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6:爱信不信

章节字数:3586  更新时间:20-07-03 10:3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十六章

    十四拿着帕子不停的擦汗,时不时抬头去看高高挂在天上的太阳,又看看漫无目的的四处乱转的渝安,看出渝安短时间内并没有要回东宫的意思,顿觉人生暗淡,忍不住道,“太子妃,这天也太热了,要不歇会吧,小心晒黑了。”

    渝安:“没事,我白。”

    十四心道但是我怕晒黑啊,于是锲而不舍道,“太子妃,您刚病好,还是别晒太久了,先歇会吧。”

    渝安觉得他说的在理,于是朝阴凉处走去。

    十四殷勤的给他捏肩捶腿,生怕他又想不开去晒太阳,“太子妃您很不高兴?”

    渝安幽幽叹气:“宫里没什么有趣的,闷得很,能高兴到哪里去。”

    十四不理解他,“可宫里的公公说,宫外头的都很羡慕咱们宫里啊。”

    渝安懒洋洋的看着前面几个正在修剪花枝的宫人,道:“那都是哄你们小孩玩呢,宫外好玩的多得是,没空羡慕宫里。”

    十四才不信他,宫墙外面要是真这么好,渝安为什么会答应嫁给太子殿下?他觉得宫里那些年长的公公们说的才是对的,于是敷衍的附和:“太子妃说的对。”

    渝安啧了一声,不和这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小太监计较。

    但是,渝安一想到刚刚偶然碰见的潘成杰和温以谦,他就不开心,他看得出来,温以谦虽然在笑,但是笑容很虚伪,只是温以谦善于隐藏,轻视与傲慢都表现的不太明显。

    可是渝安看出来了。

    而且还是温以谦故意让他发现的。

    幼稚。

    渝安勾了勾唇角,笑意不深,反倒还有一丝轻蔑。

    ……

    前面拐角传来脚步声,还伴随着交谈声,听声音应该是两个人。

    十四这时也开始催促道:“太子妃,咱还是赶紧回去吧,皇后娘娘之前不是都交代了让您多待在东宫,别到处闲逛。”

    渝安扇着扇子,还没回,另一道诧异的声音响起,“皇嫂,你怎么在这?”

    来人是六皇子,跟席辞墨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

    渝安没认出他,但这并不影响他愉快的聊天,“东宫闷得慌,出来转转。”

    六皇子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郎,看着没心没肺的,一听这话立即赞同的点头,“习惯就好了,宫里都这样,东宫还算不错了,我在皇子所待着更没劲。”

    渝安笑容敛去,“一点也没被安慰到。”

    六皇子当他是开玩笑,哈哈笑着,结果乐极生悲,手里拿着的一叠纸有几张就飞出去了,他手忙脚乱去抓回来,结果顾左不顾右,抓住了飞出去的几张纸,可手里的两张却滑到了地上,还让他踩了两脚。

    六皇子痛心疾首。

    跟着他的太监连忙安慰他,“六殿下别担心,事出有因,岳侍读不会生气的……”

    说着,太监赶紧把地上的纸捡起来。

    渝安看了两眼,不感兴趣的收回目光。

    ——这是岳侍读两天前布置的课业,写一篇文章,六皇子写了好久才写出来的。

    一听到岳侍读的名字,六皇子登时面如土色,他把文章全都塞给了太监,让太监滚远些,然后又跟渝安挤在一个石凳上。

    渝安还记得自己是哥儿,条件反射地拉开了距离。

    六皇子没注意这个,他兴致勃勃的问:“皇嫂,我听说母后刚刚带着顾家哥儿去东宫给你添堵……啊不是,是不是去东宫看你了?”

    渝安摇扇子,点头道:“还真是,你这消息挺流通的啊,跟张皓井有的一拼。”

    张皓井是渝安的朋友,也是大景城里第一个发现渝安有脸盲症的人,也是多亏有张皓井,否则渝五公子患上脸盲症的事情早就传遍了大街小巷。

    而渝安跟张皓井能成为朋友,也是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爱好,就是到戏楼看戏。

    ——之前顾启容那厮在戏楼联合一个小厮给渝安下套的时候,跟渝安一起看戏的好友就是张皓井。

    六皇子从不关注无关紧要的事情,他催促渝安,“母后跟顾家哥儿都来东宫说什么了?宫里这些人都传的天花乱坠,千奇百怪的,我听着怪怪的,母后脾气这么好,向来都不罚人,怎么会罚你?”

    渝安坦坦荡荡:“我不准顾启容送香囊给席辞墨,母后一听就生气了,罚我抄书呢。”

    六皇子幸灾乐祸之后,又感同身受的点头,“我也抄过书,不过没事,母后记性不好,要是没人提醒她,她就不记得了,我好几次都没按时抄完书,母后也没问我。”

    渝安忍了忍,还是把“景后对你有母爱,对我只有烦,肯定能记住的”的话给咽了回去。还是算了吧,在这些无意义的事情上争执是毫无意义的,他还是想想等晚上怎么跟席辞墨和好,然后再顺理成章跟对方提一提这个抄书的事情。

    糟心事已经够多了,何苦还自寻烦恼。

    见渝安没搭理自己,六皇子觉得自己一番好意却被践踏,脸上挂不住了,“顾家哥儿嘴甜会说话,皇嫂却不会,也难怪母后会罚你抄书。”

    他没等渝安说话,又故意补充道:“……而且我还听说,母后想要让顾启容当皇兄的侧妃。”

    杀人诛心,不过如此。

    渝安眯着眼,转移话题:“我记得岳侍读是李太傅的学生,李太傅对学生的课业要求一直都很高,那岳侍读应该也差不多,小六你有空在这里和我废话,不如趁着时间还早,赶紧去把刚刚不小心踩到的课业再重新写一遍,免得惹岳侍读生气。”

    六皇子最讨厌别人叫他小六,但他关注点在另一个:“你怎么知道岳侍读是李太傅的学生?”

