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8:格格不入

章节字数:3258  更新时间:20-07-15 16: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二十八章

    程太医看到渝安的时候,以为是出了什么事,布满褶皱的老脸都吓白了,直到渝安解释说是来要伤药的,他这才松口气。

    渝安的右掌有一道旧伤,伤疤很深,饶是程太医看到了也不由被吓了一跳,胆战心惊道,“这伤口一看就知道是内行人出手,这伤虽不致命,可伤好之后,这手却很难再受力,怕是连最简单的一支笔也……”

    程太医顿了顿,没把话说完,显然是顾忌着渝安的心情。

    但渝安早就已经看开了,他不以为然的笑笑,“对,现在确实执笔太久也是问题。”

    程太医医者仁心,直叹气,“那刺客真是恶毒啊!”

    太医院的药童跑过来,捧着药膏双手呈给渝安。

    渝安笑笑,接过药膏后道谢,“多谢程太医了,告辞。”

    程太医欲言又止,他前几天接过了渝安的一万两银票,本以为这笔钱不仅能解家里燃眉之急,还能富余一阵,结果他夫人却背着他,把钱都给了独子去填赌债,全然不顾一家大小的吃用。

    可他又不好意思开口跟渝安要钱。

    渝安挑了挑眉,他猜到程太医可能是缺钱了,他之前就说过,他既然选择跟程太医合作,是因为早就知道程府就是个无底窟窿。也因此,程太医才更好牵制,不会轻易反叛。

    但渝安什么都没说,毕竟,有求于人跟上赶子送钱是两回事。

    而且药童也在。

    渝安拿了药膏就离开太医院了,可一波刚平一波又起,刚一踏出太医院的大门,便看到一个身着华服的男子微笑着看他,还主动打招呼,“皇嫂好,没想到能在太医院碰见皇嫂。”

    这人也是皇子之一,但不是那个呆里呆气的六皇子,也不是之前碰过两面的阴阳怪气的五皇子。

    笑里藏刀的一个人。

    渝安道:“我初来乍到,认不出你是哪位皇弟?”

    “叫我三弟就好。”三皇子的笑容一僵,根本不信渝安的说辞,还当他是故意折辱自己。

    原来是三皇子。

    渝安知道三皇子,野心勃勃,早几年就出宫建府,封号衡王,在朝廷还有自己的党羽,近两年来三皇子与他的党羽势汹汹,他的党羽更是时常在朝堂上因为政事跟太子党羽吵得不可开交。

    私底下也起了不少冲突。

    可三皇子却把自己摘的一干二净,从未牵涉其中,让旁人找不到他半点错,顶多只能说他一句连自己的门客幕僚都管不好。

    而且三皇子的母妃罗贵妃也不是吃素的,有罗家给三皇子撑腰,三皇子近两年的野心是越来越大了。

    渝安见三皇子对自己的态度格外友善,猜到对方这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心里稍微感到奇怪,却并不紧张,“三弟专程来太医院,可是身体有碍?”

    三皇子笑容满面,“本王今日进宫是来看望母妃的,路过太医院,恰巧得知皇嫂也在这里,于是来看看。怎么,皇嫂是生病了?”

    巧吗?罗贵妃的华光殿跟太医院可是两条不同的路,这三皇子撒谎也不打草稿。

    渝安晃了晃手里的药膏盒,平静道,“旧伤复发,来太医院瞧瞧。”

    三皇子状似关心的安慰了两句,就步入正题,声音满是关切:“本王听说,皇嫂今天惹怒了皇后娘娘,是为了顾家哥儿的事?”

    渝安大大方方,“是啊。”

    三皇子叹口气,言辞之间俱是在为渝安鸣不平:“皇嫂本是男子,嫁给皇兄后就是彻底断了你的仕途,甚至连自己的亲生血脉都不能再有,这本就是我们席家委屈了皇嫂,理该好好善待您才是。可是,唉,这才几日啊,皇兄居然就急着纳侧妃了,这实在是不该!”

    渝安脚步一顿,他听出来了,三皇子是刻意来拉拢自己的。

    倘若自己真是男子,在听到三皇子这一番话之后,指不定就真的对席辞墨心生怨怼。

    ……但是一日夫夫百日恩,渝安又自认不是什么薄情之人,撑破天也只是觉得委屈,还真没心生怨念。

    而且,毕竟换个角度而言,席辞墨一个当朝太子,冷傲矜贵,前途无限,却肯迎娶自己这个假男子真哥儿,这席辞墨肯定也是一肚子的气。

    这么一想,渝安心里就畅快多了。

    当然,前提是先不提席辞墨肯娶自己的真实目的是什么。

    三皇子说完之后,迟迟没听到渝安的回答,往旁边一看,对方都走神了,三皇子立即就笑不出来了:

    “皇嫂,难道你就不生气吗?”

    渝安回过神,“我生什么气?”

