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半妖篇(修文中)  我把前面那些第44章都灭了

章节字数:9254  更新时间:19-02-15 20: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秋璃本来打算蹲着躲过那支箭,可她刚抱着脑袋蹲下去,忽然感觉被什么东西卷了起来,待她回过神时,已经站在了距离原位置很远的地方。

    得救了……?

    她挪了挪步子,惊觉身旁传来一阵压迫感,令她几乎喘不过气。

    她小心翼翼地拽拽旁边人的袖子。对方低头看她,他此时的眼神分明与平时无二,可她莫名感到一阵心悸。直到临雀点出“除妖师”三个字时,她才恍然,心悸与压迫感的来源,是他手里捏着的符咒。

    “天洛!你……”

    “不要紧。”他揉揉她的头,示意她别担心。再次直视前方时,眼中的温和褪去,满是杀意。“把他灭口就行。”

    语毕,符咒亮起,像自己有了生命般抖了抖,从他手中飞出,化作一只尖喙的鸟儿,朝着临雀狠狠啄去。

    临雀冷哼一声,侧身躲过。但对方聪明得很,一击不成便迅速调了个头,再次狠啄向他的脑袋。他“啧”了一声,挥出结界,一阵激烈的缠斗之后,勉强把它给困住了。

    谁知,刚捉住鸟,对方提了把刀就砍上来,冲着他脖子就是一下。若不是靠着几支弩箭挡了挡,争取了躲避的时间,怕是真要被砍伤了。

    “停手!我不想和你打。”临雀皱眉,退开一步。在那头蠢狼下来之前,他不愿浪费多余的力气对付这个除妖师。他劝道,“想清楚,你的身份一旦暴露,那些半妖要围剿的就是你了。”

    “放心,”天洛冷笑,“我会在他们发现之前解决掉你。”

    靠!我只是懒得跟你打又不是真打不过!

    临雀气结,“年轻人不要这么狂妄啊。”说着,他不知从哪里摸出一只铃铛,晃了两晃。

    天洛以为是什么没见过的攻击手法,立刻后退几步开了结界防御,可等了好一会儿也没见那铃铛里冒出什么东西来,反而,身后传来什么东西倒地的声音……

    !!!

    “秋璃——!”

    见那个除妖师果断一秒放弃攻击去救人,临雀暗自松了口气,然后报复般的,又狠狠地晃了晃铃铛。

    “唔……”

    秋璃按着自己的胸口。心脏的位置传出一阵一阵剧痛,仿佛每一条血管都被生生拽住,拉扯在一起,甚至只要再多施半分力,它们就会齐齐断裂。

    她蜷缩成一团,倒在地上。地面应该是冰凉的,可她感受不到。所有的感官都麻木了;只有心脏尖锐的痛感,和耳边恼人的“叮铃”声……

    天洛冲过去将她扶起来,焦急地喊着她的名字,他不知道她究竟哪里受了伤,也不知她为何会突然倒下去;可还没等他找出原因,怀里的人儿眼神渐渐失去了焦距,不论他怎么呼喊都没有回应。

    恐惧感自指尖席卷而来,让他头皮发麻,眼前的一切仿佛要把他带回多年前的那个噩梦里。

    “……你对她做了什么!?”天洛抬头怒视临雀,声音却藏不住颤抖。

    “谁叫你轻易暴露自己的弱点。看你这么狂妄自大,给你点教训罢了。”

    临雀耸耸肩,停下了铃铛。

    铃铛声停止的一瞬间,秋璃的感官终于重新正常运作起来。她猛地从他怀里撑起身子,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心脏的痛感被抽离,再无一丝痕迹,刚才的一切仿佛只是可怕的幻觉。

    天洛的手正紧紧地抓着她的肩。

    她分不清在发抖的是他,还是她自己。

    “她中了我特制的毒,铃铛是引子。”临雀笑眯眯地坐回位置上,翘起二郎腿。“所以建议你不要轻举妄动。”

    秋璃一时半会还发不出声音,但从她碎碎念的眼神可以看出她很想问:我啥时候被下的毒?

