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赎罪

章节字数:3166  更新时间:20-04-26 17: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上午,一场出乎意料的雷阵雨,将居高不下的气温降低了四五度,虽然气温下降不多,空气中那种粘腻的感觉已经荡然无存,留下的是大雨过后的清爽感,空气中散发着大雨过后那种独有味道,操场上的人多了起来,有的人在散步聊天,有的人在打篮球,还有的在跑步,纷纷从宿舍、教室走出来,享受这种夏日稍纵即逝的清凉。

    姬羽衫想在操场散散步,享受时光美好的馈赠,这是她的一个习惯,每天她都会找时间散步半小时,散步对她来说是最好的休息方式,也是最好的与自己相处的方式,她一直很喜欢这种方式,人生中很多重要的决定都是在散步的过程中想到并决定的。

    刚换好运动鞋,宿舍里电话响起来。

    “喂,我知道了。”

    通话很短暂,她只说了两句话,挂断电话,姬羽衫呆呆的站在原地,表情中那种失落、愤恨、无奈已经很明显,显然这个电话并不是她想听到的电话。

    姬羽衫拿起钱包,匆忙的下楼向学校大门口走去。

    大门口停着一辆新款桑塔纳轿车,驾驶室的车门半开着,男人戴着墨镜,站在驾驶室旁边,他一只脚登在车上,另一只脚站在地上,正向学校门口张望,看到姬羽衫,男人马上坐在车上启动了汽车。

    来到车旁边,姬羽衫对上车有一种抗拒,好像是去慷慨就义,她艰难的迈着脚步,来到车上。

    坐在后面的座位上,他们在车上都沉默着,大家心知肚明的事情,现在好像说什么话都是多余的,有些话多说无益。

    姬羽衫并没有问姬洪涛要将他带到什么地方,对于她来说,去哪里都一样,只是一桩生意。

    车子开的很快,姬洪涛打开CD机,播放的是罗大佑的恋曲1990这首经典歌曲,优美的旋律充满整个车厢,缓解了车厢里尴尬的氛围。

    很快,汽车来到皇家之星酒店,这里姬羽衫曾经来过一两次,一般的客人不会来这种非常高端的地方。

    皇家之星是江都市最好的酒店,这里的房间一般以总统套房居多,有少量的标准间,这些标准也都是给一些司机、随从等工作人员准备的,客人都是住在总统套房。

    姬洪涛将车交给酒店工作人员,他和姬羽衫走下车,来带酒店大堂,两个人找到一个角落坐了下来。

    “规矩你都懂,我就不多说了,小衫,让你做这些事情,爸爸也于心不忍,你在忍一忍,这种日子快要结束了。”

    “嗯,明白。”

    两个人的对话并不多,姬洪涛将一个写着房间号的纸条放在她的面前:“我先走了,三点左右你就去房间。”

    姬洪涛说完起身离去。

    大厅里现在人并不多,有些人来来往往,行色匆匆,有些人步伐稳健,闲庭信步。她不知道这次自己要面对的是什么人,不管什么人,和她都没关系,她只需要将自己的肉体奉上,把自己的精神之门关闭,在这里她只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爸爸,我要和你一起去。”

    一个孩子的声音吸引力姬羽衫的注意,大厅的中间位置,有一家三口,爸爸、妈妈、孩子,小女孩正在缠着爸爸要和他一起去前台办理入住手续。

    “你在这里等爸爸,我马上就回来。”

    “不,我要和你一起去。”

    小女孩奶声奶气的说着,爸爸看来注定要败在孩子的撒娇之下。爸爸摇摇头,用无奈的眼神看看妻子,妻子笑着点点头,然后爸爸拉着小女孩的手向前台走去。

    小女孩四五岁的样子,绑了两个羊角辫,看起来既俏皮又可爱,她跟随者爸爸的脚步蹦蹦跳跳的向前面走去。妈妈在沙发上等待,她脸上浮现着幸福的笑容,眼神却始终没有离开女儿和丈夫。

    她们真是幸福的一家人,难道生活不就是应该这样幸福吗?

    不知不觉,姬羽衫的眼睛湿润起来,她希望自己就是眼前的小女孩,有父母宠爱,可以无所顾忌的撒娇调皮。然而在她的记忆中,父母的印象如此模糊,以至于他很难记起父母具体的相貌。

    记忆里的父母也是如此的宠爱自己,有一次过生日的时候,姬羽衫被父母围在中间,她们一起点燃生日蜡烛,一起吹灭这些蜡烛,一起许愿,尽管那时的愿望是什么,早已经不记得,那时候幸福的感觉将会陪伴终生。