    渝安慢悠悠的摇着扇:“几年前受邀去过李府,偶然知道的。”

    六皇子嗤之以鼻,“李太傅学识渊博,平生最厌恶的就是肚子没半点墨水只知道挥霍家财的纨绔子弟,李太傅怎么可能会邀请你去李府?”

    他这话说的可真是刺耳。

    渝安对六皇子的讨厌程度又提高了一点,他皮笑肉不笑,“都说了是几年前,这么久了谁还记得原因。”

    六皇子哼了一声。

    刚刚被他赶到一边去的太监又走过来,局促不安道:“六殿下,时辰不早了,再不去上书房就该晚了,小心又让岳侍读罚背书。”

    六皇子一听到岳侍读会罚他背书就后背发寒,他刚一起身要走,坐在石凳上扇扇子的渝安忽然说:“你的文章写错了,交上去之前再改改。”

    六皇子猛地一个回头,生气的嚷嚷:“胡说八道!”

    六皇子不擅长读书写文章,四书五经到现在都没读懂是个什么意思,背课文也是今天背明天忘,因此小时候总是被三皇兄骂蠢笨如猪,呆头笨脑。所以,六皇子现在最忌讳的就是被别人说他笨。

    说他文章写错了,不就是拐弯抹角的说他笨吗!别以为他没听懂!

    要是别人说,六皇子肯定只是半信半疑,但渝安可是公认的草包,六皇子才不会信他。

    六皇子气的跳脚:“你看过我的文章了吗就胡说八道!”

    渝安点点头:“刚刚掉在地上的时候偶然瞥了几眼,你可别不信,渝哥哥我一目十行。”

    六皇子确实不信,太监焦急在一边提醒他,六皇子这才发现自己要迟到了,只得先停战,很记仇的心想:等有空的时候他一定要好好算算今天的账。

    六皇子:“皇嫂我现在得先去上书房了,告辞。”

    渝安点点头,等六皇子一走远,渝安才可惜的摇摇头,“岳侍读肯定会罚他。”

    十四听他语气信誓旦旦的,也不由好奇道,“为什么?”

    刚刚时间匆忙,而且渝安只是粗略的看了两眼,只看到那是一道策论题,是关于荆琼关的军需一事,可六皇子却偏离题意了,文章内容写的是民生经济。

    也不知道谁教他的。

    渝安微微叹气,他都已经提醒了,可结果对方不信。

    渝安抬头看天空,万里无云,天气晴朗。

    可是他饿了。

    渝安舔了舔嘴唇,“十四,你回去拿些桃酥过来。”

    他挑食,唯一爱吃的就是桃酥。

    十四不情不愿的道,“现在吃桃酥吗?要不,太子妃咱回去吃吧,这天也太热了。”

    他不想当跑腿的,觉得这是低等太监才会做的事情。可十四觉得自己不是低等太监,自然不情愿当个跑腿。

    渝安有点不开心的皱了皱眉,“嗯?”

    十四耷拉着脑袋,满腔怨气:“奴才这就去,太子妃暂且先等等吧。”

    说着就一脸不情愿的朝东宫走去。

    十四现在的态度就跟之前凤阳宫的守门宫人一样,仗着自己是景后派的人,就肆无忌惮的耍小性子,他哪知道,主子是主子,奴才是奴才,就十四这样尊卑不分的态度,若是渝安真的生气了,执意要收拾他,景后也不会真的为了十四一个小太监跟渝安翻脸。

    毕竟在宫里换一个听话懂事的太监当眼线,简直是易如反掌。

    渝安撇了撇嘴,垂着眼,长长的睫毛掩去了眼底的嘲意,“都十八岁了还这么没眼力见……”

    上书房——

    六皇子既紧张又骄傲的把自己的文章交给岳侍读,他下笔之前可是特意请教了五皇子,这回肯定不会再被岳侍读骂自己写的文章文不对题。

    然而……

    岳侍读看完文章,气的眼前一黑,险些晕过去。

    岳侍读高举戒尺,骂他:“臣这些年来一直尽心尽责的教导六殿下,可六殿下为什么学了这么多年,写的文章一点长进都没有就罢了,怎么还退步了!?现在写的文章竟然还比不上一个不通文墨的乡野村夫写的家书!”

    六皇子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

    岳侍读:“文不对题也就罢了,可通篇文章枯燥浮夸、毫无可取之处,形同嚼蜡,浪费笔墨!”

    怒发冲冠的岳侍读,先是把六皇子写的文章批的一文不值,直把六皇子骂的抬不起头,等消气一些了,才勒令六皇子重新写一篇,要是再文不对题,就直接把六皇子写的文章交给陛下,让陛下亲自批阅!

    六皇子沮丧的低着头,他觉得丢人,但是更担心父皇看到自己写的文章,可他也觉得委屈,明明自己都已经很认真的写了,怎么还是挨骂了?

    ……而且自己写的文章真有岳侍读说得这么差吗?

    别的皇子们都幸灾乐祸的看过来。

    六皇子唉声叹气了半晌,忽然想起,刚刚在来的路上,好像渝安就提醒过自己,说自己的文章写错了。

    !!!

    等等,渝安他怎么知道自己写错了?

    难道渝安真的能一目十行?

    不、不对啊,渝安他不是众所周知的不学无术目不识丁才疏学浅的纨绔吗?

    难道是假的吗?

    六皇子懵了。

    作者闲话:

    肥章求枝枝,求推荐票,求收藏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