    “哦,这说起来也怪不得我,”临雀看懂了她的小眼神,摊手,解释道,“毒下在湖水里,本来是用于控制spirit的,她居然自己喝进去了。”

    ???

    我哪有喝过!我他妈一直开着避水结界啊!就连……

    卧槽!

    秋璃忽然记起,在刚赶来幻之湖这块地方的时候,她失足落水,确实呛到了好几口。

    靠!!

    临雀不再看她,对着天洛道,“我倒是好奇。你一个除妖师,那么在乎一个血族做什么?你的族人要是知道了,会杀了你泄愤吧。”

    天洛冷哼一声,不作搭理。一边施着治愈的法术,帮助秋璃缓过来。

    “所以,谈个条件如何?”临雀收起铃铛,见那个除妖师眼里杀意更浓,估计是在思考如何神不知鬼不觉下杀手又不触到铃铛,他笑了笑,打消对方这个不成熟的念头,“那只铃铛连着我的一魂,我若伤了,它也会破损;我若死了,它会碎裂,随之,所有中毒者,包括这座水底宫殿都会陪葬。所以啊,别乱来。”

    秋璃又恼又后悔。

    我真不该来这儿!若是没来,我就不会不小心掉湖里,更不会呛到水中毒,更更不会陷入这样的窘况……为什么我要作这个死啊啊啊啊——!

    别跟我说剧情需要!我他妈不信这个邪!真是日了狗了!我……!

    “秋璃。”

    一声呼唤打断了她暴躁的脑内吐槽。

    她抬头看他。

    “别担心。”虽然他心里的恐慌不比她少,但看她那副焦躁不安的模样,他柔声安慰。见她平静下来了些,他握紧她的手,看着她的眼睛,郑重承诺,“我不会再让你出事了。”

    绝不会,再让那个噩梦重演。

    把小丫头安抚好之后,天洛看向那个混血半妖,眼里的杀意褪去,“说吧,什么条件?”

    “你的身份我可以保密。同时,我不会把她交给安朵斯。”临雀指指秋璃,顿了顿,道,“作为交换,第一,我和那头狼的事,你不准插手。”

    “好。”算是很合理的要求,天洛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反正在桐宵他们眼里,他不过是个人类,他们也定不会麻烦他来做什么。那位狼王实力不俗,对付临雀来应该是颇有胜算的。只是,那个铃铛的局,得想办法破了。

    天洛尚在思考如何破局,就听临雀接着说,“第二,助我毁灭半妖族。”

    “开什么玩笑!”秋璃瞬间炸毛。

    虽然,最开始她是抱着“利用半妖族来帮她解决安朵斯”的心态,来和他们打交道的;但经过这么长时间相处,她是真心把那些半妖当朋友了。

    退一万步说,即使没有这一层“友谊”,啧,虽然没管过事,但名义上说现在半妖界是她管的哎!这样一个种族毁在自己手上,这不就成千古罪人了吗!

    天洛也皱起了眉。

    虽然这个要求并非意料之外——对方投靠安朵斯的原因就是要对付半妖族,现在他既然不准备把秋璃交去了,就需要同等的力量来帮他做事;但真要这么做……

    见他有所犹豫,临雀好言相劝,“我只要你贡献一点力量,帮我破除我身上的封印,让我能彻底离开这鬼地方,这是最主要的。”顿了顿,他补充,“其次呢,半妖族当年对你们除妖师一族做了什么破事,你应该也清楚吧?所以,算是帮我,也算是帮你自己。我对那些小平民没什么兴趣,半妖贵族和元老院的那些混蛋才是我的目的,届时,需要麻烦你帮忙清个场……就像你说的,只要灭口了,身份就不会暴露了不是吗?”

    不是个鬼啊!

    秋璃觉得和临雀没法沟通了,她扯扯天洛,朝他摇摇头,眼神坚定。

    临雀挑眉,注意到了她的小动作,觉得有些好笑。“我原以为你挺聪明的,看起来,到现在你还没搞清楚状况啊。我再说一遍,那只铃铛,连着我的魂,也连着你的命。你若想活下去,只能让这个除妖师成为我的助力。”顺便把你留下来跟小人鱼作伴也挺好。

    “……好。”斟酌半晌,天洛收起了符咒。

    “天洛!!”她急了,死死拽住他。

    “那些半妖本就与我无关。”

    没料到他会这么说,秋璃懵了好一会儿,反驳,“那你还帮他们过来找线索!?”

