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8:隐瞒什么

章节字数:2198  更新时间:20-06-26 19:1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八章

    等席辞墨跟渝安一走下马车,便见渝府一半的下人都站在府门口迎接他们,众人齐声道,“恭迎太子殿下,太子妃。”

    为首的是渝母,她有些心不在焉的,好像是有心事。

    一进渝府正厅,简单的寒暄之后,渝母就突然道,“殿下,我有些话要交代安安,招待不周,还请太子殿下切莫怪罪。”

    席辞墨颔首,“岳母客气了。”

    渝母带着渝安去偏厅,把下人们都支出去之后,她抓着渝安的手,厉声问:“安安,你是不是到现在还瞒着太子殿下,没说你是哥儿?”

    “嗯。”

    渝母一拍桌子,声音尖锐:“糊涂啊你!你出嫁当天,为母不是已经叮嘱过你,一定要找时机跟太子说吗?你为何不照做?”

    渝安反问,“为何非说不可?”

    渝母脸色铁青:“昨天在云鹤阁的事,宫里宫外都传遍了。”

    ——明明是皇室家宴,景后却带了一个跟皇家半点关系都没有的顾启容出现,这任谁都看出了,景后此举,一是暗讽渝安,二是抬举顾启容。

    而现在,宫里宫外都在暗暗笑话渝安这个太子妃当的真是憋屈。

    渝安哦了一声,不甚在意的给自己斟茶。

    渝母一见渝安这漫不经心的态度,顿时又气又急,“为母说了这么多,你怎么一句也没听进去?要是早知道你这么不服管教,当初就不该让你一个人待在大景城的!”

    渝安心里刺疼,宛如被针扎一样,可是他唇角上扬,像是真的没心没肺,“看母亲这话说的,难道当初是我哭着喊着要离开金亭江来这破地方?”

    渝母一噎,半晌说不出话。

    渝安心情不好,也懒得主动打破僵局。

    还是渝母先开口了,可她说的话却天真又愚蠢,“安安,你现在在皇家不受重视,肯定是因为大家都觉得你是男的,不能给太子殿下传宗接代,如果大家知道你是哥儿,他们的态度肯定会有所改变。而且这样,顾启容也不会影响到你在东宫的地位。”

    她觉得自己这番话有理有据。

    渝安懒懒坐在椅子上,他并没有被说服,“难道您就没想过,朝堂的文官们有一半是不喜咱们渝家的,这送上门的把柄,他们会错过吗?”

    渝母迟疑了:“不至于吧?这算什么把柄啊……”

    渝安耸了耸肩膀,“这事往小了说,不至于。但往大了说,就是欺君之罪。”

    渝母脸色煞白。

    渝安也心软了一些,安抚道:“母亲,这事我自有分寸,您先别声张,也别去理外头那些人是怎么嚼舌根的。”

    他顿了顿,还是道:“您信儿子一次吧。”

    渝母只好点头了,可心里却不以为然,反正她过两天就回金亭江了,回去再找人商量,不想把事情都交给渝安做主。

    一个哥儿,能懂什么?

    渝安想起另一件事:“母亲,儿至今都想不明白,皇上当时为何要给我跟太子赐婚?”

    若众人都知道他渝安是个哥儿,这倒没什么可说的,可渝安现在在众人眼里只是一个普通男子,而且,当时赐婚圣旨在传下之前,整个朝堂的文官都是持反对意见,就连景后也千方百计的拦着,可景帝却力排众议,执意要下赐婚圣旨。

    因此,这倒是有些奇怪了。

    渝母给不出答案,“君心难测,等我回去跟你父亲好好琢磨一番。”

    渝安心道,到时候黄花菜都凉了。

    他干脆道出自己的一个猜测,“母亲可还记得当初为何要把孩儿送来大景城?”

    渝母脸色又是一白,她当然记得。

    都说伴君如伴虎,这句话说的确实是没错。渝家是将门世家,几代镇守玄水一带,府邸就设在金亭江,在玄水一带备受百姓爱戴,拥有极高的声望。

    在玄水一带的百姓口中,渝将军府几乎可以称得上是他们的守护神。

    这本是好事,可落在多疑的帝王眼中,却是功高震主,不得不提防。因此景帝下令,让渝家把幼子渝安送到皇都大景城的渝府里住。

    而渝安当时才十一岁,他就被送到了千里之外的皇城底下,住在完全陌生的渝府。

    他既是棋子,又是质子。

    渝母深思片刻,还是不敢信,她含糊其辞,“等我回去问过你父亲。”

    渝安心里失望,却只能点头。

    渝母见状,顿感懊恼,又小心翼翼问,“你右掌的旧伤可还疼?”

    渝安摊开右掌,只见她的右掌心中有一道很深的刀疤。

    这是渝安在十二岁的时候,遇到了蒙面刺客的袭击,险些丧命,不过他命里走运,遇到贵人相帮,这才堪堪躲过一劫,而右掌的这个伤口,就是当时留下的。

    天子脚下也能遇到行刺,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在针对渝家。

    渝母一看到这伤口,又忍不住泪流,“当年你多聪明啊,写诗写文章,样样都是最好的,你父亲他们还想着让你去考科举,一举拿下个状元郎为渝家争光。可遇刺之后,你大病一场,怎么醒来就泯然众人了?”

    她抹着眼泪,“要不是那个挨千刀的刺客,你也不会成了伤仲永,更不会变得如此纨绔不懂事。”

    渝安脸上的笑容彻底消失得一干二净。

    他心道,外面那些人的恶语虽然伤人,可终究有限。可家里人这些所谓的恨铁不成钢的话,才是真真切切的戳人心窝的寒刀利刃。

    渝母丝毫不觉察,她一边哭一边絮叨,言辞中都是对渝安现在不如小时候聪明的耿耿于怀。

    她说的差不多之后,又自我安慰道,“罢了,即便你现在还能跟小时候一样聪明,可你右掌的伤,却也再难执笔,更别提你现在还是太子妃,又怎么可能去考科举。”

    渝安敷衍的点头,“母亲说的极是。”

    聊完之后,两人重新一回正厅,然而左右一看,却不见席辞墨,招来下人一问,“太子呢?”

    下人道:“太子殿下刚刚去了摇轩,还说,太子妃要是想回东宫,可以不必等他,自行回去即可。”

    摇轩是一个书舍,常常出入的都是一些出身较好的文人,或者是贵胄子弟。

    渝安心里一烦,“他何时走的?”

    “……您跟主母前脚刚离开,太子殿下后脚就走了。”

    渝母吓到了,语无伦次道:“这,这,太子是不是觉得我们渝府怠慢了他?”

    渝安不在意的勾了勾唇角,眉眼精致,却不见半点愉悦,“那又如何,我在宫墙之内也没少被人怠慢。”

    渝母骂他说话不知轻重。

    渝安不以为然,他命下人备车去摇轩。

    作者闲话:

    求推荐票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