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1:揣着明白装糊涂

章节字数:3152  更新时间:20-06-29 10: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十一章

    渝安心力交瘁的要回正殿,然而又被拦住。

    十四拦住渝安,说:“太子妃,您现在还是先去凤阳宫请安吧。”

    章公公不由诧异的看向十四,虽然都知道十四是景后安排在渝安这里的眼线,可渝安到底也是太子妃,十四刚来就这么咄咄逼人,是不是太不把太子妃放在眼里了?

    渝安推开他,搪塞道:“今天去过了,明天再去。”

    十四一听就急了,声音升高了,也急了,“那可不行!”

    说着,他又疾步跑上去,再次拦住渝安。

    渝安脚步一顿,笑容敛去,“那你想怎么样?”

    “……奴才,”十四缩了缩脖子,忽然有些怕了渝安,但转念一想,这个太子妃不受皇室看重,又是远近闻名的草包,于是装了壮胆子,大声道:“凤阳宫让奴才传话,今早太子妃急着回门,还没给皇后娘娘请安就出宫了,这于理不合,所以让奴才转告太子妃,您一回宫就得先去凤阳宫请罪。”

    渝安:“……”

    明明是景后先晾着他在宫门口半个多时辰,最后才派了一个宫人打发他。这怎么一转眼,就成了自己的错?还得去请罪?

    怎么,当他渝安是街边耍猴人手里的猴,能任人戏耍?

    渝安冷了脸,转身出东宫。

    章公公和十四赶紧跟上去。

    这宫里的路弯弯绕绕的,难记的很,但渝安记人不行,记路却是顶顶的好——路跟人不同,人会换装换首饰,但路就那几条,稍稍一用心就能记住。

    不多时,渝安来到了凤阳宫的宫门口,然而早上拦住他的守宫门的宫人又故技重施,又上来拦住渝安,口气不善的让他先在宫门口站着,说等皇后娘娘什么时候消气了,她再进去通传。

    渝安气笑了,问:“早上也是你拦着我?”

    宫人得意的挺直腰板,“是奴婢。”

    闻言,渝安后退一步,把他身后的章公公跟十四露出来,然后道:“瞒上欺下的混账,连太子妃都敢耍,十四老章,把她抓起来,送去母后跟前。”

    “?”

    凤阳宫——

    景后悠闲的倚在坐榻,一宫女替她捶腿,另一宫女替她捏肩,桌上还摆着用冰块冰着的葡萄,偶尔尝一颗,真真是逍遥自在,“什么时辰了,人怎么还没来?”

    一嬷嬷走上前,道:“回皇后娘娘,刚刚南宫门的宫人已经过来传话了,说太子跟太子妃已经回来了,估摸着时辰,太子妃也差不多就该来凤阳宫了。”

    景后满意的叮嘱道:“让他多吃点苦头,免得他以为这宫里跟他们渝府似的能纵着他。”

    嬷嬷掩唇直笑,“奴婢都已经打点好了,皇后娘娘尽管放心。”

    可她话音刚落,那半合着的殿门外出现了几个人的身影,为首的个高、身姿挺拔,手里还拿着一把扇遮阳,一进殿门,啪的一声合上扇,动作潇洒。

    渝安。

    嬷嬷一看是渝安,吓了一跳,又看到景后的脸色唰的一下变的难看,她的心也跟着七上八下的,于是赶紧上前:“太子妃,你怎么没让宫人通传一声就闯进凤阳宫了?这可是大不敬。”

    说着她还动手要推开渝安。

    渝安用扇子尖点了点嬷嬷的肩膀,示意她到一边站着去,还说:“别挡路。”

    嬷嬷下意识就站一边去了。

    渝安上前两步,对着景后行了一礼,“母后圣安。”

    景后脸色铁青:“渝安,你好大的胆子,未经本宫允许,竟擅闯凤阳宫!”她一生气,将桌上的茶盏扫落在地,茶盏掉在地上,茶水都洒出来了,可茶盏却没碎。

    “来人,把太子妃拉下去,杖责二十!”

    宫人们得了指令,正要上前,可下一刻,渝安却扬声道:“且慢!母后,臣并非有意擅闯凤阳宫,而是因为凤阳宫的守门宫人瞒上欺下,臣无奈之下,只得绕过宫人通传,直接来见母后。”

    景后不耐烦,“你胡说八道什么,凤阳宫就在本宫的眼皮底下,哪个宫人胆敢作乱?”

    渝安就等着她这句话,转个身,手里的扇子往前一指,然后说:“就是她!”

    他指的是守门宫人。

    守门宫人被章公公跟十四合力抓着,她挣脱不开,可脸上却不见害怕慌张,反而还仗着自己的所作所为都是景后示意的,所以也没把渝安放在眼里。

    然而,景后跟嬷嬷的脸色却都变了一变。

    殿里的宫女们都小小的惊呼一声,面面相觑。

    这怎么回事?

