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 缠绵夜(一)

章节字数:3108  更新时间:08-11-27 18:3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下雨天,天黑的很早,八点多钟,街上已经开始冷清了,除了那些等车回家的人。雨一直下得很大,没有半点春雨绵绵的温柔,害的嘉昕不能去远一点的公交车站,只能和没有带伞出门的其他人一样,挤在商店前的雨棚下面,等着有一辆出租车经过。

    等了半个多小时,几乎看不见一辆空车经过,好不容易有了一辆,早有腿脚更快的人抢先了一步,要不就是女人,让灵活的男孩子即使抢到了车门,也只能发扬绅士风度,谦让了。

    这样连续好几次冲到雨里拦车,又无功而返,让嘉昕的抓绒外套已经淋湿了,而且良好的吸水功能把里面的T恤也浸湿了,夜风吹过来,嘉昕就觉得特别冷。

    躲雨的人,等车的人没见减少,反而随时间的推移,大家的耐心开始消失,有空车过来,抢的更厉害了。

    九点钟了!嘉昕心里有点急了,看到雨雾中有车灯的光打过来,她和众人一起又围了上去,车开近了,原来里面有人,众人失望地退下去,车从嘉昕身边驶过,溅起地面的水花,大都沾到了她的裤腿和衣襟上,可是她却迟钝地站在那里,没有动。

    男孩子有些诧异,走过去把她拉到雨篷底下,轻轻摇摇她:“你怎么了?”

    嘉昕低下头,装作看表,说:“没事!”她定定地看着表面上的蝌蚪状秒针一跳一跳地前进,数着自己的呼吸,想要平静下来-----刚才,坐在车里的那个男人,像极了楚城,车从她身边开过的一瞬间,她几乎就要认定是楚城了,但是当水花溅到她身上的刹那,她还是看清了那不是楚城。车轮压过路面,在积水里划出两道白色的痕迹,也在她的心里划出伤感,在这个雨夜,她怀着失落,却回不了家。

    男孩子的外套和她一样湿嗒嗒地贴着身体。何必让别人陪自己吃苦头?为什么一定要回家?她有皮夹有现金有证件有信用卡,可以用这些东西换一个热水澡,一张干净的大床,一场安眠,为什么一定要在凄风苦雨里熬着,等一辆可以载她回家的出租车?

    想到这里,她拿出了手机,拨通了家里的电话:“妈,雨太大了,今晚我不回来了。”

    “你不回来,睡哪儿啊?”

    “在我同事家。”

    “人家方便吗?睡得下吗?”

    “我们今晚不睡,我们打成都麻将,血战到底!”

    “哦,明天回家补瞌睡吧。”

    嘉昕就知道,不这样说,妈妈又会没完没了的叮嘱,反正不管自己年龄有多大,在妈眼里,始终都是个孩子。

    嘉昕看着男孩子说道:“走吧,带我去最近的一家宾馆,我要开房。”

    下雨让她没选择,为尽可能少淋雨,他们来到了最近一家普通的宾馆,走进大堂,看了下装修,嘉昕觉得这里最多就两星的规格,所以,她定了一个单人间,希望卫生状况好一点,同时也是暗示男孩子,他今晚差不多该道再见了。

    可是大堂里没有便民伞,雨还在下,于是男孩子跟着她进了房间。

    她直接冲进了浴室,然后如预期的那样,给自己来了个舒服的热水澡,洗完以后,她发现了新问题:她没有换洗的衣服。湿漉漉的衣服在激动之下,都被她甩在了洗手台上,结果被水弄得更湿了。看来看去,浴室里只有一条大浴巾,两条小浴巾,她没有选择,只能将那条大浴巾裹在身上。在镜子里看看,身体是裹好了的,除了肩膀和双腿,关键部位都遮好了。

    然后她打开门,探一个头出去,看见男孩子正老老实实坐在沙发上呢,于是说道:“转过脸去,我要出来了。”

    男孩子听话地将脸对着墙壁,嘉昕就拎起自己的湿衣服冲了出来。快速地拉过一把椅子,将衣服摊在椅背上,然后将空调打开,把椅子对着空调热空气出风的方向,再拉开床上的棉被。把自己从头盖到脚,然后说:“好了,你转过来吧。”

    男孩子转过来以后,便打了一个喷嚏,然后再一个喷嚏,再一个,打了五个以后,他停了下来。

    嘉昕想起来,他现在还穿着湿衣服呢,可是听着外面的雨声,能让他就这样走吗?尽管他所在的大学是这个区,但是路并不近。

    “你可能会感冒,你去把湿衣服脱了吧。”嘉昕还是不忍心看他这样,终于提了个建议。

    “我没有衣服可以换。”

    是啊,这是个最大的问题,在这样的小宾馆里,连浴袍都是没有的!看了看自己裹着的棉被,嘉昕下了决心,把裹在身上的浴巾解下来,用棉被遮好自己的身体,然后把浴巾扔到床边,说:“你就用这个裹一下,把衣服晾在空调下面好了。”

    男孩子洗好澡,用浴巾裹好自己的下身出来了。嘉昕瞥一眼迅速别过头,但她的脑子里已经反映出这个男孩子浴后的清新样子:洗过的头发有几绺贴在脸颊旁边,还有水珠沿下巴滚落到胸前,瘦削的双肩,胸前有两点粉红,平坦的小腹,颀长笔直的双腿,全身白嫩得想让人摸一把的光洁皮肤,还好,他有浅浅的腿毛,不然就真是个女人了!

