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鬼君:赔了阳寿又亏钱

热门小说

正文  第9章勾魂

章节字数:1212  更新时间:20-05-28 03: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入夜,陈命像只夜猫子,盘腿坐在床上,眼睛精神地瞪得老大,全然看不出折腾了一天后的疲惫。

    “你在等谁?”周南倾过身子,好奇地问。

    陈命没回答,只是说:“他来了。”

    这时,明明无风,长桌上的烛火却开始摇曳,异常诡异。另一桌上的二十四个玻璃瓶也均剧烈颤抖着,似乎感受到有什么不速之客将要出现。

    周南还想问个清楚,可忽然,离胸口几毫米的地方出现了柄弯钩,锋利的尖端直逼自己喉结下方。

    他呼吸一滞,随即,一阵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汝,为何逃出来了?”

    周南半个音节也没能发出,似乎是他的沉默惹怒了对方,一股劲风从背后袭来,吹灭了所有的蜡烛。腿又发软了,他咬着牙硬撑着,不让自己倒下——万一压到那尖儿上,不死也疼。

    “唉我说,你能不能不跟我那几根蜡烛较劲?”陈命目光打在周南身后,眼里满是嫌弃。

    周南不像陈命,和谁都能皮上两句。他大气不敢出,等着那声音的主人接着说:“如此放任一只鬼在外界游荡,陈命,汝胆子不小。”

    “怕什么,怂鬼一只,他不敢造次。”陈命淡定地摆摆手,“更何况,我没瓶儿了,又不能跟隔壁家一样,给人家打个魂飞魄散。”

    脖子上架着的铁钩离远了些,余光边缘能瞥见一双狭长的死鱼眼,直勾勾地打量着自己。倏然,长袖一挥,那钩子不见了踪影。周南转身,连连后退,然后“扑通”一声坐在了地上。

    他手脚并用地退远,终于有机会好好看看这个对自己怀有强烈敌意的“人”,翩翩白衫和异常怪异的长舌极其醒目。

    “陈命……这位是?”

    “鬼差,白无常。”

    最后三个字刺进周南脑子里,回荡了好一会儿,撞得他懵懵的,傻乎乎地说了句:“白先生好。”

    陈命坐直了些,对白无常说:“我问你,这小子阳寿是否尽了?”

    白无常垂下目光,仔细端详了一阵后,冷冷道:“还有一个月。”

    阳寿?一个月?

    原来自己还没死,但剩下的日子也不多了,真是不知该喜该悲。周南觉得有只无形的手攥住心,勒出一阵阵窒息感。

    “了解。”陈命云淡风轻地指了指放着玻璃瓶的那张长桌,“你去看看吧,谁阳寿到了,带他回地府。”

    白无常飘到了桌旁,两个倒扣的瓶子在无名之力下翻起,半透明的黑雾随之泄出,在他身后逐渐聚成一对模糊的人影。

    先前把周南吓得半死的那个铁钩从白无常袖口伸出,一分为二,猛然间嵌入两个黑影的胸腔,勾得死死的。

    周南感同身受地胸口一痛,不明白为啥不能好好说话,非要上家伙。

    两个黑影痛苦的弓起身,却没能发出什么声音,摇晃着,跟着白无常穿墙而去。

    “功德,会给汝记上的。”这是白无常留下的最后一句话,空洞缥缈。桌上,空了的玻璃瓶歪倒着,尚且扣着的瓶子也不颤抖了,一切都重归平静,唯有锁链和铁骨交磨之声还隐约回荡在耳边。

    周南看着陈命,陈命却看着手指上的倒刺。

    “功德?”

    “我的工资。”他还是看不惯那翘起的死皮,又懒得去拿指甲刀,伸手打算生撕,“总不能给我冥币烧着玩。”

    “那……”周南脑子很乱,有太多的东西想问,“阴阳先生?道士?我该怎么称呼你?”

    “如果可以的话,”陈命真把那倒霉玩意儿撕了下来,疼得呲牙咧嘴,“我希望你叫我,捉鬼师。”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