    他答,“那不过是因为正巧族里有任务。以及,帮你清除危险。”

    秋璃半天说不出话,不知是气的,还是怎么。好一会儿,她才道,“他们是我的朋友。”语气满是委屈。

    “不是我的。”他转身,看着她,语气冷漠的吓人。

    她刚想说什么,却见他朝她眨眨眼睛。

    笨蛋,先要唬住临雀然后再想办法呀。别担心,相信我。

    她忍不住翻了个大白眼。

    我当然知道啊!我在配合你演哎!你答应那么快,看上去才有问题啊!

    他愣,随后微微扯了扯嘴角。

    咳。好的。

    临雀看不懂他俩默契的眼神交流,以为他们是真的争执起来,挥挥手,“无妨,你们有的是时间考虑。”他起身,望向大殿的门口,“他来了。”

    另一边。

    刚破了冰进入湖中的桐宵,正手忙脚乱地对付着一堆数量极其庞大G级spirit。真是不知道这群东西是从哪里突然冒出来的,一股脑儿,就把他和凯落冲散了。

    真是要命。

    好不容易解决完冰面上那一批,才一下来,又是一批。他俩才刚汇合呢,又得分头行动。

    “你先去找她们!”他只来得及给对方留下这么一句。

    所以,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他一边想办法拉spirit的仇恨值,给凯落制造逃脱的机会,一边思考着。

    spirit界门的封印一向牢固的很,那稻草人是怎么被破解的?更惊奇的是,居然没有引起任何半妖的注意。再进一步说,它又是何德何能控制这么大数量的spirit?这一路杀来,从E级到G级的家伙都快被他砍了个遍了……

    !

    蓦地,桐宵察觉到一股杀气。

    侧身躲开,他刚想回击,可尚未动手,那只偷袭他的大螃蟹竟已经被劈成两半。

    “啧,这种杂碎怎么砍都砍不完……咦?你谁啊?”

    “……”桐宵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弄的有些懵,眯起眼睛打量面前这个银发银眸,身高跟他差不多的家伙。其实看着有些面熟,但他一时想不起来。

    见对方不答,历经艰难才赶到此处的铷孺有几分怀疑、几分不耐烦,但就在此时,一条傻乎乎的鱼型spirit突然游到了二人中间,桐宵想也不想,伸手就用兽爪直接把它脑袋揪了下来。

    失了脑袋的鱼身子抽搐了几下,鱼鳞甩掉了几片,消失了。

    铷孺见状,意识到对方不是好惹的,语气放软了些,“我是要去那边干架的。你顺路吗?一起过去?”他指指水底的宫殿。

    见他似乎没有恶意,也与自己同路,虽不知底细,但这种情形下不容多考虑了。于是桐宵点点头,报上名号。

    对方呆了呆,“辅佐者?你……啊不,您……算了。总之我们顺路对吧?我是早上醒来突然发现宿舍里只剩我一个,闲得无聊就跑来救了。”

    桐宵这才发现,这家伙还穿着马蒂亚学院的校服,胸口的校徽都已经破破烂烂的了,他才一时没看出来。

    啊,对了。先前天洛有跟他提过这么个同学,好像和他一个宿舍的,所以桐宵留意了一下。

    还没等桐宵开口说什么,周围一圈spirit忽然跟发抽了似的又是哀号又是打滚,场面惨不忍睹,他震惊地看向旁边的铷孺,以为是他做了什么,谁知后者也同样震惊地看着他——“不是你搞的吗?”

    待两位以开挂般的速度冲到幻之湖湖底的宫殿时,临雀已等候多时,对着桐宵劈头盖脸就是几支弩箭。

    桐宵借着冲进来的惯性,用兽爪一一挡下,飞身跃起到了对方跟前,上去就是一爪子。

    临雀毫不费力地躲开,不知是用了瞬移还是什么别的术法,一下子闪到桐宵身后老远,刚想再送他几支箭,却意外地发现对方的队伍里多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在看到他的一刹那,箭射偏了。分明是储存在一小片灵魂中的记忆,在这一刻却占了思维的主导,以至于让他脱口而出:“你来这里做什么!?”

