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章节字数:2702  更新时间:20-04-14 20: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说实话,他没认真看那个证书,但他看到了法定代表人,叫施桦。

    宁木坐的位子其实离他并不远,捧着泡面探个头还能瞄到网吧老板打游戏的侧脸。他不得不说,这人认真玩游戏时魅力真是成倍增加,没有微妙的表情挂着,整个人看的都顺眼了。

    他打开微信刷了一下朋友圈,他列表里一部分是好友亲人,另一部分就是游戏里认识的好友。他刷到一条照片停顿了一下,点个赞评论说:你竟然10点就醒了?

    他评论的是一个叫花生的人,是一名还算出名的主播。因为他直播从来只用变声器说话,不露脸,技术虽好,但是骚话不多,相比同标签下的其他大热主播,还是少了优势,排名处于不上不下的尴尬位置。

    但是别的直播间要么菜,要么就是主播或弹幕的素质广场。看的糟心。相比较起来,在这还是比较舒服的。

    他昨天回想了下他在直播间开了差不多一年的公爵了,每月一充,每天记得的话就看一下,对这个直播间也有了感情。他偶尔会和花生组队一起玩,水友之间都互相熟悉。

    他发了一张猫爪的照片,上面是白墙天花板。配字:“起来工作。”5分钟前。

    下面还有很多熟悉的ID名评论:

    “花生最爱的乌龙茶”:可爱!想拿去耙田!

    “吊儿郎当给你看了吗”:现在就开始直播了?那晚上还播吗?

    “熬夜怪”:花生现在肯定跟我一样黑眼圈狂打哈欠吧哈哈哈

    ……

    他回复了吊儿郎当:“有别的工作要做。晚上准时开,中午我会发公告。”

    他关掉手机,视线回到自个儿电脑上。但他实在没什么想玩的。东点点西点点,最后还是往网吧老板那瞄去。

    没想到他站着手里拿着手机正望向自己,眼神里三分薄凉七分不屑……其实啥也没有。他朝宁木招了招手。

    宁木瞧着偷看被人发现了,也就没有遮遮掩掩的必要。他指着自己朝他发出疑问做着嘴型:“干什么?”

    他蹲下来跟变出一根棍一样摸出一张纸和笔,走到他面前丢给他,动作鲁莽地根本不像有诚意:“帮忙写一下。”

    宁木:“?”

    他似乎在认真思考,“嗯,未成年勿进,营业时早7。00到12。00,下2。00到6。00。还有……”

    他觉得这小年轻的思维实在太跳跃了,只能困惑地看着他。听到这实在没忍住,赶紧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仰着脸真诚发问:“6点关门?您这是刚接手就要养老啊?”

    而且这个时间掐的正好是学生上学到放学这段时间内,他合理怀疑他是为了杜绝未成年溜过来上网。

    真。正规网吧。

    他侧着头淡淡地看着他,坐在前面的空位上,一边说话,一边划拉手机。不知道发了什么,好几个消息提示声就响了起来:“我还有别的工作要做,顾不了这么多。”

    “哦。”宁木还是对刚才的事件抱有一丝愧疚,对方一看他他就有些许不好意思。也不问为什么要代笔了,嘴上一边写着一边小声复述:“未…成…年…勿进……那为什么不找个网管?”

    “没时间。”他又说,抬眼瞟了一下,如果宁木在看的话,就会发现这人终于停顿了两秒。

    没时间找网管又没时间营业,那不是死循环吗?宁木实在没想通这年纪轻轻就当网吧老板的小年轻脑回路。过了没几秒他就写完了,还添上了几个字:招网管,薪资面谈,有经验优先。电话联系方式:

    他差点把自己电话号码写上,幸亏及时刹住了车,抬头问:“哎你电话号码多少?”

    施桦不知什么意味地看他一眼。宁木才意识到话里有瑕疵,赶紧补上:“我多写了一行字,给你招聘网管用的。你别想太多啊哥。”

    平时叫姐叫哥叫成顺口溜了,没忍住。宁木和他都沉默了一下,但是宁木沉默纯粹因为尴尬,他沉默难道是因为嫌他老吗?