    他没有叫她转过脸去,而是当着她的面,就开始把湿衣服晾在另一把沙发椅上,因为是背对着,所以嘉昕这回大大方方把他看了个够,内心对自己有了个清醒客观的认知:程嘉昕,色女一个。嗯,只是看看而已!

    他突然转过了身子,问:“我坐在哪里好?”

    嘉昕的“花痴样”被抓了个现行,窘了一阵,才红着脸往旁边一看,两张沙发晾了湿衣服,还剩有一张梳妆镜前的软凳,她朝那个凳子努努嘴,于是男孩子走过去,坐在凳子上,长手长脚耷拉着,坐一阵,就把两只胳膊支在腿上,身体前倾着,没坚持一会,又坐起来,翘起二郎腿,发现浴巾会走光,又忙把腿放下,不安分地在凳子上动来动去,凳子的脚也随之在地上磨出声音来,吵得嘉昕电视也看不进去,老拿眼角的余光瞟他,唉,怎么坐怎么别扭。

    心又软了,“算了,坐床上来!”嘉昕看这床还是比较宽,又往旁边挪一挪,于是男孩子坐到了床上,伸直了长腿,对她说:“真舒服。”

    这话怎么听着有点弦外之音呢?嘉昕别过头去,没理他。

    室内除了电视的声音,还听见空调运行的声音,这居然不是静音的!

    身体渐渐热起来,背上感觉有点出汗了,嘉昕抓起空调的遥控器一看,温度设定是二十八度,棉被过厚了,难怪有些热呢。

    她拿起遥控器调节着温度,可是没反应,男孩子拿过遥控器,也试了试,还是不行,于是说:“看来,这个温度是不能调的了。”

    一旦认识到这个现实,嘉昕就觉得更热了,可是男孩子就在身边,她光溜溜的身体除了拥着棉被,没有别的办法,不管是露胳膊还是露腿,感觉都像在引诱纯良少年啊。

    “关灯!”嘉昕终于想到了这个办法,黑暗里很多事情就好办了。

    灯一关,周围漆黑一片,耳朵察觉不到旁边的动静,或许男孩子也乖乖地躺好了。于是嘉昕悄悄推开了棉被,让自己的身体裸露在空气里,薄汗一点一点挥发了,多舒服啊,嘉昕伸了个很收敛的懒腰,然后闭上眼睛,准备睡了。

    棉被就在身后隔开了她和男孩子,可是她居然睡不着,躺下来以后,她总觉得背后好像有什么灼人的东西,她再翻过身去,吃惊得睁大了眼睛:适应了黑暗的眼睛在微光中清清楚楚的看见,男孩子一手支头,面对她侧躺着,静静地看着她,不知道已经看了她多久。

    “你真美。”男孩子的嘴唇在黑暗中颜色显深,像是暗红的玫瑰,随嘴唇的翕动,花瓣也绽放了,这三个字犹如一道咒语,将嘉昕定在床上,不能动,也不能说话,就呆呆的看着他眼里波光潋滟,柔情流转,“玫瑰花蕊”里吐出热热的气息,离她越来越近,她来不及筑起新的防线,只挣扎着发出一个短促的声音:“你干嘛……”便在双唇相接中宣告了自己的“投降”。

    谁引诱了谁?谁吃掉了谁?都不再重要了,这一次即使设了重重的防范,却抵挡不住心的溃堤。

    他的感觉没有错!她就是QQ上的那个她,牙尖嘴利,爱在人前强装坚强,可内心仍是藏不住的脆弱。

    在这一个意外相见的周末,他找到了抓住她的办法:好好的利用她的心软,以退为进,步步为营,现在不但挤跑了那个网友,将她独占在身边,甚至还得到了她的身体,让虚拟的她、真实的她终于和自己融为一体。有了这层关系,她不会那么容易离开他了吧?她会更长久的陪伴他,化解他的孤独吧?他一点一点占有她,一点一点证明她不是姐姐,心里一点一点明晰他更想让她做自己的女人!

    当高潮比自己预想的更快更猛的到来时,嘉昕除了有些愉悦的轻呼一声,脑子里还闪过一个念头:他不是第一次!

    真是煞风景的念头!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