黯牵魂  第6章 无端却被西风误

章节字数:5605  更新时间:08-09-12 15: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被爱慕太易,爱人太难,全场聚焦不过很短,为接受抑望,假装沉醉,得到称赞总好过无人高攀。

    25岁的满庭芳突然觉得自己已经老了,她从不是个伤感的女人,即使她生长在烟雨生情的苏州,即使她从小接触的就是固有的江南式的哀伤。她天生就有望穿秋水的本领,所以在她看《红楼梦》时,对待林黛玉反而不怜惜这为情而生的痴情种子,倒是更多的是取笑与鄙夷,那个贾宝玉哪里值得如此?满庭芳就是想不通,男人只不过一群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畜生,何必为了他们而耗尽大好的青春年华?

    从小到大她看到了太多的男人,优秀的劣质的,有多少人拜倒在她的脚边,用仰望的眼神看着她,爱慕着她,她仅仅用这妩媚一笑便轻宜得征服了他们,她知道,他们想要的并不是她的爱,而是她的身体。想要看着这样一个美艳绝伦的女子在身下婉转呻吟时的千娇百媚,所以她轻笑着,将他们一一从脚边踢开,如同踢开让人厌烦的狗。所以她习惯了,习惯了这样一副高高在上,受人仰望的姿态,她亦习惯了鄙夷,无视,尽情得从心底鄙夷这些男人,无视这些男人。然而这一次,向来无视别人的满庭芳却被人无视了,而且这个人居然还是个男人,那个叫做真田弦一郎的男人!

    时光倒退回那个让满庭芳终身难忘的早晨。依如往常得踩着8寸高的SALVATOREFERRAGAMO,摇曳生姿得走进商务大厦,抛下身后一道道惊艳痴迷而灼热的目光。当电梯“叮”得一声到达一楼时,她依旧是不徐不缓得,步步生情将SALVATOREFERRAGAMO踩得“噔噔”直响,因为她知道一定有一个人在为她按着电梯,例来如此。可是这一次,当她刚刚走到电梯口的时候,电梯门却严严实实得关上了!已经记不得上次亲自按电梯是什么时候的满庭芳,一时之间竟来不及按键,只能眼睁睁得看着电梯将她一个人留下,自顾得开增!突然之间,满庭芳觉得这样孤单站在这里真的是难看到了极点,就连大厅里保安那献媚爱慕的笑容,此时在她来看来都带了丝嘲弄的意味。不由得轻咬贝齿,媚眼如丝,就在关门的那一瞬,她仍清晰得看到按键的人脸——真田弦一郎!好,你有种!当下在心里记下这笔帐。

    走进办公室,看到坐在那里一脸平静的真田弦一郎,满庭芳不由得怒火中烧,于是纤腰轻扭,袅袅得走来,朱唇轻起,吴侬软音,透着江南的柔媚风情,“真田弦一郎,早呀!刚才只差一步就可以同坐一部电梯了,真是可惜呀!”

    真田抬起头,脸上的那一瞬间的微愣,让满庭芳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怎么现后悔了?哼,早知现在何必当初呢!正当她以为胜券在握时,送入耳中的那一句冷淡得没有任何感情的话,让她不由得气结。

    “请问你是哪位?”

    怒气从那张精致的脸上一闪而过,满庭芳依旧笑得顾盼神彩,只是那双如水的眸中却有无名火起,你这是什么意思?竟燃敢这样对我说话!嘴上说出的却是别样的风情,“哟,没看出来,你可真风趣呀!这环球的新人敢这么和前辈开玩笑的恐怕你是第一人呀!”

    剑眉微皱,像似在回忆,末了抬起头,“抱歉,请问,你是……”

    “拼箱部经理,满、庭、芳!”眼角的风情万种均在此时被熊熊的怒火而代替,吴侬软音厉起声来也别有一番声势。

    “噢,满经理,请多多关照!”对方礼貌又认真得向她行礼道。

    满庭芳深吸一口气,勉强得挤出一个笑容,转身离开,他居然敢无视自己,这笔帐我满庭芳记下了!