    可说完,看到他鲜少露出的茫然表情,临雀才意识到,他并没见过这种形态下的自己。

    铷孺知道,那个看起来像敌方大boss的家伙是在和自己说话,但着实被问得有些懵。这语气,说得好像和他认识?他环视一圈,想先确认目前的情况。比如,那俩接了任务兴致冲冲跑来干架的小朋友呢?

    ……好,找到一个。那声称是狼族旁支的半妖正在角落里坐着。

    另一个呢?还有尾随他俩过来的临雀怎么也不在?

    还有,多出来的那小姑娘谁啊?怎么穿着马蒂亚学院的校服衬衫?嘶,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

    又联系起刚才看上去像是敌方大佬的家伙的台词,铷孺认真思考了一会,也细细打量了他一会儿,终于看明白了。

    “还真是意外。”他挑眉。“本以为你是被迫做了些傻事,没想到是主导,不得了啊。”

    铷孺虽然平日里性格有些恶劣,但好歹不会拿这么阴阳怪气又嫌恶的语调和他说话。虽然是他自己隐瞒在先,但听着,心里依旧很不是滋味。临雀实在有些烦躁,骂道,“这件事与你无关!现在马上给我滚回去!”

    哟,身形变大了,脾气也渐长啊?

    铷孺眯起眼睛,“来都来了,不妨试试,能不能把你揍清醒吧。”说话间,银钩已在手。

    见状,临雀更恼,“我不想和你打!你他妈立刻滚上去……!”怒喊声停止在最后一个音节。银钩已扣上他的脖颈。

    铷孺不知何时已经贴他很近,面容近在咫尺,呼吸都要扑上他的脸。临雀下意识退了一步,又被扯了回去。

    铷孺用银钩勾起他的衣领,逼他与自己对视,声音透着寒意,“谁给你的胆子,这么和我说话?”

    见他俩剑拔弩张却处处透着基情,秋璃戳了戳天洛,“我现在喊一声yooooooooo是不是很毁气氛?”

    天洛扶额,答:“别皮。”

    桐宵抽空瞬移了过来,插话道,“哎你们两个,没事吧?”

    “呃,其实,有事。”

    秋璃简明扼要跟桐宵地解释了目前的情况以及那个铃铛的技能;当然特意略过了天洛的身份和他们的交易,为避免麻烦,也略过了芷夜菲的事情。

    果然,越听,桐宵脸越黑。

    秋璃怂了,知道是自己瞎添乱才导致这样的局面,带着一副委屈巴巴的表情,躲到了天洛身后去。

    “也就是说,我不能杀了他以绝后患,甚至都不能伤他,否则,你会有性命之忧???”桐宵几乎是咬牙切齿地问。

    “大概,就是这样。”秋璃弱弱地回答。

    桐宵气结,刚想训她几句,怎么这么不小心把自己陷进这样危险的境地!却被天洛生生拦住,“是我没照顾好她,才发生了这样的事,我全权负责。”

    见他满脸写着“你别凶她啊不然我跟你急”,桐宵更加气结。

    那我他妈还能说啥???

    你就护着她吧唉!

    此时临雀和铷孺已经打得只看得见残影了,桐宵皱皱眉,对天洛和秋璃叮嘱道,“我给你们下了结界,你们别乱动、别乱跑,乖乖呆着听见没有?——特别是你!”他实在忍不住伸手戳了一下秋璃的脑袋。

    “知道了啦QAQ。”

    然后他被天洛瞪了。

    嘶,你能护得再没底线一点吗!?

