓母上有一铜质吊环。另外一扇门看去是门、却是离地三尺有三、门顶框已经是直触到了房顶。这般设置、让尉迟楚楚漠然无解。而最让尉迟楚楚不明白的是、整个房间的墙壁和顶棚全是雪白的。用手试试、倒像是正面洁白、光滑、背面稍粗糙、有草秆、纸屑粘附、但是却质地非常坚韧、耐久的白麻精制而成的纸。

    白麻纸在洛阳城是稀罕、贵重之物。非富非贵者还没有人能用得上。就算是王宫贵胄想用上这样的纸张、也断不是用来糊墙壁的。最多也就是拿来用作束脩之用的。算是对着师长的一种尊重、久而久之这个白麻纸也就成了拜见师长或者学者的大礼。

    “这个永日公主却用来装裱墙壁、该是多么的奢华和不尊。我们百姓连栖身之地都还成问题、你们却------”尉迟楚楚突然想到自己就是因为对抗官家侵吞兼并土地、才让自己被强制成墨眉剑的盗取者、差点人头落地的事情来。正在脑里浮想着自己那处早就不复存在、被官家给强拆了的、自己父母用一生的血汗给自己攒下的房产时、门外传来非常轻微的敲门声。

    “谁?”尉迟楚楚贴耳在门上、轻声问道。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