黯牵魂  第2章 七月七日天晴朗

章节字数:6736  更新时间:08-09-07 13:4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凤凰花开两季,一季迎生,一季送老,当枝头的缤纷落下,那一树的烁烁其华心底的某个深处被永远永远染红。

    蓝璎珞和往常一样听着MP4,嘴里哼着小曲,乐巅巅得来到公司。俗话说,人逢喜事精神爽,此时的璎珞不仅仅是“精神爽”而是乐翻天!不过,今天她不是第一个,没想到操作部的人居然来得比她早,这使她略略感到诧异,但也懒得放在心上,话说谁过年还不吃顿饺子,这偶尔来得早一点,也很正常的,是不,弦一郎?

    璎珞眉眼带笑得看着贴在自己隔断四周上的,日本漫画《网球王子》中真田弦一郎的大画,习惯性得对着画中的男子打着招呼道:“おはよう,さなださん!”当对着最后一幅画道完“早上好”后,璎珞才一脸心满意足得拿出抹布擦起自己的办公桌。

    虽说办公室的卫生有专门的保洁阿姨来做,但各自办公桌的清洁工作还得自己来。不过她要擦得可不是只有自己的桌子,还有周围这几只的。首先是与自己一板之隔的市场部经理程俊彦,璎珞不仅要把程老大的桌子收拾整齐,擦试干净,还要在10:00准时将泡好的茶放到他的桌子上,恭候他的大驾。

    第二只就是坐在程老大对面,他的得力助手,环球物流里最年轻的王牌SALES——东方逸铭。东方与璎珞颇有些源缘,他是高璎珞两届的大学学长,比璎珞早来环球两年,为人温柔成熟,对于她这个学妹着实提供了不少的照顾。

    俗话说,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短,受了人家的照顾就气短了,于是璎珞就成了东方的义务秘书,其实她几乎成了整个市场部的秘书了。没办法,谁让SALES们为了生计整天在外面奔波,程老大语录:SALES不是成天猫在公司里打电话,就可以揽着货的,当然我这种金牌SALES除外。

    因此,环球的各位SEALS们,奉着这条金科玉律,行走在各大贸易公司,流走于各家货代之间。每每当市场部的电话响起来时,通常都是本部空无一人,而环球的老总楚凌云最讨厌的就是电话一直在响,没有人接,于是为了防止楚凌云变身为“撒旦”以及大家的性命安全,璎珞这个比邻而坐的“闲”的人就充当起了接线员和秘书的角色。

    话说,她的桌子上,除了供自己用的一盘分机,一盘直线外,还有一盘总经理楚凌云的直线的子分机,一盘市场部的电话,一盘程老大直线的子分机,这简直就是一电话总台服务小姐的装备嘛。唉,没办法谁叫她是事务部的呢?精打细算的楚凌云,更是将秘书的工作也一并移交给她,唉,这事务部叫得好听,其实归根到底,就是一杂物部,打杂的部门呐。

    正当璎珞第N次在抱怨感叹着自己的悲惨命声中擦完最后一张桌子,一转身看到了黑色西裤,米黄色短袖衬衫,衬得越发挺拔帅气的程俊彦神彩奕奕得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呐,”璎珞不敢相信得冲他眨了眨眼,再眨了眨眼,“程、程老大?!”

    “璎珞,看到我不用这么兴奋吧?”程俊彦露出了一抹招牌式的迷死人不尝命的笑容,对璎珞说道。

    “不是了,只是程老大,你今天来得好早呀!这不像是你的作风呀!”璎珞看了下表,8:15。比平时足足挺前了一小时四十五分钟。

    “呐,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球呢?八点半上班,我八点十五到算早吗?我的作风一直都是没有作风!”程俊彦以一贯潇洒的姿势,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打开电脑,浏览着新闻。

    “是是是,谁叫你是程老大呢!”璎珞轻笑着回应道。

    “GoodMorning,evevryone!”一个冲满活力的声音和它一样充满活力的主人一起出现在璎珞的面前,脸上挂着灿烂得如同此时窗外太阳一般的笑容,一身白色带红条的阿迪运动服,十成十的一个阳光少年。

    少年看到坐在那里的程俊彦,脸上露出了一抹吃惊的神情,说道:“程老大,你今天怎么来得这么早?现在还不到八点半呀!”