    渝安:“今天一早,臣来凤阳宫给母后请安,可这个守门的宫人却拦下臣,说要先去进去通传一声,可是她这一去就是半个多时辰。臣从东宫走到凤阳宫,也不过是几刻钟的功夫,这宫人的脚是金子做的吗,这么金贵?怎么足足走了半个多时辰?”

    “臣等了半个多时辰,这宫人才迟迟现身,还说母后今天免了臣的请安,臣当时虽也有疑虑,可转念一想,这里是凤阳宫,就在母后的眼皮底下,肯定比别的宫殿还要森严,因此,臣也没再多想,直接就出宫了。”

    听到这里,景后的脸色铁青,她试图转移话题,“既然是母后错怪你了,那这责罚就免了,来人,给太子妃赐座。”

    渝安却一口回绝,“母后我还没说完,等一下我再坐——臣刚刚回到东宫,听说母后您怪罪臣早上没来凤阳宫给您请安,臣一听就知道是有人暗中作怪,于是连歇都没歇,直接就来凤阳宫给母后解释了,结果!——”

    渝安在恰当的时候停顿了一下,他这说话的方式就像是茶楼里的说书先生,字正腔圆,抑扬顿挫,还懂得在有悬念的地方停住。

    殿里那些不知情的宫人们都被故事给吸引住了,巴巴的等着他往下说。

    渝安接着道:“结果,这个宫人又一次拦住臣,神色又古怪。臣当即看出她有问题,于是让章公公跟十四抓住她,也不等通传,直接就来见母后。臣知道这样不妥,可事出有因,请母后别怪罪。”

    景后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对渝安点点头说“母后不怪你”,然后又看向那个守门的宫人,“你可知错?”

    守门宫人惴惴不安,可她也知道自己不能供出景后,忙不迭的点头:“是、是,奴婢知错了。”

    渝安趁热打铁的追问:“你一个小小的宫人,为什么宁愿触犯宫规也要针对我?”

    守门宫人怯怯的看了一眼景后,见她面无表情的,又赶紧移开目光,颤声道:“奴婢只是一时让猪油蒙了心,并非是有意的。”

    渝安不接受这个答案,“你轻飘飘的一句不是有意的,不仅害得我被母后误会,还差点让我在宫里得一个目无尊长、漠视宫规的罪名,这就完了吗?”

    守门宫人一听这话就急了,她慌慌张张的抬头去看景后的表情,然而隔得太远,她看不清,于是又赶忙去看嬷嬷,结果嬷嬷也是目光躲闪,并未与她对视。

    守门宫人的心跌到谷底。

    景后要被气死了,她原本就是想借着守门宫人的手让渝安吃吃苦头,结果,渝安这蠢货,不仅打乱了她的棋局,还反让她吃了一个哑巴亏。

    ——虽然现在还没人知道守门宫人做的事是她授意的,可不出明天,宫里就会传遍她这个皇后当的不称职,否则怎么会让一个小小的宫人都能在凤阳宫里作威作福,以下犯上?

    尤其是华光殿的那个姓罗的!

    那个姓罗的女人要是知道了这事,肯定不会放过这个嘲笑她的机会,甚至还会在景帝耳边吹枕头风,妄图借这件事从她手里分走一些管理后宫的权利。

    景后越想越生气,也更不耐烦了,“行了,今天的事情到此为止。还有,你平时闲着没事就在东宫看看书,弹弹琴,少出去瞎逛。你虽是太子妃,可你也是男子,老实待在东宫就不会给墨儿惹出什么麻烦,懂吗?”

    渝安点头答应,可听进去多少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景后又道:“至于这个宫人嘛……先待本宫好好琢磨到底该怎么责罚她,以儆效尤。”

    她这话说的好听,但堂堂一个景后要处罚一个宫人还需要好好琢磨一番?这话一听就假的很。

    不少人看出,景后这是打算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渝安没意见,他也不是傻的,早就猜到今天这事可能就是景后一手策划的,至于目的,无非就是要立威、立规矩、所以给他一个下马威。

    可渝府的五公子渝安呢,却偏偏不是逆来顺受的性子,更不会无端委屈自己。

    景后扶着额头,烦躁的摆摆手,“本宫乏了,你回东宫去吧。”

    渝安行了一礼,带着章公公跟十四走了。

    他们一走,嬷嬷立即跪下来,声音颤抖,“皇后娘娘,这都是奴婢的错,是奴婢没把底下的人教好,这才落了把柄,请皇后娘娘责罚。”

    守门宫人头低低的,也不敢吱声。

    景后已经气的不想骂人了,“都滚出去,一群没用的东西,连本宫交代的一点小事都办不好,要你们何用!”

    嬷嬷紧张的咽口水,又指了指守门宫人,迟疑道:“皇后娘娘,那她该?……”

    景后不悦道:“让她继续在宫里待着那就是打本宫的脸,给她银子,送她出宫去,越远越好。”

    嬷嬷连忙应下,又去扶起已经被吓得腿软的守门宫人,互相搀扶着离开。

    作者闲话:

    求推荐票,求收藏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