    桐宵叹了口气,安置好这俩小朋友以后,走到场地中央,一击将临雀和铷孺分了开来,“接下来交给我。”他对铷孺说。

    正和临雀打得火热,被这么一插手,铷孺其实觉着有些扫兴。但对方不是他惹得起的,便也乖乖退了。

    他这一退,临雀也终于反应过来自己的对手究竟该是谁。脑子里混乱的记忆消停了。他沉下脸,挥手一招,几百支箭铺天盖地朝着桐宵袭去。

    随后,秋璃能看清的,只有紫色和黑色撞来撞去的残影了。

    “神仙打架。”她评价道。

    天洛没搭她话。他正在考虑怎么解决那只该死的铃铛。他知道,若不尽快破解,必定后患无穷。要破解,有两种方式,一是想办法让它失效;二是直接斩断连接线。

    关于第一种,他猜测,这铃铛是不是有作用范围?一旦离了这幻之湖,对方便奈何不了她?片刻,他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先不说这破地方禁了瞬移魔法——即使没禁,在他发动魔法的途中,临雀就有足够的时间把那该死的铃铛拿出来晃两下。

    对她来说,风险太大。他不敢尝试。

    关于第二种,是最直接的手段,也是最危险的。就像炸弹里藏着很多线,剪错一根就会导致爆炸一样;切错了连接,后果不堪设想。

    又深思了半晌,天洛不得不承认,自己在这类术法上着实学艺不精。他不敢贸然尝试。如果通讯还能使用的话,他真想联系一下楚槠楠。虽然他那个师姐平时没个正形,但对付这种法术连接,却是她的拿手好戏。

    忽然,他听见秋璃惊呼一声,连忙把思绪拉回来。

    随着她的视线,他见临雀和桐宵的魔法乱飞不知何时已经停了,两人的动作像是被下了什么定身术一般静止不动;桐宵的兽爪正贴在临雀脖子上,爪尖只要再前进半分,就能刺进肉里。

    天洛一下子心提到了嗓子眼,他生怕桐宵打架打得忘了那只铃铛,一爪子下去把临雀结果了。

    临雀却不慌,表情甚至称得上轻松无比,他挑着眉,似乎是在说“你有本事戳下来试试啊”;桐宵虽一击得逞,但确实是他意料之外。他没想好下一步,只得及时收了手,表情显得有些僵硬。他不知是该退、还是该趁机做些什么封住对方行动。兽爪挂在对方脖子上,他抽不出手来布什么控制系的结界,能配合他做这些的凯落和若雪也还未赶来。

    他的窘况,临雀自然是知道的。勾起嘴角,他丝毫没有要躲的意思,反而挑衅似的身体前倾。

    桐宵一惊,立即收回兽爪,落出几米远。

    接下来的战局,完全逆转。

    临雀不再用弩箭,而是伸手招出来一团黑色的雾气。随着他的手攥成拳,地面忽然“喀”的一声塌陷了下去,更多的黑雾伴着水汽从地面缝隙中渗了出来,瞬间弥漫在空气里。

    秋璃瑟缩了一下。

    “怎么了?”天洛迅速转头看她,生怕她又突然倒下去。

    “啊,没事,别担心,”秋璃连忙摆摆手。她只是想起之前遇到蜚的时候,被黑雾搞得惨兮兮的事情,有点心理阴影。天洛那么担忧的样子反倒搞得她不好意思了。

    唉,我怎么总是给他添麻烦、惹他担心呢。

    那边,临雀开始操纵黑雾攻击了。那黑雾和蜚用的不太一样,厚厚的雾气里竟然包裹着锋利的刀片,刀型和攻击方向都被雾气隐藏了,难以辨别,避起来颇有难度。

    临雀伸手指向桐宵的方向,那雾气仿佛领了命,迅速冲着桐宵飘去,每一击都是杀招。

    由于雾多、攻击范围大,就连在一旁靠着柱子观战的铷孺也差点遭到了波及。

    见一股雾气冲着他来,他怔了怔,倒没有慌张,反而不紧不慢地绕着柱子躲,并未正面与黑雾交锋。待将它的行动方式摸透之后,他才拿出了银钩,像掷回旋镖一般甩出,将黑雾割成了两半。

    但让他讶异的是,黑雾被分成两团之后,没有立即合起来,而是直接以一左一右再度向他袭去。

    铷孺低声骂了句什么,没再轻举妄动,甩下两道结界,把黑雾拦在了外边。黑雾里的刀片和结界撞击在一起,发出乒乒乓乓的声音。他一退再退。

    许久,那两团黑雾自讨没趣,又转身去缠桐宵了。

    桐宵的兽爪对付这种东西绝对是吃了亏,一爪子下去,黑雾就被割成更多团,更难看出攻击规律了,好在他躲得快,每次都精准地躲开从黑雾里钻出来的刀刃。

    试了水系风系火系等各种法术,才终于让黑雾散了些;临雀观察了一阵,见雾气变得稀薄了,又伸手招出一团接一团的黑雾,打算围成一颗球,把桐宵困起来。

    秋璃看得紧张的不行。

    桐宵完全处于劣势了啊!

