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十三咒魂  第一二九章 江祸(三)

章节字数:2736  更新时间:09-02-14 09:2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请各位读者以后多多留意小K在更新部分的首尾之处,如果有什么原因未能及时更新的,我会在上面注明原因。

    正如上次更新之前所说,这次主要是为了营销师考试的论文部分。当初培训机构没有弄清楚,结果别人去年十一放假之后就交了,可我却比别人迟了足足四个月。

    那天下午考试办打电话给我的时候,吓得我出了一身的冷汗。结果一问那个负责的老师,无论是考试题目,还是论文要求,她是一概不知,她给我的单位网站更是什么信息也没有!

    没办法,只是放下本文马上上网去查。。。。。。也幸好那个老师打电话寻问,不然到时我连论文这门功课怎么死掉的都不知道!

    可惜时间太短,没有什么有力的文献或者资料去支持,也不知道能否过关。到现在虽然交了论文,但我心里还是惴惴不安的。

    各位读者们要引以为鉴啊!重要的事情,一定要自己用心核实清楚,不要随便轻信他人!)

    “不是人?!”纪颜即刻醒悟过来,现在这个年代,哪可能会有什么水上佳人,更不可能随意在江上游荡卖茶,否则万一被运沙船给撞了,不是又一起惨案?纪颜有些责怪自己的冲动,她平时不是这样不谨慎的人,怎么现在会好像着了魔一样?!

    见纪颜咬着嘴唇果真不再向前一步,易道安心了不少,偷偷将一个符咒塞进了她的手中。这只船远远漂来时,他就已经觉得事情非彼寻常了,虽然他被封印后的力量已经大打折扣,但还是能感觉到些许的阴冷之气。只是这个女鬼有些不同,她身上的鬼气很少,似乎被隐藏起来了,很有可能又是一个深不可测的咒魂。

    想到这里,易道极度懊悔地在心里唾骂自己:应该早点叫纪颜离开江边,她不同意大不了就扛着走;应该早点告诉纪颜这段时间的惨案,她只知道个皮毛,哪里猜得到里面的厉害?更何况警察不让说就不说了,反正就是说了也他们也不知道。。。。。。

    当然,这个时候责怪自己是最无用的,所以易道连忙上前一步,然后将纪颜护在了身后。这一幕之前也曾经上演过,只是不是这两人而已。

    “要不要向后退?”纪颜尽可能压低声音问道。她也不知道能够做什么,作为一个普通人,当然第一个反应就是掉头逃跑,但她现在不会再像先前那么冲动了,省得不但帮不了忙,反倒拖了后腿。

    “不用!”易道沉声道,“这里的雾很古怪,还是尽可能地离远一些比较安全。”

    “知道了。”

    纪颜答应了一声,又向易道靠近了一些,同时两眼紧盯着船上的华重。刚才还是个清丽无比的妙佳人,转眼就成了一个勾魂厉鬼!如果不是纪颜也经历的鬼事颇多,还真不是一下子能够接受得了的。

    然而华重并没有任何变化,依旧是“巧笑倩兮,美目盼兮”,那清纯洁净的模样让纪颜几乎要以为是易道冤枉她了。但是易道有句话说的对,这个女人确实古怪,绝对不可以信任表面。

    站在船上的华重像是不知道纪颜与易道的犹豫,仍旧热络地招呼着两人,脸上的笑容也是温婉可人,犹如邻家女孩般的亲切:“姑娘,我这船上可有上好的茶水。这里的茶水别家可没有呢,快点上来尝尝吧?”