    心碎了。

    粘不回来了。

    他面无表情的玩手机,有可能在思考。宁木余光看到有个小姑娘进来了,因为找不到他面前这位小年轻而在左右顾盼。

    “有人来了。”宁木好心提醒,他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又专心打字,过了一会儿才站起来把手机踹兜里。顿了一下,跟他说:“我手机号不太方便。”然后他就往柜台那边走过去了。

    他又吃了口泡面,觉得这小年轻不方便的事真多。手要留着打游戏不方便写字,他勉勉强强能理解。没时间找网管,是因为晚上工作忙,能理解。那手机号是怎么回事?把自己当名人了?

    他把还没有写完整的纸放在桌面,询问他:“那你写不写了?不写我就放这儿了。”

    宁木合理怀疑他晚上的工作不太见得光,不然为啥不方便。

    施桦点点头:“嗯,谢谢。”好像也没想解释。

    宁木也无所谓:“嗯,走了啊。”

    他没什么表情的脸突然有点意外:“…这就走了?”他说,又怕他忘记似的补充了一句:“你点了两小时。”

    “我知道。”宁木打了个哈欠,不太想细说:“昨天熬夜了,困得很。”

    他说这话的时候,老板也跟着打了个哈欠,宁木不由自主的看向他的眼睛,因为皮肤白,黑眼圈也有些明显。

    宁木不知道为什么就问了一句:“你熬夜了?”

    他揉了揉眼,趴在柜台上应了声。

    宁木看着他:“别睡啊,你睡了店里没人看,小心把你这的东西给搬没了。”

    他:“有摄像头。我眯一会儿。”

    信你个鬼啊。他直接上手摇他肩膀,“别睡了,摄像头能帮你干活儿啊?我后边来人了,快起来给人家搞。”

    他不情不愿的起来看上去就不太清醒地敲键盘,整个人魂都要丢了,这不是熬夜,这是通宵吧。“所以说为什么不早点招聘网管。”宁木在心里纳闷,他先是在口袋里握了握烟盒,但他转念一想工作抽烟不太方便,又在包里搜了一下,捏出一颗薄荷糖递给他。

    他在心里自己叹了一口气,明明心里想的是补偿撒面在人家这里的错,怎么还给人当起保姆来了?

    “谢谢。”施桦有点意外,还是接过去撕开含着了,看了一眼时间:“才10点多。”

    宁木也打开手机,顺势点进了微信朋友圈的红点提醒,发现主播回他了:“别说了,困死了。”11分钟前。

    他觉得好笑,怎么大家都困着呢。心里绕了一圈,决定先套点话,看向他的时候,没想到他也正在眨巴着眼睛看着自己。宁木赶紧把表情收回来,赶紧回想刚刚笑的幅度大不大。

    但那又怎么样,丑,这个字,注定这一辈子都与他宁某人无缘。

    “你能不能先回答我的一个问题再走,刚才你看我玩游戏,觉得……”他突然又说,语速由快变慢。定定的看着他,“技术怎么样?”

    这莫非难道就是男人的自尊心?宁木表示能理解,非常理解。得到一个陌生人的肯定无论是什么都值得开心。

    “那你觉得我好看吗?”他心直口快的反问了一句,心里的小人突然集体达成共识,他都来不及赐它们一丈红。

    这是什么gay话啊。

    这个场景真的是有多尴尬就有多尴尬,他们面面相窥,尴尬的情绪围成了一个怪圈。让宁木忍不住起了鸡皮疙瘩。

    但他没尴尬多久,又在心里疑惑:我靠这人,想怎么久都没想明白?大家不都是一个鼻子两只眼睛吗?至于一副微妙复杂的表情吗?

    有必要吗?

    他沉默了好一会,犹豫地看了他一眼,途中他试图尝试着说些什么,但最后只有一句话:“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宁木抽搐了一下嘴角,“哦,没关系,不要为难自己。”

    他表情又皱起来,两条眉毛拧着,似乎绞尽脑汁:“……你的头发很多。”

    他突然松了口气,很满意的给自己点头:“对,很黑,很多。”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