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墓园》  (101)蝶恋花

章节字数:5056  更新时间:15-07-14 22:1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紫语!你好厉害呀!你的速度竟然可以那么快!”郁香兴奋地哇哇大叫,此刻的她正被紫语背负在背上,与之正不停地朝着一个方向快速飞驰。

    当然,让她兴奋的不会仅仅是这“飞驰”的速度,更是那个把她负在背上的人,那个令她由心而发的跃动并为之迸发着欣喜的那柔软而温暖的后背。

    “但你干嘛跑那么快呢?”郁香纳闷着,却见紫语依旧一个劲的狂奔着,丝毫没有停顿想要理会她的打算。郁香便嘟了嘟嘴,把脸向“他”的脸侧靠去——

    一口凉气瞬间灌入紫语的耳旁。

    紫语一个避闪:“别闹!”也逐渐的降低了自己飞身的步伐,并开始缓停了下来。

    放下了身上的小妖怪,紫语对了她一眼,说不清是责备还是无奈,只是那么定了定后便安静地道:“你知道刚才的两人是谁吗?”

    郁香见自己的小伎俩告了终,又嘟了嘟唇,一落了脚,见紫语问着她并不关己的话,耸了耸肩,无趣道:“两人?你指哪两个人呢?”

    紫语再次看了她一眼,郁香此刻却不自禁打了个激灵,却从不知这温柔的人儿竟也有如此震慑人的时候,刚想赌气再顶一句见紫语一脸认真,怕了“他”再次“发怒”,她也不得不收敛了起来:“知道了知道了。我认真答复便可!只是就是不知道你是想要我说实话还是假话呢!”

    郁香说了这又停顿了下来,瞅了瞅紫语的神色,看无异样这才继续道:“……哎,不过在这之前我得先向你问清楚一件事儿,并且这件事是关于你的,待你回答了我我也才能完整的答复你询问的问题。”

    紫语垂下了眸子,兀自没有回话,像是思考着什么,过了片会,才抬起了头,缓缓地向她点了点。

    郁香便接着道:“你可是‘普——通——人’?”

    她口里的“普通人”三字虽没有特意的强调,但是却能让听的人能听的很明白,这“普通人”到底指代了什么含义。

    紫语像是本就料到了她会这么问般,只是头偏侧到了别处,目光深远地看着不知名的远方。

    郁香从没有向谁提到过那一刻她的心情,有一瞬间,恐怖俘虏了她的心脏。因为,在那一刻里,她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让她不由自主的感觉到,眼前的人明明在她的眼前离她是如此近,可是那一刻里,她有一瞬间又感觉这个面前的人其实并不在她的眼前、并不属于这里!

    “他”——离她是如此的遥远,遥远到,让她觉得“他”与她的距离是她一辈子奔跑也无法缩短的距离,遥远到,让她觉得面前的人不曾……是她的。

    甚至,她本就不曾拥有。

    遥远到,让她觉得,这个人不是这个人,这个人的心与灵魂早已脱逃到了她再也无法寻到的地方……

    紫语再如何的双眸明晰也无法捕捉到此刻郁香如此细微的心情。

    紫语点了点头。依旧是“他”独有的,清透如风超脱世俗的淡然语调:

    “郁香……”这一声道,让郁香觉得是那样的悠长,像是要把一种千万年伏埋的垂丝深掳进她的身躯、裹缚住她的心脏。

    一瞬间,她感到了,心……是那样的紧实,又是那样的压抑。

    她听“他”缓缓的道。

    “我很想做一名普通的人,郁香……可是普通的人……从来都不会把我认定为是他们的一份子……”

    “他们看我的眼神从来都带着‘距离’,哪怕有再多的人想要靠近我、亲近我,但是最终,他们却皆又用着‘距离’把我高高的捧起又摔下!生生的把我从我深深渴望的‘普通’中分隔、解离……”

    “我从来都当自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平凡之人,但是就连所有‘不普通’的‘人’都不会把我当做‘普通’的时候,我便对自己说,我到底是什么呢?我又如何要把自己‘普通’?就如你一样,你又为什么会问我这样的一个问题?是不是我本在一开始便被这‘普通’的‘定义’隔离在了‘普通’与‘平凡’之外?哪怕……它们的边界也如此的嫌恶我……”

    “我便对自己说,我到底是什么呢?可是这个世界上,谁又能真正的明白透了自己究竟是个什么呢?是人?是鬼?是神?是魔?可是人鬼神魔不皆是拥有着他们的形态?说人有情、有心,可是真的是所有的人都有情有心么?说鬼没有肉体,唯有灵魂,那是人丧失了肉身变的,可当人只有肉体没有灵魂的时候那又是了什么呢?孤魂野鬼吗?难道他们便不能成为鬼?难道一个没有灵魂的人真的还能称之为人?当一个鬼拥有着比人更强大和伟大无私的情感与心的时候,那么它们又是什么了呢?是不是便可以说是超越了它的源体?那我们说它是人还是鬼?人又凭借什么来蔑视鬼,说它们是低他们一等的呢?”

