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章 我来了(三)

章节字数:3092  更新时间:09-01-13 20:2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是啊,没想到会碰到你。”边说人影边从栏杆处靠了过来,大厅的灯光透过窗幔,映照出了胡明朗的脸。

    过去额前厚厚的刘海现在全梳到了一边,发尾稍稍卷曲,看起来妩媚妖娆,她手里拿一支细长的女士香烟,身穿一件黑色的长礼服,整个人已经完全变了样子,甚至那双大得过分的眼睛已经不再咄咄逼人,除了那不变的称呼,能够让嘉昕一下子想起她。

    “怎么,看见夏寒和他的小女友甜甜蜜蜜,你就躲到这里来疗伤?”胡明朗嘴角含着冷笑问。

    “怎么可能?我倒是奇怪,我离开了,可他身旁的人却不是你。”嘉昕不客气地还击她。

    胡明朗很难得没有爆发,反而是无奈地摇摇头:“因为你没有帮我留下他啊!”

    她还在提以前在电话里对骂那件事情,嘉昕苦笑:“他凭什么就会听我的?”

    胡明朗抽了口烟,侧头看着她说:“程嘉昕,你是在装傻,还是真的不知道,你对夏寒的影响力?”

    嘉昕耸耸肩:“呵,即使有影响力,也很有限,起码挡不住那个女人对他的吸引。你一开始就找错了目标。”她转身要走,不想再奉陪这个疯女人。

    “看来你是真糊涂,老女人,你好像不知道你错过了什么。”胡明朗几步上来,就挡在了她的面前。

    “麻烦你让开,我要进去!”嘉昕不想跟她啰嗦。

    “老女人,你在我面前总是一副坚不可摧的样子,你这样死撑到底累不累?其实我很想看看,你知道了事情真相以后会是什么表情。”胡明朗寸步不让,嘴边还泛起一丝嘲讽的笑容。

    嘉昕抬腿要走,胡明朗干脆扔掉烟,一把拖住她,大声说:“那一晚上夏寒是在医院过的!”

    嘉昕终于停下了脚步,看着胡明朗。胡明朗就像一个拿着糖逗孩子的人一样,满意地放开手,慢慢地说:“夏寒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那天他去酒店,是为了把笔记本电脑还给那个女人。”

    嘉昕的脑子里闪过夏寒手抱纸盒的情形。

    “那个女人狠狠报复了夏寒以后,没多久就后悔了,又回头来找他,但是夏寒一直拒绝她。不过这个女人相当的顽固,她不断地送各种东西给夏寒,夏寒也总是当场退回去。只有那一次例外,因为她叫人送来的时候,夏寒不在,是我替他收下的。”

    “你?”

    “是啊,这么好的机会,怎么不好好利用呢?两个姐姐抢一个弟弟,那场面一定很有意思。”看着胡明朗得意的笑,嘉昕忍不住狠狠用指甲掐自己的手心,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呼吸,好一阵,她才说:“那又怎样?我跟他本来就打算分开的,你做这些根本就是多余。”

    “老女人,你又在死撑你的面子了,如果你们打算分开,夏寒为什么不出国了,反而决定留在本市,甚至进了最难进的房产局?为什么受了伤不躺在医院老老实实输液,偏要跑回家来为你开门?”

    “什么,受伤啊,医院的?”嘉昕有点糊涂了。

    “夏寒去还东西的时候,没找对时机。那个女人正在和律师谈离婚协议的事情,她老公找了个更年轻漂亮的,要把她蹬了,她正为财产分割焦头烂额的时候,夏寒找上门去要划清界限,她一气之下就拿起裁纸刀捅了夏寒的肚子,看到喷涌的鲜血,她吓慌了,只知道哭和道歉,还是夏寒忍痛让她开车去的医院。知道吗,那道伤口缝了十针。”

    嘉昕听着,大脑自动将很多细节联系了起来:夏寒苍白的脸色,夏寒无力地坐在沙发上,夏寒只是用脚为她推鞋子……难道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受伤了?她摇头。

    “别急着否认,我还没说完呢!”胡明朗又逼近来说,“那一个晚上,夏寒都在反复的发烧,但是他还没忘记让那个女人做出保证,从此以后不再来骚扰,否则就报警告她蓄意伤害。”

    “不是这样的!”嘉昕转过身去,她拒绝接受这样的解释,因为再听下去,她的良心会从此不安。

    胡明朗冷笑一声,慢慢踱到嘉昕身后,继续说:“一个姐姐伤害他,一个姐姐抛弃他,只有我留下来,陪着他。我进去的时候,他坐在沙发上,全身发抖,一直在抽气,眼泪包在眼眶里硬是没掉下来。那时他腹部的绷带已经被渗出的血染红了,所以我陪他又去了医院。他的伤口后来几天反复感染,住了半个月的医院,才稍有好转。”

    “夏寒说他……一晚都在家里画图……他哪里也没去,他只是……只是熬夜……太累了……”嘉昕叨念着,人有些恍惚。

    可是胡明朗并不放过她,还在用语言凌迟她的心脏:“伤口刚拆线,他就要走,他要跟随徐教授去北京发展,我怎么都留不住他,我为了跟他在一起,到处托人打点,甚至……去睡了几个男人,好不容易挤进了房产局,可是最后他竟然抛下这里的一切,走了!他这一走,让我的一切努力成了泡影。老女人,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我恨你,痛恨你!”

