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7:让他三分

章节字数:3145  更新时间:20-07-14 19:4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二十七章

    凤阳宫——

    偏殿门外,渝安倚着墙,头上顶着一本书,一手端着一碗装满清水的碗。

    十四跟章公公就站在几步远,一脸忧愁的看着被罚的渝安。

    教习嬷嬷拿着教鞭,一脸春风得意,恨不得当众大声喊出”哈哈哈你也有今天”,可理智还记得这里是宫里,笑是没笑出来,但神采飞扬,浑身都透着喜色。

    “太子妃把之前奴婢教您背的宫规背一遍吧,背错了一个字,就抄十遍,两个字二十遍,以此类推。”教习嬷嬷笃定渝安是背不出来的。

    谁知道,渝安连眼皮都没抬,不紧不慢的背宫规。

    一字不差。

    教习嬷嬷带来的小宫女小声惊叹道,“太子妃好厉害啊,一点错都没有!”

    教习嬷嬷目瞪口呆,一听到小宫女说这话,气的瞪了她两眼,厉声道,“这里轮得着你说话?闭嘴,到一边候着去。”

    说罢,教习嬷嬷又扭头去盯着渝安,表情从一开始的得意到怀疑,到最后的不敢相信——渝安头顶着书,手拿着碗,这都站了两刻钟了,怎么还纹丝不动,坚如磐石的?

    这渝安看起来文弱娇贵的,怎么下盘这么稳?

    渝安微微一笑,眼里全无笑意,只有漠然的不悦,“看够了?”

    他不开心了。

    替人背黑锅本就不是好事,更别提还是给顾启容那厮背黑锅,现在又被罚,他哪笑得出来。

    教习嬷嬷给唬住了,心虚的后退两步,接着又记起这里是凤阳宫,凤阳宫是景后说了算,而自己又是景后叫来管教渝安的,怎么还能反被渝安给镇住了?

    教习嬷嬷铁青着脸色,回头吩咐小宫女,“再去取水。”

    渝安敛了敛目光,压根没把对方这点威胁看在眼里。

    凤阳宫的正殿里——

    景后在克制着怒气,“不就是一个男子,既不是女子,又不是哥儿,让他当了这太子妃,无非是看在渝将军府的面子,他竟然还敢恃宠而骄!”

    席辞墨垂眸,“母后,孤现在也无意纳侧妃。”

    景后冷下脸,“皇儿难道真以为你这太子之位能坐的稳当?罗家镇守荆琼关,华光殿那姓罗的女人又被封了贵妃,后宫地位仅次于本宫,他们罗家现在是如日中天,独得圣上恩宠,皇儿觉得,他们会不算计你这东宫储君的位子?”

    席辞墨不语,眼皮微垂,遮住了眼底的阴霾。

    他当然知道,罗家党羽近日以来在朝中行事越发大胆,三皇弟又几次三番把自己行踪泄露给顾启容,这其中肯定有鬼。

    可他母后一贯沉不住气,因此,这些事他暂时不会跟母后说。

    景后不知他的思量,只是见席辞墨沉默着一言不发,还以为他是真的不在意罗家近日来接连不断的小动作,心中怒火冲天,迁怒了渝安,“这哪朝哪代也没有这么泼辣的太子妃,这渝安留着也净会惹事,找个时机,要不休了他,要不就……”

    她话还未说完,便被席辞墨打断了,“母后,罗贵妃与三皇弟如此猖狂,无非是仗着有罗家。”

    “罗家父子镇守荆琼关多年,立下战功赫赫,但是却不得民意。”

    “可在玄水一带,渝将军府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比皇族还要得民心民意,故而现在连父皇都要给三分薄面的渝家,岂不是拿来对付罗家最好的一把刀。”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眼下这是一箭双雕的好机会。”

    席辞墨的声音淡淡的,他明明在说着利用渝家的话,可神情语气却一点波动都没有,仿佛只是在提一个无关紧要的物什,根本不在乎渝家跟渝安之间的牵连。

    这人,实在是凉薄。

    席辞墨:“渝家这把刀,锐不可挡,既可攻敌也可自保,千载难逢。”

    景后担忧道:“可这些年来,渝家可一直都未曾参与过皇室党争,皇儿怎能确定,渝家会帮我们?”

    席辞墨:“渝安再草包,他也是渝家幺子,渝家可以不参与皇室党争,但却绝不会由着渝安陷入危险之地。而且,渝安现在已是孤的太子妃,渝家更无法袖手旁观。”

    景后点点头,也同意他的话,可又迟疑道:“可宫里现在都知道渝安是个妒夫,本宫又罚了他,这之后……这个渝安,太过顽劣,恐怕之后会与你离心,到时候又怎么会让渝家帮你?”

    而且她也有些不甘心,毕竟渝安确实不是她心中最满意的儿媳,而她面对渝安时,也实在是笑不出来。

    席辞墨:“母后给他送些值钱的物什,此事就揭过了。”

    景后恍然大悟,这打一棒再给颗甜枣的手段,是后宫最常见不过的收买人心的手段,她也确实擅长,于是点点头,说待会就差人去办。

    这时,正殿外面喧哗不止,宛如民间菜市场,闹哄哄的。

    景后火气又蹭蹭冒出来,“怎么回事!出去看看。”

    嬷嬷说了一声是,出去之后又回来,身边还跟着教习嬷嬷。

    景后看到教习嬷嬷,却没有看到渝安,心口一跳,厉声道:“怎么回事,渝安人呢?”