    想来也是,他要想着不能放大秒杀,也不能伤着对方,还怎么好好攻击哦?

    难不成要嘴炮到说服对方改邪归正?

    咳。

    手被轻轻握了握,她回过神。

    这一次,她清楚地发觉,在微微颤抖的,是他的手。

    “天洛……?”

    他偏过头看她,微微勾了勾嘴角。

    秋璃刚想说什么,却见他忽然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不知从哪迅速抽出一张符咒,念了几句咒词,“啪”的一下附在她手上。动作犹如行云流水快得不得了,她根本来不及阻止,眼睁睁看着符咒消失在她手背,差点惊呼出声。

    好在,转头看了一圈,桐宵和临雀忙着打架、铷孺忙着看架,都没注意到这里。

    松了口气,秋璃小声问他,“干嘛呀?”

    “……以防万一。”深吸一口气,他答。

    见他脸色有些发白,想也知道所谓“以防万一”的符对他消耗有多大。

    秋璃明白,他是在想办法救她,但看他脸色如此苍白,她还是忍不住嘟哝了一句,“你这样出手,多危险呀。桐宵应该自己能搞定的。”虽然现在场面上的状况不怎么乐观,后半句像是在胡说八道。

    他捏捏她的脸,一本正经,“我不放心把你交给别人来保护。”

    她怔了半晌,忽然“噗嗤”一声笑开。

    天洛有些懵,“怎么了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谁叫你突然说这种话。”她笑得直不起腰,干脆靠在他身上。好一会儿,笑够了,她抓过他的另一只手,紧紧握住,“那就麻烦你保护我啦!”

    “……你这样笑,很毁气氛哎。”

    “有嘛?”她爬起来看着他,“那这样好了!等我们回去,如果,呃,那什么,你有想对我说的……”秋璃鼓起十二分勇气,认真组织着措辞,说着说着,视线对上,瞬间卡壳,脸一下子红彤彤的。卡了半晌,她干脆晃了晃脑袋,“算了!没事!当我没说!”一秒怂。

    “你别话说一半啊我很在意!”

    “闭嘴啦我不想立flag!”

    吵吵嚷嚷的,惹得铷孺往他俩这边看了看,见他们不分场合大秀恩爱,他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那头,桐宵已被黑雾包裹住,里头传来持续不断的刀剑碰撞之声。

    临雀看他那拼死挣扎的样子,心情大好,眼里透着深深的怨毒和复仇的快意。“我说过,会让你们偿命的。先解决了你,然后是你带的那批半妖贵族,再然后是元老院……”就像捏死蚂蚁一样简单。就像你们当初对我们做的。

    黑雾里砰哐声不断,持续了近十分钟,临雀终于玩腻了。张开的手掌再一次握成拳,黑雾收紧,里头的刀片通通朝着猎物刺去。

    可让他意想不到的是,刀片并未碰到什么活物,而是噼里啪啦地撞在一起,落了一地。

    下一秒,利爪近在咫尺。

    这回桐宵没有再退,而是勾起嘴角,“意外吧?”脚下,是封印的阵法。

    临雀眯起眼睛,“……真是卑鄙。”

    “彼此彼此。”

    阵法旋转起来,桐宵暗自松了口气。

    但马上,让他想不通的是,临雀也笑开了,“就这种东西,你以为,困得住我?”

    阵法分明还在发动着,一眨眼,临雀已挪开十几米开外,愣是让阵法扑了个空。“你是怎么躲开的我不清楚,但是这儿,可是我的地盘。”

    “啧。”桐宵见一击失手,也未失去耐心,打算招个雷先劈过去再说,可他雷刚招出来,就在将要形成的那一瞬自己熄灭了,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桐宵这回是真的大吃一惊,立刻检查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随后惊讶地发现,自己竟被困在了封印结界里!