    下午两点,人最容易感到烦困的时候。有些闷热的天气,更是让人烦闷得难受。满庭芳,扇着手中的折扇,秀眉紧皱,起身,走向茶水间的时候,瞥到正在和蓝璎珞谈笑风生的真田的侧颜,眼波流转,莲步轻移。

    “真田,帮我个忙怎么样?”轻拢了下额前的碎发,眉眼巧笑,她知道自己的这个动作对于男人是多么得充满诱惑。

    真田抬眼看向她,深色的眼眸,波澜不惊,依如往昔的说道:“满经理,什么事?”

    漂亮的柳叶弯眉在听到“满经理”这三个字,不由得抽动了一下,眼波流转,用半撒娇半怪嗔的口吻道:“什么满经理满经理的,弄得我像一个偏港似的*。叫我Cherry或是芳芳姐都可以。”

    “噢。”真田应道却没有如满庭芳预料的那样喊她。

    “呐,你帮我个忙吧。下楼帮我去买一份冰镇的豆浆吧,只要永和家的,不加糖的。”满庭芳吩咐道。就好像在说一件极其平常又理所当然的事情。

    “对不起,现在是上班时间,而且我还有事情要做。”真田眉头微皱,没有一丝回转的余地。

    “你……你有什么事情好做的?”满庭芳不由得皱着双眉,脸色微愠得问道。

    “学习业务知识。”真田淡淡得答道,低下头接着看手里的那份资料。

    “那种东西,少看一会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公司章程第五项,第三条,工作时间不得私自无理由外出,办理私事。我想,满经理应该不会不知道的。而且身为一个经理工作时间让职员做出违返公司章程的事情来,这未免也太松懈了!”真田义正言辞得说道。

    “你……”满庭芳美目怒视,银齿紧咬,鼻子里发出极气愤的一“哼!”急急得走回自己的座位,SALVATOREFERRAGAMO踩着地板发出震天的响声,仿佛正在向大家宣告着:我满庭芳现在很生气,非常得生气!

    终上所述,满大美人在发誓此仇不报非女子的同时,竟掠过自己是不是老了的怀疑。但这个想法一出,就被她立该否绝掉了!不,绝对不会,自己怎么会老呢!只是25岁而已,25岁呀,女人最为美丽的年龄,更何况是自己这样的绝世美女!真田弦一郎,我满庭芳发誓终有一天,我要让你和那些男人一样,跪倒在我面前祈求我,我会让你后悔你今天的所作所为!真田弦一郎,这个仇我报定了!

    如果说幸运女神倦恋有准备的人,那么上帝定是倦恋漂亮的人,因为满庭芳她就如同受到神的倦顾一般,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想要报仇,便得到机会。

    做为SALES正式走马上任的真田弦一郎很快就揽了他SALES生涯中的第一票到日本的拼货,而满庭芳不但是拼箱部的经理,同时也是日本拼箱的操作。真所谓不是怨家不聚头。

    满庭芳看着真田递过来的委托书,嘴角不由得挂上一丝不明所以的笑容,眼波流转,说了一番场面上的鼓励话,看似风平浪静,却不知实则是波涛汹涌。

    到达日本大阪的海运拼箱货物,截载时间为周五的16:30,也就是说在16:30之前所有的货物发货人必须完成报关,送货,货代公司完成装箱,场地安排入港,上船。从订舱至今都是风平浪静,偏偏就在周五装箱入港的时候出现了差错——

    “真田,你的那票货物涨尺*装不下箱子,马上就要截载了,现在只有两个办法,一是:拆掉你货物的外包装,二是:把这票货物甩载*。你尽快确认,30分钟后给我答复!”周五早晨,正在扫楼的真田被满庭芳通知以上情况。

    “……这客人已经报完关了,甩载肯定是不行的,拆外装好像也说不通,当初订舱的时候,就说货值比较高,不要产生货损,那这下怎么办呢?”真田急急得向璎珞发问道。对于刚入行的新人,尤其是刚走第一票货的又对操作不太熟悉的SALES来说,这种情况下,都会不知所措,真田也不例外。不过,他做了一个英明的选择,那就是第一时间赶回公司向蓝璎珞请教。

    “别着急,告诉我是什么货?”璎珞为真田倒了一杯水,脸上依旧是那浅浅的笑容,但眼神却透着锐利的光芒。

    “电子零件。”真田说道,这是第一票货呀,怎么也不能出差错呀!