    “又一个不懂球的!我当然是来上班了!你看看,让你们一个个说的,好像我成天除了迟到,就不务正业了!”程俊彦那双漂亮的丹凤眼一直没有离开过电脑,淡淡得搭着话。

    “我说阿Paul,你也不用说别人,貌似你今天也很早呀!周五的时候,外勤这么悠闲得出现在办公室里,难道我们这周的进出口业务集体下滑?”璎珞挑着修剪得细长好看的眉毛问道。

    “看,就说你不懂球吧?”Paul指着璎珞学着程俊彦的口吻说道,“做为环球不可或缺的我,出现在办公室里是正常的,不出现才不正常呢!而且,每当周五我来得越早,就越能说明,这周的业务越好,因为连备用金都不够用了。”

    “噢,原来你是找来Amy姐支钱的呀!”璎珞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

    “这当然是其中的一个原因了,”Paul说着坐在了东方逸名旁边的位置上,那正是属于他——环球物流的外勤高日中先生的办公桌,“听说昨天市场部来了位新人,做为前辈的我当然要提前验验了!”那说话的架试还真有点舍我其谁的意味。

    “喂,我这新人的直接上司还没说这话呢,你小子倒先拽开了!”程俊彦开口道,“再说了,要过也得是璎珞过,她可是事务部的,但凡来公司的新人,哪一个不是先过她的手?然后才分到各个部门。我这市场里就有好几个是从她手里过来的。”

    “哟,感情你们两个也是为了看新人才来这么早的?我还以为是RP爆发呢!”璎珞撇撇嘴说道。

    “你这小丫头,怎么能把我和柳如烟她们那群花痴相提并论?要不是昨天接到楚老大的夺命连环CALL,我才不会来得这么早呢!把撒旦惹怒了,可是没有好果子吃的。”程俊彦一想到昨天楚凌云在电话里那风平浪静得声音就不由的头皮发麻。以他多年的同事加同学的经验,楚凌云他越是表现得无害,就越危险。他,聪明绝顶八面玲珑的程俊彦怎么会迎风而上,以身试法呢?这也正是他今天这么早得出现在办公室的原因,当然那个新人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楚老大已经好久没有招过SALES了,看样子,接下来他要有大动作。一想到这,程俊彦就不由得兴奋,仿佛回到了和楚凌云创业的初期,他拼命揽货时的刺激与充实,现在的日子过得未免有些百无聊赖了。

    “璎珞,你这孩子越来越不懂球了,这活还没干完怎么就坐下了?那画上的男人都好被你看烂了,还看!”程俊彦挑着眉指了指放桌子上的杯子,用富有磁性的声音吩咐道。

    “哎呀,知道了,程老大。”璎珞起身,恋恋不舍得看了一眼画上的真田,拿起他桌子上的茶杯走向茶水间。

    “唉,真是的,二十多岁的人了,还看这些小孩子的玩意!不过,这个真田弦一郎长得还真不错滴撒!”程俊彦起身伸着懒腰,看着璎珞隔断上的那些大大的图画说道。

    “嗯,很MAN的,很好,很强大!”Paul盯着电脑,接口道,成天被蓝璎珞荼毒,满眼的真田弦一郎的大画,照片,图片,满耳听到的就是她一口一个“俺家弦一郎”、“俺家皇帝”的,还要配合她的情绪赞扬真田,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哟!这和宅女同事,还真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呀!

    “唉——”Paul和程老大不约而同得一起发出一声叹息,即而两个人相视无奈而笑,看来愁的不是自己一个人呀!

