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4:恶人先告状

章节字数:3686  更新时间:20-07-31 08:4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四十四章

    嘎吱——

    席辞墨踏着夜色推开了屋门,本来就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现在仿佛覆了一层厚厚的冰霜,他一进门,看到赤着脚站在桌边的渝安,眸光一暗,阔步走来,将人一把抱起来。

    渝安吓住,他回头瞪席辞墨,“你怎么一声不吭的吓唬人。”

    席辞墨压着怒气将他放在椅子上,注意到桌子上的一把匕首,“这是凶器?”

    渝安点头,语气认真,“那刺客原先是冲着我来的,我躲开了,却不想却连累了一个无辜人。”

    席辞墨听了表情没什么变化,只道,“太子府已经围起来了,那刺客插翅难逃。”

    渝安抿了抿唇,“你知道我今天去了大理寺吗。”

    然后渝安就把今天去了大理寺的事情都告诉席辞墨,想了想,他又讲了自己怀疑大理寺卿有问题,“我素来不与人交恶,便是有,也是明着斗,这还是……第二次遇到这样的事。”

    席辞墨一皱眉,知道他提的是七年前刺杀一事,“两者不该相提并论。”

    可渝安却抬头看他,认真的说,“可以的。”

    都是针对他,都是想让他死,为什么不能相提并论呢。

    只是不知道七年前的刺杀与七年后的刺杀,是否是同一个主谋?

    “叩叩叩——”

    章公公在门外道:“回太子,太子妃,那贼人已经逃了,但是却身中两箭,一箭在后背,一箭在右臂。”

    “废物。”

    章公公语气焦灼:“太子殿下恕罪,只是天黑夜深,那贼人又甚是狡猾,而且似乎还十分精通太子府的路线,所以才让此贼人侥幸逃脱了。”

    席辞墨冷声道:“今晚值班的统统有罚,射中贼人的有赏。”

    “是,太子殿下。”

    渝安越想越不对,猛地站起来,走到席辞墨面前,抓他的手臂,着急道:“那个人精通太子府的路线,这事一定要查清了。”

    不,不对。

    能精通太子府的路线,如果不是府中人,那就是拿到了太子府舆图的人,而对方出现了一次,肯定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可谁也不知道那躲在暗处的人的第二次第三次会找上谁的麻烦。

    渝安越想越是心惊,“要不我们还是搬回东宫去吧。”

    他忍不住去看席辞墨,眼里满是担忧。

    席辞墨也盯着他看,不说好也不说不好,只是反问道:“你怕了?”

    渝安轻哼一声,才道:“我怎会怕,只是那些贼人在暗,手里又有太子府的舆图,我们还大喇喇的住在太子府,这不是摆明了当个活靶子吗。”

    席辞墨摸了摸他的脑袋,将渝安束好的头发弄的有些乱,又替他将耳边的碎发给挽到耳后,“孤在太子府安排了暗卫。”

    渝安呆了呆,“暗卫?他们发现了刺客,追上去了吗?”

    “嗯。”

    席辞墨的声音低沉,他乃景幽国的皇太子,出宫住在太子府,怎么可能只是安排了明面上的带刀侍卫而已,自然还有时刻守在暗处的暗卫。

    只是他没想到,那些刺客竟会有太子府的舆图,而且第一次出现竟然是袭击渝安。

    思及此,席辞墨深邃的眼眸更显幽冷,还掠过了一丝杀意。

    但是渝安一听到暗卫已经追踪刺客了,他轻松了一些,还替自己倒茶,喝了一杯之后,又倒了一杯递给席辞墨。

    席辞墨看他,又顺着他细白的手腕去看那一杯茶,冷漠的心道,孤怎会与他人同饮一杯。

    渝安不爱伺候人,端的久了,不耐烦的横了他一眼,“你喝不喝?”