    “这样呀!是芳芳姐告诉你的吗?”璎珞托着下巴问道,第一次走货的客人货物就涨尺,这似乎有点不太好吧?

    “嗯。”真田应道。

    “呐,她告诉你涨后的尺寸了吗?”璎珞接着发问。

    “没有。”

    “你过去问她要一下,就说,嗯,你把这个情况反映给客人了,客人说要看一下涨尺证明,嗯,就这样。”璎珞思考了一下说道。

    “嗯。”真田起身。

    “呐,”璎珞拉住他,“不要说得太直接,就按照我刚才说的那样,明白了吗?”

    真田微愣,但看到她黑色而清澈的眸子里流淌着灼人的光彩,心莫名得就安了下来,认真得点了下头,心道:相信她一定没问题的。

    倚在真田的办公桌旁,璎珞托着下巴,眉头紧皱,当看到真田一脸无奈的表情,两手空空得回来,眉头不由得皱得更紧了。

    “好了,没关系的,问题一定会解决的!”璎珞拍拍有些泄气的真田安慰道,“这样,一会,你去永和买一杯不加糖的冰镇豆浆,送给芳芳姐。”

    “为什么?”真田脸上露出一丝讨厌的神情反问道。

    “以后你会明白的,如果你相信我的话,就安我说的做!”璎珞一脸认真得说道。

    真田不语,只是静静得看着她的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透着坚定的光芒,缓缓得开口:“我相信你。”

    “这就对了!中国有句话,识时务者为俊杰!”璎珞看着他嘴角勾起一抹温暖的笑容,“然后把豆浆送给芳芳姐。就说,和你商量一件事,第一次走货,就涨尺客人那边也挺奇怪的,再说关也报完了,他们想要把这票货走掉,请芳芳姐帮帮忙,想想办法。现场那边,我会和客人一起去看货,看是拆包装还是换包装,决不能耽误箱子入港,你看行吗?就这样说,你听明白了吗?”

    “嗯,可是……”真田刚要开口,看到璎珞向他摆手示意他不要问,于是他也只好将问题压下,他知道以后她一定会告诉她,只是现在……

    “呐,这并不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了,干货代经常会出现这种问题的。如果你想要在这一行干下去的话,是需要学会这样做事的。但即使你以后不想做这一行,今天你必须得安我说的做,你也不想就这样虎头蛇尾得结束自己的货代之路吧?”璎珞看到真田的犹豫开口道。

    “呼——”真田叹了口气,“明白了,我这就去。”

    “嗯,不论用什么方法,一定要让芳芳姐答应你亲自去场地!”璎珞追出去,在电梯门口悄声得嘱咐道。

    “嗯。”虽然有一丝的不明白,但真田还是决定安照璎珞说的做。

    璎珞看着真田的身影消失在电梯门口,转身却没有回办公室而是进了洗手间,拿出电话,“东方学长,你下午有时间吗……嗯,能送我去场地吗……好的,到楼下给我打电话。”

    “Paul,你下午帮我个忙,去中银大厦那替我听企管的课,拜托了……反正你下午也没事了……好了,好了,怕了你了,请你吃哈根达斯了!”璎珞挂上电话后,嘴角露出浅浅的笑容,但表情还是有一丝紧张,嗯,一定没问题的!

    下午一点,一辆黑色的本田CIVIC以极俊的身法停在了WTO大厦门前,一个挺拔修长的身影,走出车厢,在看到急急走出来的那抹娇小的身影,英俊的脸上露出了温柔的笑容,然而在另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后,这抹笑容瞬间消失。