    “早呀!程老大,阿Paul!”柳如烟迈着轻盈盈的步子,走了过来,这是她每天的贯例早上必到璎珞这报道。

    “我说如烟呀,打卡机在门口哟,你是不是走错了?”Paul说道,刚刚走了个宅女这又来了个花痴看来早晨来得太早果然不是一个英明的决定。

    “你个死阿Paul,成心和我做对,是不是?”柳如烟杏目微怒得说道。

    “哪敢呀!我哪敢惹妩媚伶俐盖世无双,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如烟姐呀!”Paul的嘴角微微勾起,脸上挂着一抹痞痞得让人爱恨皆不由的笑容,金线边眼镜却透着纯良的气息,这两种感觉竟在他那张条线分明的脸上得到了完美的统一。

    “油嘴滑舌!”柳如烟轻瞟了他一眼,怪嗔道。真怀疑这环球招人的时候是不是也把长相算做考核的一项?这环球上下在行里是出了名的,男的俊,女的俏。而自己又偏偏对帅哥没有什么抵抗力,就连这Paul的轻轻一笑,竟也使自己没了脾气,都说红颜祸水,这蓝颜也一样是祸水呢!只是不知道新来的这只,能祸害到什么程度,昨天看他的背影,挺拔,魁梧,质量一定不错!话说,他怎么还没来呢?

    正当柳如烟皱着柳叶弯眉纠结的时候,真田弦一郎走进了办公室。仿佛一道阳光照进了昏暗的房间,光影流动,依稀可见的微尘在光线中愉快得跳跃着。操作部的女生们,眼神瞬间被吸引,心便随着他稳健的步伐而上下跳动着,他真的是一个极其煞人的男子——

    轮廓分明的面孔,英气逼人的浓黑双眉,深沉的眼睛,幽黑无限,不见有丝毫的情绪,薄而坚定的唇,紧抿着,和那双冷清的眸子很相配。笔直的脊背,宽阔的肩膀,标准而挺拔的身姿。就连那白色短袖衬衫,浅灰色带白色条纹的领带,藏蓝色的西裤这身极普通的衣着,在他的身却透着别样的风情,一种让人不容置疑的萧杀与凛然,以及眉眼间让人无法忽略的隐隐傲气。

    柳如烟不由得吸了口气,如此有气势的男子还是第一次看到,只是这张脸却透着几份疏离的熟悉,远在天边却又近在眼前的感觉。这个人一定在哪见过!可是在哪呢?

    “真田弦一郎!”程俊彦盯着眼前的这张脸,轻吐道。

    “噢——”柳如烟和Paul几乎是同时感叹,对,就是他,真田弦一郎!

    “真的呀,好像!真的是太像了!”Paul急忙拿过蓝璎珞桌上的照片和柳如烟一起凑到真田的身边认真的比较着。

    “真的吖,简直是一模一样!”柳如烟仔细得比较着照片和眼前这张脸的差别,眉眼口鼻,每一处都完美得相似,不,应该是简直就是从画中走出来的人!

    程俊彦也吃惊得看着眼前的男人,嘴角微微抽动,头痛,难道昨天的酒还没有醒,眼花了?这世上怎会有这么相像的人物?

    “呐,你叫什么名字?”柳如烟眨着那双大眼睛,花痴般得看着他问道。

    “真田弦一郎。”几乎一字一字仿若要咬碎般得吐出。

    安静,死一般的安静。

    “真、真田弦一郎?!”这一次连程俊彦也很没形象得和柳如烟、Paul一起大声得喊道,天哪,这世界究竟是怎么了?

    “开玩笑吧……”Paul不可思异得摇着头。

    “你是叫真田弦一郎呀!”柳如烟第一个从震惊中恢复过来,立刻换上了一副灿烂的笑容,漂亮的眼中闪着兴奋的光芒,问道,真田弦一郎,太好了。

    “是的!”低沉的嗓音略有些不快得答道,真田弦一郎怎么了,这个名字我都叫了25年了,为什么这个公司的人听到这个名字后反映都这么奇怪?我不记得照过那样的照片,他们又是从哪里得到的?然而,真田尚未把心中的疑问整理明白,眼前的女人就劈头盖脸得砸下诸多问题。