    “……可以是神吗?一个神,总有着他主宰的力量。神们总在说,他们主宰各界。可是最终,当他们主宰所有却连自己也根本无法主宰的时候,他们——还是神吗?”

    “这些所谓的主宰者啊,他们最容易丧失的也便是自己!如任何生物一般拥有着最本真而无法抹杀的脆弱!”

    “这时候——他们还是什么?是神?还是……魔?”

    “……魔,强大的力量,侵略性、杀虐性、邪恶性,可是,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呢?谁凭什么说自己坚持的便一定是对的?便要扼杀一切你认为该阻绝的一切?只因为那个坚持者该是所有主宰的真理?那么,当魔们坚持强者胜的时候为什么便不是主宰的真理?谁便是天生的恶?若果没有弱肉强食的划分又如何会诞生他们?是不是所有的魔便都是恶?谁说的?只因为主宰们的‘坚持’?坚持魔为邪恶的终结体?但若果一切都不是真的呢?那么——他们又是谁……”

    郁香捂着嘴巴,睁大着眼睛看着“他”。那一瞬间,她觉得自己的心口是那样的泛疼,像是有什么正把它紧紧地揪着、捶打着、抑制着。

    她很想心疼地喊出来,却在那破喉的一瞬间便失了声音,吞咽下了喉咙——因为她知道,该真正哭的人不会是她,而是眼前的人,该真正最痛的人不会是她,而是……眼前这满眼隐忍却始终不曾泛出泪光的人。该正正经历过撕心裂肺的人不会是她,而是眼前这笔挺着身子却让人感到一种无比单薄纤弱到四肢百骸的人。

    紫语依旧兀自犹如絮语。

    “谁能抹杀谁的天性?要用一顶他本不愿意去承担的帽子紧紧地扣在他的身上?是啊……对的,因为这本是一个多者与强者‘坚持’与认定的世界,这!便是游戏规则……不是麽……”

    一个紧紧的拥抱,郁香紧紧地拥抱上了那个抱起来比实际看起来更纤弱的肩膀。

    “不……我不管是什么!我不管你是什么……我只是想说,你在我心中都是最重要的!你普不普通,你平不平凡,我是不是会用‘距离’看着你,但是我对你的心永远是没有距离的!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我满满的一个心都给你硬生生的收了去!你……收到了吗?你收到了吗!收到了便不要再说我们有‘距离’!——不!你一定要紧紧地藏匿好我的心!若果还对我说着什么‘距离’的鬼话!那无情没良心的便才是你!……你一定要紧紧地藏匿好我的心!贴在你的心底!你要知道你不是孤独的……我便在你的身边!哪怕你有一天舍下了我我也会找到你的!哪怕我仅能远远的看着你,用着那不能被抹杀的‘距离’在远远的看着你!你也要知道,有着这么一个我,始终会‘看’着你……爱着你!不因为你是你而喜欢你,只因你是你而喜欢你的我!——你不能忘了!不能忘了,知道吗!”

    紫语一震,被紧紧拥抱的身子僵直着,紧绷着,却在骨子里震颤不已。那双幽潭般闪动着一个清影、深涟迷离的双眸,瞬间的,像有什么在里边一瞬间的崩塌倾泻。

    “一颗心……一颗心……一颗心……”只见“他”反复地叨喃着这样一句话。

    郁香拥抱着“他”看不见“他”的表情,也看不到“他”的眼神,否则她定会被“他”此刻的眼神所震慑——

    那种震慑不是因为它的可怕,而是因为当这样的眼神出现在这个人的身上时,便会让人感到了一种撕心裂肺的心疼。

    ——那个眼神,是那样空洞和漆茫,你甚至看不到它的聚焦,一望无底的深,像是看向了你无法穿透的很远很远的远方,像是滚动蕴藏着一种刻骨铭心的感情。

    “他”……在想着谁?

    然而郁香能够从“他”蓦然失温的身体上感受到,那一刻,“他”定是想到了什么心碎的回忆,因为那一刻,她感受到了“他”灵魂的失离,飘到了不知名的名为回忆的过往……

    ‘他’失声痛哭,像个压抑很久的孩子。

    就这样瘫泻了身子在她紧紧拥抱的怀抱里。

    她心疼的更紧紧地拥抱着“他”。

    “不!我不该奢望的,不是麽?!谁与谁能够承诺永恒的诺言?这样的谎言我再也不能听了!不能!”却见紫语突然一把推开了她,挥舞着双手嘶吼道。

    “你真是个混账!”郁香气极而跺脚,“什么欺骗?什么奢望?你个笨蛋家伙!再给我好好说一遍!紫语!你看清楚你自己!你认清楚你自己!你便是那一个在认真付出的人!若果你便是这样的一个人为什么现在还要来说这样否认你用行为、用真心去‘认定’的一切?而要用这种愚蠢而自以为现实的话来抹杀自己的这份心与渴望?!你真是个混账!只是怕自己受到伤害吗?所以否定了自己又否定了别人的爱?不!我不相信你!我不相信这是你真正所想的!”她满揣着泪光的眼直直的逼视着“他”。