    教习嬷嬷却不会看脸色,她一张口就抹黑渝安,“回娘娘,太子妃他不好好受罚,砸了碗,跑了。”

    跟在教习嬷嬷身边的小宫女瑟瑟发抖,头也不敢抬。

    景后气的扶额,嬷嬷赶紧上前帮她捏肩,还递上了凉茶。

    席辞墨目光如冷刃,“碗,什么碗?”

    教习嬷嬷支支吾吾,“回太子殿下,是,是盛了水的碗,让太子妃罚站的时候端着。”

    景后不以为然,“罚站的时候端着两碗水,这在宫里都是老生常谈了。”

    教习嬷嬷没吭声,悬着一颗心,其实她刚刚还自作主张,把两碗水换成了两桶清水,借机刁难渝安。

    可谁知道那个渝安,明明左手能轻轻松松的提起一桶水,可右手只碰了一下水桶就撒手了,说什么没力气了。

    她怎么可能信?

    而且她当时也不知道是不是被猪油蒙了心,一下就被激怒了,指桑骂槐的骂了几句,见渝安变了脸色,却忍而不发,于是也更肆无忌惮,直接举起教鞭,狠狠朝渝安甩去。

    却反被渝安一把抢过教鞭,反手一甩,她先挨了一鞭。

    教习嬷嬷瞬间疼懵了。

    渝安白净漂亮的脸上没有半点笑意,连一向挂着浅笑的唇角也紧紧抿着,全然没有平时给人的吊儿郎当的轻松随意,也不像刚刚在凤阳宫正殿时低眉顺眼的受气包的模样,反倒让人觉得——

    他不好惹。

    没人注意到,渝安是左手执鞭,右手不自然的呈握拳状,没有握紧。

    ——只是端着一碗水,才端了两刻钟而已,他右掌的旧伤就复发了,还疼的不轻。

    接着,渝安又扬起鞭。

    第二鞭打的是两个水木桶,只听到几道鞭声,那木桶就砰地一声,裂成几块木板,清水哗的涌出来,打湿了地板。

    教鞭被丢在湿漉漉的地上,地上只有一滩水还有几块木桶板子,教鞭躺在其中,很是显眼,众人看了一眼就匆匆移开目光,低着头,大气也不敢喘。

    连章公公跟十四都被镇住了,站在原地,一步也不敢挪过来。

    渝安似是浑然不觉众人态度的转变,只是不紧不慢的理了理袖子,拂袖而去。

    没人敢喊他回来。

    教习嬷嬷没敢把真相都说出来,她战战兢兢,满头冷汗。

    可她这点变化,落在掌管六宫多年的景后面前,又岂是能藏得住?

    景后厌烦的移开目光,本以为是个聪明识趣的,结果还是个榆木桩子,还妄想在她面前耍小九九,一想到这些,景后的情绪又有些糟糕了,她不耐烦道:

    “把她带下去,什么时候肯说实话了,再带来见本宫。”

    教习嬷嬷要狡辩,一旁的宫人动作却比她还快一步,一把捂着她的嘴,然后熟练的把人给拖下去。

    “时候不早了,孤得去一趟御书房,母后告辞。”席辞墨得知渝安离开后,他也没再多待,起身告辞离开。

    景后目送他离开后,没一会,底下的宫人又带着教习嬷嬷过来了。

    还带着那几块木桶板子跟教鞭。

    教习嬷嬷彻底老实了,她把刚刚发生的事情都说出来,景后得知后,只是微皱了皱眉,让宫人把教习嬷嬷带去浣衣局,又命人准备了一大堆的金银珠宝,笔墨纸砚送去东宫给渝安。

    待都吩咐之后,景后才扶额道,“真是个扫把星……”

    静候在一侧的嬷嬷上前,给她斟茶之后,又熟练的替她捏肩,安慰道:“娘娘消消气,您之前也总是说,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景后若有所思。

    而另一边——

    渝安漫无目的的在宫里转悠,他离开凤阳宫之后,也没回东宫,明明他自入宫之后,在东宫待的时间最多,最熟悉的也是东宫,可他现在却一点也不想回东宫。

    而且,他现在一想到那位东宫储君,他心里就不畅快,堵得慌。

    可渝安又悲伤的清楚,席辞墨每天天不亮就雷打不动的在院子里练武,渝安偶然见过一次,只觉得席辞墨虽未执剑,但一招一式都带着凛然杀气。

    高大健硕,冷酷强势。

    渝安叹口气,打不过打不过。

    嘶——

    渝安右掌的旧伤犯了,伤药在渝府,他又向来娇生惯养,吃不得苦,这旧伤一疼起来就没完没了的。

    这时,有一支巡逻的禁军恰巧路过。

    渝安上前去问路。

    作者闲话:

    肥章求枝枝,求推荐票,求收藏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