    “真田弦一郎,你是不是有个叫幸村精市的漂亮得祸国殃民的女朋友?你是不是认识一个银白色头发,眉眼生情,左手缠着绷带的帅哥,叫做白石藏之介的男人?快点把他介绍给我认识呀!还有呀,你是不是穿越过来的?你怎么穿的,怎么不把小介一起带来呀?要不,你教教我,我穿过去找小介,还有呀……”进入HC状态的柳如烟拉着真田,滔滔不绝,眉飞色舞得说道。完全无视此时真田额角隐隐跳动的黑线,以及趴在桌子上笑得直不起腰的Paul,不停叹气的程俊彦。

    “呃?”刚走出茶水间的蓝璎珞看到真田,脸上扬起一抹如露珠般好看的笑容,清脆的声音说道,“真田弦一郎,早啊!”说着轻快得走到真田身边,“你的办公桌在这里哟!”不着痕迹得将他从柳如烟的魔爪下解救出来。

    “看样子,你融入得还挺快的嘛!”璎珞将泡好的普耳茶放到程俊彦的桌子上,弯眉轻挑,明亮的眼睛,黑白分明,却好像要将他看穿,身上散发着阴森森的怨气,居然背着我和别的女人挑情,你这没节操,水性阳花的家伙!(呃,亲们请忽视美瞳的功效吧,不过,璎珞宝宝,那个皇帝还不素你家的谁谁呀,管得有点……百汇被怨气爆发的醋坛子PIA飞……)

    “没有,我们还不认识!”真田淡淡得说道。

    Paul看着立刻垮下脸的柳如烟又再次笑抽过去,这家伙是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

    “这样呀!”璎珞立刻笑得一脸灿烂,一扫先前的怨气,愉快而热情得说道,“那我就向你介绍一下吧,这位美女就是拼箱部的单证员,柳如烟;那个笑得脸抽筋的是负责跑外的外勤的高日中,虽说是如日中天的意思,但总会让人想起中日同好会,所以大家都叫他的英文名字,Paul;这位正在喝茶的大帅哥就是环球的第二把交椅,行内有名的金版SALES,市场部经理程俊彦程老大,程老大也是你的直属上司哟!”

    真田在心里将三个人的身份与名字对号入座,感沉应该都是很好相处的人,但是他们这样子是不是有些太松懈了?

    “呐,这位就是我们新来的同事,担任SALES的真田弦一郎!”璎珞把手伸到真田身前,用愉快的声音介绍道。

    “噗——”程俊彦将刚喝到嘴里的茶吐了出来,那张英俊的脸更是被呛得微微泛白,不停得咳嗽着。

    可怜得被喷了一脸茶的Paul大叫着跳起,柳如烟急忙拿着面巾纸帮他擦着那些茶汤,急力抢救着那一套新款的阿迪运动服。

    “咳咳,璎珞,你是不是被昨天那集网王刺激着了,现在还没醒呢?我们都知道你喜欢真田弦一郎,但这种玩笑不能随便开的!”程俊彦极力使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

    “是呀,是呀,璎珞,别开玩笑了,我们又不是柳如烟,才不会信你那瞎扯的介绍呢!”Paul擦着身上的茶汤说道,看样子又要去买一件新的了,这茶还真是难擦呀!

    “我怎么了?高日中,你把话说清楚!”柳如烟杏目微怒,大声得说道,别以为你是帅哥就了不起了,惹怒了本小姐,一样不会饶了你!

    “呐,我没有开玩笑了,他真的是叫真田弦一郎,人家是持有日本护照的外籍友人了!”璎珞一脸认真得说道,“你自己说吧,真田弦一郎。”

    “是的,我确实是日本人,也确实叫真田弦一郎。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们会对我的名字反映这么大!”真田的眉头紧皱,一脸认真得说道,暗道:这个公司的人真的都是正常人吗?

    “真田弦一郎?!”

