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初识篇  024 书房偶遇

章节字数:1965  更新时间:08-09-02 09:1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不过,无论如何,打扫书房对我来说还是个美差,工作并不繁重,在空余之时还有机会看看书架上的那些书消遣消遣,增长增长知识,还有可能应此看到康熙的杰作,一举三得,稳赚不亏。

    正因如此,所以接下来的几天,我除了每天早上给宜妃请个安外,其余时间大多呆在书房内,连宜妃娘娘都没见几面。终于在我到永寿宫的第五天,宜妃娘娘召见了我。

    “宜妃娘娘吉祥。”一进门,我就急忙向她请安。

    “好了,起碦吧!你这丫头呀,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好了。你怎么进了书房就像扎了根似的,舍不得出来啦?我看你还是别去打扫书房了,省的一天到晚见不到人。”

    “别……别啊,娘娘,奴婢知道错了,奴婢以后定会勤来请安的。”

    “唉,这也不是说你错了。只是你这丫头几天不见倒怪让人惦记的,所以,你没事就过来奉奉茶,与我谈谈你额娘不也挺好?嗯,就这么定了,让结绮安排你当值,一个月两三天,这样的要求不为过吧?”

    “娘娘说的是,奴婢遵命。”

    “好啦,好啦,不必太过拘礼了。今天,你先去忙你的活儿,改明儿,也就后天好了,你来当值吧!”

    “是,奴婢告退。”

    回到书房后,三下五除二便把书房清理干净了。想到后天要当值,无法来书房看书了,不免有些惋惜,为了弥补那天的亏空,我打算今日多看些书。

    我在书架前徘徊,不知该看什么书好。突然,我的眼球被关汉卿的《窦娥冤》给吸引住了。这故事我只知道它的大概,并没有看过,这回总算有机会看它了。

    我从书架上抽下这本书,将它放在书桌上,坐下来,翻开书的第一页,聚精会神的看了起来。

    看着看着,我的双眼不觉湿润起来,突然一滴泪从脸颊滑下,滴到书上,我急忙用手绢拭去书上的泪珠,后来我是边哭边拭泪边看书,好不容易看到窦娥得以沉冤昭雪,书终于看完了。我实在忍不住,将书往旁边一推,趴在桌上嚎嚎大哭起来。

    哭了一阵,我隐约听到一阵脚步声,接着就传来一个男子如风铃般悦耳的声音。

    “你是什么人?在这儿干嘛?怎可坐在这个位置上?”唉,可惜啊可惜,这么好听的声音说出来的却不是人话。

    我抬起头,用朦胧的泪眼望去,是个身着深蓝色长褂的男子,长的十分俊俏,看去比女子还跟娇媚。不过,此时他长的再好看都没有用了,我边哭边气急败坏地说:“你这人有病哪你,呜呜呜……人家在这儿哭的正欢呢,呜呜呜……你,呜呜……你吵个什么劲啊,呜呜呜……我做这儿怎么啦,呜呜呜,怎么啦,这靠椅不给人做,呜呜……难道是专给人看的不成,呜呜呜……别打扰我。”

    我说完又趴回桌子继续哭,我边哭心里边愤愤不平的想着:我就哭,我就哭,吵死你!再不走,小心我用泪水淹死你。

    突然他的声音再次响起,幻想破灭,他说:“你难道你是为了这书哭得这么起劲?你识字?”

    我猛地一抬头冲他吼道:“你有完没完啊?”却见他手中拿着那本《窦娥冤》,便不由自主的回道

    “是又怎样?”

    “这……有何可哭的?”他似乎搞不懂了,面带疑惑的看着我。

    “难道你不觉得窦娥很可怜吗?早年丧母,自己的生父为了还债与筹钱,将她押给别人当童养媳,成亲不久又丧夫,吃官司遇上昏官断案判其死刑。虽然,她的三个誓言:颈血不落而飞上白练,六月飞雪掩埋尸体,当地干旱三年。都一一应验向世人表明了她的冤屈,可她的沉冤也是三年后她父亲返乡才得以昭雪的,她似乎集苦难于一身,难道这样还不够可怜,不值得我哭吗?”我一个激动,顾不上哭,就跟他争辩起来了。

    “不值得。”他神色淡然地说。

    “为什么?你到说说看啊!”我不满的道。

    “因为窦娥是女子,世人皆认为‘生儿如获宝,生女如得草。’女子生来地位就比较低下。多数父亲会将女儿当成向上攀的青藤;多数丈夫会将妻子当成生育的工具;又有多数的儿女会将当成沉重的包袱,女子一生就被人如此看待。对,窦娥是多苦难,可这世上像她这样苦命的女子又何其多。如果每个都值得你为他哭的话,估计你的眼睛会因此哭瞎。”他平静地说出这些话。虽然我知道他只是在陈诉事实,并没有歧视女性的意思,可他那淡然的样子及他那平淡的语气,就是让我不爽。

    “不,你错了。不管别人怎么样,窦娥值得!因为她敢于在压迫中反抗,单是她临死前的一句‘地也,你不分好歹何为地;天也,你错勘贤愚枉做天。’就足以让人钦佩。还有,你也别小瞧女子,古来有多少女子乃巾帼英雄,如那代父上阵的花木兰;如那为保汉朝与匈奴和平相处而出塞的王昭君;还有那击鼓抗金的梁红玉……这一个个哪个不是女子,又有哪个不让人敬佩呢?而且我想这‘重男轻女’的思想并不是家家都有的,我阿玛额娘就不会。再者,我想也许在时间的推动下,有一天我们的世界会改变,‘重男轻女’的观念没有了,男女之间平等了,那样的世界多美好啊!”我越讲越激动,最后愤然起身,离开书桌,来到他跟前。我将我的观点都讲出来,还把未来世界的情况当作我的幻想蓝图说了出来,内心才平衡了些。

    那人听完我的话后,诧异地望着我,满脸疑虑的想了一阵后,正视我的眼睛说:“我知道你是谁了,你是婉姨的女儿——北佳·流萤”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