    席辞墨接过杯盏,一口饮尽。

    把杯盏放回桌面的时候,席辞墨又注意到渝安赤着脚站在地上,脸色黑了一些,“把鞋穿上,这样成何体统。”

    渝安碎碎念的去穿鞋,“我自己的半月阁,穿不穿鞋的,碍着你什么事了。”

    说着,渝安想起了什么,一边弯腰穿鞋一边抬头朝席辞墨说,“对了,我今晚之后就搬去与你一起住吧。”

    席辞墨垂眼看他,渝安身形削瘦,又白,可能是太过娇养了,一点也不似寻常人家的儿郎。

    不过,渝安这脸蛋也着实太漂亮,渝家将他养的这么娇气,也是没错的。

    只是脾气不太好,动不动就怄气,气急了还会跑。

    夜深人静,万籁俱寂——

    窗口一声轻响,接着又是连着两声轻响。

    睡意很浅的席辞墨倏地睁眼,眼眸清明,不见半点困意朦朦,他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熟睡的渝安,抿着唇,动作轻微的将人松开,又掖了掖被子,这才翻身下床。

    窗外候着几个暗卫,暗一低声禀报:“太子殿下,属下们一路追踪刺客,最后亲眼看到刺客进了衡王府,一进衡王府,衡王府的管家还亲自接应,属下们也都亲眼看到,衡王府的管家带着刺客去见了衡王。”

    “但衡王府守卫森严,属下们一时不察,打草惊蛇了,与对方交了手才全身而退。”

    三皇子席麟,封号衡王,赐府邸——衡王府。

    席辞墨眼眸一冷。

    “孤知道了,退下吧。”

    席辞墨站在窗口半晌,才合上窗,重新回到床上躺好后,就将躺在一侧的渝安给揽在怀里。

    渝安睡相极好,乖乖的窝在他怀里,显然是习惯了。

    席辞墨这人向来霸道,醒着的时候是,睡着了也是,两人每每睡一起,席辞墨都要抱着渝安睡,渝安最初嫌热,也不习惯,总是推开他,可席辞墨仗着比他高,力气也比渝安大,愣是让渝安推不开。

    后来渝安就慢慢习惯了。

    翌日一早,渝安迷迷瞪瞪的听到外面有人吵闹,他还没睡醒,烦躁的扯了扯被子,钻进被窝里,企图隔绝外面那些吵闹的声音。

    可声音却越来越大,一点也没有消停的意思,把渝安的睡意都给吵散了。

    “何人在外喧哗!”

    渝安一掀被子,坐直了,黑发散在身后,白皙的脸上满是怒意。

    侍从在外间颤声答道,“是六皇子要闯进来,北南带人拦下来了。”

    渝安皱眉,用手搓了搓脸,等清醒之后才下床,“他怎么又来了?”

    侍从们:“好像是宫里出了事,六皇子来请您进宫,可太子殿下上朝之前吩咐过,不许旁人吵醒您,故而……。”

    渝安速速更衣,一出门就看到六皇子正满脸不虞的说着什么,而他带来的几个宫人们正一脸忿忿的瞪着北南等一干侍从,可是又打不过,顶多是瞪几眼出出气。

    一看到渝安,六皇子又惊又喜的扑过来,拽着他往外走,“都日晒三竿了,你怎么这么能睡啊?这一觉睡的,也太耽误事了。”

    “出什么事了?”渝安被他拽的踉踉跄跄的,回过神之后才挣开,又慢条斯理的理了理袖子。

    “今日一下早朝,罗贵妃就到御书房跟父皇恶人先告状,说昨晚三皇兄的府邸发现了几个暗卫,一口咬定是太子皇兄派去监视衡王府的,她知道父皇最忌讳的是皇家兄弟阋墙。果不其然,父皇生气了。”

    “父皇震怒,将皇兄跟三皇兄一同召去了御书房,母后得知此事之后,也赶去了御书房,可是父皇根本不肯见母后。”

    六皇子抽了抽鼻子,耷拉着脑袋,用手背擦了擦眼睛,手背留下一大片的泪水。

    到底只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郎,藏不住心事,也镇不住事,遇到一点小事就紧张的掉金豆子。