    柳如烟一脸兴奋得闪着星星眼,这么说那他真的就是从网王穿过来的!Paul瞪大眼,此时他的嘴完全可以放进一只完整的鸡蛋,天哪,真的会有这个人呀,我不会是在做梦吧!程俊彦捂着心脏,故做沉着状,乱了,乱了,全乱了,我的心脏受不了,这个世界究竟怎么了!

    “一大早上都杵在干什么?”一个风清云淡的声音飘过,让众人顿时感到一阵发怵。

    “啊,经理早!”柳如烟急忙向楚凌云问了声好,缩了缩脖子,飞也似得跑回自己的位子。

    “经理早!”Paul摸摸鼻子低下头去整理着今天要请款的单据。

    程俊彦艰难得向楚凌云挤出一抹笑容,显然还没有从刚才的打击中回过神来。

    “早,经理!”璎珞笑得兴灾乐祸,刚才大家的表情真是有趣极了!

    “是上好,经理!”真田站得笔直,标准的鞠躬礼,再次让程老大的心脏受到了创击,他真的是日本人?!

    Paul突然觉得应该回去好好谢谢老妈,给自己生了这么一副结实的下巴,这一早上的刺激都依然健在。

    “嗯,那个……”楚凌云看着真田,眉毛微皱。

    “真田。”璎珞小声得提醒道。

    “嗯,那个真田,从今天开始你先跟璎珞熟悉一下公司及业务情况。加油干吧,年轻人!”楚凌云冲他点点头投以一个鼓励的笑容,“小程,跟我来一下。”

    “噢!”程俊彦起身随楚凌云一起走他的办公室。

    “真的,是叫真田弦一郎?”Paul看着手里的照片又看了看坐在那里的真田,真的很像呀,接下来的日子一定会很有趣的!Paul看着璎珞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笑容,眼中荡着些许的兴奋,日子太无趣了,会死人的!

    “不行!七号必须结帐,这是我们公司的规定!月结协议上写得明明白白的!没有什么好说的,你的钱今天必须到帐!否则,我封掉你们公司的全部业务!闭嘴,不要再吁叨了,我说不行就不行!”伴着一声“再见”,一只黑色的MOTOV8从财务室里飞了出来,与地板深情相拥后即刻粉身碎骨!

    “呐,Amy姐生气了。”璎珞悠哉得说道。

    “嗯,后果很严重!”Paul表情如常得接口道。

    真田诧异得看着公司里的人,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般,各自忙着自己手里的活,就连做保洁的阿姨也一脸平静得将那粉身碎骨的V8收拾干净,仿佛那只是一只被小孩子扔掉的玩具一般。不禁汗颜,这个公司真的——很特别!

    “今天几号?”正在填单子的Paul问道。

    “七号。”璎珞接口道。

    “噢,那一定是樊总了!每个月总有这么一天!”Paul抬起头,冲璎珞眨眨眼,意味深长得笑着。

    “嗯,这樊总追Amy姐的方法还真是特别呀!不过,一个月摔一只手机,似乎Amy姐很赔哟!”璎珞挑着眉说道,拿着杯子起身。

    “呵呵,谁知道呢!反正呢,就是千万不要妨碍Amy姐工作,不然会死人的!”Paul拿着厚厚的请款单,站起身,“真田,记住了,在环球千万不可惹Amy姐哟,Amy姐生气了,后果可是很严重的哟!”轻笑着,留下一脸似懂非懂的真田,转身走向此时充满怨气的财务室。

    “是哟,要好好记住哟,这可是这里的生存法则呢,弦一郎!”璎珞对他露出一抹阳光般温暖的笑容,走向茶水间。

    真田将身体靠在椅背上,深深得叹了口气,眯着眼,看着19楼窗外,如洗的天空,万里无云。生存法则吗?哼,会说这种话,真是太松懈了!不过,她的笑容,真的很温暖,就像这阳光一般,今天是来到环球的第一天,七月七日,天晴朗。

    *******************************************************************

    嗯嗯,皇帝果然很煞人哟~

    他现在还不知道自己是穿过来滴

    为什么呢?

    那就接着往下看喽

    百汇被PIA飞~

    亲们可以去投票,说说对于此文的看法~~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