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看起来更惨了

章节字数:3523  更新时间:20-05-06 22:5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您有权限使用屏蔽功能,请您合理利用。”

    施桦漠然的看了眼提示,这样想来,他从来没有使用过。鱼吧里鱼龙混杂,有自拍有兵团招募,还有一些卑微求带的。

    这种一般都是新粉,因为她艾特了他本人:“我太菜了,@花生求带啊啊啊,我不想落地成盒了[挥手]。”附自拍。

    施桦作为“花生”这个身份时,他可以好多天都带同一个水友,但是他不能逮着一个带一个,这样贡献榜的人就没有时间带了。

    不过有一点他困惑很久了……她们为什么发一条帖就要发一张自拍呢?

    -

    不过留言鼓励还是可以的。施桦点进去,发现底下已经有不少评论了:

    royyyy:“靓女,加兵团了没?来我们“菜又怎么样团”吧,大家水平都差不多,童叟无欺!谁也嘲笑不了谁!”

    就看你怎么的:“来我们团吧!我们这里高手云集,菜没关系,我们可以带。哦对了,你kd多少?”

    弗兰德的妈妈粉:“妹妹,别听需要kd的,还有两副面孔,一看就是对菜的人不友好。哦,不是说你菜的意思哈。”

    ……

    她回复了最后一条:“没事,我本来就菜,哈哈。而且我已经加了兵团啦,各位不用再给我推了[拜托]。”

    -

    施桦默了片刻,他没想到直播间的兵团招募如此水深火热,一个个像骗子似的在到处蹲人。

    直播间还有形象吗?

    他最近没时间搞兵团演练,因为新赛季快来了。他原先的计划是和白浮好好练几天双排,到时候冲一冲,看看能不能上战神。

    可是宁木突然心血来潮要一起,他现在只能看玄学,能上就上,不能的话,就算了。

    -

    哦,套用一下弗兰德亲妈的话”不是说他菜的意思。”

    “多练练。”他发了这三个字就退出了,在街旁走了一会儿,进了网吧——对面的面馆。他进了角落的位置坐下,看了一眼菜单。

    他在网吧呆久了,这倒是老地方了。“一份牛肉面。”

    “好的。需要打包吗?”

    “不用,在这吃。”服务员应声走后,施桦安静地坐了一会儿,又把手机给拿出来。白浮联系问他关于组队的事情,他说可能要调整一下时间之类的。

    -

    “昨天临时改四排了,你可以吗?”

    “我无所谓啊,昨天我也看直播了,除了三木还有谁?今晚有空的话可以练一下。”

    “没想好,群里有人自荐吗?”

    “我问了糖和熊,他们说都可以。你觉得呢?我听你的。”

    “……”施桦其实挺欣赏白浮的技术,就是他这个性格有点优柔寡断。“你决定就好。”“听花生的。”这几句话他都要听麻了。

    -

    施桦打字:“就糖吧,晚上一起练。”

    他还没等来白浮回复,店门蓦地开了,他随便抬头督了一眼,低下头时突然觉得有点眼熟,于是他又抬眼仔细瞧了瞧。

    哟,这不是他爸刚招不久的网管吗。

    -

    新网管似乎没有看到老板正在附近用一种类似于漫画的三角眼在看着他,进来直接喊了一碗面十分嚣张的坐到了中间的位置上,背对着他。

    施桦看了一眼手机显示的时间,11。35,按理来说还有差不多半个小时才到休息时间。

    这人怠工还走的吊儿郎当的,是生怕别人不知道吗?

    -

    很好,男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施桦被乌龙茶毒害的大脑突然闪现了这一句话,他用手机拍了张照片当做证据,一边心想着这能扣他工资吗?

    和白浮迅速达成共识结束话题后,施桦若有似无的看着他,面端上来了,他的也端上来了,他开始吃了,他开始边玩手机边吃了,来人了,坐在他的对面了。

    -

    施桦差点被面汤给呛到,他慢慢地抽了张纸巾擦嘴。

    然后他缓缓的拿起手机打开了与母亲的聊天记录:“妈,你在哪?”

    妈妈过了好一会才回:“在店里收拾碗筷,怎么的?”

    “周阿姨回来了吗?”

    “你问这干嘛?周阿姨回来还能给你包红包啊?有话就说,忙着呢。”

    “哦,我好像看到了周声,活蹦乱跳的哪一个。”

    “周声?”

    “嗯。”

    “活的?”

    “嗯。”

    过了好一会,她回:“不说了,我通知一下你周姨。”

    “嗯。”

    -

    实际上施桦也无所谓周声是死是活,可他们两个看起来毫不相干的人坐在一起就很奇怪,这个氛围就像是想合伙杀自己一样,莫名其妙。

    施桦放下手机又拿起筷子准备吃时,周声和网管——叫他宋约元好了,谈话达到了高潮:

    “你当时要好好对她,我以为你真的要好好对她我才……放手的。”

    “不是,你管我啊?我和他再分她妈个100次,她也不喜欢你,傻逼。”

    “……你现在还联系他吗?”

    “怎么你还想找他当备胎啊?不是,我刚才没好意思说……就你?以前高高在上的现在怎么一脸颓废?别当我们小混混都是非主流好吗?”

