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七章 不堪忆(三)

章节字数:3628  更新时间:09-01-17 21: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刚刚把一室的狼藉收拾好,姨妈就赶到了,她一边帮着嘉昕为妈妈身上的瘀伤涂药膏,一边问:“你们打算怎么办?”

    嘉昕只看着妈妈,妈妈一听这话,泪如雨下,好半天才开口说:“离婚!为了嘉昕的安全,我必须离婚,那女人已经威胁到我女儿身上了。这都是那没有廉耻的男人惹来的祸!”

    姨妈听说了事情的原委,又问:“万一那女人只是吓唬你们呢?她要是真的敢这样做,她就要坐牢的。”

    妈妈摇摇头:“宁可信其有,她一个在外面做生意的女人,到处闯荡惯了,黑道白道都见识过,胆子大的很。再说如果真那么干了,嘉昕这一辈子也给毁了,她坐牢又有什么用?”

    “嘉昕,”妈妈又拉着她的手说,“学校也不要去了,我担心你!”

    “妈,很快就要高考了。”嘉昕没想到事态会演变成这样。

    “命都快没了,还操心什么高考?妈只要你平平安安活着,你现在是妈妈生活唯一的指望了!”母女俩抱着哭成一团,姨妈在一旁跟着掉眼泪。

    最后还是稍微冷静的姨父出来拿了主意,家里边,抓紧办离婚,母女暂时住到姨妈家避一避;学校这边,给嘉昕的班主任和校领导联系,说明家里的实际情况,让嘉昕在附近找了个走读的高中借读,高考的时候,再回原校参加考试。校方给予了很大的支持,不但在学校对嘉昕的事情守口如瓶,而且高考的时候,还故意把她安排在另外的考场,以免遇到同学们,情绪受到影响。

    但是更大的影响已经产生了,尽管嘉昕读的是全市最好的高中,可是高考考得很差,只上了一所普通大学,而且没有选到一个好专业,勉强读了商管,然后很平常地度过了四年大学,以很普通的成绩毕业,全靠在广告公司面试时候的出色发挥,被现在的老板录用,才算是找到了饭碗,可以养家了。

    “嘉昕,高中那点青涩爱情哪里能够承受你经历的这一切呢?”严菲眼睛红红的,抽出了纸巾盒里最后一张纸巾,停了一下,还是递给了更需要的嘉昕。

    刘丽诗若有所思,“嘉昕,相对爱情,你更需要的是一份安全感。”

    嘉昕点点头,擦去满脸泪水,继续说道:

    “进入了大学,发现一下子陷入了谈情说爱的汪洋大海,身边所有的人都在恋爱,只有我是一个异类。”

    “楚城是怎么走进你的生活的呢?”

    “我一个人从操场边经过,他踢飞了足球,球正好冲我来了,为了躲球,我闪身扭到了脚。”

    “然后他就很负责地照顾了我一个月,才开始几天,还把我从教学楼背上背下,所有人都认为我们是一对。当时我的室友我的同学全在恋爱,我要不跟他一块儿,要不就只有一个人呆着。”

    “原来你跟楚城在一起,竟然有些迫于无奈的意思。”严菲摇头。

    “其实,现在想起来,对楚城还是有很多感激。他的出现,避免了我的崩溃。”

    “哦?怎么回事啊?”

    嘉昕迎着好友关切的眼神,揭开了心上最深的伤口。

    脚伤好了以后,嘉昕从学校回家,一看妈妈不在,就有点不安,忙去姨妈那里打听,姨妈支吾了半天,才说了句“你妈在医院。”

    “哪个医院?”说着嘉昕就要出门。姨妈却拉住了她,让她别去了。

    “为什么?”嘉昕觉得事有蹊跷,追问姨妈,终于问出来,妈妈在精神病院。

    “我妈妈好好的,怎么会去那种地方?!”嘉昕完全被这个消息震得傻掉了,她拉着姨妈问,“谁干的?谁把我妈送去的?是不是那个女人诬陷我妈,是不是?是不是?”

    “嘉昕!”姨妈摇摇她,像是要把她摇得清醒点,“你妈妈真的需要治疗,她一个人想得太多了!”

    “姨妈,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啊,我去学校的时候她还好端端的啊。”嘉昕不能接受这样的消息。

    “嘉昕,你妈妈把自己一个人闷在家里,我去陪她住了一晚上,就发现不对劲,她说她老是听见有人在对她说,要杀她,要杀你;半夜三点她就拉我起床,要我陪她去买菜,说你要回来了。抽屉里还藏了好几瓶安眠药,整夜睁着眼睛不睡觉。她站到窗子旁边,就会听见有人对她说,跳下去,跳下去!你说,这算是健康的人吗?”

    “真的吗?”嘉昕哭着问,她不敢相信自己的妈妈真的成了精神病人。

    “嘉昕,姨妈会骗你吗?”姨妈让她坐下,又说,“你妈妈不严重,医生说是抑郁症,吃点药,想开点,会慢慢好起来的。”

    “不严重为什么要住院呢?”嘉昕问。

    “你妈妈死活不肯和我一起住,情绪很不稳定,而且还有幻听的症状,所以想让她医院里住一阵,有医生随时开导,可能会好得快一点。”

    “我要去看她!”嘉昕站了起来。

    “还是不要去了,你妈妈觉得在精神病院挺丢脸的,就是让我不要跟你说呢。”

    “不,姨妈,我一定要去,要是她连我都不认识了怎办?我是她的女儿,她唯一的孩子!我得去告诉她,她不能丢下我不管!”最后一句嘉昕是喊出来的。

    姨妈陪着嘉昕来到了精神病院,这所医院建在一个远离市区的小山坡上,小时候孩子们骂人的时候,就会提到这里,说“精神病院墙垮了,你是从里面跑出来的!”没想到有一天,嘉昕会真的来到这里,看望自己最亲近的妈妈,想到这里,泪水又模糊了双眼,姨妈见了,便说:“待会进去千万别哭,不然你妈妈会激动的,这对她的病不好。”嘉昕连忙擦掉眼泪。

    她们正好赶上病人的自由活动时间,从铁门进去之后,她们被允许进入住院部的底楼,那里是症状轻的病人自由活动的地方。

    嘉昕紧紧地靠着姨妈走进住院部底楼,姨妈小声对她说:“别怕,那些会伤人的疯子都关在楼上呢!”

