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2:这事不简单

章节字数:2769  更新时间:20-06-30 10: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十二章

    东宫——

    禁军左将军潘成杰将几封书信放在案桌上,忧愁道,“殿下,事情都查的差不多了,两年前的重惊山一战,罗家确实动了手脚,可属下无能,能找到的证据少之又少。”

    席辞墨目光冷冽,“罗氏一族带兵镇守荆琼关多年,重惊山又在边关一带,罗家既然要动手脚,那定是早早把证据都给毁了。”

    潘成杰急得团团转,“那接下来该怎么办?殿下!”

    席辞墨拆开信封,依次看完信件的内容之后,才淡淡道:“急什么,你继续命人调查,但须得小心行事,不可操之过急,以免让罗家发现我们在查他们。”

    潘成杰拱手道:“是,殿下。”

    “让你查的另一件事,你查的如何了。”

    潘成杰接着道:“您是说渝将军府?渝将军此人确实是忠将,渝将军府在玄水一带的声望也非常高,甚至还高过了……陛下。因此,陛下这几十年来才特别防备渝家。”

    一个将领比君王在百姓心中的威望还要高,这是君王的忌讳。

    潘成杰也不由的可惜道,“渝将军清廉忠心,却不得圣心,可惜了。”

    席辞墨淡淡道:“愚忠罢了。”

    潘成杰一愣,不知道席辞墨为什么会这么看待渝将军,他正要厚着脸皮追问,却听到席辞墨又道,“让你查七年前的事,你查的如何了?”

    潘成杰又恭敬道,“大理寺那几个官员态度敷衍,既不肯多说,还推辞说年代久远,早就找不到卷宗,属下也不好再追问。”

    不过现在暂时能看出的是,渝安七年前遇刺一事,肯定内有乾坤,否则大理寺官员的态度不会这么敷衍,更不会用找不到卷宗这一听就知道是假话的借口。

    席辞墨的手指在桌上轻点,有一下没一下的,“七年前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潘成杰不好意思的挠挠后脑勺,“属下七年前还在慕容将军的军营里当一个小兵呢,并不在皇城。”

    “罢了,你且退下吧。”

    “是。”

    潘成杰转身出去,刚一打开门,书房外面刚好经过三个人,潘成杰一愣,随即热情道:“太子妃是来找殿下的?”

    渝安刚从凤阳宫回来,正是心力交瘁的时候,一听这话,他才注意到潘成杰,“你是?”

    潘成杰见他没认出自己,嘴角轻轻抽了抽,太子跟太子妃新婚当天是他在宫门口护卫迎接,今早太子妃回门的时候刚巧又是他在宫门口值班,他当时还打了招呼,这才一会功夫,太子妃就对自己一点印象也没了?

    潘成杰不由得猜测是不是自己长得太普通了。

    章公公赶紧小声提醒:“太子妃,这位是禁军左将军潘成杰。”

    渝安恍然大悟。

    这时,书房里传出席辞墨的声音,“渝安,进来。”

    潘成杰让开,“太子妃请吧。”

    渝安的计划又被打乱,小声骂了一句,他说的是玄水一带的方言,宫里鲜少有人听得懂,潘成杰也是,但他能肯定这句话肯定是在骂太子。

    潘成杰装没听到,还贴心的关上书房门,左手扶着腰间挂着的弯刀刀柄,昂首挺胸的走了。

    章公公与十四在书房门口候着。

    席辞墨坐在椅子上,慢条斯理的将信件都装回信封,又随手用几本书压着,“你去凤阳宫了?”

    渝安怏怏的嗯了一声,没什么精气神,他挺累的,现在就只想好好歇一会,可他一进门就发现了,这书房只有一张椅子,就在席辞墨那里。

    所以渝安现在得站着。

    席辞墨直入主题,“你右掌心的伤疤是怎么回事?”

    渝安一愣,隔着一张书桌跟席辞墨对视半晌后,渝安才不满道,“我这伤疤这么显眼,殿下一直不问,我还当殿下早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呢。”

    席辞墨见渝安没有要藏着掖着的意思,于是道,“孤并不知晓此事。”

    渝安哦了一声,好奇的问道:“那殿下是不是派人去查了?有去问大理寺吗?”

    席辞墨抿了抿唇,他有些意外渝安会这么聪明,竟一猜就猜到了,但他也没藏着掖着,嗯了一声。

    “那大理寺那帮吃干饭说了什么?”