    -

    施桦面无表情地听着,不知道在小混混眼里的高高在上是什么意思,就周声整天穿着校服就叫高高在上?会骂一句傻逼就是小混混?门槛未免太低了点。

    不过听这对话,倒挺非主流的。

    周声也不知道是来的匆忙还是什么,没给整的一身骚气,就普普通通的短袖短裤,加上头发有些长了,颓废青年非主流徽章他可卫冕了。

    他们越说越大声,情绪越来越激动。

    -

    然后宁木进来了。

    他先是绕过他们两个和他对视,施桦看到他眼睛红红的皱着眉头,在旁人看着他似乎受到了什么委屈。而在施桦眼里,得翻100个倍,这是得受到了天大的委屈才能是这副表情啊。

    施桦愣了愣,下意识站了起来。宁木却移开了目光,走了几步,一屁股坐到了周声旁边。

    -

    他低着头用手捂住脸,声音哽咽。“你为什么……不来找我了?”

    “……什么?”

    这家面馆除了服务员也就他们三个,齐刷刷的愣住了,施桦表情微妙的站在原地看着他。

    “他是你的新欢吗?可是你都没有和我说……那你留在我家的东西要怎么处理?那么多的润滑/剂和套/子,我……我看着就伤心。”

    说到这两个关键词的时候,他刻意低声说了,却毫不影响这两个词给周围人带来的劲爆情绪。

    周声喊了:“卧槽,宋约元,你玩那么大吗?”

    宋约元也慌了,他站起来,根本没有刚刚像小混混的吊儿郎当:“卧槽,你谁啊?你在说什么呢?!”

    -

    施桦打击的没有他们那么大,因为宁木偷偷朝他那边眨了眨眼,如同是福至心灵一般,他突然就淡定了,坐了下来。

    然后又对着自己已经坨了的面从容地吃了下去。

    宁木,不,此刻他是宁丶金马奖得主丶木,他哭道:“那你在我家收集的那些tt……你还需要吗?这都是我们的回忆啊,我,我一个都舍不得扔。”

    周声表情裂了,他不可置信的说:“……宋约元,你他妈,还有这嗜好?你也太变态了吧?”

    -

    宋约元瞪大眼,他试图心平气和好好说:“兄弟,你看着我,我真的不认识你,你认错人了吧?”

    宁木抹了抹眼泪,开始倒背如流:“宋约元,26岁,初恋在小学,双性恋,小学在XX……”

    “卧槽,你到底是谁啊?你怎么知道这么多的?!”

    “我是你前任啊,你这就忘了我吗?”说罢,他又要哭。

    “我他妈前任是个女人啊?!”

    -

    宁木没想到临时背的情报竟然出现了漏洞,哑了哑语。突然心生一计,把手中的包装袋甩在桌上。

    “你不信吗?我把我们以前在一起的tt都带来了。”

    周声嫌弃的挪了好远,捂住眼睛道:“兄弟……没必要,真的没必要。”

    宁木终于把头抬起来,表情可怜语气倒像是在挑衅:“你拆开看看?”

    宋约元看着这个特意包装精美,还带着蝴蝶结的东西,心情难以言说,但是他坚信自己没有这个癖好且不认识这个人:“拆就拆,谁怕谁?没有就是没有,还能成真不行。周声你也别给我这瞎起哄,我根本不认识他,我今天跟你说的是为了对台词的不是为了给你笑的,真他妈的……”

    -

    靠,什么?周声?

    靠,什么?对台词?

    宁木心里蓦地变得沉重,他还没来得及阻止,宋约元已经拆开蝴蝶结了。

    宁木眼睛猛的张大,然后他面前出现了阴影,蝴蝶结的袋子被摁住了。宋约元和施桦离彼此不过一厘米,宁木听到他说:“宋约元是吧?”

    “……”宋约元被这一句一句的给搞不耐烦了,“对对对,就是我,怎么的,这个地球人人都知道我叫什么?有事吗你?”

    -

    周声循着声音张开眼睛,吃惊:“施桦?”

    施桦冷漠地下死亡宣告:“周姨在找你。”

    周声瞬间噤声,小心翼翼的起身,在旁边找了帽子戴上:“哪个……我走了,你慢慢弄哈,那什么,不用管我。”

    “不是,你几个意思啊?给我回来看清楚这里有什么东西再走!喂!喂!”宋约元喊他,他却没有再回头。

    -

    宁木突然觉得他好惨。

    这个情绪源自于自己来了那么一出后,被朋友抛弃了,并且服务员已经在旁边用微妙的表情看着他很久了,手上的湿毛巾迫不及待想去擦那个被tt碰过的桌子了。

    施桦坐在原本周声的位置上,面无表情地对他说:“不知道我是谁?”

    宋约元皱着眉头:“我为什么要知道你谁?你是周声的朋友?还是你认识这个莫名其妙的人?”

    -

    施桦也不管他说什么,兀自说:“宋约元,目前正在320网吧工作?”

    “对对对,然后呢,你们还知道什么就都说出来吧,我回头一定要告你们两个。”他现在算是回过神了,半点不慌,只把他们俩当为一伙的,吊儿郎当在说话。他可一点也不会觉得这个包装袋里有他的tt。

    “告我们?”施桦还是那个表情,重复道。

    “你们侵犯了我的隐私,这还不够?”

    施桦把手机推在他面前,上面有着合同,最后面那一页签名那里,清楚的写着“宋约元”。

    -

    “老板也不能知道员工名字?”

    宁木把眼泪给憋回去了,亲眼看到对面的人吊儿郎当变为面如土色的全过程。

    他觉得好笑之际,又觉得他更惨了。

    作者闲话:

    热得我心浮气躁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