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章节字数:2942  更新时间:20-04-28 20:1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见他把帽子戴好慢条斯理的走在了宁木旁边,吴楠觉得有哪里不对劲,非常不对劲。

    他看向别处小声嘟囔:“找网管干嘛跟着我们。”宁木慢慢笑够了之后,也意识到了,装模作样地咳了一下:“你这头发挺别致的啊?不过你到底去哪找网管?”

    施桦表情淡淡的,见他终于笑够了,顺其自然松开了手,嗯了声,说的话起挺不负责任:“看缘分。”

    -

    什么鬼。宁木心里还想着前几天拒绝他那事,虽然是吴楠拒绝的但他还挺心虚,本身就是只是想和他交个朋友,他可没想着要进一步什么的。

    所以他说:“哦,挺好。”

    吴楠却说:“那我们要坐车了,你别跟了吧?”

    -

    不知道为什么吴楠今天的敌意挺大的,在早上店里就能感受得到。声音突然就大起来了,虽然也仅仅是能让施桦听得到的程度,却让人感觉到不一样的气氛。

    施桦啊了一声,声音颇为无辜:“对不起。”

    吴楠瞟了他一眼,默默的站在路边口招手。就好像他看得出施桦不以为然一样,施桦也同样看得出他莫名其妙一身防备的样子。

    虽然他无时无刻都在防备。

    -

    “他怎么了。”施桦看向随手拿起手机在划动的宁木,问道。

    “可能不好意思吧。”宁木挑眉摇头,“毕竟你之前和他相过亲。”

    “但是我约他被拒绝了。”

    “啊,真遗憾。”

    “也约你了。”

    “是吗,哈哈,我不知道。”宁木表情微妙的笑着,眼神躲闪。

    -

    施桦压压帽子,若有所思:“那你和我相处应该不会不好意思?”

    “那当然,我又不是什么小女孩。”宁木把肯定值拉满,十分真诚的模样。他们说话这段时间吴楠已经叫到车进去了,他在车窗那喊他:“宁木,走了。注意时间。”

    -

    宁木应了,随口对施桦说了句:“那祝你今天顺利啊。”直走过去绕了一圈到另个位置进去。还没跟司机沟通,前面的副驾驶突然被拉开了,宁木先是愣了愣,嘴巴动了动,说:“卧槽,你怎么又跟上来了?”

    施桦关门,先对司机说:“他们去哪我去哪。”然后手往后面扔了个东西,宁木慌忙接住手上多了颗糖。

    薄荷糖。

    -

    他今天没有带烟和糖果,这些本身作用是他用来提神的,但昨天睡眠良好,所以就没有带的必要了。

    这人又不说话了,拽得很,而且糖果竟然只给了一个。

    吴楠显然感同身受,他沉默的看着这一切,终究是忍无可忍,“你干什么?”

    施桦抬头看后视镜,一个皱眉一个皱眉懵逼,他叹了口气,“哦”了声,往他那扔了颗水果糖。

    -

    吴楠默默的捏着这颗糖,他似乎能感受到他勉强的气息。

    这人有病吧。宁木觉得在吴楠表情虽然还是低沉的,但心里一定是加黑加粗这几个字。因为他也觉得,这脑回路没人能匹敌了。

    司机师傅又问了一句:“帅哥?去哪啊?来个人说一下呗,我还要急着赶下一趟呢,快快快。”

    宁木赶紧把地址给报了出来,车开始开之后,他敲了敲施桦的椅背,“你跟着我们干什么?网吧今天不开了?”

    -

    施桦还没回复,吴楠侧过头看窗外,声音低低道:“周声给你门票了?”

    ?

    宁木在心里啊了一声,掌心对拳头似的恍然大悟。敢情吴楠是把老板当作“情敌”了。在吴楠心里这几次的事可能已经串联为一个剧情了:

    第一,吴楠和周声约出来相亲当天,施桦却借着周声有事不能来而代替了他来拒绝,吴楠定义为“情敌”来他面前叫嚣,并且周声正在“情敌”的网吧里帮他值班。

    第二,情敌劝退失败后,还妄图约岀来见面,还特意约宁木一起劝退,因为宁木对周声的第一印象非常的差,肯定不会支持在一起。所以吴楠拒绝了。

    第三,就是今天,他在早餐店里给宁木端来那么多食物,虽然说谎是老板送的,但肯定本质是为了拉拢宁木。且阴魂不散,他们走哪他走哪,还扯了个“找网管”如此蹩脚的理由,实质上只是是为了炫耀周声单独给他门票罢了。

    -

    宁木在心里完完整整的编出了一个剧情,竟然觉得有道理极了。他觉得好笑之际,觉得虽然失望落寞的是吴楠,但是他莫名有点心疼施桦了。

    他做错了什么,要被这样编排误会。

    果然恋爱的人都是不带脑子的,哦,不对,是单恋。

    宁木狂忍住笑意,佯装低头玩手机,他真的好奇施桦会怎么说。

    -

    施桦眨眨眼,司机突然说:“什么门票啊?对了你们去的地方是有什么活动是吧?有明星吗?”