    “太子妃慎言。”席辞墨警告他。

    渝安撇了撇嘴,丝毫没被吓到,“慎言?敢问太子殿下,我刚刚可是说错了什么?不过是一场小小的刺杀,虽然杀手留下的线索很少,可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只要顺着线索一路追查,大理寺至于什么都查不出来?”

    渝安抱着手,绷着脸,“七年过去了,我从十二岁等到十九岁……也不是,再过几天我也该二十了,这么一算,我等大理寺给我一个公道都等了快八年了,可结果呢?”

    越说越生气的渝安用手拍了几下书桌,拍的砰砰作响,丝毫顾不上手会疼,可见渝安内心之气愤。

    席辞墨不为所动,他的眼眸深邃,令人难以猜测他的想法。

    渝安忿忿道:“什么惊天悬案一到大理寺的手里都能查个水落石出,可就在天子脚下,连线索都有,可他们却偏偏推脱,说线索不足,查不出杀手是谁!?我、我真是……不说了!越说越生气!”

    席辞墨等渝安说完后,他拍了拍自己的腿,淡淡道:“来孤这。”

    渝安也不害臊,挑了挑眉,还真的绕过书桌,坐在席辞墨的腿上,他语气也好了很多,还带着希冀,“殿下问我这事,是不是打算帮我查?”

    席辞墨将他圈在怀,声音淡淡的,“七年了,很难查。”

    而且七年前大理寺的态度就如此敷衍,七年后潘成杰去问的时候,大理寺也是三翻四次的推脱,可见这件事是早就被人打点过了,否则大理寺不会连禁军潘将军的面子也不给,所以这事查起来不容易。

    渝安不乐意了,用眼睛斜他,“殿下在耍我?”

    席辞墨却道,“当初你遇刺的时候,岳父岳母可曾来大景城看过?”

    “来是来了,但是只待了几天就回去了。”渝安抿了抿唇,有些黯然。

    十二岁的小小少年,虽然已经懂事了,可先是受惊,又是受伤,因此委屈又害怕,只想待在父母身边。可是,他父母当年只待了短短几天就说要离开。他不肯,还哭着闹着要父母带他一起回金亭江,还说自己不想一个人待在陌生的大景城,然而,他父母还是拒绝了他。

    这是渝安心里的一根刺。

    席辞墨察觉到什么,可他不擅长哄人,皱了皱眉,生硬的转移话题,“你是渝府五少爷,不看僧面看佛面,大理寺不该如此敷衍了事。”

    渝安笑,笑意未达眼底,“是啊,我也想知道原因呢。”

    “大理寺迟迟给不出结果,岳父就没上奏?”

    “父亲战功赫赫,他在战场待久了,早就看淡生死了,而且我还活着,父亲才不会把这事放在心上,还让我就当是一次失败的比武,让我以后好好练武,别再偷懒,免得再跌跟头。”渝安轻笑出声,然后幽幽补充道:“可我伤的是右手,提笔已是费力,更别提拿剑。”

    席辞墨脸色一沉,大理寺含糊其辞,渝将军府又满不在乎,难怪只是一桩小小的刺杀却能拖到现在都没个结果。

    提起旧事,渝安的心情也不好了,他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算了,反正事情也过了这么久,没结果就没结果吧,我堂堂七尺男儿,总得看开些。”

    说着,渝安还打了一个哈欠,又说自己困了,要回去睡一会,“殿下,晚膳的时候记得喊我。”

    “……”

    席辞墨移开目光,“去吧。”

    虽然嘴上说着困了,可渝安刚一走出书房,脸上的困意立即就敛去,眼里一片清明。

    席辞墨可能只是心血来潮的问起了七年前的事情,但是却给渝安提了一个醒,或许,七年前的事情跟上个月突然降下来的这道赐婚圣旨一样,背后都藏着一个阴谋。

    或许是针对渝家的阴谋?

    渝安不清楚,也不敢深思。

    因为这两件事都有一个共同点:七年前能命令大理寺含糊查案的,除了坐在龙椅上的景帝,还会有谁?而七年后力排众议,突然降下赐婚圣旨的,也是景帝。

    ……可能只是巧合而已,但渝安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

    作者闲话:

    明天一号参赛,会加更一章,大家明天要是有树枝的话,请支持一下本文,谢谢~

    顺便求个收藏,求推荐票。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