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53章醉生梦死

章节字数:2222  更新时间:20-05-07 20:1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元昶对花姑的一声吩咐、让红姬顿觉自己的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本来想着给元昶化一个好妆容、元昶就会放过自己的。却没有想到越是这样、元昶就是越是想让红姬留在自己的身边。

    花姑得到元昶的指令后、小跑步离开了。元昶也不让红姬开口、非常跋扈的打断还想申辩的红姬、大声又把邬琉给叫了进来。

    “公主呢?”邬琉一进帷帐也是和花姑刚才进来时一样、没有认出他们印象中的公主。

    “红姬呀、你看看你能不能走?技艺工匠都到了如此如火纯情的地步、连跟着最近的两个人都没有认出我来。我还能让你走吗?”元昶邪恶地笑了。扭头对邬琉说:“召集倡优和琴师们、重新操练起来。”

    “哦------哦------在下遵命------”邬琉回答元昶道、并一步三回头的又看了好几次元昶、脸上尽是狐疑的神色。

    邬琉刚一出帷帐、元昶左手食指中指一曲、将弯曲的两根手指头塞进嘴里、一声呼哨就从元昶的嘴里冲了出来。嚣张刺耳、带着一股长长的回音扩散开来。呼哨声刚一落尽、一群白衣女子鱼贯而入、飘飘然、欣欣然、有序而安静地坐到了帷帐内各式的乐器前。

    “尽情操起来吧!”元昶吩咐了一声、顺手拉住红姬的手说:“跟我醉生梦死去!”

    红姬根本就来不及反应、就被元昶一把拉出了帷帐、来到大殿。大殿里那些被邬琉又集中起来的倡优们、早就在听见帷帐内响起的乐曲中舞动了起来。突然见两个妙龄女郎从帷帐里冲了出来、手脚的配合就乱了套。这一乱套、相互间就勾肩搭背起来、重心稍有不稳、纷纷倒地。

    “你们是没有见过女人?”见到这些倡优们的窘态、元昶放肆的大小起来。这一笑又让那些倡优们先是愕然、后是惊悚。如见鬼魂般瑟瑟。争先恐后的站了起来、低头垂首。

    “还真是见了鬼了。”元昶见倡优们一下子呆若木鸡起来、知是自己的容貌惊了他们、声音吓了他们:“平时你们就是想看看本公主的尊荣、今天你们算是有福气了。一个一个都给我把头抬起来。”元昶吼声道。其实这件事情在这些倡优中也真如元昶所说的一样、他们早就在猜忌自己的长相了。只是这进到公主府内来的人、都是元昶自己严格挑选。先威后恩、就如尉迟楚楚般来到自己的身边。每个在元昶身边的人都各有各自的软肋在元昶手上、并且都是致命且牵连九族的大事。

    “还不舞动起来?”见那些倡优还不动、元昶便一个一踢着他们的屁股、让他们动了起来。刚动起来、花姑回来了。带着一辆小推车、车上全是酒坛子。元昶一见、抱起一坛、扯掉红封、仰脖子就往自己的嘴里倒去。花姑本来是想阻拦的、可惜的是手脚慢了一步。一坛酒天一份、地一份、元昶嘴里一份。酒坛一空、元昶便抛其空中、手做耳朵的风挡、仔细听见酒坛落地哗啦啦、自顾高叫道:“痛快!”把个红姬看得目瞪口呆:这是刑场上义救尉迟楚楚公主?是刑场上怒斩石御史手臂的公主?还是帷帐内痛陈自己不幸的公主?

    “把面纱都给我摘了!”元昶突然冲入倡优群中、一个一个把他们脸上的面纱都给扯了下来。在倡优们还没有从如此张狂又突然的行为中醒悟过来时、元昶又疯一样的把几个倡优的上衣给扯开。

    “公主殿下-------”花姑可能是觉得元昶酒醉、便要上前劝诫、被元昶一掌给推开、并说道:“你别以为我喝醉了。我没有醉!我就是要让这些臭男人们还原成男人身待在我身边。再给我一坛酒。”也不等花姑动手、自己又拎起一坛酒来、双手环抱在胸前、低头张嘴叼住红封的绳头、脑袋一摆、红封就飘然而去。元昶也一手拎着坛口、一手托住坛底、高举过头、道声:“酒林肉池来啦!”身子一旋、酒坛的酒就如大雨般洒落到她身边的几个倡优身上。还不罢、吼声花姑:“来掌油灯。”花姑没有明白是什么意思、稍有犹豫、元昶便轻盈的跳到一柱边、伸手从柱上一灯台上取下一油灯、又跳回原地、连着油灯和燃着的灯捻抛掷倒一个倡优的身上。那倡优的身上正是刚才被元昶淋了一身酒的、酒借着油灯中的油“呲”一下就烧遍了全身。全殿一阵尖叫声响起。

    邬琉听见尖叫声、闯门进来。一见是人身上着火、便双手举起殿内用于防火装着满满一缸砂的大缸、就要往着火的人身上倾泄下去、却被元昶一脚绊下。邬琉人高马大、翁然倒下、一缸的砂就全埋到了他自己的身上。

    “在你们脱得只剩犊鼻裤前、我看谁敢给他灭火!”元昶用手一指那个浑身是火、在地上打着滚嗷嗷乱叫的倡优说道。

    元昶这话让大殿里的人都惊耳骇目起来。红姬自恃元昶有求于己、也不怵虑、拾起摔碎的破缸陶片、就要往着火者身上撒去,却被元昶一脚踢飞、道:“别以为你是曹孟德。便是曹孟德、也忌美髯公。你若再动一下、也是如此下场。”口气毋容置疑。红姬心中偏是不信、仍旧要继续、被花姑一把扑倒。再等红姬站起来时、已经见元昶又拎着一坛酒站在了自己的身边。

    “你想干嘛?”红姬虽声大、却心颤:真是一个残暴刁蛮的公主。

    “幸而花姑手脚快、要不你便也是如此!”伸手一指已经在地上不再动弹的着火的倡优。

    “你------!”红姬怒目、却不敢怒言了。

    “你们还不动?”元昶回身面对大殿里众多的倡优、把酒坛高高举起。

    “公主别怒!”

    “悉听公主的!”

    “公主饶命!”

    “公主且慢!”

    “我们就脱!”

    大殿里顿时响起求饶的声音。等红姬稍微恍惚了一下、再看大殿里时。全是上身赤膊、下身只剩一条犊鼻裤的倡优们。红姬也就才搞清楚元昶说的什么犊鼻裤、就是男人们穿的裤头。

    “你们一半人躺到地上、一半人去库房每人给我抱一坛酒来!”元昶说着、用手一比划:“我左手边的一半躺下、右手边的一半去取酒。”说完还连叫了几声快快快。果然这一叫、大殿一半的男人直挺挺躺到了地上、一半的男人冲出殿门去拿酒。好一个热闹劲儿、看得红姬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