    “差不多……吧?”宁木回答。

    “哎呦,是陈奕迅还是邓紫棋,我可喜欢听他们的歌了,是他们不小伙儿?我现在还能随口哼一句,额额,什么明年今日……”

    宁木很想叫他别唱了,严重打扰到他吃瓜了。

    -

    “都不是……师傅到了跟我说一声,我眯会。”他随便扯了一句,把手机放好,轻轻闭上眼睛。

    他哪能睡啊!他还想知道后续呢!

    他就装一下。司机听这话也停止灵魂音乐了,只小声嘟囔了一句:“现在的年轻人啊,晚上都不睡觉,都不知道一天到晚在干什么,像极了我家的大儿子……”

    -

    宁木听到施桦声音不大不小地说:“门票?”

    感情这哥们都不知道进去要门票,还被编排这么久。

    吴楠:“……你不知道?”

    施桦脱帽子又撩了把头发,在后排看不到他的全部表情。他把声音拉长:“啊……的确不知道。”

    -

    “……”

    除了车里发出的轻音乐和开车的滴滴声,世界仿佛沉默了。吴楠的头又低下了。

    “那你今天是要去个寂寞?”宁木忍不住问,张开眼,在后视镜里看到了他帽子下面的眼睛。

    施桦说:“可能我跟你理解的不一样吧”

    “什么?”

    施桦让他先把薄荷糖吃了,见他困惑的含在嘴里才淡淡的说:“一起走可能会更顺利。”

    -

    求问这句类似于土味情话的话,他应该怎么接。

    宁木沉默了一下,“啊,哦,嗯。好吧。”他挠了挠耳朵,又说:“那你没票怎么进去?”

    这个问题一下子说到点了,施桦也不知道,他脑子现在还涨着呢,虽然还是努力起床准备去网吧,但是计划还是赶不上变化,他看到宁木那一刻就瞬间改变主意了。

    -

    直播时间不变就行。

    他想起来准备买网吧的前几天,他跟爸妈说了。爸妈问他为什么,他竟然答不上来,但是他觉得呆在网吧里很舒服,仅此而已。

    而且地段也不太好,所以他用直播存的钱很快就买下来了。

    但是现在,虽然他不肯承认,但实际上,网吧要成为他的负担了。

    -

    他在心里默默:“在外面走走。”

    哪里不能走。宁木在心里想,觉得真是奇葩。“那多可怜,你要不问问周声还有没有多余的票?”

    吴楠突然瞪了他一眼,那感觉就像他瞬间成了叛徒一般。宁木颇有危机感的停顿了一下,什么玩意,还把人家当情敌呢?

    -

    但是施桦哦了一声,“我不感兴趣。”

    吴楠的气场又柔和起来了。

    施桦又说:“但是刚刚周声跟我说,他去不了了。”

    吴楠瞬间紧张起来:“为什么?”

    宁木看着他们一来一回的,在心里盘算着他们什么时候打起来。

    施桦摇着手机,轻描淡写的压住帽檐,非常贴心地说着因果:“他向我哭诉,昨天吃完火锅吃冰激凌今天闹肠胃,现在在医院病床里,不能来了。”

    -

    -

    他们被赶下车在路上走好半天,宁木也没反应过来,他就这么因色被抛弃了。

    宁木无语地啧了一声,向旁边的人挥了挥手上的两张票:“就剩你和我了,真的不感兴趣?”

    “你很想去吗?”他停下脚步看着他。

    “嗯……倒也不是,但是来都来了……你懂吧?”宁木挑着眉苦笑,把手机掏出来:“哎,我非得发条朋友圈才行,我竟然就这么被抛弃了,亏我今天还打扮的光鲜亮丽的……”

    他故意把语气说的很重,还偷偷撇了他一眼。

    来个帅哥陪也不是不行,虽然脑回路是有点奇奇怪怪。但总比恋爱脑好吧。

    -

    施桦肯定是听懂了,道:“那走吧。”

    “你不是不感兴趣?”宁木似乎很民主的样子,语调上扬的问一句。

    “也不是不能接受。”施桦还是没什么表情,但是就是莫名令人信服的样子,“不能辜负你的光鲜亮丽。”

    “那还等什么?”宁木失笑,把手机放回包里,抬下巴,眼睛黑黝黝的在发亮:“老板,走你!”

    -

    作者闲话:

    “但是我很困。”“想靠我肩膀?”“可以?”“你在想屁吃。”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