    这清亮无比的声音有如魔咒,纪颜听了之后,居然身不由己地开始迈步向前,甚至连开句声都有困难。这里易道看出纪颜的不妥,连忙念起咒,咒语化做一束金光向船上的女人打去。女人继续微笑着,好似随意地将手中的白帕一挥,金光便被扫入河里,消失无踪了。

    “姑娘,快来呀,这里有好茶等着你呢。。。。。。”

    华重轻扬着手里的白帕,笑得清丽如花,那声音更是如同催眠曲一般,让纪颜原本就已经不受控制的身体好像傀儡一样,听从她的招唤。如果不是易道一直用身体阻挡着纪颜,只怕她早就走到那条船上去了。

    见纪颜已经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易道马上焦急起来。他预料到这个华重来者不善,但他没有料到华重居然是专冲纪颜而来。今天他去去医院本来就只是为了探望凌老爷子,八卦镜、定魂幡之类的法器他一点都没带,只有一张法力并不高强的符咒。凭着这赤手空拳对付眼前高深莫测的咒魂华重,被封印力量多年的易道实在有些自不量力。

    怎么办?易道焦急地在心里问自己。

    焦急自然是解决不了任何总题的,现在正全神贯注考虑要如何对付华重的易道,根本没有留意到身后纪颜的变化。纪颜早已经忘记自己是谁了,她的眼中只有华重那双明亮异常的眼睛和美人鱼般诱人的魔音。突然,纪颜绽开一朵娇艳的笑容,同时随手一扬,将易道塞给她的符咒丢进了江水中。

    当易道看到漂落江面的符咒被一阵莫名而来的漩涡卷入江底时,登时黑了脸。然而,他不顾一切背向敌人,也只瞥见了迅速被浓雾包围的纪颜最后冰冷麻木的眼神。

    “纪颜!”

    易道的一声大喝惊天动地,只可惜近在咫尺的纪颜却充耳不闻,消失在了浓雾中。

    --------------------------------------------------------------------------------------

    当纪颜清醒过来时,已然坐在了船舱的红色绣榻上。这绣榻上满是金线织成的繁复花鸟图,用手一摸柔软至极,纪颜不自觉地抬起双脚,生怕鞋子踩脏了这精致的绣榻。

    榻上摆放着一个小巧的红木桌,一套光彩流溢的白瓷茶具整齐在桌上。那茶具虽然简单得连一丝花纹都没有,而且茶杯也呈现古怪的方形而非圆形,但在烛光下闪烁盈动的光彩都宛若波澜,让人为之侧目。纪颜虽然不如宁逍的父亲宁振华那般懂得鉴赏古玩瓷器,但也看得出这套茶具必定珍贵至极。

    华重一边忙碌地准备着茶叶和开水,一边絮絮叨叨地念叨着什么,好一副在闲话家常的亲切模样,真的好似一个正在热络招呼客人的主人家。

    纪颜看到这个与普通人一般无二的女鬼,心里反倒冷静了许多。纪颜清楚地感觉到,这个华重分明就是冲自己来的,甚至她连身怀法术的易道也不躲避。但是,她到底为什么要找自己呢?纪颜百思不得其解。

    才一会儿功夫,华重就准备好了一切。雪白的茶杯在茶水的映衬下透出一点碧绿,在微风抚过时,荡起层层碧波十分好看。

    “快喝吧,尝尝我华重泡的茶,别家可没有我这儿的味道。”华重的脸依旧清丽无比,让人觉得如同一汪清水似的洁净。

    晚上风起,纪颜听到耳边的江水正“哗哗”作响。她微微侧过脸,轻听着阵阵水声,突然抬眼看了看华重,低眉瞅了瞅茶水,然后呼吸一窒。

    这条小船并非浮在水面,而是飘浮在空中的!否则外面波浪如此激烈,船里又怎么会好像在陆地上一样平稳?这个判断打乱了纪颜最初的冷静,让她迅速被一股严寒团团包围住,身体也止不住地打了一个又一个冷战。

    见纪颜只是垂着头,迟迟不动手。华重微微一笑,将茶杯端到了她的面前:“来,喝了这盏茶吧。”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纪颜本来并不想激怒华重,但眼看这杯茶水已经挨到了自己的面前,她还是忍不住了。鬼沏的茶?这茶能喝吗?

    但华重依旧微笑着,似乎没有听到纪颜近乎愤怒的大叫,依旧笑脸可人地将茶杯端向纪颜的唇边。这杯茶水看来很热,水汽蒸腾。但靠近纪颜双唇的一刹那,纪颜却隔着空气感觉到了茶杯如同冰块一样的寒冷。那股寒气点点向她袭来,让她原本就已经已近僵硬的身体更加麻木了起来。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