    “你说的不是真的。他既然是受伤了,何必瞒着我?”嘉昕继续挣扎。

    “他当然要瞒着你,他担心你知道了会去报警。不报警,是那女人答应彻底放手的条件。”

    “这一切都是你的一面之词。”嘉昕的回答明显底气不足。

    胡明朗二话不说,把嘉昕往大厅里拖,嘉昕慌张地问:“你干什么?”

    “去找夏寒!”胡明朗边说边拖,“十针的伤口,我相信过再多年,也会留下伤疤的!叫夏寒脱出来让你看看好了,你这个嘴硬的女人。”

    “不……”嘉昕听了这话,拼命往露台上退缩着,“我信,我信!”

    胡明朗终于松开了她,她颓然滑坐到地上,泪如倾盆。

    她其实很想忍住,尤其需要在这个老说她是“老女人”的胡明朗面前忍住,可是眼泪不受她的控制,心也不受她的控制,仿佛被一只手用力地拧着,拧着,从皱巴巴的缝隙中间滴出让人疼痛难忍的鲜血来。她只能不断地擦着涌出来的泪水,再也顾不上在胡明朗面前维持自己的风度。

    “老女人,你现在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蠢事了吧?”

    嘉昕摇头,拼命摇头。

    “我曾经非常羡慕,不,嫉妒你。你对他的热情及不上我的十分之一,我一直以为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可是我追得越紧,他就拒绝得越坚决。”声音突然哽咽:“他终于回来这里,身边却站着另一个女人。他选来选去,就是不选择我……”她没有再说下去,只听见细碎的呼吸。

    良久的沉寂过后,胡明朗再次出声,低低的声调里充满失意:“夏寒的人生,已经翻开新的一页。新的形象,新的事业,新的……女人。”

    “你不再争取了?”嘉昕迟疑了一下,还是问出了口。

    胡明朗点头:“是啊,什么叫命中注定?在社会上混了几年,慢慢开始懂了。”胡明朗说着,掏出化妆镜,凑到窗幔边有光亮的地方,开始补妆:“我是局里叫我来的,参加这个餐会,是我工作的一部分。那对甜蜜的情侣让我躲了太久,该出去了。”

    胡明朗抬眼问她:“你不打算出去吗?”

    她靠着栏杆,没有回答,没有动。

    胡明朗走了,只留下嘉昕一个人在露台上,她被这迟来的真相彻底打垮了。这几年,她一直是以一个受害者的心态面对有关夏寒的记忆的,夏寒就是那个可耻的感情骗子,虽然令她伤心,但是她起码能在道德的高度上鄙视他,;可现在胡明朗的一番话把两人的位置彻底颠倒了,她成了一个冷酷绝情的女人,辜负了一个男孩子纯真的爱情,她才是那个欠下感情债的人,她陷入了深深的混乱和自责。

    露台的夜风吹得她浑身哆嗦,缓缓站起身,伫立一阵,她一掀帷幔,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西餐厅,一直走到外面的电梯旁,她才掏出手机打给严菲:“我有急事,一定要先走一步了,改天我请你吃饭!”

    坐上出租车,说了句“往前开”,便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不能回首了,一回首便是一次悔恨和愧疚,一回首便是一次锥心的疼痛。

    夏寒,真正成为了一个男人,也有了一个甜美可人的小女朋友,他回想过去的种种,会不会觉得自己成长过程中对年长女人的迷恋,是多么可笑和幼稚呢?

    眼泪冲出来的时候,嘉昕终于可以对自己的心坦白:她真的爱过夏寒。不然怎么解释这几年压抑的悲伤和失落?泪越流越畅快,今晚终于得到了解脱----她一直错以为的被欺骗、被辜负,原来只是误会。她不用暗骂自己曾经动心,不用鄙视自己曾经爱过夏寒,因为换了任何女人,都愿意接受那样真挚纯粹的爱恋。

    哪怕一切都已经错过。

    现在能作什么呢?她只能用心祈祷夏寒幸福,永远幸福。最好是让自己如尘埃一般消失,永远消失在夏寒的视野里,再也不要影响到他的新生。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