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鬼君:赔了阳寿又亏钱

热门小说

正文  第5章我就是那个抠门老板

章节字数:1867  更新时间:20-05-28 03: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司机以为他在开玩笑,尬笑几声,随手放了个情歌。

    “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

    周南想起来自己单身二十年了,更加委屈,嗷嗷大哭起来。

    于是陈命就这么听了一路“春风里的”哭声。要不是估计这旁边有个外人,他真想甩符把那倒霉玩意儿给收了。

    临下车前,司机回头问陈命:“一百一十九元,怎么支付?”

    周南见陈命波澜不惊的脸上突然浮现出夸张的笑,愣是给他吓得忘了哭。

    陈命一边在包里摸索着什么,一边谄媚地说:“唉哟,大哥,家里刚多了双筷子吧?您看我这有几张符,能保平安吉祥,那十九块的零头不如省了吧?”他套出来了个小红包,打头的地方还拴着个绿珠子。

    司机沉下脸:“你不要赖钱,我不信那些封建迷信的东西。”

    陈命又凑近了些,笑容愈发阴险:“不听好人言,吃亏在眼前。沾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别说我没提醒你。我跟你说,我这东西单买要六十六……”

    大黑天的,这话听着阴森慎人。司机情绪激动地开了车门,一把把陈命给拽了下去,嚷道:“说什么不吉利的话呢?再不给车费你信不信我报警?”

    “唉别别别,”车上还躺着个尸体,报警就要命了,“我给还不行吗?”

    从小钱夹里掏出几张纸票子,交了车费,陈命把周南的身体坨了下来,扔在地上,深深叹了口气,嘟囔着:“可真别怪我没提醒你……”

    周南小心谨慎地四下环顾,见无人,小声问:“你怎么知道他们家有小宝宝?算出来的吗?”

    “我没那么厉害,”他拍拍身上的土,全是被拖出车时蹭的,“驾驶座前面放着他儿子的小相片。”

    周南恍然大悟,他不说,还真没注意到。想了想,又问:“那不干净的东西是骗他的?”

    陈命瞪了周南一眼,他立即知道自己又说错话了。

    “我最后说一遍,”陈命郑重强调,“我不是骗子,不会干蓝道干的事儿!”

    “对不起,对不起……”周南连连道歉,可还是好奇,“那不干净的东西是什么?”

    陈命拽着周南尸体的胳膊,随心所欲地往花店后门拖:“他后脖子上有块发黑的脓肿。”

    “那不该去看医生吗?没准是发炎了。”

    陈命狠狠地翻了个白眼,不屑道:“爱信信,不信拉倒。”

    周南不再自讨没趣,陷入了沉默。

    陈命掏出钥匙硬生生地往门上锁孔里戳,然后旋转,开了门。周南继续跟着他飘到里屋门口,发觉墙面上、地板上都贴着些繁复的纹样,莫名有了窒息感,止了步子:“你把店里搞成这个样子,没有被老板骂吗?”

    “呵,不好意思,”陈命用脚从床底勾出一个大箱子,把周南的尸体抬了进去,“这花店没店员,我就是那抠门老板。”

    我就是那抠门老板。

    这句话在周南脑海里久久回荡。

    我去!我说了这么多次他抠门他肯定恨死我了吧?

    “对不起,对不起!”这三个字是周南今天说得最多的词,“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别叫唤。”也不知道陈命有没有生气,因为他一直是一副别人欠他钱的样子。

    周南很听话,脸涨得红红的,一句话没说。

    陈命把背上的尸体卸下,小心翼翼地让他平躺在在箱子里,双手服帖地摆放在身体两侧。

    这么居高临下地看着毫无生气的自己,周南觉得别扭极了。

    陈命起身,随手扔了破包,蹲到床头柜旁翻找着什么,不时甩出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过了一会儿,他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手里端了个盛着深色糊状物的小盘,回到了尸体旁。另一只手里攥着什么。

    周南歪头仔细去端详,发觉是一颗泛着莹莹绿光的珠子,照亮了周围一小片区域。他没打岔,静静地看着。

    陈命掐住尸体的腮帮子,让他张了嘴,然后抬手把那珠子塞了进去。珠子看着不小,但合上嘴后,从外面几乎看不出什么端倪。

    如此切合,像就是为这用途特地制造的一般。

    接着,陈命微俯下身,把周南衬衫的扣子一一解了。

    看着自己半身赤裸着暴露在空气里,周南有些局促不安。他不动声色地绕过去,观察着陈命的面部反应。却见他还是拉着一张冷漠至极的脸,仿佛手底下的冰冷的身体只是个塑料雕塑。

    陈命撸起袖子,伸手沾了下糊状物,斟酌片刻,落在周南的喉结下方。手不快不慢地画出字符般的图案,嘴里还小声念叨着什么。待笔画于小腹终了,他正好说完了最后一个字。

    在他提手前的刹那,周南又回想起了那被火焰包围的厉鬼,几乎以为他要给自己来个就地焚尸。

    但什么也没有发生。

    陈命站起来,腿压麻了,有些踉跄。

    周南憋不住问题:“这有什么作用?”

    “防腐,”陈命捏着肌肉活血,刺麻感很闹心,“我可不希望自家有腐肉味,还招苍蝇。”

    “可是……我已经死了,没有意义啊。”

    “不一定。”他表情严肃,不像是在开玩笑,“具体情况,我得问个人,他明晚来。你要是能活,留着身体,我兴许还能让你诈尸。”

    周南从未想过“诈尸”可以用来形容这么美妙的事情。

    换言之,是复活。

    莫名的,胸口有一阵热感,他想欢呼,想尖叫。

    可陈命没给他这机会。

    他合了盖子,一脚把那大箱子踹了回去:“我现在要睡觉,敢吵醒我你就死定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