    自从父母车祸去世后,她似乎在一夜之间长大,她明白,这个世界在没有人能够让她露出这么温暖、甜蜜的笑容,她必须马上长大,这个社会不会给她太多时间去适应。

    走上这样一条道路也许是命中注定,也许是自己的磨难还不够。就像现在经历的这种事,这些年,记不清有多少次这样的经历,每一次经历她都铭记于心,刚开始他想忘记这种惨痛的记忆,然而,记忆这种东西很奇怪,往往你越想忘掉的东西,越难以忘记。

    很多时候她都想逃避,想要离家出走,走得越远越好,可是外面的世界就很精彩吗?也不尽然,从这些年对世界的认知来看,没有什么地方是可以让她停泊的港湾,大家只是相互利用罢了。

    看了看表,已经接近三点,姬羽衫站起来,机械式的迈动脚步。这时候,小女孩和父亲已经办好入住手续,从前台向这边走来,小女孩走到姬羽衫面前,停了下来,眼神盯着姬羽衫的包,她这才意识到,也许小女孩是喜欢她包上的卡通小熊挂件,姬羽衫蹲下来:“小妹妹,是不是喜欢姐姐这个挂件?”说着,姬羽衫从自己的包上解下小熊挂件。

    那还站在那里,没有说话。

    “没关系,喜欢吗,送给你吧。”

    姬羽衫将小熊挂件塞到小女孩的手里,小女孩接过小熊挂件,脸上立刻露出笑容,她有些爱不释手。

    姬羽衫看到小女孩的笑容,好像也被她这种天真无邪的笑容所感染,她也笑了起来。

    可是,刚转过身,想到将要发生的事情,她又恢复了刚才僵硬的神情,从上了姬洪涛的车开始,姬羽衫就已经没有了自己思考,她只想和其他做这种工作的女人一样,变成一种没有羞耻感的行尸走肉。

    然而,这很难做到,她的尝试都以失败告终,每次发生这样的事,她都会在浴室洗上几个小时,任凭流水冲刷自己的身体,或者说是冲刷自己的灵魂,羞辱感、疼痛感袭上心头,让她痛不欲生,有时候她会蜷缩在浴室的一角,双手抱膝,缩成一团,像一头受了伤的小兽,期待别人的安慰。

    经历了这么多次,她仍然不能坦然处之。

    来到电梯门口,她用颤抖的手指按下了3楼的电梯。这仿佛不是一部电梯,而是通往死亡的黄泉之路。姬羽衫从电梯里走出来,缓缓的迈动脚步,每向房间挪动一步,心情就沉重一些,好像后面有人在推着她,身体不由自主的前行,明明是内心你身处的声音在呐喊着“不要去。”背后的那个力量却缺乏强大,险些将她推倒,她跌跌撞撞的向前走着。

    只有十几米的距离,她仿佛走了一个世纪,来到302门前,她抬手按下了门铃,不多时,门开了,从房间里伸出一只手,拉着她的手将她拉进去。

    楼梯的另一端一双眼睛将这一切看在眼里,这双眼睛中的感情很复杂,有怨恨、又自责、有愤怒……

    他来回踱着步子,步伐很乱,没有任何规律可循,双手紧紧的攥着,好像遇到了人生中很难解决的大事,但从他的脸上来看,明明是一张很年轻的脸,甚至还是一张有些英俊的脸。

    终于,他安奈不住自己内心的冲动,快步向前走去,很快来到302的门口,他侧耳去听,里面听不到任何动静。

    来到门口又能怎么样?能够终止这样异常交易吗?现在他还没有这种信心,即使离得这样近,也不能将她救出来,我真是没用。

    一拳狠狠的砸在墙上,瞬间,血顺着墙壁留下来,但是男人并不感觉到痛痛,现在内心的痛苦已经超越肉体的所有痛苦,即使现在有人用刀来砍他一刀,他也不会感觉到疼痛。

    如果死亡能够换回她的幸福,他也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去死,可是世上没有这种交易,有的只是血淋淋的现实,如果不在这种现实面前低头,就要迎着这种血淋淋的现实微笑,用内心的坚定去化解这个世界的残忍。

    男人瘫软在地上,像一滩烂泥,他的骨架似乎难以支撑自己的体重,随意的靠在墙上,一动不动。

    能够想象一墙之隔的里面的发生的事情,一个丑陋的老男人,趴在年轻的身体上蠕动,他不想去想这些,没有勇气去想这些,可是,这种画面总是不由自主的跳出来,挥之不去。

    这不仅是对女人的羞辱,更是对男人的莫大羞辱。

    有时候男人感觉她的决定有些残忍,他还会和她讲讲道理,讲同情心,讲怜悯。

    现在有人同情她吗?有人怜悯她吗?没有。弱肉强食,可能这才是世界真实的模样。

    但是现在他决定了,以后他不会再讲这些没用的东西,即使是残忍,即使是不近人情,不讲道理,只要是她的决定,他都会去做,余生都将这样,这算是对她的赎罪吗?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