    嘉昕听了,才稍微放松了一些,看见走廊里来来去去的病人都很安静,有的还对她们投以礼貌的微笑,若不是穿着病号服,很难相信她们会是病人。

    护士过来告诉她们,医生正在和嘉昕妈妈谈话,要她们稍等一会,于是她们在走廊边的长椅上坐下。

    一个容貌清秀的女孩子无声无息地走过来,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嘉昕提的一袋水果,嘉昕见了,连忙拿出一个来,递给她说:“你吃吧!”

    女孩子小心翼翼接过一个苹果,拿到鼻子边嗅了嗅,半闭上眼睛轻声说:

    “爱情的苹果腐了

    是一只虫子的罪过

    沿着玫瑰的芬芳

    爬进爱情的心脏

    一口一个伤口

    伤口越腐越烂

    最终

    爱情的苹果

    腐成

    一堆浪漫的尸骨

    ……”

    她没有再念下去,双手将苹果紧扣在胸口,泣不成声。这时一个护士上前来,扶住她的肩膀,小声劝慰着,然后将她带进了旁边的病房。与此同时,另外一个护士几乎是夺过了嘉昕手中的苹果,说:“带进来的东西先交给我们!”

    嘉昕连声应着,再一看姨妈,脸都吓白了。

    走廊的一头,有一个男人在吹萨克斯,竟是肯尼基的《回家》,嘉昕听着,忍不住说:“吹得真好,这么有才华,可惜了……”

    “嘉昕!”闻声看过去,原来是妈妈来了,嘉昕连忙站起来,走上前去。

    “嘉昕,我刚才跟医生谈过了,我现在情绪很好,我很快就可以出院了。”妈妈一叠声地说着,嘉昕连连点头,说:“我知道,我知道!”

    走廊里突然响起一阵尖叫:“我有病!我有神经病,他不能跟我离婚,法律上他是行不通的!放开我,放开……”她们看过去,一个带着眼镜、烫着卷发的女人被两个健壮的护士紧紧搂着,强行架到楼上,一个男人正在被护士请出门去。

    “嘉昕,我真的要好了,医生说,只要我不去想那些事情,就会没事的。”妈妈的这番话,更像是在为自己竭力洗清“精神病”的污点。

    嘉昕都明白,强笑着:“对,对。妈妈,你往前看,以前的事情不管了,你会没事的。”

    妈妈看到她的笑容,才有些放松了,又说:“这两天我夜里睡着的时间长一些了,其实我就是有点失眠,没什么别的病。”

    “是,是,”嘉昕知道妈妈的担心,接着说,“我看你气色不错,把失眠治好了,就没事情了。”

    接下来嘉昕绘声绘色地把学校里发生的一些有趣的事情讲给妈妈听,妈妈也很配合地笑,她们都在尽量让气氛轻松些。直到护士来提醒她们该走了,她和姨妈才起身向妈妈告别。

    走出铁门,回头看,妈妈把脸紧贴在住院部的玻璃门上,微笑着挥手,她的背后几个表情冷淡的病人跟着挥手。嘉昕也用力挥挥手,竭力笑得灿烂,转过身来之后,一路狂奔,直跑到一棵大树下,看不见医院了,她才让眼泪流下来。

    回学校比平时晚了很多,下车的时候,嘉昕看到楚城竟然站在车站等她,一见到她就接过她手里的包说:“今晚去食堂,没有等到你,有些担心。”

    嘉昕点点头,无力地说:“楚城,我觉得好累。”看着楚城伸出的双臂,这次她没有拒绝,软软倒进眼前的怀抱。

    “看不出阿姨得过抑郁症啊。”严菲感慨道。

    嘉昕淡淡地说:“她一直在吃药,住院两个星期,但是药吃了四年多,她说那个药很厉害,吃了以后,只要她一想事情,脑子就会很沉很沉,沉到她抬不起来,只要她不想了,脑子就不沉了。最近几年她已经不吃药了,尤其是我和楚城同居以后,她经常去姨妈那里住,感觉病完全好了,只是睡眠还是很少。”

    刘丽诗坐到嘉昕身边,说:“嘉昕,你一定要幸福。”此刻,眼泪已融化了一脸的严肃。

    嘉昕拍着刘丽诗的肩膀说:“我会的,我会找到一个和我共度一生的男人,随缘吧,我很安心。”

    “但是你对高捷避而不见,就是在随缘吗?”严菲不赞同。

    “相见不如怀念。高捷要完成他纯美的初恋,而我只要一份沉稳可靠的婚姻。”

    “成功的恋爱最后都会走向婚姻。”刘丽诗很肯定。

    嘉昕浅笑:“结婚就是过着一个萝卜一个坑的生活。但对于爱情来说,一个萝卜一个坑是不成立的,优秀的人,不管男女,都会是一个萝卜好几个坑。高捷太优秀了,我不会是他要的那个坑。”

    “别说那么绝对好不好?”严菲摇头。

    “这个世界天天上演着悲欢离合的故事,我不想再去增加一个。”

    三个女人都沉默。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