    “呐,快点走吧,东方学长。我们两点之前必须赶到场地了。”璎珞冲进车里,焦急得说道。

    “嗯,好的。呃,那真田?”东方坐进驾驶室里,透过后视镜,看着坐在后座的真田,问道。

    “噢,带他去学习了!我这个师傅很尽责了!”璎珞嬉笑着对东方打着哈哈,“咦,真田怎么不坐前面?”璎珞看着和自己一起坐在后座的真田,好奇得问道。

    “坐这里就很好了。”真田淡淡得说道。

    “璎珞是怕死,难道真田你也怕死呀?”东方微笑着说道,眼中却没有多少笑意。

    “东方学长,不要总取笑人家了!这是人之长情了,对不对,真田?”璎珞冲着后视镜做了个鬼脸。

    “嗯。”真田应道,脸上依旧是严肃的表情,去了场地又能做什么呢?自己现在是一点头绪也没有。

    “呵呵,好好,你总有理行了吧!”东方冲着后视镜里的人露出温暖的笑容,眼神中盈满宠溺。

    “呐,不用担心,一定会解决的!”璎珞温柔得说道,并轻轻将手覆在了真田的手上。

    真田抬头看到璎珞脸上的笑容,这个笑容是这样的美好,又是这样的温柔,如同春风过境一般,吹醒枝头沉睡的花瓣。不由得回握住她的手,柔软,纤细,却让心中盈满力量,是的,有她在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心底的某一个角落悄然陷落……

    下午17:00,日本拼箱装箱场地。

    “OK,大功告成!”璎珞兴奋得喊道,真田的脸色也终于缓和了下来,这悬空的心总算是回到了肚子里。

    “呵呵,璎珞,好久没见你来场地了!要不和你们领导申请,把你调现场来得了!”场的装箱计划员和璎珞打趣道。

    “哎呀,不行了。现场我师傅一个人就搞定了,我来是捣乱的!”璎珞如小孩子一般吐吐舌头。

    “你这鬼精灵!”计划员伸出食指点着璎珞道。真是个八面玲珑的人呀,楚凌云有这样的员工,还真是有福气呢。

    “我走了,姜师傅再见!”璎珞挥着手笑得一脸灿烂。

    “没想到你的技艺还没生疏啊!”坐在驾驶室里的东方浅笑着望着说道。

    “当然了,没看我是谁!吃饭的家伙怎么能忘了呢?你说是吧,真田!”璎珞笑得一脸灿烂,拍拍坐在身边的真田道。

    “嗯!”真田点头应道,表情明显放松了许多。

    “不过,现在觉得好累呀!”说着璎珞打了哈欠,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慢慢得闭上了眼。

    “呵呵,是是是,你厉害,行了吧?”东方浅笑着,轻轻摇着头,这家伙就像个孩子一样,有时候单纯可爱得让人怜惜,有时候却又强悍得可怕,唇不自觉得泛着淡淡笑意,“你忙活了一下午了,能不累吗?我看你……”抬头看着后视镜中的面画,脸上的笑容瞬间凝结成冰,想起下午场地时的情景,她尽心尽力不辞劳苦的样子,东方感到心里有一阵钝钝的痛,这种痛连绵不绝。

    后视镜中,在透过车窗的淡淡的朦胧的灯光中一个娇小的身体毫无防备得依靠在旁边男子那宽大的臂膀上,微合双眼,睫毛轻颤,优美的轮廓流传出一股沉静的甜美。身边的男子静静得注视着她的睡颜,神情专注,黑色眸子里变幻不定,就像这抹摇曳的灯光,忽明忽暗,其实如果细心一点,就会发现男子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上,嘴角微微翘起一丝好看弧度,温润着一丝幸福的甜香……

    璎珞,有你在,真的很好……

    *********************************************

    这一章里出现了些专业术语,那个亲们可以无视掉

    说白了就是非常紧急,如果不解决的话,就会办砸了

    亲们理解成这样就可以了~

    百汇会尽量避免出现这些专业的用语,但有些地方也只好如此了~

    亲们不要PIA百汇哟~

    *涨尺:就是货物实际丈量出来的体积比客人当初提供的体积要大,称为涨尺。

    (因为拼箱货物是很多货搭配在一起,集装箱的容积有限,如果哪一个的体积变大了,就会导致所预留的空间不足,而装不进去)

    *甩载:甩,扔下;载,船舶运输。连起来就是被扔下船舶运输,呵呵,就是说赶不上船,

    换言之,就是无法赶上这班船,被扔下来了。

    *日本偏港:日本四面环海,几乎全国都可以算做港口,加之版图的特殊性,所以分成基本港和偏港。其中的一个偏港中译:“满洲里”和满经理一字之差。故满庭芳有此一说。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