    六皇子又道:“我,我原先是在上书房的,这些事御书房都瞒着的,是章公公寻到了机会,让潘成杰潘将军来告诉我,让我出宫来寻皇嫂你的,说皇嫂你肯定有办法的。”

    渝安抿了抿唇,他以前就听说过帝后不合,但景帝却格外宠爱罗贵妃,而三皇子也因此是众多皇子中,除了太子之外,是得到景帝最多宠爱的一个皇子。

    渝安拍了拍六皇子的肩膀,“别哭了,你都多大了,羞不羞。席辞墨是太子,父皇再生气,也不会怎么罚他的,更何况这也是事出有因。”

    可谁知道六皇子更难过了,“我知道,皇兄都说了,昨晚太子府来了刺客,险些伤到你,他的暗卫一路追踪刺客,结果却追到了三皇兄的衡王府。可是,父皇听了这话就更生气了。”

    渝安脚步一停,不悦拧眉:“既然事出有因,那皇帝他不放人就算了,还生什么气?”

    六皇子听他语气恶劣,也不称父皇了,直接喊皇帝,半点尊敬之意都没有,吓得缩了缩脖子,解释道:“以前也就罢了,可父皇前些天刚知道皇兄在查两年前的重惊山战败一事,还查到了罗家的头上,就已经震怒,还不让皇兄去御书房帮他处理朝务了。”

    “新账旧账合在一起,父皇才会特别生气,所以我才担心,父皇一气之下会罚皇兄。”

    渝安嘴角扯了扯,“不会的。”

    ?

    六皇子不相信,拽了拽渝安袖子,示意他赶紧出府,别磨蹭了。

    渝安却转头吩咐侍卫北南,“北南,你去取昨天晚上那刺客留下来的凶器匕首,快。”

    北南领命,转身就飞速跑去。

    渝安与六皇子上了马车,北南这时才匆匆赶上,递上一个锦盒,这锦盒里面装的正是昨晚刺客留下的匕首。

    六皇子好奇要看,却被渝安拦住了,还交代:“待会我去御书房的时候,要是有人拦着,你就替我挡开。”

    六皇子紧张又期待,“皇嫂你要做什么?”

    做什么?

    “昨晚这匕首可不单单是差点伤到了我,而是——”渝安指了指自己的脑门,“险些从这里穿过去,要了我的命。”

    六皇子瞪圆了眼睛,大气也不敢喘。

    渝安抱着锦盒,冷笑道:“我昨天还在想要是找不到刺客,我可就白白受了这场惊吓,现在好了,人赃俱获,狗贼老三还敢找席辞墨的麻烦,我这回可饶不了他!”

    六皇子攥紧了拳头,内心对渝安的崇拜如滔滔江水:“皇嫂放心吧,小六一定帮你!”

    渝安瞥了他一眼,没好气的丢给他一个帕子,“你还是先把眼泪擦干净吧。”

    御书房——

    景后在太阳底下站了一个多时辰,被晒的险些晕过去,结果景帝却还是没松口见她。

    时间一长,景后不由的心生哀怨。

    嬷嬷心疼她,见景后站都站不稳,还险些晕过去,赶紧和几个宫女扶着她到一边的凤辇去歇着,端上了降暑的绿豆汤,又给她扇风。

    景后一边喝绿豆汤一边哭诉,“皇帝他竟真的一点也不念及与本宫的夫妻之情,本宫在殿外都等了这么久,他竟然一点都不关心,也不知道本宫的墨儿怎么样了……那个该死的罗家女!”

    嬷嬷安慰景后,正说着,眼角的余光看到有几个人也不顾守门的宫人和禁军的阻拦,走路风风火火的,直接就闯进了御书房的大门,而为首的那人一袭锦衣华服,怀里还揣着一个锦盒。

    ……等等!

    走在最前面的是太子妃啊!

    他怎么来了?

    ……不,不对,等等!

    六皇子怎么也来了!?

    嬷嬷一脸惊悚。

    作者闲话:

    月底了,求枝枝,求枝枝,求枝枝,求枝枝,求枝枝

    求推荐票,求收藏

    ღ(´・ᴗ・`)比心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