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2:气头上

章节字数:1890  更新时间:20-06-21 09:5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二章

    回到渝府后,戏楼管事差人送了一盒烫伤膏,还有一包桃酥,说是赔罪的。

    可刚刚在戏楼的时候,这管事却自始至终都没冒头,可渝安刚到家,赔礼就送过来了,这其中的小九九可真是一目了然。

    渝安小心眼,气性也大,更懒得理会别人怎么编排自己,直接让下人把赔礼丢出府,看都不看一眼。

    ……

    大夫火急火燎的提着药箱赶来,一看到伤口,顿感心力交瘁,心道:果不其然。

    渝安的伤口并不严重,只需要简单处理一下,再涂些烫伤膏药就可以了,这些府里的小厮都会,也不至于这么大费周章的叫大夫过来。

    不过大夫早已习惯了,这渝五少爷惜命的很,虽不是个哥儿,但娇生惯养的程度,可是连哥儿都比不上。

    ——这世界分男人,女人,哥儿。

    哥儿也是男子,但是却能像女子一样,可以怀胎生子,而且哥儿生来就柔弱,漂亮。而辨别一个男子是不是哥儿,只需要看他的后颈:哥儿一出生后颈就会有一个红痣,红痣越红,就代表这个哥儿的生育能力越强。

    但哥儿很少,所以非常珍贵。

    大夫忙完后就走了,下人们跟着出去,顺便把屋门带上。

    屋里一下就空荡荡的,只剩渝安一个人。

    渝安伸手去够瓜果盘,正要抓一把瓜子磕,忽然想起什么,先伸手在自己后颈摸了一下,摸到一个痣,然后又飞速的缩回手,但手指上也沾了一些妆粉。

    渝安的嘴唇抿成一条线,漂亮的眼睛盛满了不悦,他闷闷不乐的发了一会小脾气,才扁着嘴,把妆粉盒拿出来,往后颈又涂了一些妆粉。

    这妆粉是用来掩盖他后颈的那个红痣的。

    渝安是哥儿,是娇贵的、漂亮的、珍贵的哥儿,可是这事除了他与母亲,就没别人知道了。

    因此,渝安早早就学会了该怎么用妆粉来掩饰后颈的红痣。

    唯一麻烦的是,大景城能买到的妆粉都太不经用了,得时不时的补一些妆粉,否则红痣就藏不住了,尤其是一到刮风下雨,更得小心翼翼的。

    “叩叩叩”,门外传来敲门声。

    渝安吓一跳,“谁?”

    老管家站在门外,先回头看一眼趾高气昂的教习嬷嬷,十分尴尬道,“五少爷,是老奴,还有宫里派来的教习嬷嬷。”

    深宫的规矩多,而太子妃更是要熟记宫里那些个条条框框的规矩,因此,赐婚圣旨一下,自然就会有专门教导宫规礼仪的教习嬷嬷过来。

    渝安一听到教习嬷嬷四个字,顿感了无生趣,他往后一靠,歪躺在矮榻上。

    “进来吧。”

    得了允许,教习嬷嬷一进门,看到渝安这幅懒散又消沉的坐姿,额角的青筋就狠狠的跳了几下,真是个活祖宗啊,坐无坐相,这样的人怎么能当他们景幽国的太子妃呢?

    教习嬷嬷在心里狠狠挑剔了渝安,横看竖看都看不顺眼,但面上却看不出半点异样,她理了理袖子,恭敬的行了一礼,“奴婢见过太子妃。”

    她刚说完一抬眼,就看到渝安正用手去够瓜果碟,然后开始磕瓜子,她气的眼前一黑,声音拔高,“太子妃!皇后娘娘吩咐了,让太子妃您务必要在成婚大典之前熟记好我们景幽国的宫规礼仪!”

    渝安也不嗑瓜子了,还装模作样的“唉”了一声,声音拉的长长的,透着哀伤跟忧郁,“可我是男子啊。”

    教习嬷嬷心里窝着火,却识相的没搭茬,她倒要看看着纨绔五公子能说出个什么一二三四五来。

    老管家欲言又止,可还是不敢招惹渝家这位出了名的混世魔王。

    渝安话锋又一转,“学可以学,但是,我刚刚在外头看戏的时候,不小心负伤了,所以,可能得先歇个三五天,才能跟着嬷嬷一起学礼仪。”

    说着,渝安伸出自己的左手。

    教习嬷嬷定睛一看,还没看出个什么,渝安就已经缩手了,她半信半疑,语气苛刻,“只是伤到左手而已,奴婢会尽量……”

    渝安打断她的话,“这眼看这就要大婚了,我得先养好伤,省的落下病根。不过,有劳嬷嬷回宫的时候,去帮我问问太子殿下,他当时为何没有伸张正义?”

    老管家:!

    教习嬷嬷:?

    东宫——

    席辞墨听完之后,表情没有改变,仿佛是在听别人的故事一般,要是渝安在场,指定要在心里骂他无情。

    “太子殿下?”教习嬷嬷小心翼翼的问。

    席辞墨垂着眼,用帕子擦着一柄剑,他的剑很锋利,隐隐透着杀气,他语气淡淡的,“明早去渝府,让他把该学的都学了,他若是偷懒耍滑,该罚就罚,不必过问。”

    一听这话,教习嬷嬷登时大喜,“是!”

    不过席辞墨并没有回答渝安的问题,不知是不屑回答,还是不想说。

    渝府——

    老管家苦口婆心的劝,“五少爷,您这今后就是太子妃了,做事可千万别任性,宫规礼仪肯定是要学的,而且您与太子的大婚也容不得出一点错,否则,这可是会连累到整个渝府。”

    渝安敷衍的点头,但老管家说了这么多,他都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压根没注意听,听烦了之后才解释,“我知道轻重,我肯定学。”

    老管家立即换了别的话,“那您刚刚为什么……说?”

    一说这个,渝安脑子里又出现在戏楼时太子那毫不犹豫的转身的背影,他心里一个不爽,把瓜子壳都丢在桌子上,然后冷笑道,“席辞墨冷酷无情,我还不能说他两句了?”

    老管家一噎,突然有点担心他们渝府的未来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