    “我的心能告诉我你是什么样的人!紫语……我能从你的眼睛看到你的真你的切!你的善和你一切一切的美好和无垢!你说我是这样无垢的……可是当我看着你的时候我才知道我的身是如此的污黑!又是如何自卑又景仰地去看着这样一个让人找不到缺陷的美好的你!你用你的温润如水包容与纵容着我的骄纵与自私,哪怕我们相识还不足一天!我也能感受到你带给我的温柔如丝……你会对我生气,可是却是在引导着我做一个善良有好心肠的人!你会对我责骂,但那样的责骂又是那样的充满着宠溺和包容,只为了我的一切而在这样为着我——做着!你对我的好、对我的真——我不是个木头人!我能够从你看我时的眼神能够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读懂!你并不是因为我的皮囊而喜欢我,你只是用最真诚与友善的目光在看着我!我永远也不会忘记……第一次看到你时的情景。你的目光中含着的惊艳,不是因为看到了外表上美丽与丑陋划分时所露出的恶俗的表情,而是对着你喜欢、你赞同的人自然倾露出的最虔诚的‘赞美’!你的微笑是那样的干净……深深的虏获着我的心!那一瞬间让我感到,还有什么能比你的微笑更纯澈美丽呢?还有什么比获得这样的微笑更令我感到充实的存在与自我的存在!真诚到足足地打动了我满满的一颗心啊!你只用了一瞬便把一种叫做动心的花香注入了我的骨血!那样的……真诚与理解,让我从你轻如风的面庞中找到了‘读懂’。每每看你,你的目光皆是那样的清透,清透到让一切杂质在你的眼下都能如此清晰的显现!哪怕你在悲伤与深邃中依旧保有着这不变的你独有的美丽……我知道,你为什么关注‘那件事’!现在想来,你必是知道了我的什么,所以为了帮我洗脱我的‘罪’!才引导着我去做些什么!我知道,你为什么如此紧张那两个人,你必是看透了我的什么,担心着我,不想让我受到伤害,所以才会如此的紧张,带着我逃跑!冷族,我当然知道。神魔妖鬼精怪,各类非凡人的种族谁人会不知冷族的存在呢?那是一群亦如神一般存在另一种身份的‘神’!由传说中的双生双紫女神一手创生和招揽,造就出了传说中的‘冷族’。他们只为平衡各界纷争与和平存在,冷族最高者甚至能够命令天地人三界所有存在的种族。对于企图扼杀和平者,他们有绝对的‘抹杀’权!因他们的能力强大,除了神魔两界中少数的‘人’以外,他们的出现往往令各界种族者闻风丧胆!你如此在意那两个人的到来与存在,必是害怕我……”

    郁香的唇突然被一个纤长的指尖堵上。

    郁香看着紫语,听着“他”缓缓道:“不……不要把我想的太伟大。我也是如此的渺小,无法掌控自己的人生,掌握自己的选择,甚至无法守护自己想要守护的一切!你说的没错,我确实是个混账,因为就是这样一个混账的我不知害死了多少无辜的生命……”说着,两行清泪从“他”的眼眶中夺出,“我……仅仅是不想害了你!”

    “他”的脸披着那张苍白平凡的面皮,让人所见之长相显得是那样的淡,在她的眼瞳中甚至是那样的模糊不清。可是……“他”的眼睛是那样直直的看着她,清澈的眼眸在她的世界中又是那样的胜若繁星。

    “你……你瞧你,什么伤害不伤害!想要‘守护’便是你一直所保有的心意,所以你才会担忧有伤害。但是你却忘记了,有了你这份‘守护’,凡是爱你的人便不会再会觉得还有什么能够构成对他们的‘伤害’的了!因为仅仅能伤害他们的是他们所爱的你,而不是其它!因为任何接触你的都会觉得拥有了你便会是拥有了全世界最令他们感到幸与美好的存在!”

    紫语的身子又再次一阵,不知是为这醍醐灌顶,还是那话语的震慑之感。那泪在“他”的脸庞上就像是两条止不住的河。

    看着“他”的表情,她又哭了,她又笑了,咧着嘴,哈哈的大笑着。

    “所以……紫语紫语,我要跟着你一辈子哟!我最重要的心已经在你身上了,你可再也甩不掉我了……”

    紫语垂下了眸子,萧瑟零落的目光下,那牵起的嘴角是那样钩挂着一丝“心之意足”而又令人感到一种苦楚的心酸。

    “跟着我……一辈子吗……”

    只听“他”的话音未落,她便见眼前的“他”身影一阵虚晃,然后……

    她的颈上一痛……

    “所以,我也便要倾尽我之所有保护你一辈子呀……”她听见“他”模糊不清的话语……余音袅袅。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