    结界的范围,还在一步步缩小。

    这是什么时候做的结界!?他居然一点都没发觉!?

    “我说了,这儿是我的地盘。”临雀笑得很欢。他知道那头蠢狼在惊讶些什么。

    当然没法察觉啊。这个结界,已经等候多时了。从湖面上慢慢收网,为的就是抓他。

    那么多年苦心积虑,终于有成果了。

    其实,他原本是打算用黑雾里的刀片把那头狼戳成个刺猬,一雪前耻。这种程度的攻击他不会妄想能治桐宵于死地,但让他丧失行动能力就足够了。

    这只是第一步。

    接下来,若能从他口中逼问出巫蝶·韵的下落,当然最好;若不能,也可以先拿他出出气,解解心头之恨。

    再接下来,突破幻之湖的封印以后,他就会提着这头蠢狼的脑袋,闯进他们的宫殿。那些伤害过他的、威胁过他的,那些债,他会一一讨回!

    现如今,黑雾的攻击失效了,但他埋了那么久的封印总算是及时起了作用。

    所以,一切还在按照他的计划进行。

    脑海里浮现这样的想法,临雀觉得安心的不得了。

    可就在这一刻,变故突生!

    秋璃“咦”了一声。

    她的左手手背上,莫名出现了一朵花的形状,六瓣的花瓣,正幽幽发着光。

    天洛脸色一下子变得极难看,他一把拽过她的手,动作难得显得有几分粗暴。

    秋璃被他吓到了,原本想问他这突然是怎么了,却见他闭上了眼睛,眉头紧蹙,嘴里念念有词,是她听不懂的语言。他念得极快,语气中充满了局促不安。

    她手背上的花儿仿佛有了鲜活的生命,开得正盛。

    临雀正要让结界再进一步缩小,却猛然感到背脊一阵凉意!

    他慌忙转过身,被一片黑色遮了视线,随后,感觉什么温热的东西刺进他的胸口,入了三寸。

    鲜血淋漓。

    可是,那分明不是他的血。

    时间极度紧迫,天洛几乎是拼着全力,调动所有可以使用的媒介,加速咒语的发动。

    冷汗顺着脸颊一滴一滴落下。

    咒词不容有错,哪怕只是半个音节,都会导致前功尽弃。但是,一旦那朵花凋谢了,倒计时结束,他却未来得及发动的话,他再也救不了她……

    他不允许自己失败。

    一定要救她。

    他答应她的。

    完成任务的银钩回到了铷孺手里,它淌着血,落在地板上,嘀嗒,嘀嗒。

    铷孺愣愣地看着自己手里的武器。他发誓,他只是想打伤临雀,以破僵局,并没有想过会夺去谁的性命;他分明避开了要害;可是,不知从哪冒出来个小姑娘,挡在了临雀身前,事出突然,他根本来不及收手。

    嘀嗒,嘀嗒。

    芷夜菲后退一步,摇摇晃晃地,几乎要倒下去。

    “……!!”临雀慌忙接住她。

    她的血混着他的,染红了他的衣襟、她的黑发。

    地面开始剧烈地震动,天花板落下石屑,砰砰声不绝于耳。

    天洛察觉到空间的异动,但目前的情形不容许他分心。

    快一点,再快一点!马上就念完了!

    天洛咬牙。

    最后一句了!

    在即将念到最后也是最关键的那一句时,冷不丁,被狠狠一撞。

    天洛没有防备,也消耗太多的法力无从抵挡,被撞得仰面倒在地上。但这也仅仅让他停顿了一秒。他闭着眼睛,念下最后的咒词。

    终于,完成了。

    他睁开眼,却见压在他身上的,是她。

    她左手被他紧紧握着,手背上的花儿依旧发着光。

    她的右手,护在他的脑后。

    “秋……?”

    他甚至来不及喊完她的名字。

    轰——

    宫殿坍塌,岩石砸下。

    作者闲话:

    20190215修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