    三皇子心道你就装吧,“都是一家人,皇嫂也不必再故作坚强,本王也是男人,知道你心里苦。”

    说罢,他还自来熟的在渝安的肩膀上拍了拍。

    渝安的嘴角抽了抽,这三皇子自说自话的本领可真够强的。

    他不知道,三皇子是因为听说凤阳宫罚了渝安,而渝安一起之气连说都不说一声就负气离开了凤阳宫,可事后,景后不仅不追究责任,还反而差人送了一大堆的奇珍异宝去东宫,又主动找台阶,说是凤阳宫的宫人冲撞了渝安,让他消消气。

    全然不提罚他一事。

    而此事连景帝也惊动了,景帝虽然没表态,但他的漠视就是最好的偏袒。

    因此,现在宫里这些人也觉出味了,这渝安虽是男子,可他也是渝家幺子,大家可以看不起这纨绔少爷渝安,但是谁敢轻易无视重兵在握的渝将军府?

    所以,只要渝家这仗打得好,连皇族都得给渝安三分薄面。

    而三皇子当然也看出来了,也是因此他才会这么沉不住气,在得知这事后,也来不及跟谋士商量,就匆匆过来拉拢渝安,结果却碰了一鼻子灰。

    渝安根本不在意这些,他无所谓的耸耸肩,道:“三弟多虑了,我并非是生太子的气,我会生气,确实是因为凤阳宫有个宫人几次三番挑衅我。”

    三皇子不信,他意味深长道:“看样子,皇嫂也不是温柔和善的人。”

    “我若是温柔和善,岂不是成了刀俎下的鱼肉,任人宰割?”渝安迎上对方打量的目光,微微一笑,半是认真半是开玩笑道。

    三皇子意有所指,“在这宫墙之内还能独善其身的,怕是只有皇祖母宫里供奉着的三清了。”

    渝安挑眉,唇角带着笑,不想与他继续打哑谜,随口搪塞道,“我家太子有气压山河之势,有他庇护,我在这宫墙之内活的也是舒坦自在。”

    三皇子撇了撇嘴,“自欺欺人罢了。”

    渝安装没听到,一脸茫然,装的还挺像,“三弟说什么?”

    三皇子冲他虚伪一笑,渝安也有样学样回他一个假笑。

    十四出现的时候刚好看到这一幕,他是跑来的,跑近之后才放慢步伐,行礼道:“太子妃安好,奴才见过三皇子殿下。”

    十四又道,“太子妃,殿下已经回来了,派奴才来寻您回去。”

    三皇子笑眯眯道,“既然皇兄派人来找了,那皇嫂还是早早回去吧,莫要让皇兄等急了。”

    渝安正好也懒得与他周旋,点点头,抬脚离去。

    待他们走远之后,跟着三皇子的随从便上前,忿忿道:“王爷,这凤阳宫的事情都闹的这么难堪,这渝安倒是能忍,居然还站在太子那一头,他如此不识抬举,王爷又何必再招揽他。”

    三皇子不为所动,“你懂什么。”

    随从讪笑着说自己是不懂,赶紧闭嘴。

    回到东宫,席辞墨并不在,不过他确实回来了一趟,见渝安不在,留了一只鹦鹉就走了。

    渝安弯着腰,盯着鸟笼里的鹦鹉,看着不以为然,实则眼睛亮亮的,“这是给我的?”

    章公公也凑过来看鹦鹉,笑眯眯道,“今天刚送进宫的,太子殿下专程送来给您的,名字还没取呢,说等您取名字。”

    鹦鹉豆子大的眼珠转了一圈,活灵活现的喊,“取名字,取名字。”

    渝安笑得眼睛弯弯的,想也不想就道,“叫乐乐。”

    章公公还以为他会取那些附庸风雅的名字,没成想是这么朴实无华的,楞了一下,虚心问道:“这名字可有什么含义吗?”

    渝安给鹦鹉取了名字,看这精致的小玩意也多了一丝喜爱,美滋滋道,“横竖我是沾不了你们家太子什么光了,那就勉为其难,让这小东西沾沾我太子妃的光吧。”

    他的表字乐元,平时就没什么人喊,自然也没谁知道,渝安很喜欢“乐”这个字。

    章公公甚至不知道他的表字,只当渝安在说胡话,自然地忽视过去,“太子妃,刚刚凤阳宫送来了好几箱子的奇珍异宝,还有些名贵字画,您要不要先看看?”

    渝安心情好,提着笼子道,“走,去看看。”

    景后这一回是真的大方,贵重的物什装了满满三大箱,光是名贵的花瓶字画就装了满满一大箱子。

    章公公等他看完之后,弓着腰问:“太子妃,奴才把这些赏赐都收进东宫的库房给您放着了?”

    “别!”

    渝安阻止了他的举动,又说:“这些都是给我的,给我单独放个地,别搞混了。”

    章公公没见过如此防着夫家的人,浑浑噩噩的点点头,差人去办了。

    到了傍晚,夕阳西下,霞光覆盖大地,煞是好看。

    席辞墨身着玄色衣袍,贵气逼人,但六月盛夏,他穿着一身走过大半个皇宫,出了一身汗,脸色越发冷酷,直到他踏进东宫殿门。

    一眼便看到抱着鸟笼坐在东宫墙头上看晚霞的渝安。

    宫墙的青砖红瓦,倚墙而生的绿柳,无一不彰显着皇宫的精致高贵,然而,坐在宫墙上的渝安,以及那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鹦鹉,跟着皇宫内院既格格不入,又相映成趣。

    作者闲话:

    求枝枝,求收藏,求推荐票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